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满城尽戴绿帽子 正文 尾声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武大郎走了,关于他在东瀛的传说有很多,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赘述了,还是简单说一下我的情况吧。本来我想在隋朝的阳谷县大展宏图,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计划还没来得及实施就成了泡影。这还得从我重新执掌阳谷政府大权那天说起。那天我跟张凰简单交代了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就回了衙门。在刚刚布置好的龙床上躺下,稍微眯了一阵眼,我便想起了朝思暮想的潘金莲。于是,我喊了一声“来人”,在外面候着的比干便忙不迭地跑了进来。比干这小子似乎知道我此刻在想些什么,冲我万分猥琐地一笑:“皇上,后宫女子不太方便。”

    我没有跟他隐藏,直截了当地说:“想办法把潘金莲给寡人送来将就一宿。”

    比干面露难色,嗫嚅道:“皇上,奴才恐怕办不了这事儿。”

    我知道这小子害怕潘金莲的小叔子武松,把手在眼前一挥,怒道:“有什么难办的?那武松……”

    “皇上,”比干连连摇手,脸都黄了,“皇上有所不知,不是奴才害怕武松,只是……唉,只是这潘金莲现在不好找,据说他已经跟着郭大侠云游天下去了,奴才实在是给你找不出来。”我知道这小子是在糊弄我,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看是不行了。我猛地从床上跳下来,左右开弓扇了他几巴掌,把这小子扇得跟打摆子似的,我没有给他求饶的机会,大声喊道:“左右,给我将抗旨不遵的反贼比干拿下!”没等外面有所反应,比干的裤裆里便响起了稀里哗啦的放屁声。一时间,整个衙门沉浸在一片屁雾中,跟当空爆了个臭蛋似的。我屏住呼吸,一把揪起瘫在地上了比干,厉声喝道:“大胆反贼,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比干被我彻底吓蒙了,道声“我去”,一溜烟窜没影了。

    我这里刚命令太监们打开窗户往外扇呼完屁臭,外面就响起了一声炸雷:“西门庆,还我哥哥命来!”

    我吃了一惊,听这声音分明在武松那厮啊,他怎么竟然闯进皇宫里来了?

    没等我定下神来,一条黑影劈空闯了进来:“西门庆,你在哪里?!”

    所谓慌不择路——我来不及多想,一头窜进了茅房。

    那武松纳闷片刻,突然怪叫了一声:“诸葛奸贼,你怎么又来了?你就不会让我报了仇再来嘛!”

    我躲在茅房里大气不敢出一声,心里就像被谁泼了一瓢凉水,你奶奶的诸葛亮啊,你来的还真不是个时候,尽管目前看来是你救了我,可是以后我还准备在这里大干一场呢,你就这么来搅了铺子,以后我还怎么建功立业?不行,我可不能被你发现,一旦被你发现了,我还不知道又被你给丢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赶紧走人!我刚想从茅房的后窗上爬出去,外面就响起了潘金莲娇滴滴的声音:“官人,深夜唤我,有何吩咐?”我连忙转头来看,屋里已经没有了武松,只见诸葛亮手摇鹅毛扇端坐在我的龙床上,色眯眯地盯着潘金莲看。潘金莲羞羞答答地倚在门边,双眼一个劲地冲床上放电:“官人,你是不是想奴家了?”他奶奶的,我不想你能半夜找你来吗?心里又把比干他娘好一顿蹂躏,潘金莲这么容易找,你竟然撒谎说她跟着郭亚鹏云游江湖去了,看我以后不把你的裤裆踢烂了。

    我这里正忿忿不平,诸葛亮那边发话了:“这位娘子,你可是来找西门庆的?”

    潘金莲好像是发了情,也不仔细看看问话的人是谁,款款地扭了过来:“官人,你连奴家都不认识了?”

    可恨诸葛贼道,他竟然张开双臂将潘金莲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娘子,快来让我抱抱。”

    话音刚落,门外一声暴喝:“yin贼,拿命来!”

    这下子好玩儿了。诸葛亮一缩脖子,像只受惊的老鼠似的,吱地一声从潘金莲的双腿缝隙间蹿出了门外。那武松何许人也?岂能让他随意跑掉!只听他大叫一声:“西门yin贼,哪里逃窜!”一个箭步追了出去。趁此机会,我一脚踹开门抢了出来。可怜潘金莲,她还楞在当地傻忽忽地往门口打量,嘴里一个劲地念叨:“西门官人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不跟我温存一下就跑了呢?也怪,方才的这位大汉是哪个?我怎么看他像是我家二叔?”我来不及跟她解释,拖着她就进了茅房,我要趁诸葛亮与武松纠缠的空挡,赶紧与她离开这个鬼地方。刚进到茅房,潘金莲就不干了,五指张开,一把挠了我个满脸开花:“比干你这个大流氓,你不是说皇上找我吗?原来你私下通知了我家二叔,跑到这里捉奸来了,看我不把你的裤裆撕烂!”猛一弯腰,一把拽住我的二弟,大力一捏……我登时晕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幽然醒来……眼前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天空繁星闪烁。

    胯下生疼,我站不起来,只好用一个嘴啃泥的姿势,乖乖地躺着。

    天在不经意的时候亮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宋朝的阳谷县,眼前全是熟悉的光景。

    过去的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看着身上穿的龙袍,我又开始怀疑这噩梦的真实与否。

    当我被以前的那班兄弟救起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了。

    有趣的是,我将这段经历告诉这班兄弟,这班兄弟正在纳闷的时候,诸葛亮竟然又回来了……

    看官们也许会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可是本官人明确告诉你,这不是胡说,我一直不认为本官人是在胡说。你没觉得你所看过的故事里有似曾相见的情节么?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糊涂了,我到底是不是宋朝的那个西门大官人?如果说不是,我为什么会真实地穿梭在各个朝代,而且还真真切切地遇到过宋朝里我的那些真实的兄弟和朋友?我为什么会把这些所谓的故事记得如此清晰?难道我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帐神经病?或许是我真的犯了神经病,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混帐,我觉得,在某些时候我可以这样无耻。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