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危机四伏 第二卷 第184章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天意,天意,天意。近来,无数次地提到这个词。看来,命运真的拥有一种强大的力量让人不得不妥协。

    我索性什么也不去想了。

    在海上漂了几天之后,我们的船终于靠岸了。

    本以为迎接我的又会是什么惨绝人寰的酷刑,哪里知道,船舱打开的那一刻,我却看到了梁浩他们,岸上还有不明。

    对,是不明,尽管已经两年多没见了。两年前,不明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和尚,青涩懵懂,现在头发长出来了,个头也大了一大截,但是我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不明见到我也很激动,开心地跑过来,我们之间在风幻寺培养出来的感情别人可能很难理解。

    这时候,浩他们也都走了过来,他们只说了一句“风,你也平安到了,我们也刚到!”然后我们就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果不其然,跟我在船上时猜测的一样,接二连三地出现那种泄密的事情,只要不是傻瓜都能想象出我们中有内鬼。正因为大家都有这种想法,所以大家都异常的尴尬。

    “我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请你们相信我,你们不要互相怀疑,我这就告诉你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明打破了尴尬。

    同时,我们的心底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我们期待着不明给我们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解释。

    不明告诉我们他爷爷上次挑了我们的手筋、脚筋,我们之所以能恢复的那么快,不是偶然,而是他爷爷叫人暗中在我们的饭菜里加了一味无色无味但是却极补的回元药,吃了这个药,我们的元气就能神奇地恢复。而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又都是郑民和沈青芸的安排。

    “啊,郑民他没死?”我好奇地问。

    “他不但没死,还做了大同教的大总管。”郑民告诉我,自从那次因为被劫我出狱那几个青年挟持但是却被自己的人打中后,他就瘸了腿,他开始和教内另外一个跟她处境相同的人,也就是沈青芸,暗地里结为联盟,开始了向大同教的元老们报复。他们俩精心策划了几场好戏,不到半年就顺利地铲除了异己,实至名归地成为了余青舟的左臂右膀。同时,他们俩还相互产生了爱慕之意,现在已经成了男女朋友。俩人到这个时候,也才算真正地合二为一,权势如日中天。随着权利的扩张,他们内心的也逐渐膨胀,有了要铲除余青舟把大同教据为己有的野心。他们便开始秘密地寻找着机会。是时,正逢余青舟突然之间又醉心于武术,他们就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只要先挑了我们的手筋脚筋,然后喂我们吃一种特制的药,在我们慢慢恢复的过程之中,就能让余青舟跟随着我们武艺精进。余青舟听后,很兴奋,当即便准许他们俩精心策划了一出让守卫懈怠,给我们逃出去的机会,而且为了做的真实,还把不明也骗了进来,表面上好像我们是九死一生才最终逃了出去,实质上都是他们耍的把戏。而且他们早就以风幻寺住持一职为诱饵收买了一个师兄,而这个师兄就是我们一直怀疑的奸细。

    不明说他已经在这个师兄去邀功的时候把他处置了。

    “阿弥陀佛。我佛竟然有如此败类。”元虚师傅双手合一,深表内疚。

    说实话,知道不是我们四人和师傅之中的任何一人是奸细,我的内心其实有几分庆幸。

    看得出,梁浩他们又何尝不是。

    所以,我们终于都放下了戒备。

    我唯一觉得可惜的是,郑民大难不死,但是却终究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竟然干出如此歹毒之时,对我们痛下毒手,玲姐和飞哥还有那几个师兄弟等于也是因为他的一己私心才惨遭毒手。

    不明又接着告诉我们,上次把我们挑了手筋脚筋之后,按照郑民他们的做法,余青舟果然吸到了我们的元气,所以,之后便屡试不爽,在我们被关押的这一年半里,我们的武功每天都在进步,余青舟进步的就更加神速,但是不明说,他总觉得这是一场阴谋,可惜一直找不到证据。直到后来,发现爷爷渐渐走火入魔,不但把教中大小事务都交给了他和沈青芸,而且还经常暴怒,武功越高,就越容易失去控制。余青舟却整天嚷着还要再练。近来,因为我们的武功已经没有多少提升空间,所以余青舟也练的乏味。正好又从奸细口中得知我们要越狱,他们便将计就计,又事先在我们的饭菜里下了药,打算又旧戏重演,让余青舟好好过把瘾。

    听到这里,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感情我们全都成了生产元气的机器。

    不明说,在事发的当晚,有人给他托梦。托梦的不是别人,正是供奉在风幻寺的须菩提尊者。须菩提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全告诉了他,还嘱托他设法把我们解救出来,带到一个叫千佛洞的地方。须菩提告诉不明,只要把我们带到千佛洞,在石壁的墙上找到四颗珠子,让我们每人当场吃下一颗珠子,我们就能变身成刀枪不入的正义战士。

    尽管听上去很玄,但是这几年发生了这么多离奇的事,我们也见怪不怪了。

    听不明说洞里有玄机,我们便跟着进入洞里,果然找到了珠子,我们吃下去之后,也果然奇怪地有了变身,一拳就能把地上砸个大坑出来,而且自己没有一点疼痛感,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甚至还拥有了飞的本领。

    事不宜迟,是该去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我们担心去对付余青舟不明心里会受不了。不明却安慰我们,一切以大局为重。他说,这几年他见识了爷爷统治下,百姓民不聊生,他身为出家之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更何况现在郑民和沈青芸对教主职位一直虎视眈眈,一旦被他们得逞,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元虚师傅看到我们终于得到了超能力,很放心地让我们而去,他相信我们此去必定能战胜邪恶,所以就很放心地让我们前去,而他打算带着几个徒弟,返回风幻寺,重整我佛声威。

    告别了元虚师傅和师兄们,我和梁浩、任言还有邱水就带着不明飞到了余青舟的大殿。

    余青舟就坐在大殿之上。一时不见,余青舟却形容枯槁,大有走火入魔之迹象。

    我们也没打算心软,正要上去对付余青舟,却发现大殿之上正有一个鹤发童颜、正义凌然的老者正在劝说余青舟。

    老者身形打扮与常人无异,但是看到我们从天而降,居然既不惊也不慌,反倒拦下我们:“你们别急,先容老夫劝劝他!”

    看样子,这位老者像是有备而来,而他的不怒而威的气势更是让我们心悦诚服地暂且退到一边。

    “青舟,一切都过去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现在肯放手,一切都还不晚,我会向这几位义士求情,答应让我带你到美国去皈依佛门,你放心,飞儿的事我也不会和你计较!”

    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位老者就是飞哥的爸爸叶建国,F城最德高望重的老市长。

    余青舟听叶建国如此一说,似有动心,但是站在一旁的郑民和沈青芸却煽动到:“教主,别听他胡言乱语,我们大同教而今正如日中天,哪里由得他来指使?”

    余青舟却一副敢怒不敢言的表情。

    叶建国不甘心,又接着跟余青舟讲了一大通道理,字字肺腑,听的我们旁人也点头称是。这个时候,余青舟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扫脸上病怏怏的神情,恢复了几年前的霸气,转身对郑民和沈青芸说到:“我再也受不了了,你们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我这就要随老市长去。”

    余青舟说罢,便要起身。这时候,郑民和沈青芸一改之前的温顺模样,脸上一副凶残。沈青芸还掏出一个小鼓,邪恶地冷哼了一声之后,就敲起小鼓,立时,余青舟就痛苦的生不如死,我们才知道,原来余青舟早已被郑民他们挟持,中了蛊毒。

    “爷爷,爷爷!”不明见余青舟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哭声,急忙要冲上去。

    沈青芸一边敲鼓,一边对余青舟下命令:“知道不听我们话的后果了吧。”

    “知道,知道。”看来,这蛊毒就是余青舟这种绝世高手也承受不了。

    “知道就好,想要不痛苦,先替我办一件事,”

    “好,你说,你说。”

    “先替我把你孙子杀了。要不然……”沈青芸说着又重重地敲了几下鼓,痛的余青舟在地方打滚。

    “好,好,好……你别敲了,我答应。”

    这个时候,不明已经到了余青舟跟前,我和梁浩他们意识到了情势危急,可是我们纵有飞天遁地的本领,也来不及了啊。

    眼看着余青舟就已经把不明抓到了手,他举起他的右手,正准备一掌朝不明的头上劈去。

    就在这个时候,余青舟却一声嘶喊,不顾一切地飞身撞上旁边的石壁,吐血而亡。他终究还是对自己的亲孙子下不了毒手,所以选择了以这种方式来拯救不明。

    “爷爷,爷爷。”不明抱起死相惨烈的余青舟,立时哭得成了一个泪人。虽然对于爷爷的诸多做法,他一开始就坚决反对,但是他毕竟也是自己的爷爷啊,尽管他的双手沾满了无辜的鲜血。不明伤心地哭着,从今天起,他又成了一个举目无亲的人了。

    郑民和沈青芸没想到余青舟会做出这种举动,立时乱了方寸,病急乱投医,挥手叫殿内他们训练的十几个大手把我们包围。如今的我们岂是这几个脓包就能对付得了的手,三下五除二我们就把他们全部解决。郑民和沈青芸吓得面色土青,知道大势已去,屁滚尿流地从往后门跑。我们正要去追。只听咚咚两声,两个人影飞了回来,重重地摔倒地上,口吐鲜血当场毙命,这两人正是郑民和沈青芸。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马上让我们意识到了原来在郑民他们的背后还有真正的幕后。我们立即小心翼翼起来。

    果然,从后门马上就走出一个人,但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我和郑民的指导员。

    事到如今,他也觉得没什么好遮没什么好掩的了,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原来,他就是那道击中李大山的邪恶之气,他先是潜伏在了李大山体内,而后又潜伏到了李大山跟我们天水围的村长的老婆生下的儿子李正体内,后来由潜伏到了李正的儿子李维体内,指导员正是李维,而李正正是当年挑唆余青舟跟叶建国翻脸的那位谋士,这位谋士当年还曾无意间上过李怀谷的身,尔后**了他的学生叶玲。

    一切便昭然若揭。难怪当年指导员要给我家里打电话,谎称我是去了国外读书。他不过是想以此稳住我家里的父母,免得他们惊动了公安局,破坏了他的阴谋。

    我们跟指导员李维的决斗开始了。

    具体的打斗我就不打算跟各位看官细说了,反正是相当的壮观就是了。李维最后肯定是被我们打败了,哪叫我们是上天选中专门对付他的正义之士呢。但是李维体内的邪气却并没有被我们消灭掉,它在李维断气那刹那,又飞出了他的体内,遁入到了天地之间五行之外,寻觅着几十年后,或者是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后,又来一次人家浩劫。它之所以打不败灭不掉,好像也是上天的安排。

    梁浩,任言,邱水和我也是上天的安排。我们经历了种种劫难,似乎一切都是天意,其实结局早已注定。飞哥,玲姐,秦浩,峰哥,辛姐,那几个青年,元由师叔,郑孤明,所以死去的人,都是上天的安排。上天安排了我们中的某些人在这场巨大的霍乱面前生,同时也安排了某些人死。但我们全部都是上天的棋子。一切过去,我们又恢复了普通人,再也飞不起来,再也没有任何超能力。

    大同教的根据地F城很快就恢复了昔日的宁静,其他被祸及的地区也跟着慢慢恢复了宁静。我四处打听,最终找到了陆老伯和小花他们,见到他们都还好好的活着,我总算有几分欣慰。

    当一切都过去之后。我和梁浩他们对上天的这些安排颇有微词,我们私下里认为上天也不过是太寂寞,所以才故意搞出这样的一场场悲剧。我们拿它没办法,可是我们觉得很没劲。我们都不打算回去读书了,邱水也辞去了公安职位。梁浩和任言到了沧海崖,在辛姐和峰哥以前开店的地方重新办起了一个小卖部,没多久任言就剩下了秦浩的孩子,梁浩视他如己出。

    我和邱水也结了婚。

    我们的婚礼都是元虚师傅和不明来主持的,不明又回到了风幻寺,诚心修行。

    我和邱水完婚之后,就搬回了维基火锅店,邱水执意要把维基火锅继续办下去,我并不反对,但是我也没有参与其中,我安安心心地开始写我的小说。

    邱水的本领真不是盖的,她居然无师自通,又把维基火锅店的名声重整起来,没多久,就把维基火锅店的分店开到了全国各地,之后又开到了外国。当然,为了不树大招风,邱水开的每一家分店都取了不一样的名字,她对自己的火锅很有信心,无须借助品牌,只要人们试一口,就准会喜欢上。所以,你要是听谁说吃到了美味无比的火锅,不用问,那肯定是我家邱水开的。

    因为李维向我爸妈谎称我去了外国读书,可是至今我仍然没能拿出任何证实我到过国外读书的文凭给我爸妈看,所以他们经常闹闹叨叨地追问我那两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开始的时候,我没想过要正面回答他们,但是今天当我闲着无聊,就拉着爸妈一起去逛长安十条街的时候。当我们路过菠萝巷,看到那家出售“回想十年前”的面馆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把那两年发生的那些事写下来,交由我的父母自己去看。

    (本文完www。Freexs。CN)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