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许你来生Ⅰ 第56章 年殇 (2)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第35章年殇(2)

    我回头看去,弘时和他的福晋董谔氏一前一后的站在我背后,弘时看我的眼神不屑中又带点平和,讥讽中又带着无奈,而董谔氏唯唯诺诺的跟在弘时身后,活像一副童养媳的模样,真是对奇怪的组合。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弘时更多的是同情,在我可怜巴巴的历史常识里他也是个失败者,不能改变,无法挽回,我看向他的时候多了份怜悯,不为别的,为的是他生长在帝王家的可悲。

    我和他互相对望着,谁都没先开口说话,我虽无名分,大家都心照不宣,按理他该和弘历一样称呼我声“涵姨”,但是他憋了半天就是出不来那两个字。我并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只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化解尴尬,倒是董谔氏走上一步福了福身,不停的给弘时使眼色,不过她的一片好意在弘时看来是多管闲事的举动。只见弘时怒目瞪着她,她马上又退了回去。

    最后还是翠翠拉了拉我的衣袖,说了声,“小姐,时辰不早了,年贵妃该等急了,”我朝弘时和董谔氏微微颔首,翠翠提起礼盒,我们绕过了他们,直到走了很长一段路,我还能感觉到背后冷飕飕的目光像把利剑似的要在我身上穿个透明的窟窿。

    走着走着,我忽然心里透亮,困扰了我一晚上的答案呼之欲出,原来风华要的是扳指,当时弘时硬塞给我的翠绿扳指,原来如此,不知为何我竟松了一口气,我对风华一直都有好感,我私心里绝不希望她是坏人,既然她只想得到扳指,那说明她只是一个为情所困的普通女子。只是这份感情注定很艰辛,爱的越深,伤的也就越深,我自己就是典型的例子,我不希望别人重蹈覆辙,但是却没有资格去说服他人,有些事情直到撞的头破血流才会明白,直到自己亲身经历过才会懂得取舍。

    对了,扳指,被我放哪去了?我敲着脑袋想了半天,才回想起当日我离开紫禁城离开胤禛的时候,什么都没拿,惟独带上了这枚扳指,因为我总是想找机会还给弘时,后来发生了这许多事,我竟将它忘的一干二净。是了,扳指应该还在家里,是时候交还给他了,或者交到风华手里也一样,她既然知道扳指在我这,想必她和弘时关系非浅。

    我笑了笑,思路豁然开朗,心情也舒坦了许多,我拍了拍翠翠,示意她附耳过来,在她耳边交代了几句,她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把礼物交到我手上,于是我们兵分两路,她去冷府取扳指,我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去看年贵妃。

    年妃的脸色很差,较之一个月之前又瘦削了一圈,我心疼的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心冰凉,手臂细弱的如一幼童,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将她刮倒。

    我心里阵阵发寒,在危机重重的后宫里,我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只有她是真正关心我的,如今她又将成为政治和权利斗争的牺牲品。即便册封为皇贵妃又如何,还是不能挽救她渐渐逝去的生命。

    脸上热热潮潮的,我一摸,竟然湿了一大片,眼泪在不经意间决缇而出,我用力的擦了擦,感觉愈发的苦涩,总觉得年妃的现在便是我的将来,对未来的不确定使得我对今后的生活缺乏足够的信心,我知道别人的命运,却看不清自己的。

    “妹妹别哭,”年妃递给我一方帕子,帕子的边角上绣着几朵孤芳自赏的梅花,惟妙惟肖,应该出自她的手笔。我接过帕子,却不舍得用它抹眼泪,怔怔的看着直发愣。

    年妃长叹一口气,从枕下掏出了一封信,“若涵,姐姐如今别无他求,只求你在我死后将此信交给皇上,我便心安了。”

    那纸上泪渍斑斑,有几处字迹都沾湿模糊了。

    ……

    皇上,臣妾自知命不久已,古人云:鸟之将亡,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臣妾斗胆恳请皇上一事,请皇上念在往日恩情饶恕家兄。家兄曾为皇上率军拼杀西北战场,为平定叛乱立下汗马功劳。请皇上毋以小失大,有损圣上惜才爱才的英名。

    ……

    如果皇上重惩家兄,则有一将功成万古枯之嫌,岂不让众臣及将士心寒,若陡生背叛之心,国家厄难则雪上加霜。

    请皇上三思。

    臣妾茉凡遗心顿首

    我颤抖着双手想将信纸折叠起来,可是信中的每字每句都深深的烙在我心上,敲打着我的感官,我哑声问道:“皇上还是没来过吗?”

    年妃缓缓的摇了摇头,我的身体僵直,他未免太绝情了,在这个时候她需要的是他的温情,是安慰,而不是那一纸册封皇贵妃的圣旨。年妃对兄长的爱戴和亲情又有什么罪,在她的信上没有一句话是在怪胤禛,她笔笔都写满了相思,依然把他当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知道他何尝不是牵挂她,只是碍于面子和皇帝的威严,这些真的是那么重要吗?

    我站了起来,“姐姐,我这就去请皇上来,”说完,我转身就走,未曾想到年妃紧紧的拉住我,“不要,妹妹不要去,我不能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

    “云儿,”我唤来了年妃的贴身侍女,“给你主子好好梳妆一番。”

    云儿乖巧的应了一声,我扶着年妃起来,“姐姐放心,你还是最美的,”我朝云儿努了努嘴,“你主子就交给你了。”

    九州清晏内挂着一副对联:“唯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以前是在养心殿中的,胤禛搬来圆明园的时候,连带把对联也搬了来,说的是我为天下,而天下不必为我,标榜的是帝王的胸襟。

    我默默的看着熟悉的字体,等着王公公给我通告,不一会王公公就出来了,“万岁爷请若涵姑娘进去。”

    我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进去,胤禛正在一份奏折上写着什么,我粗粗瞅了一眼,他朱批的字数都快超过奏折上原先的内容了,果然是历史上有名的工作狂。

    他见我进来,摘下了眼镜,微闭双目,揉了揉太阳穴,“你怎么来了?有事?”

    我将年妃的信摊在胤禛的面前,他先是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随后脸上的线条逐渐绷紧,又慢慢放松下来,接着又锁起了眉头,我一直观察着他的表情,他放下了信纸沉声说道:“是年妃要你拿给我的?”

    “不是,”我斩钉截铁的回道:“她原先是想让我以后再拿给你的,这全是我自己的主意,和她无关。”

    胤禛眯起眼睛直视我,我被他看的心里发毛,良久他才转过了身,又是静默半晌他终于迈步走了出去,我急忙跟上他,王公公提着披肩兀自追在后面嚷着,“万岁爷,您披上衣裳,万岁爷,外面寒气重,您披上衣裳。”这个时候谁都没有闲情理他,我们走的快,没多久王公公就被拉下了一大截。

    我无法形容年妃在看到胤禛的一刹那所绽放出的美丽,那是一种由内而外发自内心的感染力,让我觉得世上再美的景色也不过如此了,只是这份美丽又能保持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

    我曾在握她手的时候为她偷偷把过脉,脉象已是十分紊乱和微弱,即便是华佗再世也无能为力了,而她现在的好精神可能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

    我在心里暗暗叹气,也为世事无常扼腕叹息。

    胤禛坐在床前,年妃羞怯的靠在他身上,他们小声的说着往事,谈着曾经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议着曾经属于他们的花样年华。

    我想这里已经不再需要我,我把这甜蜜的空间留给他们,自己悄悄的退了出来,耳边传来的是年妃和胤禛的一问一答:

    若不是我哥哥,你还会娶我吗?

    会,如果没有你哥哥,我还是会娶你,也会怜惜你,爱护你一辈子。

    他们说的声音不大,可是却一字不漏的飘进我耳中,我苦笑一声,成全他们的是我,现在心有不甘的也是我,曾几何时我也成为了矛盾综合体。我讨厌这样的自己,讨厌自己的虚伪。

    接下来的几日,胤禛都陪在年妃身边,我一直没有去打扰他们,直到十一月二十三日,年贵妃去世。

    胤禛曾在发诏书封皇贵妃的朱批里表彰她“秉性柔嘉,持躬淑慎,联在藩邸时事联克尽敬慎,在皇后前小心恭谨,……联即位后,贵妃于皇考、皇妣大事悉皆尽心力疾尽礼,实能赞襄内政。”这是对她一生的评价,而这样的光环却也困住了她短暂的一生。

    雍正三年十二月,即年贵妃去世不到一个月,年羹尧便以九十二款罪被勒令自尽。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