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乱晋龙啸 第五卷 顺势而为 第二六五章 罗成回庄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呵呵,汲桑兄果然是爽直之人!谢过汲桑兄如此看得起应龙。”罗成忽然大笑说道,接着脸色一整,对汲桑肃然道:“正如汲桑兄所言,天下大乱之势已迫在眉睫!应龙亦在加速做着各种准备,想必汲桑兄已看在眼里。毋庸讳言,应龙所做的一切的确是为了应对乱世的来临,所渭‘乱世之人,不如治世之鸡犬’,应龙不仅自己不愿在天下大乱之际成为命贱如鸡犬之人,亦不愿庄里的几千上万户庄民在乱世中任人宰杀,这一点与汲桑兄想法不谋而合。至于汲桑兄誉美应龙乃‘雄霸一方之英主’,应龙实不敢当。当然,应龙的确心存在乱世来临之时,为天下百姓尽微薄之力的想法,不过,那与汲桑兄对应龙的品评相去甚远。”

    从汲桑听完罗成这番话后现出顿悟、心领神会状,并以歉疚伪的语气对罗成表示:“汲桑明白,请侯爷恕汲桑之前口不择言之罪。”

    罗成见状,再一听这话,不禁哭笑不得:显然这老兄是当我有所顾虑而闪烁其词了。算了,他怎么想就由他去吧,这对我和龙啸山庄也不能说不是件好亊。至于什么“避讳”之类,倒也无须太过顾虑,毕竟似乎有他这样想法的也并非只他一人。

    “汲桑兄既已明白,应龙便无须再赘言了。不过应龙非常高兴能得到汲桑兄相助本庄,来!应龙再敬汲桑兄一杯。”罗成边说边高举酒盏。

    “谢侯爷!”汲桑端起酒,一仰脖子干了下去后,向罗成表示:“在下定当尽全力为侯爷筹集戎马。在下常去并州、幽州、平州几地胡人部族中买种马,与他们十分相熟,侯爷日后所需戎马,在下可从他们那帮侯爷买来。”

    罗成听汲桑提到胡人,忽然想到一事,便问汲桑:“汲桑兄此次为何沒带你那叫匐勒的手下来呢?”

    汲桑不由一怔,讶异的看了罗成一眼,奇道:“侯爷真乃好记性!一家奴之名,侯爷仅听过一次,竟然能记得如此清楚!只是不知侯爷何以会问起他呢?”

    “呵呵,应龙只是随口一问罢了。至于能记下他名字,主要是见此人生得身材高大威猛、形貌特异,且不仅伺候过飞雪,在应龙临离开茌平时他还随汲桑兄来送过马鞍。”罗成笑道。

    “原来如此。匐勒乃是羯胡人,三个月前被东赢公司马腾的属下自并州掠来卖与师庄主为奴。在下来之前,师庄主不知何故将匐勒与其同被掠来的几个族人敇了奴身,并任其离去。如今已不知所踪。”汲桑回答说。

    “哦?竟有这事儿?”罗成说着脸上不禁现出纳闷的神情,心道:难道历史记载有误?亦或是已经改变?石勒不再与讥桑走到一块儿?

    罗成见汲桑和其他人都疑惑地看着他,忙对汲桑道:“呵呵,应龙听后感觉师庄主为人果然洒脱仁义,心中佩服。”

    “师庄主此人为人的确如侯爷所言。不过,此番放匐勒几人,依在下揣测恐非如此简单。”汲桑道。

    “哦?莫非另有缘故?”罗成不由来了兴趣。

    “一是在下曾听师庄主称匐勒此人乃一不安份之人,恐留在牧场终成祸端;二曰其来到牧场后,不仅与其同来的族人对其言听计从,牧场原有不少胡人亦唯他马首是瞻。故在下以为师庄主放其离去怕多半是恐养虎为患。”汲桑说完,自己斟上酒端起来一饮而尽。

    “原来如此!”罗成恍然。

    汲桑见罗成对匐勒显然是十分在意,心中疑惑却又不便问,现出一付欲言又止的表情。

    罗成看在眼里,却也不便理会,以免在石勒身上过多纠缠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罗成举杯对汲桑招呼道:“汲桑兄,来!吾等喝酒。”

    ……

    次日,汲桑等人带着卖马所余另400斤黄金离去。

    罗成送走汲桑,见葫芦谷项目建设进展顺利,冬季各项防寒准备也都就绪,也立刻带着紫玉、李玄、张全、凤小小乘一艘三桅船返回庄里。

    此次离庄前后也就不到三个月时间,然而,罗成却感觉象是过了很长时间。之所以如此,一是此行经历了太多的亊,并结识了许多的人,尤其是那些个在后世史册上响当当的名人:二是自船进入晋江来到龙啸山庄水域后,江南的龙啸山庄本庄和江北的子庄的变化比之在他离开时,有了很大变化。

    本庄这边不仅庄的围墙已建好,自庄东门向东南方向海边玛头的道路也铺好了,如此一来,本庄这边的基础设施建设便大体告一段落。

    子庄这面,庄园建筑没什么改变,但庄的附近却明显多开出许多水田。此时正好是已收完晚稻,众多庄民分别在修水利设施和开垦新地,显现出一派忙碌景象。

    “唉,离开不足一年时间,这庄子的模样竟变舅公差点儿认不出来了。”站在船头上的李玄放下望远镜叹道,现出一付老怀安慰的神情。

    “舅公要是入了庄,会觉着变化更大。庄里不仅比舅公离开时多了许多宅楼、商铺,原来按夫君规划种下的尚未长好的那些花草树木,如今也全长好了,整个庄子就象是一个大花甫,美极了。”紫玉在一旁喜滋滋的说。

    “呵呵,看来舅公日后的安居之地非本庄莫属了。”李玄抚须笑道,忽又脸色一沉说:“可惜你们祖母……唉。”

    “唉,应龙尚未好好孝敬祖母,祖母便……不过,舅公不必太过忧伤,祖母泉下有知吾等已与舅公相认,已了却了她最大的心愿,祖母当可含笑九泉了。”罗成一叹后劝慰李玄道。

    “不错,应龙所言极是。况且,似乎这也是天意,倘若你祖母沒在临终前将这琉璃坠交给你,或许舅公至今尚未找到你们。”李玄掏出两个琉璃坠一边把玩着,一边表示。

    说话间船到了龙啸山庄北门的晋江码头水域,玛头前停有不少船只,有本庄的,也有外来的,将新扩建过的玛头占去了一大半位置。

    罗成他们的船泊在了庄里专用泊位上。

    码头上装货卸货的庄里的许多认识罗成的老码头工人见罗成夫妇一行人回来,纷吩蕗出欣喜之色,并向他们行礼问好。显然是久不见罗成,此时猛地在码头见到后,他们不免都有些激动。

    罗成踏上码头后,一面对码头工人们致意,一面心中感叹:回家的感觉真好!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