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骨神 心域封圣 第六百零二章 掌控乾坤(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听完星辰图,也就是业灵的详细阐述,楚皓对天河中最高等级的秘密——毁灭主宰有了清晰的认识。|animeacademyradio.net超速更新文字章节|

    世上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能量也不例外,业力乃正属性中最顶级的能量,也是生命延续的根本,而毁灭主宰则是负属性中的终极能量,其存在的终极意义就是:破坏和摧毁。

    历代天河之主以庞大的业力,在元始空间内布下一个巨大无比的“业力封印”,将毁灭主宰牢牢困在里面。

    毁灭主宰虽然没有智慧,却有着极为强大的毁灭本能,由于长期被困,破坏的**积压过久,它们每时每刻都想着冲出业印的包围,闯入各个界面满足自己本能的渴求——破坏和毁灭,因此,业印时刻承受着毁灭主宰的冲击,能量消耗极大,需要经常补充。

    每次天河古劫降临,又没有新一任天河之主诞生的这段期间,业印是最脆弱的时候,原因有二,一是没有天河之主的“媒介”作用,判诛笔和业力书的只能发挥一半功能,给业印补充能量的效果也大打折扣;二是各界面少了天河之主的统一领导,几乎没有什么序而言,在智慧生物这个总体中,占据近九成九数量的都是凡人,或者说是弱者,这批人占着数量优势,对业力的贡献极大,但却不得不生活在极少数强者的高压下,如果碰到一些难伺候的强者,弱者们更是苦不堪言,长此以往,便会生出怨恨情绪,不仅不会贡献业力,反而会在天河中生成大量澧水,起到反效果,没了业力来源,判诛笔和业力书就算有心维持“业印”的稳定,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最糟糕的是,在上一个天河世纪中,因为心圣老人和戮圣斗皇互不相让,一直未产生天河之主,也就是说,天河之主已经有将近两个纪元的时间没有出现过了。之前存下的业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若再不及时选出新的天河之主,业印肯定无法困住毁灭主宰。

    于是上个天河古劫降临时,业力书和判诛笔进行了各自分工,前者进入天河之门空间抓紧一切机会考核领悟业力的执行者,后者继续留在元始空间照看封印。

    听到这里,楚皓暗自嘘嘘道:“看来自己是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了,所以才会提前得到业力书的认可。”

    不过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楚皓还是多此一举地问道:“我是不是很有几率登上天河之主宝座?”

    业灵机械系地回道:“不错,目前而言你是唯一一个肉身飞入天河之门空间的执行者,我们没得选择,好在你在飞升之前认识到凡人的重要性,让骨神家族掌握了所有凡人总数的一大半,有了这个基础,就算真有部分毁灭主宰逃出封印,我们也有八成把握拨乱反正。”

    楚皓直言不讳道:“现在我开始期待,真的能有部分毁灭主宰逃出封印了。”

    因为业灵说过,只有部分毁灭主宰逃走,判诛笔和业力书才会提前认主!

    业灵:“智慧生物的怨念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有几率跟业印内的毁灭主宰产生共鸣,内外呼应下,部分毁灭主宰便有可能冲出包围进入下界。若不在这股逃逸出去的毁灭主宰成长起来之前进行遏杀,所有被封印的毁灭主宰,便会借着外界那股同类的帮助,全部摆脱业印控制,到那时就算你是天河之主,也不一定能存活下去。所以,你要对逃出去的那股毁灭主宰引起高度重视。”

    楚皓:“光站在这里瞎分析没有一点意义,咱们还是去判诛笔那里看看吧。”

    在业力书的帮助下,楚皓直接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置身于遥远的另外一片虚空。

    这片虚空只有两种颜色,一是几乎透明的乳白薄膜球,球的半径楚皓已经无法估算,因为纵然穷尽他的视野,也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弧度,若非已经事先从业灵口中得知“业印”呈球形,楚皓会任务自己正站在一块巨型平面上。

    球内“塞”满了一种鲜红液体,乍然看上去这团红色液体像是被煮沸般,不断翻腾滚动着。

    乳白薄膜球似乎已到承受极限,一会凸起,一会凹陷,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形状。

    在球形便面,矗立着一根冲天巨柱,这根巨柱直径足有上百万公里,长度更是无法估算,其表面刻满古怪的镂纹,正是业灵之前映射在楚皓脑海中的符文。

    薄膜球每变形一次,一股业力便会顺着巨柱镂纹,从上而下滑落,径直融入乳白薄膜中。

    薄膜得到业力补充后,便会重新稳定一段时间。

    如此周而复始,形成了一个动态平衡,整个画面极为恢弘浩大,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楚皓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星辰图提醒他将自己的血液滴在巨柱上才回神。

    楚皓依言将血液融在冲天巨柱上,完成了唤醒“判魂”的手续。

    血液进入冲天巨柱后很快被吸收,紧接着巨柱急速缩小,顷刻间变成一支大小可握的笔状物体。

    巨柱突然变成细笔的前后巨差,让楚皓的视觉一时无法适应,晃了晃头驱走不适,目光转向星辰图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星辰图久久无语,仿佛是在跟什么人沟通般,好半天才向楚皓道:“事情非常严重,毁灭主宰不仅逃出了一部分,而且这部分还已经在下界布置好一个巨大的破坏计划。”

    楚皓闻言一愣道:“布置计划?毁灭主宰仅是一股能量而言,竟懂得像智慧生物一样布置计划?”

    星辰图:“破坏按威力分好几个层次,靠能量自身进行摧毁生物,仅属于初级破坏;最高级的破坏,就是通过智慧生物之间互相感染,最终将所有界面生灵一次性毁灭,刚才所说的布置计划,就属于这种最高级的破坏,虽然毁灭主宰没有智慧,但却具备极强的毁灭本能。最高级的破坏也是毁灭本能的一种。”楚皓:“这那要如何才能破坏对方的布局?”

    星辰图:“判魂此刻正在全力压制‘业印’内的毁灭主宰,跑出去的那一股得你我合力才能将其重新封印,具体方法如下……”

    楚皓这边正在商量应对之策,心域空间内却已是剑拔弩张。

    经过近半年的布置,骨神家族终于向魔灵门正式宣战。

    后者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刻,刚一接到战书便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选在今天决一死战。

    心域空间内上百万米高空处,正悬浮着上万名圣者。这些人所处的空间,已经被布下强大的结界,只有领悟了业力的执行者才能看透这个结界,否则及时祖圣也不会知道,在他们头顶上方即将举行一次生死大战!

    这些圣者分成两个阵营对峙着,骨神家族子弟人数大约在4500左右,身上服饰统一在胸前绣着一枚骷髅标志,成五个队列排在瑶琴身后。

    紧跟着瑶琴的是十八号大兄以及长风两人。

    瑶琴此刻心中暗暗着急,虽然早有预料魔灵门跟禅心门之间有勾结,但没想到素来行事讲究名正言顺的禅心门,这会竟撕掉一贯以来的虚伪面具,直接全军出动支持魔灵门。

    这一战,已经由原来的骨神家族对战魔灵门,转变成禅心门和骨神家族两大超级势力的对垒。

    佛祖这次也亲自临阵,与其并肩而列的,竟是来自炎界的任剑龙。

    自从得知任剑龙所钟情的表妹宛如,成了楚皓小妾之一后,瑶琴便对任剑龙留上了心,后来得知其成为七大超级势力之一的负责人后,更是对他关注有加,不料前些时候此人突然消失,直到现在才出现,身上溢出的压迫感竟比佛祖还要强上不止一筹,心中顿时恍然,半年来一直搜寻无果的另外一位领悟业力执行者,应该就是他了。

    思及此处,顿时意识到这一战如果楚皓不及时出现,骨神家族定将灰飞烟灭,一边在心中祈祷楚皓及时现身,一边思考拖延时间之策。

    不料任剑龙竟主动提出要求道:“瑶琴是吧?本座知道你是骨神家族的大妇,也听说你是个睿智的女人,现在给你一个明智的选择,立即跟楚皓断绝关系,投入本座怀抱,便可免你们一死,否则,嘿嘿,今天的形势你也看到了,结局就不需本座赘述了吧?”

    瑶琴正想着拖延时间,闻言接话道:“以任先生今时今日的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只是一句话的事,何必舍易求难盯着我这个有夫之妇呢?”

    任剑龙此刻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先是愤怒,继而转为痛苦,紧接着变得迷茫,最后归成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几乎用吼的声音嘶喊道:“我就是要玩楚皓的女人,要不是这个平民小子,我早就跟表妹成婚多时,更不会出卖灵魂……”

    说到这里突然一顿,似乎有些什么顾忌,眼中闪过一丝莫大的哀伤,仿佛失去了极为重要的东西般。

    好半天,对方才重整心情,盯着瑶琴道:“刚才我布下的局还需要一些时间,现在,已经万事具备了,废话少说,再给你最后次机会,到底愿不愿跟我?”

    瑶琴闻言心中一沉,她想不到对方在占据绝对优势后,依旧在暗中布局,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油然升起,心底不断呼唤着:“楚皓,现在已到了生死之际,你怎么还不出现啊?”

    此刻的楚皓,正在跟判魂和业灵进行最后一道认主手续,突然听到瑶琴的灵魂呼唤,知道以瑶琴的性子,只有遇到实在无力抗衡的存在才会露出这种疲态,当即强按心中焦急,通过当初留下的联系方式向她传递一道:“再坚持会,只要撑到我回归,整个世界都将属于我们。呆会你暗中向弟子们转告一件事……”

    瑶琴听到楚皓的交代后,顿时脸色一震,正待再想办法拖延时间,耳边却传来佛祖的声音:“任施主,本佛刚才突然感到一股危机即将降临,咱们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吧,免得夜长梦多。”

    同样领悟业力知识的任剑龙,此刻也产生了危机预感,满脸正色道:“是该结束这一切了。”

    语毕双手向前伸展,脸上一片虔诚之色,嘴中吐出一些生涩难懂的音符。

    每吐出一个音符,四周空间便轻轻震荡一次。

    身在现场的敌我双方无比骇然心惊,就连佛祖也不例外,他之前只听任剑龙说,有办法一人对付骨神家族全体精英,但却需要一些准备时间,需要他配合缠住瑶琴等人,此刻见对付的神秘招式仅仅起了个头,便有这等威势,暗忖要是换成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高兴的同时难免又担心起来,他们合力除掉楚皓这个威胁后,任剑龙肯定会将矛头对准自己,先前还以为双方实力相差不大,自己纵然不能取胜,也不一定会败给对付,但现在看来,事情有些超脱自己掌控了。

    正想着是否要改变主意,却突然发现一件心惊的事,随着音符越吐越多,空间震动越来越强烈,现在已经开始出现时刻裂缝,一股股极为恐怖的毁灭能量正从裂缝中涌出,潮水般卷向在场所有人。

    所有人?

    不错,佛祖眼前上演的一幕,正是在场者不分敌我,悉数被恐怖能量淹没。

    不好,任剑龙太心狠了,竟要连着自己一起消灭!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心中便涌起一股滔天怒火,正待出手反击,不料那股先前被自己用业力隔在外面的奇特能量,竟不断蚕食着自己的护罩,而自己体内的业力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

    这是什么能量?竟连业力都无法抵挡?

    还来不及想出答案,身边立即传出此起彼伏的惨嚎声,惨嚎非常短促,刚一传出便戛然而止,仿佛垂死者被人掐住了脖子般。

    这些声音他很熟悉,正是他这次带来的禅心门弟子。

    每响起一道短促的惨嚎,佛祖的心便咯噔一下,这些人可是他无数亿年的心血结晶,为了培养这批顶尖武力,他甚至耽搁了自身的修炼,以至于让楚皓这个后来者先自己一步领悟业力,现在就这样损失在盟友任剑龙身上,心中的愤怒已经升至极限。

    如果他现在还有余力的话,定会撕开以前在众人表现出的“慈祥”面孔,以最恶毒的语言,最狠历的招式招呼任剑龙。

    这一刻,他心中后悔得想要吐血,同时也明白了之前任剑龙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独立布下战场结界的用意,当初自己还为此暗暗高兴着,以为能省下一份业力,现在才知道对方早就预谋好这一切了。

    本就善缘不多的他,此刻只能顶着以业力撑起的护罩全速飞行,以期逃离这股恐怖能量的肆虐范围。他自信,这个结界虽能禁锢住自己施展瞬移,但并不能挡住自己全力冲锋时产生的撞击力,只要保持这种飞行速度,肯定可以冲出结界重整旗鼓。

    他不知道的是,那股神秘能量正是从元始空间内“业印”中逃出的部分毁灭主宰。

    毁灭主宰由于重开业印时消耗太大,正需要吸嗜骨神家族精英子弟们的灵魂恢复实力,一旦恢复鼎盛实力,便可迅速撕开所有界面壁垒,摧毁各界智慧生物,而它本身也会在毁灭中不断壮大,所有智慧生物被毁后,业印便会失去力量源泉,用不了多久便会自行崩溃,到那时整个天河都将布满毁灭主宰。

    很快,毁灭主宰便吞噬完禅心门及魔灵门的圣者子弟们灵魂,这时结界内除了任剑龙、亡命奔逃的佛祖外,就只剩骨神家族的精英子弟们。

    这一刻,包括瑶琴在内的所有骨神家族子弟,由于接到楚皓的先一步警告,在毁灭主宰刚涌出的那一刻,便全体闭目静坐,将灵魂缩进宇骨头颅复制品内。

    楚皓已经从业灵处获悉了这次毁灭主宰的布局,也知道了另外一个秘辛,原来宇骨和宙心来自“元始至尊”的肉身,元始至尊是元始空间孕育出来的第一个智慧生命。

    跟元始至尊一起诞生的还有业力、毁灭主宰、一块可以容纳任何属性能量的巨石。

    这块巨石后来被元始至尊分成了两块,一块炼成了判诛笔,一块炼成了业力书。

    经过无数年的孤寂后,元始至尊厌倦了孤寂,以肉身崩溃为代价,在元始空间外开辟了天河以及各个主界面,继而解散自己的灵魂散入各界面,孕育各种智慧生物。

    由于熟悉毁灭主宰的本性,元始至尊为了守护自己孕育出来的生命,特意布下“业印”将这股无法彻底销毁的能量禁锢,并制定天河之主、心域封圣、天河古劫等制度,筛选强者维持业印。

    本能告诉毁灭主宰,只要吞噬元始至尊孕育出来的所有生命,以及融合宇骨、宙心,便可成为继元始至尊之后的第二个元始空间生命。

    遗憾的是,以这股逃出业印的部分毁灭主宰能力,根本无法吞噬宇骨、宙心本体,只能从宇骨复制品中吸嗜元始至尊部分气息,一旦融合了这股气息,实力便可得到质的飞跃,继而吸嗜各界所有智慧生命,实力进一步壮大后救出本体并融合,最终向宇骨宙心本体发动吞噬。

    在场的骨神家族精英子弟,最低修为者都是小圣,在楚皓传授的知识下,这些人利用自己的灵魂强度,不断为宇骨复制品补充能量,一时之间双方成了僵持状态。

    半个时辰后,一名达到极限的骨神家族精英子弟即将崩溃之极,结界内的空间突然再次震荡,紧接着,一个由精纯业力凝聚成的“封”字符文凭空生成!

    这个“封”刚一出现,立即以几何倍数涨大,瞬间将整个结界填满,继而急骤缩小!

    先前不断肆虐的毁灭主宰能量,就像被被气球包裹着的空气,随着气球的缩小不断压缩。

    感应到“封”字能量中透露出来的“宿敌”气息,部分毁灭主宰开始疯狂反扑。

    整个结界成了业力和毁灭主宰的角斗场。

    而身在元始空间内的楚皓,右手紧握判诛笔,左手托着业力书,额头不断渗出大汗,双眼紧盯着笔尖与业力书的接触点上。

    此刻,业力书上已经写好了一个“封”字符文,一股股精纯的业力,时不时从笔锋透入业力书。

    每当一股精纯业力从判诛笔中融入业力书,上面的“封”字符文便会爆出耀眼的光芒,心域空间内战斗结界中的毁灭主宰便会被压缩一次。而依旧在念着生涩符文的任剑龙,脸色也会惨白一分。

    佛祖现在已然失去冲出结界的机会,好在毁灭主宰忙着跟封印对抗,已经无暇顾及其他,让结界内的骨神家族精英子弟们以及佛祖有了喘息之机。

    此刻的楚皓和任剑龙,虽然身处不同的界面中,但却以这种前所未有的形式进行着搏杀。

    每僵持一分,骨神家族下属界面的凡人们,便会多为楚皓提供一些业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判诛笔便会降落一次精纯业力,任剑龙的脸色也会再次苍白一次。

    时间就这样僵持着,一年、两年、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

    结界内的僵持,并不影响心域空间的各势力之间的发展,骨神家族虽然暂时失去4500多精英子弟坐镇,但由于瑶琴事先做好了最坏打算,将十八狱塔以及紫金耀石等重要资源,全部留给了楚天雄,加上由楚母、楚父等楚皓亲人出面稳定大局,经过初期的动荡后,骨神家族再次布上了高速发展轨道。

    十万年后,骨神家族成了心域空间内第一势力,虽然依旧没有出现领悟业力知识者,但管辖的凡人,却占了所有智慧生物的九成,楚皓获得业力越来越多,第二个十万年后,充当毁灭主宰灵魂载体角色的任剑龙,终于魂飞魄散,失去载体的毁灭主宰再也无力反抗,进行了最后一搏后,最终逃出一小部分,其他全部被再次封印,并被送回元始空间内的“业印”中。

    这场僵持以楚皓的胜利告终。

    楚皓轻松自如地用判诛笔在业力书上写了个“开”字,元始空间瞬间出现一道通往心域空间的传送门,楚皓右手持笔、左手托书,缓缓踏入传送门,来到僵持近二十万年的结界内,以皇者身份盯着满脸惊惧的佛祖道:“我以天河之主的名义,叛你劳役十亿年,以后要全心全意监察各界面业力情况,若再敢生出不轨之心,劳役转成死刑!”说完在业力书中写下一个“役”字。

    “役”字刚一成型,便带着一股神秘的契约之力飞出业力书,径直融入佛祖前额!

    楚皓转向那群正以朝拜般目光凝视着自己的骨神家族精英子弟,淡然一笑道:“一切厄运已成云烟,从此以后,整个天河及各界面,将彻底属于我们骨神家族……”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