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重生女配 林意的番外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他生来本应该有一条最坎坷充满了荆棘的道路,他本来应该像战士一样的拼博,靠自己的双手得到他应得的东西,但因为长辈的一念之间,他由兰氏的唯一继承人,同时也成为了林家的继承人之一。

    从改姓为林的那一天起,林意就知道自己肩上要担负的是什么,不止是简单的从外祖父唤成祖父而已,他还需要将整个林家扛在自己的身上,变成自己的拥有之一。看似危险的道路换成了安全的,可却更加艰辛难走。

    父亲曾跟他说过,祖父是拿他当成林家的过渡,可身为兰陵燕的儿子,他应该知道怎么样做才是对自己最大利益化,甚至最能保护在他那眼中看来柔弱得随时需要自己捧在掌心中的妈。

    林意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在林家的尴尬位置,他对于林家的人来说,是一个外来者,有可能会掠夺他们一切的人,因此林家包括他的那些表面讨好着,实则却个个恨不能将他拆吞入腹的长辈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拨之而后快。

    他甚至知道好像最为疼爱他的祖父也是拿他当成一块磨刀石,在磨练着他的子孙们,若是等到有一天他承受不住断掉时,恐怕就是他被淘汰的时候。兰家因为他已经改姓林的关系,若是往后再回去,他已经失去了先机,所以他不能退。

    林茂山拿他当成磨刀石,他也同样将林家的人当成垫脚的桥梁,供他过河。

    他的父亲兰陵燕曾与他说过,若是出生环境无法选择,那么怎么将自己目前的条件最大利益化再供自己选择,然后再从中选出对他最为有利的那一点去执行。林意知道,林家会是属于他的,兰家同样也该是他的。

    小时别人家的孩子在父母跟前,受尽百般宠爱的时候。他这个在外人眼中羡慕无比的天之骄子却每日功课排得极满,从记事时起各种开发脑智力的游戏与对记忆力的训练,到后来稍长大之后,便手枪不离手。他要学的东西非常的多,多到他几乎没什么时间去想自己的父母。

    别人家的孩子才刚上学时,他几乎已经提早完成了快到初中的课程,已经开始有老师在教他更多的东西,林茂山宠他,护着他,但同时却也有些防备他,在林家他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若是稍有不慎。让林茂山看出他的野心来,他会在没等到将林家收入囊中时,他便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兰陵燕曾跟他说过,熬得过去胜者为王,熬不过去便骨灰渣子都没资格留下。像他们这样的人,从出生起享受了许多,但同样付出的也要更多。

    也正因为如此,林意从小便养成了三思而后行的性格,因为他没有犯错的资格,他若是一步错,结果可能是生死。

    十三岁时。他的父亲教给他第一件练手的任务,便是对付谢家。

    兰陵燕没有跟他说过原因,只是悄悄将这事交到了他手中,没有惊动林茂山,显然便是要避开林家人的意外,林意知道这是父亲给自己的第一次磨练。他必须在完成林茂山给他布置的任务,再偷偷的腾出手来将谢家给干掉。

    他查出了谢家为什么会被父亲看中的原因,轻易将谢家连根拨除之后,接下来挨着一个个的,宋家父子。秦家,每一个曾与姓顾的女人有过交集的,他都不知不觉间悄悄的除去,等到只剩下姓顾的女人时,他接过了兰陵燕送给他的几个礼物,那个名叫刘晋君的,出来之后按照他的指示娶了顾盈惜。

    林意从小就学会了一个道理,折磨人有时候并不只是折磨她的*而已,对某些人来说,精神的打击恐怕更甚于*的痛苦。

    果然,他看着顾盈惜在众男环绕之下变成了孤单一人,最后被刘晋君千方百计的折磨痛苦自杀时,不由轻轻的笑了起来。

    一路成长,林茂山渐渐老去,他却在慢慢长大,因身为林茂山身边最亲近的那个人,他可以仗着身体碰触一些别人碰触不到的东西,他开始慢慢的替林茂山处理一些公务,以得到他的信任,他像是一个林茂山宠爱的曾孙子到了林茂山秘书般存在的转让过渡,林茂山越来越信任他,他掌握的权力也越来越多。

    在林茂山的眼皮底下,林意挣扎求生,若说他的父亲是条凶狠的恶狼,那么他就是一条阴冷的毒蛇,兰陵燕行事从无顾忌,用温文尔雅的外表掩饰着他内心下那颗狠辣的心,而林意则是擅长忍耐后等待要将林家这个比他身体还要庞大的猎物吞进口中的蛇,他在林茂山利用他磨练林家时,挑拨林家众人之间相互争斗,看着那些不成器的子孙渐渐倒下去,林家四分五裂,子孙俱都不成气候。

    他看着林茂山被这些不争气的晚辈气死,含笑的候立在他身旁,一如以往般对他那样的恭敬。

    “好个林意,好个兰家。”林茂山如今已经八十之数,再是保养得当,可眼角眉梢间依旧留下了几丝疲态来,他不再是当年那个义气风发的似君主一般的男人,而是被林家没有出众人才之后深深忧虑的长辈。他老谋深算的眼睛早已经因为年岁而渐渐变得浑浊,桌上放着的是林意近两年以来做过的事情,被摆在了林茂山面前,本来以为这个自己一手调教大的孩子看到这些时,应该会慌乱。

    可他竟然连眼神都没有变动,他的容貌还因为年轻而显得有几分稚嫩,可是眼角却带出几分温润来,与他父亲不同的是那张伪装得再好的面庞下都带给人极度危险的感觉,他不一样,他是温润如春风一般,轻易竟然连他这样的老狐狸都骗过去了。

    是因为年纪大了,总不再愿意看到这些情况吗?林茂山不由苦笑,看着林意,这会儿不知是希望他害怕,还是希望他不要承认才好,但不论如何,在看到证据摆在这个孩子面前,他依旧冷静如初。甚至脸上还带着令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时,林茂山依旧是心中一阵的欣慰,果然不愧是他带出来的孩子。

    “曾祖父希望我说什么呢?”林意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替林茂山理了理被角,简单的动作由他做来优雅无比。他气质极好,又带着一种让人不由自主沉醉的温柔,兴许是年纪大了,明知道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孩子不可能会带给他想像中那样让他安心的满意感,可林茂山仍是相信了,甚至被他骗了过去。

    这个孩子没有心,甚至他眼中笑得越热烈,背地里捅人刀子时便会越狠辣,最让林茂山害怕的,则是他那过人的忍耐力。在林家呆了多年,他不是不明白自己寄人篱下身份的,可他就是能忍得住不吭一声,不哭闹一次,林茂山以前只觉得有这样一个孩子督促着林家子孙的成长是件好事。可这会儿回过头去想,林意竟然没有发过一次脾气,这虽然让人觉得省心的同时,却又不得不让人想起来便胆寒。

    “是不该说什么。”林茂山虽然不想要听到那些自己如今已经不想听的答案,可真见林意不想解释时,心头依旧忍不住一阵的发寒,他苦笑了两声:“我希望你以后善待林家。答应我,林家若是交到你的手上,往后要选一个姓林的继承人,将林家交还过去。”

    当初想着要利用兰家的势力,没料到原本以为的小卒竟会过河,如今还有能耐将林家逼到这样一个地步。林家的权势不知不觉间被他分去一些,林家的子孙如今被他打击得个个不成气候,真等到要将林家交接到下一代时,林茂山竟然发现无人可用了。

    他不由苦笑了起来,算计了大半生。没料到临死了竟然便宜了别人。

    “林家会交到姓林的手中,但不一定是曾祖父的骨血。”林意微微一笑,他眼中带着几分温暖的光芒,说出口的话却如同寒冬降雪:“我若有孩子,会有人姓林。”

    林茂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头不由苦笑无比:“你是想将兰家吃下去,好大胃口,也不怕消化不了。”

    “曾祖父教我的第一课,就是怎么认清形势,并得到自己该得的东西。”他是兰家的人,并且是兰家唯一的男子,兰家本来就会是他的,就算是有些人想与他争,可他在有了林家的势力相助情况下,注定兰家有可能会是他的。

    事到如今,米已成炊,早在当初抱这孩子进门时,虽然是为形势所逼,不得不干,可如今引虎入门,再想将他驱赶出去,林茂山这个猎人却是老了。他默认了林意的要求,以自己在华夏的影响力,将年仅二十七岁的林意推到了元首候选人的位置上,林茂山知道,自己能为林家做的也只是这样而已,他明白凭林意的本事,往后要真正掌握那个位置,实现林家的辉煌并不难。

    他已经累了,风光大半生,虽说最后在小辈身上栽了跟头,可林意只要姓林一天,谁又说不是他照样会给林家带来利益?端看人怎么想而已。

    等到林意真正坐上元首之位时,已经是林茂山过世半年之后,他悄悄出国去参加妹妹兰宁宁与东方家那小子的婚礼,他看到海岛中兰宁宁与自己截然相反的一生,她是注定生下来便要当公主的人,活得简单开心而快乐,她是母亲宁云欢掌中的宝贝,也同样是东方家护着的人,东方龙那老小子深怕孙子不争气,亲自带在身边教导,倒是教出了一个好孙子,可生来却是个怕老婆的,林意看到拉着东方鸣绕着hua丛跑的兰宁宁,嘴角边露出一丝细微的笑意来。

    没有人知道,他也曾嫉妒过自己的妹妹,他小时对于纤细的母亲留下的印象便是想要将她撰在掌心中,让谁也见不着她,碰不见她。

    兰氏父子性格都一样,他跟兰陵燕也很像,像是要得到一个注定会让自己着迷的东西而将之收藏般,如同小男生似的,不想让别人看见她,只有自己能独占。

    他在年少不懂事时,曾生出过想将兰宁宁干掉的念头,想将她取而代之,想看母亲手摸着的是自己而不是她。

    若不是因为父亲所说废物是没资格活着,更没资格保护人时,林家的生活其实对年幼的他来说也是难以忍耐的。

    幼时起的少年因为心中一个简单的愿意而开始变得复杂,他心中充满了算计,充满了杀机,甚至包括对至亲亲人的,为的不过是想要将那种非常想得到,却又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而已。

    含着笑意看兰宁宁在与东方鸣撒着娇,那小子与他父亲完全不一样,反倒有些像年轻些的东方龙,林意远远的看到父母走来,他眼中的阴冷之色换成了十分阳光的色彩,他听到兰宁宁撒娇般的拉着宁云欢的手,一面说不想嫁了。

    东方鸣则是在焦急的说要入赘,气歪了东方龙父子的嘴……

    他仿佛看到他阳光一般的母亲拉住了他的手,在问他何时才想要让她看到他能安定下来,他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有时他有些嫉妒父亲,他嫉妒他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他们这样的人注定应该属于阴暗,应该永远离不开算计,可偏偏他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而且终生不悔。

    他其实也能做到,可惜他跟兰陵燕同样属于死心眼的人,心目中想要的类型是哪一个他心头清楚,这一世既然注定不可能会得到那种温暖,那么他要的自然就是无止境的权势与野心。

    温柔的回应了母亲回去之后便选出一个合她心意的儿媳妇人选,看她因为自己的话而露出温柔的笑意来,眼角眉梢露出一些细微的皱纹,可是他真的喜欢哪。

    贪婪的看着这个从小到大,看照片看视频多过看到真人的母亲,他眼中真正露出一丝细微的笑意来。

    ps:写得有点小卡文,所以今天才算完成,应该是一直找不到要写番外的激情吧,我一直觉得这玩意儿还是要有点冲动,有点那种感觉,像是洞房前的温存一样……

    书完结了,正式完结,求求大家在这一章看完之后一个星期里,务必求回来戳一下完本满意度,谢谢大家了,市侩的说能拿一千块……求求你们拯救一下我这个已经穷得快连水果都不敢吃的人吧……新书,炮灰攻略,期待大家来戳一戳,虽然好不好看不敢打包票,但绝对约大家在黄昏树下,不见不散哟。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