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第二百七十章(最终章):结束与开始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我不明白,你为何突然要做这样的决定,安。”

    一张文件随着重重的叹息被摆在办公桌上,文件标题那醒目的“辞呈”二字显得格外刺眼。

    “如今范戎已下马,‘噬’组织也被彻底清剿,各地由‘噬’所搅起的叛乱也已平息……这些都是你的功劳,而你又为何突然要在这个节点隐退?”办公桌后的中年男子注视着前方的那名娇小的少女,细长的双眸中满是不解。

    “这次若不是你及时察觉‘噬’用血钥石控制了那些下级士官和民兵头子,并果断安排了人出手干预,各地的叛乱恐怕没那么快平息,而我……甚至是杨枭他们恐怕也早已不在了。”

    “正因为‘噬’已覆灭,我的心愿已了,是时候该放下这一切了。”安平静地回答道。“而且……我的身体恐怕也快撑不下去了。”

    “你的身体……原来还没痊愈吗?”中年男子看着少女苍白的脸色,轻轻叹了口气。“听说你三年前突然罹患恶疾,虽然经过朱的治疗保住了性命,但身体同时也发生了全面退化,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能有三年的苟延残喘,我已经足够幸运了,原本我的性命在三年前便应划上休止符,以我现在的身体,什么时候倒下都不足为奇。”安看了眼自己止不住颤抖的手指,摇头苦笑道。

    “我能理解你的处境,只是……除了你,我实在无法想象还有谁能管得了特别事务调查局。”中年男子说道。“更何况第七颗血钥石仍下落不明……”

    “特别事务调查局原本是管理和调查血钥石的机构,而现在既存的血钥石已不复存在,只是要寻找第七颗血钥石的话,有军部或特勤处的力量便已足矣,特别事务调查局已经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你……你的意思是……?”

    “这些年来,系统内的很多斗争都是由于特别事务调查局的特权所导致,有了特权便有觊觎特权的人存在,这样的特权机构,是时候该退隐了。至于局内的那些精英们,原本就是来自系统各部,而他们在回归各部后,想必也是能独当一面的能手,这点您不必担心。”

    安说着,微微偏转过头看了门外看一眼,忽然笑了。“哦呀,您好像有客人在等着呢,我就先到这里吧,相信您一定能做出最明智的决定。”

    “……我再考虑一下吧。”中年男子对安点点头,随后一脸凝重地再次看向桌上的辞呈,似乎若有所思,而等到他回过神,再次抬起头之时,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已不再是安,而是那位让自己挂心已久的,拥有和自己相似容貌的青年男子。

    “你来了……齐宇。”在亲生儿子面前,中年男子那一贯严肃的神情似乎有了一丝细微的松动,他收起安的辞呈,接过齐宇递来的文件,匆匆扫了两眼。

    “这是你之前要求的后续报告。”齐宇面无表情地看着中年男子,说道。“关于那些被‘噬’组织用血钥石暂时控制的人,他们在朱的治疗下已经恢复记忆,正在逐渐康复中。”

    “是吗,那就好……辛苦你了。”中年男子放下文件,抬头看向齐宇,但他很快便又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像是愧疚,又像是在逃避。

    “这件事也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我已经决定了,我会离开这里,回到国外生活。”齐宇看着中年男子那惊讶的表情,平静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公开你我之间的关系,在我离开之后,你依然可以坐着最高领导的位置,享受着那些权力,就和你所期望的一样……”

    “不……不是的!”中年男子激动地走上前,抓着齐宇的肩膀,大声喊道。“权力什么的无所谓,我会公开承认你是我儿子,那怕被民众骂也无所谓!只请你……求你……原谅我!!”

    “……”齐宇依旧沉默着,但脸上的神情却开始动摇。

    “范戎被捕后我才知道,当年你母亲……就是因为无意中看到了前暗部成员姜云的隐秘案卷,顺藤摸瓜查到了范戎的阴谋,所以才被他用事故之名灭了口!”中年男子的双手渐渐握紧,满脸痛苦和自责。“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暗地里调查她的死因,却始终没有察觉杀害她的凶手就在我身边……这都是我的错!!我……我……”

    “你说的这些……我已经知道了。”齐宇的视线从中年男子花白的发间拂过,慢慢垂下了眼帘。“也正因为妈妈的事已水落石出,我才能彻底放下,离开这里。”

    “你……还在恨我吗?”中年男子看着齐宇,眼眶微微发红。

    “以前很恨,但毕竟……你是妈妈所深爱的人,她至死都还只是想着你……”齐宇顿了顿,背过了身。“为了不影响你的仕途,所以她当初选择了远走他乡,而我这次的离开……也只是顺着妈妈的意思而已。”

    齐宇说着,慢慢走向办公室门口。

    “再见了……父亲。”

    说完,齐宇便推开门,在中年男子惊讶与哀伤的目光中,离开了——

    “唉~~~没想到我们国家的最高领导竟然辞职了……好突然啊……”

    病榻上,小花放下手中的电子新闻报刊,对着一旁的叶喻说道。

    “嗯……可能他是觉得这次‘噬’的事也是自己的失职吧。”叶喻看了一眼新闻标题,轻轻笑了笑。

    “话虽如此,可网上也有消息说他好像是承认了自己有私生子,才放弃官职的。”小花的八卦职业病又开始犯了。“老实说我倒对他的私生子是谁有点好奇呢。”

    “哎呀,你管那么多干嘛?多吃水果,少聊八卦。”叶喻笑着,把手中削好的苹果塞给了小花。“我看你最近恢复得不错嘛,又开始有精力追花边新闻了~”

    “这是当记者的职业敏感~懂吗?”小花接过苹果,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口。“话说……我当时在哪个地下堡垒里昏过去后,后面都不记得了,我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吧?”

    “没,当然没有啦,你哪有这个能耐。”叶喻笑着打了个哈哈,为了不给小花带来罪恶感,他并没有打算将小花被“噬”控制后的那些行为告诉对方。

    不过话说回来,当初在地下堡垒里让小花捡回一条命的,到底是谁呢?“噬”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大发慈悲才对……

    叶喻想着,不知怎么的脑海中忽然跳出了一个说话轻佻打扮非主流的青年男子形象,只不过此人身上有着太多谜团,叶喻也无法确定其身份,一如那名神秘的面具男子。

    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打断了叶喻的思绪,似乎又到了定时检查的时间,叶喻在关照了几句之后,便起身离开了病房,而在这时,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从叶喻的口袋中响起。

    叶喻吗?不好了!你快去找楼局长!

    话筒中传出小颜那焦急的声音。

    楼局长他……他——

    啪嗒啪嗒

    焦急的脚步声踏破夜色的寂静,在这片普通的老旧小区中,一道瘦削的黑影在月光中疾步狂奔。

    你可想清楚了……真的要知道那位面具男子的身份,哪怕最终收获的是失望和痛苦吗?安的叹息在楼脑海中不断回响。

    失望如何?痛苦又如何?哪怕希望渺茫,我也绝不放弃!

    如果你真的下定了决心的话……那就去见他吧……他就在你‘回忆最深的那个地方’……

    回忆最深的地方……只有“那一个”!

    熟悉的公寓楼,熟悉的走道,以及走道底部那扇熟悉的大门。在楼那段最为温暖,最为快乐的记忆中,这间寝室便是他唯一的家,然而这一切却在三年前的那一天戛然而止,而他,也再也等不回那位最重要的家人。

    噗通……噗通……

    房门的缝隙隐隐透出淡黄的灯光,楼站在寝室门口,心跳开始急剧加速,在迟疑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慢慢伸出手,推开了寝室大门。

    “你还是来了,小。”

    温柔的声音在房间中轻轻响起,楼怔怔地望着那道朝思暮想的高大身影,那张白色面具下的熟悉脸庞,脸上的表情不知是狂喜,还是悲伤。

    “谢……哥哥……你……回来了……你真的……还活着……”

    楼颤抖着,慢慢走向面前的男子,在那一瞬间,各种难以言说的感情相互交织,在他的胸口勐然迸发。

    “对不起,小……”男子放下手中的白色面具,眉间似有一丝不忍,但他最终还是抬起头,直面着对方。“我……并不是谢承一。”

    “这……这不可能!你的声音,你的样貌,你的姿态……我不可能认错!”楼一愣,激动地抓着男子的手臂大喊道。“你已经忘了吗?是你收留了无家可归的我,并给了我名字……那些年的事你都忘了吗??”

    “……”男子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面对着眼前满脸期望的楼,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化为了一声叹息,而就在这时,安的声音忽然从门口响起。

    “得而复失的痛苦远胜于一时的喜悦……所以我才不想让你见他……”

    楼呆呆地转过头,看着神色哀伤的安正慢慢走向自己。

    “他拥有阿一的记忆,所以他记得你;他也拥有与阿一同样的基因,所以他与阿一的外貌别无二致。但……即便如此……他却依然不是阿一。”安走上前,伸手轻抚着男子脸庞的轮廓,双眸中却是无尽的痛苦。

    “我……不明白……”

    楼看着面前的安,一时不理解对方所指,而在这时,那名男子似乎总算下定了决心,在长叹一声后,轻轻开了口:

    “我是谢承一的克隆体,也个不完整的失败品。”男子苦笑着抬起头,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楼,慢慢说道。

    “数年前,国家的克隆项目获得了重大进展,而负责人正是你所认识的朱。由于驱逐者的稀有,国家曾采集了谢承一的基因,要求朱推进克隆驱逐者的项目,然而却并不顺利。后来国家迫于压力叫停了这个项目,却不知朱已在暗地里完成了一个‘半成品’那就是我。”

    男子继续陈述着。

    “可惜由于天生的不足,我虽继承了谢承一的基因,却并不像他那样拥有驱逐者的体质,而且我的身体也存在这不少缺陷,随时都可能没命,在此状况下我一直保持着沉睡,没有意识,也从不知晓外界,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天……”

    “三年前,阿一在对‘噬’的清剿行动中意外离世,而我却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因此……我强迫朱配合我,做了一个危险而又疯狂的决定。”安接口说道。

    “我服下了朱研发的特殊药物强行透支生命能量,在阿一刚离世不久后,用一颗血钥石读取了残存在他大脑中的记忆,并将这些记忆封存在了这颗血钥石里,同时用其作为记忆载体,植入了……阿一克隆体的身体之中……”

    “在血钥石的作用下,沉睡的我慢慢苏醒,并获得了部分谢承一的意识,但与此同时……我自己的意识也逐渐觉醒,并与谢承一的记忆发生融合,虽然在基因上我与谢承一一脉相承,但在‘灵魂’层面,我已经不再是他了。”男子轻轻叹了口气,看向楼。“所以你能理解了吧?我……并不是你的谢哥哥。”

    “……竟然……有这种事……?这让我怎么相信??而且当时的血钥石都在国家的管制中,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那这颗植入你体内的血钥石又是从哪里来……”

    楼的话语戛然而止,一个难以置信的假设忽然划过了他的脑海。

    “等……等等,难、难道说!?”

    “他身体里的,便是那第七颗血钥石。”安看着楼,平静地说道。

    “当年阿一曾怀疑中央高层中存在与‘噬’有关的内鬼,因此我们找到的那件血钥之链暂时并没有提交中央,而是最终阴差阳错成了承载阿一记忆的载体,隐匿于世。当然,我用血钥之链做下了如此逆天之事后也付出了沉重代价,我的身体发生了全面退化,如今……怕是已时日无多。”

    “……”楼轻轻咬着嘴唇,努力消化着这突如其来的巨大信息。

    “只要血钥石还存在一日,纷争便无法平息,与其如此,不如就让这颗最后的血钥之链在我的身体里渐渐消耗,而在血钥之链能量流逝殆尽的那一天,恐怕也是我的生命走向终结的那一刻。”男子慢慢走向前,伸出手,轻抚着楼的黑发,温柔地说着。

    “虽然我从诞生起并不能被称作一个‘完整的人’,但我从未后悔过经这一切,而这,也是出自我本人意愿的选择。即便我的生命即将迎来终结,但你的路还很长,好好活下去吧,小,我想这也是谢承一对你的唯一愿望。”

    “谢……哥哥……”楼看着眼前那熟悉的笑容,内心深处的某个死结似乎终于渐渐动摇,最终散落殆尽。

    “你的身边还有那么多同伴,即便我们不在了,你也不会是一个人。”

    男子微笑着。

    “小……保重。”

    ……

    …………

    淡黄的灯光从虚掩的门内隐隐透出,在得知消息的叶喻急匆匆地赶到寝室之时,屋内剩下的,只有楼那孤零零的身影。

    “他走了……”

    两行清泪划过楼那白净清秀的脸庞,叶喻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楼,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一切……都结束了。”——

    午后的公园阳光明媚,在这宁静惬意的公园一角,一个瘦削的清秀男子平静地坐在公园长椅上,沉默地注视着远处欢声笑语的游客,像是在观赏一副美丽的风景画。

    “在看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忽然从身边响起,男子终于从人群中收回视线,看向坐在身边的来客。

    “考试申请通过了?”楼看着身边叶喻那副欣喜的表情,淡淡地开了口。

    “是啊,多亏了明局长。”叶喻笑道。“虽然特别事务调查局已解散,但‘调查官考试’依然作为选拔优秀人才的渠道被保留了下来,而在安局长归隐的情况下,负责这一块的就变成了明局长,不过……听说她的选拔标准比安局长还要严不少呢。”

    “严一点也好,调查官本来就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唉……原本还打算拜托兰再给我特训一段时间呢,可惜他最近非常忙,据说在和兰珏一起重振军部,连杨允一和筱露都被他们招收了……至于朱局长嘛,貌似又在闭关搞什么研究,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叶喻说着,有意无意地瞥了眼楼的表情,继续说道。“如果有人能帮我特训就好了……不然这次考试我还真没底呢……”

    “……你想说什么?”楼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叶喻。

    “那个……呵呵……我说你辞职后每天坐在公园发呆都快成老年人了,难道你想一直那么下去吗?”叶喻终于把憋在心里的话给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我乐意。”楼面无表情地说着,起身便要离开,被心虚的叶喻赶紧一把拦住。

    “好啦好啦,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气啊……”叶喻终于了服软,连声赔罪道。“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够引导我。”

    楼站终于定住了脚步,抬头看向叶喻。

    “虽然一开始是莫名其妙被卷入这场浩劫,还干不成职业记者,但经过了这一系列事后,我终于发现了自己真正想干的事业。”叶喻注视着楼,认真地说道。“我想成为调查官,用我的能力去查出那些隐藏在罪恶背后的真相,而要达成这个目标,现在的我还远远不够……所以我……我……需要你。”

    “你……是认真的?”楼看着叶喻的神情,轻声问道。

    “当然。”叶喻用力点了点头。

    “……我的要求很严格,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楼再次叹了口气,最终松了口。

    “哈哈,那就是代表你答应啦~”

    得到楼的应允,叶喻欣喜不已,但他随即又意识到了什么。

    “哦对了,既然是正式邀请,那我还是得正式点。”

    叶喻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将手伸到楼面前,金色的阳光洒在他温暖的笑容之上。

    “我是叶喻,今后,请多多关照。”

    (全文完)全本小说网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