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黑暗精灵 第10章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10

    初见面之后轻唤希尔尼特王和哥哥之后,伊璐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终于再见到了,她一直思念着的兄长,和她曾经那么深地爱慕过的男子。是的,曾经,现在在凝望着他的时候,她终于可以肯定地告诉自己,她的确爱过希尔尼特王,可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心,已经转向了紧紧地依偎在自己身边,用他的披风强横而又温柔地包裹住她的菲尔格斯王。

    他对她的那种毫不畏惧、坚定不移的爱,那种可以燃烧一切、可以粉碎一切阻碍的爱,让她也开始为了他而深深地着迷。她想要留在他的身边,既然他曾经给予过自己那样的热爱,那么她也要用同样的至死不渝来回报他。

    心中很清楚,自己今天的选择,将会决定自己一生的命运。以后,她也许再也不能回去自己曾经深爱着的祖国,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兄长,也看不到曾经爱过的那个,头发如皎洁美丽的月光、双眸像春日晴朗的碧空的希尔尼特王。可是,她并不感到太多的遗憾和后悔。

    她已经拥有了太多,拥有菲尔格斯王那么炽热无悔的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生只要有过一次这样的深爱,就已经足够了。即使从此以后将要万劫不复,即使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平安和宁静,她也无怨无悔。

    看着菲尔格斯因为惧怕所要听到的回答而不敢望向自己的眼眸,伊璐在他的披风中,紧紧地揽住了他的腰。霍然一惊之后,他美丽的苍冰色眼眸终于对上了她的黑眸,从中间读出了让他欣喜若狂的信息,他不顾在城下还有光之国度的大军,不顾在身旁还有暗之国度的骑士,已经紧紧地拥抱住了她,深深地吻上了她的双唇。

    “伊璐,伊璐,朕爱你,朕好爱这时候的你……”他那喜悦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孩子,令得伊璐的眼中也有了笑意,然后她制止了仍然还想向她靠近、再开始第二波热吻的他,转向城下已经惊呆了的希尔尼特王和卡迪亚。

    “陛下,哥哥……请原谅伊璐的任性。伊璐不能离开菲尔格斯王,伊璐无法抛下这时候的他。”轻轻地但是坚决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她任凭菲尔格斯脸上绽放出胜利般的笑容把她紧拥在怀中。

    沉寂之后,卡迪亚惊愕地开口:“伊璐,你要陪着菲尔格斯王,一起与叛军决战吗?”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虽然这句话他没有直接说出来,可是那意思却明白地写在了他的脸上。按照他们所收到的消息,不出三天,这个威尔汀城就会遭到约三十五万暗之国度叛军的进攻。连他和希尔尼特王,也是打算在这之前救回伊璐,然后迅速地撤离这个险地。可是她,竟然说要留下?

    伊璐坚定地点了点头:“哥哥,我知道所有的军情,我也知道菲尔格斯王和这个威尔汀的处境。越是在这样的时刻,我就越是不能离开菲尔格斯王。请您原谅我,也许,我再也不会回到我们的祖国……”

    卡迪亚凝望着她,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以为在半年前的那场残酷的战争中,他们中至少有一个会永远地离开,可是最后,他和她却都幸运地活了下来;现在当和平终于降临到了他们的祖国的领土之上时,她却选择了以这样的方式离去吗?为什么会这么傻?

    “伊璐,”一直凝视着她的希尔尼特王,脸上掠过淡淡的伤感,“您现在所爱的人,已经是菲尔格斯王了吗?”心似乎已经没有知觉,如果她还像当初拉特被围时那样地爱着自己,那么她一定早就向他们飞奔而来了。

    伊璐的目光转到了他的脸上,奇怪,以前她总是不敢长久地凝望这张俊美的面孔,因为那会让她的心头狂跳不休,可是现在她却可以坦然地面对着他那悲伤而又温柔的目光,心中不再有异样的激情,而只剩下如看见亲人时的那种平静。

    “陛下,请您宽恕。”她轻轻地开口,迟疑了片刻,这才继续说下去,“伊璐发誓,伊璐曾经万分真诚地爱慕过您,也曾经欣喜万分地接受过陛下您对于伊璐的心意。可是,现在伊璐心中所最爱的人,是站在身边的这个名叫菲尔格斯的男子。无论他会变成什么样,无论他会陷入怎样的绝境,伊璐都还是同样地爱他。”

    在听到她话的前半段时,菲尔格斯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所以她迟迟地不肯说爱自己吗?因为她曾经爱过光之国度的君主,这个银发的希尔尼特?他那一向高傲的心中,感到了一丝嫉妒,还有种受到了伤害和欺骗的感觉。可是再听到她最后的那些话,他心中一瞬曾涌起的那种负面的情绪,终于都消弭于无形。不管她曾经爱过什么人,不管她曾经爱到怎样的程度,只要她现在心中最爱的人是自己,那么就够了,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奢求。

    “朕……朕不会怪你。”强压住心头的酸楚,希尔尼特苦涩地说出这几个字。是自己不配得到她的爱吗?因为自己在国家危急的关头,却让她去承担所有的痛苦。既然当初自己选择了那样的道路,那么今天会失去她的爱,也就只能怨恨自己了。如果当初他能够有菲尔格斯王那样地坚定不移,即使会失去一切,但还是会拥有她的吧?就像今天的菲尔格斯王一样。

    “菲尔格斯王,请您……善待光之国度的伊璐。”喃喃地开口,希尔尼特其实清楚自己的叮嘱只是多余,果然,金发的菲尔格斯毫不犹豫地点头:“请希尔尼特王和卡迪亚将军放心,朕绝不会辜负伊璐。”

    那么,就只有撤军一途了,既然已经无法再达成他们出兵的原意。这样想着的希尔尼特,眸中掠过凄楚之意。

    “陛下……”卡迪亚却忽然有些焦急地望向了他。

    希尔尼特不用开口,已经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虽然伊璐已经决定了留在菲尔格斯王的身边,可还是不能不为她的安全担忧吧?菲尔格斯王连自己也已经无法保护,又怎样保护她呢?

    迟疑了一下,希尔尼特试探地开口:“菲尔格斯王,对于贵国的内乱,朕愿意对您提供无条件的援助。”

    “多谢希尔尼特王的好意。不过,既然是内乱,所以朕希望可以不借助他国的力量,来扫平叛军。若朕连国内的叛乱也平息不了,又有何资格成为暗之国度的君王?”灼热而又英伟的太阳王,金发的菲尔格斯缓缓地开口。

    这才是暗之国度的伟大帝王,才是曾经有可能统一这个大陆的枭雄。暗之国度的将士们,都热血沸腾起来,只要跟随着这样的君王,就算要他们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伊璐也更紧地拥抱住了他。虽然在这样的绝境之中,他作出这样的决定似乎有些愚蠢,可是她能理解他身为骑士和君主的骄傲。就算是再困难的情况下,他也不希望看到别国的军队踏上自己国家的土地,不希望有其它国家的军队来染指自己国中的事务。

    同样能够理解这一决定的希尔尼特王和卡迪亚,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了,却没有再进一步劝说的想法。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希尔尼特再次开口:“菲尔格斯王,伊璐,如果有需要,请来找朕,朕会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帮助你们。请保重。”

    沉默地点了点头,在菲尔格斯苍冰色眼眸,和伊璐那乌黑双瞳的注视之下,光之国度的君主拨转马头,怀着一种黯然的心情,踏上了回国的归途。而在深深地凝望了伊璐片刻后,光之国度的帝国大将军,同伊璐一样美丽的黑发将军,也毅然地转过身,追随在了银发男子的马后。

    虽然是亲兄妹,可是他们也都是有着骑士荣誉和观念的贵族,既然他们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道路,决定了追随不同的君主,那么,也就唯有分开了吧?

    希望,还能有再见的那一天。

    “伊璐,你不会后悔吗?对于今天的决定?”秋夜的萧瑟风中,金发的男子温柔地开口,那对美丽的眼眸凝伫在她的面上。

    “菲尔格斯,难道你还在怀疑?在你的心中,伊璐是这么不可以信任的人吗?”

    “不。”像是害怕她会生气,他紧紧地从身后拥抱住她,把脸贴上了她顺滑如丝绸的发,“可是朕觉得自己像是在梦中,只怕一个失足醒来,你就不在了朕的身边。”

    “我会永远在你的身边,除非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那时候的伊璐,即使再爱你,也不会留下来惹你讨厌。”这就是她的骄傲了,如果真的会有那样的一天,她不会像其它的女子那样寻死觅活,痴缠住他不放。她也有她自己的尊严,宁愿选择痛苦而有尊严地离开,也不要跪伏在他的脚下,抱住他乞讨爱情。

    简直被吓一大跳,他立即激烈地反对:“朕不会不要你。”一直以来,只有他害怕会失去她,害怕她会抛弃他,何时曾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主动地离开她?不,那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以他对自己的了解,他知道终此一生,也唯有这黑发黑眼的美丽女子可以让他如此地牵肠挂肚了。就算她韶华逝去,变成白发苍苍,他也仍然会深爱着她,因为她的身上,有着让他着迷的气质和灵魂。

    “伊璐,永远不要怀疑朕对于你的爱。你要相信,朕是个永不食言的男子,既然朕曾经多次向你发下爱的誓言,那么终此一生,不会改变。”

    淡淡的月光下,暗之国度的君主,再次郑重地向黑发的女子许下这样的诺言。于是,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这一刻不再去想,明天那迫在眉睫的决战。

    大陆历四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光之国度从暗之国度的边境城市威尔汀撤军。次日,暗之国度的十五万叛军在王弟格恩的带领下,来到了威尔汀城前,而由军务大臣集结和率领的另外二十万的叛军,也将于半日后抵达。

    “陛下,十五万叛军已在城外集结,看来并不想攻城,而是摆出了野战之势。”威尔汀城内的议事厅中,连伊璐也坐在了菲尔格斯在身侧,与所有人一起听着骑士的回报。

    菲尔格斯冷笑了一下:“不愧是了解朕的王弟啊,知道朕不会甘于坐困孤城,而一定会出城交锋。”

    “陛下,以我军目前的兵力,不宜与叛军硬碰。威尔汀粮草充足,即使在三十五万叛军的围困之下,仍然可以守上五个月之久。”一名骑士提议。

    “五个月之后,那又如何呢?”金发的菲尔格斯的眸中,掠过一道光芒,“朕要等待到那个时候,等到朕麾下所有将士的士气都已消磨殆尽吗?……”威严地向众人扫了一眼,他终于用决断的语气继续说下去,“不,朕决定出战。”

    除了他身边脸色苍白却又平静的伊璐,所有的人都不易察觉地震动了一下。虽然菲尔格斯王英勇无敌,可是仅以六万的兵力,就出城与十五万的叛军交锋,更何况对方还有二十万的援军正在赶来,这也未免太儿戏了吧?了解这位君王激烈个性的众臣,不禁都把目光投到了伊璐的身上,现在或许只有君王深爱的这位女子,才有可能让他恢复理智吧?

    感觉到了群臣的目光,菲尔格斯的目光也爱怜地凝伫到了黑发女子的身上,于是轻轻开口:“伊璐,你同意朕的做法吗?”

    如果是伊璐的话,也不会如那名骑士所提议的,坐困愁城,这只不过是在等待死亡而已。她一定会出战,不过出战的目的,却是为了率军冲出重围,摆脱叛军的追赶,转战全国,在这种逃亡中慢慢积聚自己的力量,最终反败为胜。不过看菲尔格斯的样子,却也不像有放弃威尔汀城的打算,否则他一定会对城内的粮草做出适当的安排,如果不得不弃城的话,那么至少不能让叛军从得到的城池中获益。这就是当初她在曼托时对付暗之国度三十万大军的做法,行之有效,虽然她自己被擒,可是她的三万兵力几乎没有受损,而留给菲尔格斯的,也只是一座空城。

    他心中究竟有着怎样的计划呢?她凝视着他,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全军的统帅,而她又清楚地知道,在军中,将士们对主帅的绝对信任是何等地重要。所以虽然还不清楚他的想法,她却坚决地一颔首:“只要是菲尔格斯王的决定,伊璐一定会追随到底。”

    他微微地笑了,于是重新望向一厅惊呆了的臣子:“朕决定出战,卿等若相信朕,就请紧紧地跟随在朕的身后。”昂然地立起,他大步地向门外走去,而伊璐紧紧地跟随在了他的身后。一瞬之后,厅中的骑士们全都紧随在了他们所信任的君王的身后。虽然还不知道他的想法,可是他们选择相信他所做出的决断。

    在门前,菲尔格斯却拦住了伊璐:“伊璐,此战朕不用你陪在身边,请你留在城中,静候朕的捷报。”

    怔了一怔,伊璐想要开口,却被他用温柔的眼神制止,然后他继续开口:“首席医师对朕说,你的身体虚弱,需要静养。伊璐,请听朕的话,不要让朕担忧。相信朕,朕一定会回来见你。”

    提起首席医师,她才终于犹豫起来,应该是自己的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了,才会让他忍不住暗示菲尔格斯的吧?她想要陪在菲尔格斯的身边,可是她也想要留住腹中与他的骨肉,这么一犹疑中,他已经在她的唇上轻轻地烙下了一吻,便率领着骑士们走出门去。

    而她停留在了门前,静静地凝望着他那高大的身影,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您还不相信我对您所说的话吗?”看见威尔汀的城门缓慢地开启,年老的宰相掩盖不住心中的得意和兴奋之情,笑着向身边的格恩亲王开口。

    “您不愧是被称为暗之国度柱石的老臣,”格恩也同样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情,看着以菲尔格斯为首,约五万余人的军队迅速地从城中冲出,在城门前摆开阵势,“但是话说回来,朕真没想到过朕那个一母同胞的兄长,原来是这么一个愚蠢至极的人哪。”

    “您没有听说过他的称号吗?菲尔格斯陛下可是灼热英伟的太阳王啊,从来就只有人类去躲避太阳,太阳又怎能忍受反过来去躲避人类?”

    “您说的都是智慧的语言哪……”尽情地嘲笑了自己所嫉妒和憎恨的兄长,那个拥有强烈的光芒而导致自己更显得黯淡无光的金发男人,格恩冷冷地转过头去,向身边的骑士下令,“传令,全军立即发起总攻。”

    而宰相的目光仍然凝伫在菲尔格斯的身上。就是这么一个英雄的帝王,却也有被自己打倒推翻的这一天吗?看起来,自己的英明伟大,应该还在这个太阳王之上的啊。这样的想法让他忍不住飘飘然起来。

    这是大陆历四一一年的九月二十八日,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面对着王弟格恩十五万叛军的挑衅,一向虽然性烈如火、作战时却沉稳冷静的灼热英伟的太阳王,一反常态地以绝对的劣势兵力出击,而就在所有的人都认为一颗璀璨的王者之星即将不可避免地陨落的时候,战事却又有了更出人意料的转变。

    然而这个时候的伊璐,还不能预见到后来的这种转变,呆立了片刻之后,忽然有种会再也见不到他的预感涌上了她的心扉,令得她无法再坐等下去。她的确很想要留住腹中的胎儿,可是她更不能够失去他。如果今天的这一战,真的会让一切就此结束的话,那么至少,她也要留在他的身边,陪伴他度过最后的每一分、每一秒。

    怀着这样的心情,她疾冲出了议事厅,披上自己的全黑的战甲,跃上战马,紧随着他的大军,冲出城去。

    “陛下!”身边的骑士忽然发出惊叫,令得正在奋勇作战的菲尔格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转过头去,于是惊讶地发现一名黑发黑甲的骑士正奋力地杀过重围,向自己疾驰而来。

    那一刻他是有些生气的。他是那么地担心她的安危,所以才叫她留在城中,可是她竟然不听自己的话,偷偷地跟在了他的大军之后。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他又该怎么办?

    “伊璐!”他拨马而去,迎上了她,首先就用责备的目光盯住她,“为什么不听朕的话?”

    “菲尔格斯,请原谅我,我不能离开你。”这是她第一次像他那样坦率地说出自己心中深藏的感情吧?所以他的眸中现出喜悦的神色,心中的那一点点不快立即烟消云散,而她更紧接着说下去,“我害怕会失去你。菲尔格斯,即使是死,也请让我陪在你的身边。”

    “伊璐啊……”他恨不得把她拥在自己的怀中,可是他和她身上的盔甲都妨碍了他这样的意图,于是他只能带着笑意,轻轻地开口,“此战,朕不是来死的,所以不需要你陪在朕的身边。若朕真到了最后的时刻,你以为朕会舍得丢下你,不去见你最后的一面吗?”

    她惊讶地望着他,而就在此时,他们身边的骑士再度伸手指向远方:“陛下,又有大批的军队,向这里开来了。”

    那一定就是军务大臣所率的那二十万大军了,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还要逞强吗?伊璐有些哀伤地望着他,然而刹那之间,却因为敌阵后方传来的震耳欲聋的声音而更为吃惊:“太阳王万岁!菲尔格斯王万岁!”

    声音越来越响,连叛军中的格恩和宰相也脸色大变地回头望去,而就在此时,他们后方的那支军队,竟然打出了象征着菲尔格斯王的暗黑王旗。

    “宰相大人,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转眼反而是自己的军队,陷入了菲尔格斯和这支新来的军队的前后合击之中,狼狈的格恩惊慌失措地开口。

    “军务大臣!那个内奸!”难看的老脸上的血色迅速地消退,宰相终于这样地破口大骂,“难怪菲尔格斯王能够提前得到政变的消息而冲出王宫,难怪他仅以六万的兵力就敢与我们决战,他就是在等着军务大臣那个畜生!”

    “大人,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宰相狠狠地瞪了格恩一眼,“各自逃命去吧,您也应该清楚太阳王的性格,被他抓到的下场会有多凄惨也用不着我来提醒,自求多福吧。”匆匆说完,不理这已经走上末路的王弟,他慌张地策马,已经穿过叛军的队伍,寻找可以逃脱的缝隙去了。

    格恩惊慌而又绝望地再望望四周,现在他的四面八方,似乎都已经充斥了“太阳王万岁”“菲尔格斯王万岁”这样的呼声,愤恨地向敌阵中的菲尔格斯投去嫉妒而又狠毒的一瞥,他拉满手上的长弓,瞄准了那个从一出生就一直把自己牢牢地压在脚下的光芒耀眼的兄长。

    “菲尔格斯,您竟然不告诉我?”终于放松了心情,伊璐假装不快地朝着他背过身去。

    “原谅朕,伊璐。朕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也想要看看群臣的忠贞……”他拍马凑过来,正想从马上伸出手去,抓住她的肩让她转过身来,却发现她的身躯猛然一震,“伊璐……”

    “小心!”只来得及叫出一句,看见格恩所射出的银箭疾飞而来的伊璐,猛地策马挡在了他的身前。银箭穿胸而过,黑甲的骑士再也没有发出声息,落下马去。

    “伊璐!……”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菲尔格斯王,从马上直扑而下,已经紧抱住了她的身体,“伊璐!不要死!请看着朕!伊璐……”

    秋风吹起了她的黑发,而悲痛欲绝的金发男子,这一瞬心碎成了片片。

    大陆历四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菲尔格斯王大败格恩的叛军,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全扫荡了叛军的残存势力,直至十月十一日,菲尔格斯王终于返回王城突斯坦。

    虽然毫不留情地对叛乱的首要分子王弟格恩、宰相布多判处了死刑,可是出人意料的是,他仁慈地赦免了其它的从犯和叛军中的普通将士。个性刚烈的太阳王的仁慈,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逐步向他的臣民展现出来,让他赢得了更多臣民的热爱和拥护。

    若要追究太阳王个性如此转变的原因,可能要归功于他那美丽的王后。

    大陆历四一二年一月一日,一直因为俊美无匹而深受国内女子爱慕的菲尔格斯王,终于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在婚礼之上,他那脉脉含情的目光,自始至终不离那个黑发黑眼的王后。而王后此时,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约怀有四个多月的身孕。

    “菲尔格斯王万岁!王后陛下万岁!”

    听着城内民众一浪高于一浪的欢呼声,伊璐微笑着凝视正频频向人民举手示意的菲尔格斯。奇迹般地从死亡边缘被救回以后,得知连腹中胎儿也无恙的消息,那一刻她简直要感谢上天。

    再也不会有比自己更为幸福的女子了。她在心中默默地想,她不再是一名将军,不是一个骑士,而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想要永远这样地爱着他、陪伴在他的身边的幸福的女子。

    往事如云烟,让她似在梦中。这时的他回过头来,就温柔地牵起了她的手,苍冰色的眼眸中,是一如既往的深情。

    “伊璐,答应朕,永远不会离开朕,永远都这样地深爱朕。”

    “菲尔格斯,我永远永远,会像你爱我那样地,深爱着你。”

    他们的缠绵热吻,令得民众的欢呼声再次高涨起来,而他们已无暇顾及。

    唯愿,地老天荒,此情也永不到结束的那一天。

    唯愿。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花季文化”授权,谢绝转载!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