Linux
为圣 第四百二十一章 归途(完)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就在宁尘缓缓一开脚,让塔妖站起身之时,陈威一个拿着一个储物袋来到了宁尘的身旁,恭敬道:“博王,尼罗塔的乾坤石已经全部筹集完毕,一共十二万六千枚,请您过目,而且封印塔妖的大阵,也已经被我们毁掉了。”

    “嗯,很好。”宁尘说着,直接将装满乾坤石的储物袋接了过来,并没有去查看,直接装入到了地坤袋中。

    至于塔妖则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口中不断嘀咕着:“这一下,老子算是自由了。”

    虽然被宁尘下了禁制,但对塔妖来说,跟着宁尘混,可要比困在尼罗塔中好上一万倍。

    最起码可以出去享受人间烟火。

    就在宁尘准备带着塔妖以及韩云珊等人离开尼罗塔,继续寻找分散在万灵洞穴之中的仇敌之时,宁尘的神色猛然一变,只感觉一股结丹的气息夹带着阵阵戾气,径直朝着自己这边袭来。

    “这到底是……”

    还没等宁尘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宁尘只看到,极远处,黑压压的一片,直接朝着尼罗塔压了过来。

    通过敏锐的视觉,宁尘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这黑压压的一片,正是北海国与鬼血宗的修士,足足几十万之多,领头的正是北海国国主以及羌桀。

    不过,对此,宁尘的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反倒冷冷一笑。

    至于护道军,由于有宁尘在,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如今他们每个人都有数不尽的法宝半身,一个人身上的法宝,差不多就能武装一支军队,堪称精锐中的精锐,不算结丹修士,屠杀这些北海国杂碎,简直轻而易举。

    更何况,现在他们还有一个小塔妖呢!

    与此同时,随着羌桀与北海国国主锁定了停留在尼罗塔中的宁尘,二人的脸上已经变得无比狰狞。

    宁尘一个人几乎让北海国亡国,让鬼血宗灭宗,这种仇恨简直不共戴天。

    并且现如今,他们两大结丹修士联手,击杀一个宁尘并不是没有可能,更何况他们身后还是二十几万修士。

    若结成大阵,也绝对可以与结丹修士抗衡!

    “宁尘,这一次,你在劫难逃,我让你明白,我鬼血宗并非善类!”羌桀咬牙切齿,满脸杀意,好似一个凶神恶煞的魔鬼。

    “说的没错,这一次我倒要看一看那宁尘还有什么本事,所有北海国修士,迅速散开,给我……”

    噗,咔嚓!

    还没等北海国国主再多说一个字,只见一道金光从北海国国主的面前一掠而过,下一刻,再看北海国国主的胸口,直接就被洞穿,脑袋活生生的被拧了下来!

    从始至终,北海国国主连震惊的表情都没有做出来,竟然就……当场毙命!

    “这……”反应过来羌桀,眼睁睁的看到如此一幕,眼珠子都快掉头来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北海国国主的尸体跌落向地面!

    至于身后的北海国修士,原本还准备结成大阵,可眼睁睁的看到眼前一幕,一个个顿时石化当场,一脸的惊骇,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北海国所有修士内心共同的疑问,他们堂堂的国主啊!号称东域第一大国的国主,这么轻易就死掉了?

    甚至有些修士都觉得,自己看到的时不时幻觉?

    不过,下一刻,他们就彻彻底底打消的如此想法,只见宁尘一手提着国主血粼粼的头颅,一手握着北海国国主的灵丹,正站在羌桀的身后!

    结丹修士的灵丹,对于结丹修士本身,绝对堪称是至宝之丹,不禁可以用于炼丹,还可以打造结丹法宝。

    当然,稀少程度也是不言而喻的。

    “宁尘,你……”

    望着北海国国主血粼粼的头颅以及灵丹,羌桀脸色已然变得苍白一片,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恐惧在他心中蔓延。

    他很清楚,北海国国主死亡,不亚于北海国灭国,同样面对强敌灵丘国,鬼血宗与北海国无疑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更让羌桀感到恐惧的是,如此轻易就将北海国国主秒杀,这宁尘到底拥有多么恐怖的实力啊。

    “现在该你了。”

    随手将北海国国主的脑袋扔掉,灵丹收入到地坤袋中,宁尘便冷冷的将目光对准了羌桀,然后犹如闪电,径直杀向了羌桀。

    面对此景,羌桀的瞳孔已经缩成一道细缝,连忙进行防御,准备抵抗宁尘的进攻。

    噗!

    就在羌桀刚刚从储物戒中取出鬼骨宝盾之时,只见一声破开血肉的声响随之传来,一双长有尖刺的爪子,直接从羌桀的胸膛刺了出来。

    同时再看羌桀的身后,小小塔妖一脸阴邪的望着羌桀,冷冷笑道:“你好像是我见过的,最弱的结丹修士了,怎么一丁点防备都没有呢?”

    “你……”

    羌桀张大双目,不可思议的望着小小的塔妖,刚才他几乎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宁尘的身上,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宁尘的身边还有一个结丹境的怪物。

    “死吧!”

    几乎就在羌桀的胸口被洞穿的刹那,宁尘冷声说了一句,手中的宁家惊邪戟直接砸在了羌桀的头颅之上。

    顿时,羌桀头颅崩碎,鲜血飞溅,毙命当场,直到死前,羌桀都不敢相信,他们千里迢迢赶来击杀宁尘,最终的结果竟然就是送死!

    伸出手将羌桀的灵丹也抠出来的同时,宁尘看了看身手的北海国以及鬼血宗的修士,如今他们依然变成了惊弓之鸟,脸色苍白不断后退!

    对于这些人,宁尘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平静的吩咐护道军道:“全部诛杀!”

    随着宁尘的一声令下,早已蓄势待发的护道军、灵丘宗弟子,近乎一哄而上,利用大量的法宝,对着北海国、鬼血宗的修士展开了屠杀。

    面对这些十恶不赦、自私贪婪的修士,灵丘国已经忍很久了,这一刻,无所顾忌的复仇终于来临!

    当然,这其中杀的最欢快的当属小塔妖,这家伙乃尼罗塔孕育而出,然后就被封印在尼罗塔中足足千年,早就憋坏了。

    “我说老大,我没有法宝啊,能不能给我一个法宝啊,这样我杀的能够快点!”小塔妖双手如刀,将一具又一具邪恶的鬼血宗修士撕碎的同时,向宁尘说道。

    宁尘看了一眼小塔妖,也没有多说话,指尖微微一动,直接就将早些时候获得铁灵飞刀扔给了小塔妖。

    如此一来,小塔妖可谓如虎添翼,杀戮变得更加残暴!

    一时之间,宁尘、小塔妖两大结丹修士,再加上韩云珊以及护道军,已然将整个万灵洞变成了人间地狱。

    昔日高傲无比,无比蔑视灵丘国的北海国修士,这一刻,只剩下了惨叫的份儿!

    至于鬼血宗亦是如此,本来邪宗弟子,在灵丘宗眼中,死亡就是罪有应得。

    只用了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尼罗塔的四周,已然血流成河,惨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而这些北海国、鬼血宗的筑基、凝气期的修士,面对结丹修士,想逃都没有办法!

    同样,宁尘在杀戮的同时,也不断利用宁家惊邪戟吸收这些修士的神魂,修复因宁桂、曾立川而毁坏的宁家惊邪戟。

    这也是算是北海国、鬼血宗为宁家列祖列宗还债了。

    杀戮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北海国国主与羌桀带来的二十多万修士,全部殒命,无一幸免。

    鲜血更是彻彻底底染红大地。

    同时,在万灵洞穴之外,得知北海国国主以及羌桀双双殒命,北海国已然彻底崩塌,面对他们昔日不断压榨的灵丘国,竟然毫无还手之力,兵败如山倒!

    至于国主上官尘封,并没有向宁尘那么残暴,主动投降的北海国宗门、修士,可免一死,抵抗者一路诛杀!当然,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鬼血宗除外!

    不可否认,这一刻东域的格局在宁尘的主导之下,已经彻底发生改变,原本不可一世的北海国,已经开始被灵丘国吞并。

    这一战之后,整个东域的很有可能江北灵丘国完全统治,更名为灵丘域也不是不可能。

    一个月的时间可谓稍纵即逝。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庞大的万灵洞穴之中,所有北海国、鬼血宗乃至其附庸,已经彻底被宁尘诛杀得干干净净。

    不止如此,背甲区域之中的所有法宝,也已经被宁尘一个不剩清理干净。

    还是那句话,除了乾坤石,所有的法宝,宁尘一个未留,全部分给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属下。

    至于万灵洞外,失去了全部精锐的北海国、鬼血宗,也已经被上官尘封清理完毕,北海国、鬼血宗彻底被灵丘国抹杀,从此不复存在,北海国所有的地盘,均被划入到了灵丘国中,至于鬼血宗,则在上官尘封的命令下,连人带宗门全部捣毁。

    此时此刻,宁尘正站在万灵洞穴的出口处,那里正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通过上官尘封的传音玉简,得知北海国、鬼血宗彻底被抹杀的消息,宁尘的反应还算是平静,失去了国主以及精锐,北海国无疑就成为案板上的肉。

    又简单向护道军嘱咐几句,宁尘带领的护道军便纷纷穿过了万灵洞穴的出口。

    就这样,一连三天的时间过去,随着宁尘率领着杀气腾腾的护道军,返回到临安城的皇宫之中。

    近乎所有的大臣、侍卫看到宁尘,纷纷跪拜,仿佛看到了帝王一般。

    甚至就连皇宫测城楼之上,都竖起了“宁”字大旗,这可是自从灵丘国建立以来,绝无仅有的事情。

    “师侄,拜见师伯。”

    随着宁尘进入到宫殿之中,整个人依旧显得不卑不亢,更没有在万灵洞穴中的杀气,整个人看起来依旧是翩翩书生,除了身上沾满了敌人鲜血的纯白龙纹袍,在默默的诉说着一切。

    “如今师侄已经结丹,并且亲手杀死了北海国国主、羌桀以及曾立川三大结丹修士,特地向师伯复命!”宁尘接着一字一句沉声回应道。

    一人击杀三大结丹修士,让灵丘国统治东域,如此的功劳可谓是盖世,并且如今的宁尘,差不多也算是东域第一大修士了,修为无人能及,哪怕是国主上官尘封。

    “宁尘听命,本尊即日起,绝对退位,国主之位禅让于博王宁尘。”上官尘封停顿片刻,一字一句的开口道,可谓掷地有声。

    其实上官尘封早有禅让之意,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事实上灵丘宗历代掌门,都是如此,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都会前往西煌,或是更高的地方,寻求更大的机缘。

    随着上官尘封如此话语的传出,大殿之上,竟然无人感到意外,并没有交头接耳之声,这并不奇怪,因为这一切早在诸位大臣的意料之中。

    反倒是宁尘,听到这话,神色骤然一变,显然有些吃惊,连忙半跪下来,恭敬道:“请师伯收回道命,师侄无心国主之位。”

    若在侯府之时,别说国主,就算是王,都是宁尘无比渴望的,可如今,已然金丹修为,国主之位对宁尘而言,已然没有了丝毫的兴趣。

    反倒会让宁尘在修道一途有所分心。

    “尘儿,你不要误会,本尊是真心实意将国主之位传于你的,我也想踏入西煌,寻找更大的机缘,毕竟灵丘国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的修行了。”上官尘封接着劝说道。

    “师伯,师侄也是真心实意的推迟,如今我已经大仇得报,再无牵挂,我打算听从枯觉大师的教导,返回妖灵宗潜心修炼心境,毕竟师侄身上的杀戮太重,需要化解,否则对今后的修行无益,至于师伯该如何在灵丘国修行,师侄也已经为您做了准备。”

    宁尘说着,连忙起身,将一个锦盒放在了上官尘封的面前。

    当上官尘封打开锦盒,看到里面的东西是,神色不禁一变,里面不是别的,正是北海国国主的丹田灵丹!

    “师伯可以利用此物炼丹服用,保证哪怕师伯在灵丘国中,修为也可以进境,不出十年,必定可以达到赤丹,至于国主之事到时在顶多吧。”宁尘接着恭敬说道。

    看到宁尘如此举动,上官尘封也明白,这宁尘是铁了心的不想继承国主之位,一心要回妖灵宗洗刷自己的杀戮之气了。

    而这丹田灵丹,不可否认,对上官尘封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

    “既然尘儿执意如此,那本尊就在做十年国主,十年之后,如果没有合适的弟子继承大位,到时希望尘儿就不要在推迟了。”国主上官尘封望着宁尘,柔声说道。

    至于台下的大臣,这个时候要多怪异就觉得有多怪异,在灵丘国之前,皇子们为了大位可谓自相残杀,可眼下呢?宁尘与上官尘封却都彼此推迟,不愿意去做。

    这是这些大臣无法领悟到的。

    其实修为一旦突破结丹,尤其是金丹,灵丘国国主之位已经无足轻重了。

    “师侄遵命。”宁尘非常痛快、恭敬的回应道。

    随后,宁尘并没有在大殿之中过多停留,转身走出大殿,望了望天空,宁尘猛然绝大,天空变得额外的清澈。

    曾立川已死,鬼血宗覆灭,宁尘大仇得报,心中的愤怒已然消散,就好似拨开乌云重见阳光,这一刻,宁尘的心境也从来没有如此轻松过。

    “是时候该会妖灵宗了,心瑶还在等着我呢。”宁尘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径直向着皇宫外而去,所过之处,依旧是万臣朝拜。

    对此,宁尘的神色没有丝毫改变。

    只是在回妖灵宗之前,宁尘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履行承诺。

    离开皇宫,宁尘脚下发力,直奔黑虎牢而去。

    只用了几息的时间,宁尘便来到了黑虎牢之中,然后径直来到了魄罗老怪的面前。

    随着宁尘的到来,魄罗老怪徐徐张开双眼,干瘪的脸,摆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想不到你不禁结丹,而且成就了金丹,了不起,只是不知道你来此,是来杀我的,还是来放我的?”魄罗老怪摆出一幅嬉笑的模样问道。

    宁尘没有多言,缓缓从储物戒中取出了十五级龙脊镰,然后手起刀落。

    咔嚓!

    伴随着一声巨响,囚禁魄罗老怪的牢笼以及禁制全部被宁尘轰击的粉碎,魄罗老怪直接被放了出来。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结丹,你自由了,如今整个东域都是我灵丘国的,希望你不要作乱,否则凭借我金丹修为,是不会放过你的。”宁尘很是平静的说道。

    再看魄罗老怪,这一刻则是一脸的兴奋,重获自由,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开心的了。

    “这你尽管放心,我不会在东域有任何停留,我这就去西煌,从此之后,最好再也别见。”魄罗老怪依旧兴奋道。

    下一刻,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飞向云端,然后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话在空中飘荡:“还是跟君子做交易靠谱,哈哈哈……”

    对此,宁尘也没有多说什么,仰天望了望随之迈步离开了黑虎牢。

    转眼,三天的时间过去,宁尘在自己的王府之中,宁尘已经脱下了纯白龙纹袍,这个灵丘国至高无上的象征,小心翼翼换上了白心瑶送给他的狐发长袍。

    然后背上书箱,一路朝着城北而去。

    这条城北通往妖灵宗的路,宁尘已然走过数次,每走一次,宁尘的心境都是不同的,从苦涩到辉煌,而这一次,宁尘走得却是最轻松、最愉悦的,心中不再有任何的负担。

    甚至这一刻,宁尘的心中已经有了无数的期盼,不知道白心瑶看到自己,会是怎样的表情?

    一路,宁尘没有使用任何法术,完完全全依靠步行翻山越岭,终于经过了五天五夜的时间,当宁尘再一次看到妖灵宗之时,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同样一股熟悉的味道也扑面而来。

    这是家的味道。

    更让宁尘感到无比喜悦的是,当宁尘不断向山门口走去,就看到身着白纱衣的白心瑶,眺望的身影,目光中充满期盼,当她看到宁尘之时,脸上终于露出幸福的笑容,脸颊甚至还有淡淡的红晕。

    宁尘亦是如此,快步上前,轻轻的将白心瑶搂在了怀中,那一股熟悉的味道,也再一次传入到了宁尘鼻孔之中,让宁尘觉得无比安详。

    当年在宁尘最为困难的时候,白心瑶伸出援手,如今宁尘功成名就,万人之上,宁尘将与白心瑶白头偕老,相守一生……

    (完结)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