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天驱 完本感言:五十年过去了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在不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前,也就大概**个月左右。我和一位大哥喝酒,稍微有些醉了之后,我们开始聊一些书,后来我问他,你觉得天驱这个名字究竟会有什么意义吗?

    他沉默了很久告诉我,我想大概是‘命运’的意思。

    我深感赞同。

    这本书大概想说的,就是有关命运、抉择、战斗、女孩儿、女孩儿还有女孩儿们的一些故事吧?

    目前看来似乎什么都说了一点,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辜负了读者的期待,实在是抱歉。

    众所周知,这本书写了一半之后,我‘不务正业’,跑去实体圈玩了。

    实体圈挺好玩的,大家热情又好客,顿时没舍得走,一留……就留了一年多,更新什么的都浮云了。

    所以,断更都怪实体圈。

    我在实体圈的责编是一枚热情好客能打还能跑团的兄弟,当初我给这本书起书名的时候,他毅然允许了我使用‘天驱’这个名字。后来大家在一起聚餐时,也经常聊这本书。

    大家都是文化人嘛,文化人之间不聊大宝剑,虽然大宝剑能斩烦恼和青丝,但大家还是觉得聊文学比较专业一点。

    他对我说,其实你是一个什么样人,就已经注定了你写出来的东西会是什么了。我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拉着他问:

    “那你看我像不像一个古希腊悲剧范儿的宿命论信徒?”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认真摇头:“不,你是一个中二神经病。”

    我不信。

    我的中二期早过了。

    大概他说的是有一部分道理的吧?我有的时候真的挺神经病的。

    一方面我是一个笃信因果和宿命论的悲观主义者。可另一方面。我始终觉得。我心里有力量,所以可以变得很强。我这么帅,又这么年轻,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将来成为‘人形自走炮’的机会大大的有。当年nevr找我去开eva信肯定被ems搞丢了……

    这个世界害我错过那么多机会,我要战翻他。

    所以,说我神经病其实是有道理的,一个人心里。总是要相信一点什么的。

    ——我这么完美,那错的就一定是世界了——

    对不起,刚才欠抽了一些,请大家原谅。

    我知道自己有很多的不足和欠缺,我至今承认,钢铁王座和天驱也拥有诸多缺点。

    但后来我再回顾时,总会发现,那都是一部分的我。有缺陷的不止是它们,可能还有我自己。

    在写钢铁王座的时候,我心中充满了愤怒。那种狂躁的力量是每一个男人心中都没有办法熄灭的火。只不过到我的时候,这一把火烧的有点大。让我奋身跳进这个深坑里,不能自己。

    在写天驱的时候,我的心里又多了一些更加负面和悲剧的想法。于是我将我心里的黑暗和枷锁给了它。然后这个世界被宿命所笼罩,英雄要挣脱枷锁,他走在火和剑的路上,神来了就要杀神,鬼来了就要斩鬼。

    男人在外面流完血,换一身白色的大衣,要带着笑容一尘不染的回家,等老婆煮宵夜。

    哪怕一方面要为复仇付出代价,可一方面还要给那些美好的女孩儿们一个温暖的家。

    当两者不能并存的时候,你又该何去何从呢?

    周离,这真的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一个心中空空荡荡的人,得到一点温暖的东西,便再不肯放手。哪怕那是火炭在烧灼自己的手掌。

    我将孤独和痛苦给了他,他便执着于温暖的情爱和友谊,疲于奔命,追逐着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幻梦。一次次的,遍体鳞伤。

    可总有一天他会明白,这自己的责任和渴求之间的冲突。要有人来撕裂他的伤口,让他回忆起自己的命运,将他从那个温暖的幻境中拉出来,强迫他看这个冰冷的世界。

    周渐安做到了,做的干脆利落。周离也终于认清了现实和命运。

    他终于不再欺骗自己了,变成一个冷酷的人。这样的人心中充满了无法动摇的力量,哪怕在深渊中也能够爬出来,去伸手摸太阳。无可失去之后,自然什么都没必要怕。

    这是他和这个世界在战斗时,所需要作出的必然抉择。就像是很多人已经写过的那样,他为了保护一些美好的东西,而选择去让自己成为一个残酷的人。却又因此而失去那些美好的事物了。

    在原本的大纲里并没有这一段剧情……是我推翻了之后,重新改写的。

    我可以说这是为了让人物更丰满,我可以说这样的剧情更喜欢……但其实看起来最合理的解释是:

    我的负能量爆棚了。

    “一不小心乱搞成这个样子,真是对不起。”

    想必这样的话,当年倪匡和金庸也这么说过吧?

    在原本的大纲里,其实后面还会有很多剧情……比如三年之后,周离成为一个**oss一样的人,邪恶又强大。阴影笼罩了整个亚洲,用铁腕的意志进行独裁,和双头鹫之间开战,和奥丁之间的对决。

    还有,世界树的秘密。

    第一次能力者和人类之间的战争,普朗琴科和周渐安之间的斗争,周离和周璃的身世隐秘,还有十三位圣徒以约柜进行合体,强制踏入lv5.5的半神境界,追杀姐弟千万里。

    当然,还有周渐安的死去。

    最后,周离成为了万磁王,或许会带领着能力者们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但这都是大纲,大纲里的东西,不写出来。谁说的准呢?

    毕竟这些内容都太反了。写出来之后容易进去喝茶。

    还是不写为好-

    至今。我依旧嘴硬:我没有烂尾,我只是开放式的结局。

    烂尾和开放式的结局……是有质的区别的。

    这个故事的结局,原本只是这一卷的结尾,这个剧情早在半年多之前就已经确定了。我不断的晚上它的构想,努力的让我已经脱轨的剧情回到自己原本应该存在的地方。

    我真的用了很多时间,很多的心力去完善这个故事的结构,确保它能够交代出所有人物的命运和决定,还有他们的未来。

    要是烂尾的话。其实很简单,一章五千字不到就够了。我可以写陨石,我可以写末日,我可以写整个城市都毁了,大家都统统死佐……等等,这些剧情似乎都很眼熟。

    其实这一卷原本的结局,没有这么壮观。

    但我既然决定要完本了,那就想要搞一些大新闻……不过目前看来大家都不感冒,看来我还是na?ve.

    但我觉得,我还是不算烂尾。

    毕竟烂尾和开放式结局之间最显著的区别是。开放式结局可以写续集……好吧,或许我不会了。

    请你们听我说:

    对不起。这本书,我没有好好的写完。

    愧对大家的期待,这是我的错。

    报应来得很快,我食言而肥,自食其果,已经胖了二十斤……一把辛酸泪,简直苍天可鉴。

    我无意吐什么苦水,但大家想必都知道,在起点,一本断更了一年的书,哪怕再更新回来,成绩也再上不去了。更何况像我这种生活写作两头忙的家伙,现在连稳定更新都没办法保持下去。

    如果这么隔三差五月更那么一下,我觉得这本书其实完全可以做一个有生之年的……但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磨磨蹭蹭的,一点都不干脆。给读者徒留一个虚无缥缈的念想,然后渐渐地被人遗忘……直到有一天,被人在书架的最底层再一次发现,上一次更新已经是一年一前。

    “终于太监了吧?”

    被这样说着,丢出了书架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何苦呢?

    日本人常说‘断、舍、离’,相比说的就是这样的道理吧?既然已经到分别的时候,那便强留无益。至少大家还可以再期待下次的相聚。

    我至少可以说,我用尽我所有的心力,为这个故事留下了一个结局,将他们的命运划下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他们的未来里,他们将进行属于他们的战争,为此而牺牲、流血。有人身败名裂,有人壮志为晋而绝,有的人笑到最后,有的人成为了真正的赢家。

    而对于我来说,我人生中的一个阶段,也终于结束了-

    仔细想想,《天驱》这本书真的是贯彻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阶段。

    在这漫长的两年里,我遇到了很多人,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他们自由自在生活在那绿色的大森林,他们善良勇敢相互都欢喜……

    对不起,写着写着,思路又发散了。

    按照惯例,感言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又臭又长,目前这个感言似乎长度不太够……所以灌点水大家应该都不会介意。

    接近两年的时间过的这么快,一转眼我就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再一转眼,我就胖了很多斤。

    可我一直觉得,我还活在昨日里,还是那个在午后百无聊赖,抬头看着尘埃在阳光中飞舞的少年,幻想着有朝一日的将来种种。

    将来是美好的,没有痛苦,一切烦恼都将随着我的奔跑被甩落在阳光里。

    我喜欢那个时候天真的幻想。

    前些日子重新看一些老片,看到《这个杀手不太冷》时,执迷于马婷娜和里昂的对话。

    在楼梯走道里,马婷娜擦着鼻血,问里昂:“生命总是充满了痛苦,还是只有小时是这样呢?”

    里昂认真的思考了半天,告诉她:

    “总是如此。”

    要是五年之前,我听到这样的话,我会擦着鼻血告诉大叔:“屁咧。我只是打不赢高二年纪的刘大锤。等我将来有了兄弟。就找人一起去小巷子里揍他。”

    可现在我忽然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毕竟刘大锤也有兄弟,在小巷子里狭路相逢,被揍的可能还是我自己。

    没办法,生活总是如此痛苦,像是一大堆华丽的虱子上面长了长袍……哪怕张爱玲还活着,也没法穿它。

    幸好,后来我再也没有遇到过刘大锤……

    一别经年,我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没有变。自己还是自己,那个喜欢幻想未来的少年也还活在我的心中,时而显现在梦里。

    一切如旧,除了喜欢过的姑娘们又多了一大叠。

    那些漂亮的姑娘们从我的生命中走过,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双马尾飘扬在风里。有的时候你无法跟上去,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她渐行渐远,最后和别人携手,消失在距离产生的雾气里。

    对此。我无可奈何,只能满心难过地吞下这一颗苦果。然后任由果核在脚下面发芽生长。

    想必来年还有一树新的等待我来继续尝。

    这是诸多痛苦中的一个,它和无法实现的梦想,无法触及的愿望,还有无法回到的过去摆在一起。

    这都是人生的诸多遗憾之一,到了时候,谁都要挨一刀,谁都躲不过-

    今年一月的时候,我去了上海,第一次花了很多钱买了一张最前排的演唱会门票。可惜台上的不是美貌的女星,是已经老到头发花白的李宗盛。

    陪我听演唱会的,也没有青春靓丽的女孩,只有一群傻笑的男人。

    但李宗盛真是燃到让人飞起,棒到不能行。

    就连当时负面情绪强到溢出的我都觉得自己被净化了,得到了生命的大圆满,大和谐……然后,在发出‘今晚我要完结天驱’的豪言壮志之后喝到不省人事。

    后来,我半夜醒来,看着陌生的墙壁。顿时就觉得那些火焰还没有熄灭。它们伴随了我这么多年,早已经流淌在我的血管里。

    中场休息结束了,但我还能继续打。

    这狗日的现实打不倒我,世界也赢不了我,nerv一天不给我寄eva的驾驶执照我就一天不认输。

    我重新从一条死狗变成了死楞死楞的败狗,舔完伤口我还能爬起来。哪怕死了也要冻成硬邦邦的躺在对手门口吓他一跳。

    于是,充电完毕。

    我还可以豪情万丈,还能死不认输。

    这样的感觉真好-

    再后来,我跟一位以老实厚道三观正直闻名的前辈聊天,聊完之后,他很无奈地问我:

    “风月呀,你为什么要执着于对抗世界呢?”

    我仔细想了半天,觉得自己不知道,只能叹着气告诉他:

    “——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

    我觉得他没相信,我也没信……我真的就这么一说,大家都别当真,听听就好了。但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之所以我不愿意妥协,可能是觉得这样比较帅而已吧?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男人为了帅一些,多傻的事儿都干得出来。

    尤其我都二十多了,朋友都有结婚生孩子的了,自己却还那么天真,总是和这个世界斤斤计较地分辨着一些道理,被打到鼻青脸肿也实属活该。

    这一片感言的题目是‘五十年过去了’,可能还有人记得,钢铁的完结感言名字叫‘中二五十年’。

    ——人生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较,如梦又似幻,一度得生者,岂有不灭者乎?

    《敦盛》这几句其实说,人生苦短,大家抓紧时间,有嘛干嘛。该结婚的结婚,该恋爱的恋爱,该出柜的勇敢出柜……

    人生这么短暂,简直充满危机感。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个人就没了,再不抓紧时间做点事情,那就太可惜了。

    可五十年过去了,我还是这么的中二……简直无可救药。

    非但没有变的有成熟一些,反而更加欢脱,不羁如脱缰的野狗。如此没有觉悟和责任感,真是愧对了美貌的女读者们对我的期待。(如果我还有美貌女读者的话,请你们联系我,我一定当面请客吃饭道歉。我坚信你们存在,只是不说话。一直在考验我的诚意……)

    关于新书,或许很快,或许没有,或许我可能要换马甲了,这次真的是一切皆有可能。

    我现在真的还没什么想法,短时间内,也没有心力去再开一本。

    或许过段日子会重新和大家见面,希望这个时间尽量短一些。在你们还记得我的时候,大家还能继续聚在一起-

    感谢感言开头出场的那位大哥,我至始至终都深受他的影响。这一段时间里,他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能够和他共事一年半是我最幸运的事情,可惜我太过轻浮,很多东西都没有学到。

    感谢我的朋友isotone,尽管他带团坑我千百遍,但我这么宽宏大度的人肯定不会怪他。

    不过,他经常歧视我不会讲英文,所以这段话我等会打算找朋友用日语翻一遍,歧视回去。如果没翻的话,可能就是我忘了。

    感谢悟道和格子,他们有着令我敬佩的高洁品格和妹帝属性,都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好汉,而且都听李宗盛。除了不介绍妹子给我之外,他们简直完美无缺。

    感谢老白、絮儿、娘娘还有钻咖老师,以及月妈开水肺炎巴尼等道观群中的朋友们。虽然大家都被我传染了说烂话的毛病,但做事依旧如此诚实可靠,真是令人感动的热泪盈眶。

    还有我的读者群中,我的微薄上、书评区、以及贴吧里的那群读者们,他们可爱如蓝精灵,除了没有女朋友和全都是男的之外……新年快到了,单身狗的寒冷的冬天已经过去,大家尽快脱团吧。

    最后,感谢那些姑娘们,真希望我们能从未来的某个拐角处再会。

    写到现在,闲扯了那么多多,可终究是要结束的。

    我其实很想再邹两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之类的鬼话,可惜那种话委实不太会讲。

    江湖诺大,大家保重,然后,后会有期。

    希望那一天,你们还能记得我。

    ——风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