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我的极品专属盟主 第十章 安得双全法,抱得美人归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半个多月之后,末月终于不用继续坐轮椅了。

    这让她开心得几乎想掀了屋顶!要知道,坐轮椅的那些天,她可是生不如死啊!走比别人慢,跑更比别人慢。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坐着,可是她都坐了快一个月了,坐得她屁股都痛死了!差点儿以后都不想再坐下来!

    她都已经不用坐轮椅了,那慕澄枫也应该不用坐轮椅了吧?

    自从大战结束后,她就没有再见到过他了。说实话,她还真有点想念他呢!

    尹葑凛从末月面前走过,像是在专心致志地思考着什么事情,竟然连末月都无视了!

    “尹葑凛!”末月在他的身后大喊着,但他似乎没听到,连脚步也未曾停下。

    末月无奈地瞪着他的背影,自从那天起,尹葑凛就好像是看不到她似的,就算她喊他,他也装作听不见。

    她真的对尹葑凛无语了,明明是他说可以做朋友的哎!她还真没见过哪个朋友会连一句话也不说,见到还要避来避去的!

    “尹葑凛,你给我停下来!”末月冲动地截住了尹葑凛。

    她受够了,他们认识了十几年,她还真没试过被他这样冷落过,这种冷漠,让她非常非常不习惯,她也不想习惯!

    尹葑凛果真如她所愿地停了下来,却依旧面无表情。

    “我哪里得罪你了啊?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冷漠啊?”末月终于忍不住大吼道,虽然他以前对她总是冷冰冰的,但她却下意识地把他当做她最好的朋友。

    自己最好的朋友对自己如此冷淡,相信一个正常的人都会感到烦躁吧?

    “你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我。”尹葑凛的表情依然是如此的冰冷,让末月咬牙切齿地想撕碎他的面具。

    “那你干吗躲我?”虽然知道了这个答案,但她实在是很想知道尹葑凛会怎么回答她。

    尹葑凛微微地侧过脸,不让她看到他的表情:“我没有躲你。”话里隐隐地透着一股倔犟。

    末月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他不会承认的。以不变应对万变,这是婠婠教他们的。没想到,他居然会用在这里!

    “那刚才我叫你,你怎么不应我?”末月循循诱导,希望他能承认他在躲她。

    但他可是尹葑凛!脾气比臭石头还要倔犟的尹葑凛!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承认了呢?!

    “我没听到你叫我。”尹葑凛坚持着自己没有躲末月,但他也知道这理由薄弱得可笑。

    “我喊你这么大声你都没听见,要不要我买个助听器给你?”末月不怒反笑,他还真是好玩哎!以为装听不到就行了?如果他一直不承认,那她就一直陪他玩到底!

    听了末月的话,尹葑凛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红晕。

    末月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尹葑凛的脸。

    他脸红了?!

    这也太好玩了吧?不过是开个小玩笑,他就脸红了?!

    末月惊讶地瞪着他。以前她都不知道原来尹葑凛这么好玩呢!

    “你笑什么?”看见末月笑了,尹葑凛连忙略加严肃了起来。

    不过……他的严肃和脸上的红晕实在是不太搭!

    “没……没什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容易脸红的。以你的性格,应该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你吧?”末月都感觉自己快忍不住破功了。

    她突然发现,尹葑凛自从从魂荇派回到妖暌宫之后,人开朗了不少,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说些尖酸刻薄的话了!

    “但是我喜欢的女孩子却不喜欢儿,那我的性格多讨女孩子喜欢也没有用啊!”尹葑凛意有所指地说。

    这下,倒是轮到末月不知所措了。哎,是她的错,她不应该挑起这个话题的!

    “我昨天仔细地想了想,当初如果不是你被分配去潜入魂荇派,或许我会喜欢你的。我知道,这样会留给你希望。但我必须把真话告诉你。但现在,我已经不可能喜欢上你了!我们,只能做朋友。如果你觉得我的话让你很尴尬,或者是你的表白让我们俩的关系变得很复杂,那么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忘掉它,一个是我们绝交。你二选一吧!”末月想出了个法子,现在的情况实在不是末月想要的结果,而且……她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朋友!

    其实她更不想失去的是慕澄枫,如果他不愿意和她做朋友,那么,就唯有绝交了——尽管这并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

    所以,她最希望尹葑凛选择的,既不是遗忘,亦不是绝交,而是接受!

    “你的选择,是什么?”末月强迫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强迫自己的表情变得冷漠,这样,尹葑凛才能做出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

    “我不想忘记。”过了很久,尹葑凛才说出这句话。

    末月的心一紧,他是要选择绝交吗?!

    “我也不想绝交。”尹葑凛忽然补上一句,末月也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松了口气。

    “我想,应该有第三种选择吧!我选择,接受这一切!”

    末月的眼睛亮了起来。尹葑凛不愧是尹葑凛,连她所希望的东西,都被他猜透了。

    听到这句话,末月也算是放下心来了。

    “那你可不许再像这几天那样,叫也不理我了!”末月认真地看着尹葑凛,一字一句地说道。

    尹葑凛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行,我信不过你!来,拉勾勾!”末月把自己的右手递了出来,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只要有什么,她都要跟他拉勾勾。这是她那天看完自己的日记后,想起的事情。

    尹葑凛看见了她的手之后,表情有些古怪,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怎么了?”末月不解地看着他。

    “没,就是想起小时候你也是这么要求我。想不到十几年过去了,你还是这副没长大的样子!”尹葑凛的话里,有着宠溺和取笑。

    但偏偏末月却过滤了宠溺,只看见了取笑。

    “哼,要你管!你到底拉不拉勾勾啊?”末月发誓,如果这个时候将一个鸡蛋贴到她的脸上,鸡蛋一定会被煮熟的!

    真是的,什么一副没长大的样子嘛!他又以为自己有多成熟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佣却救了末月。

    “小姐,宫主请您到前殿去,说是有要事。”女佣的手上还拿着个托盘,恐怕是正在送茶的时候被婠婠差遣来的。

    “行,我知道了。你回去干活吧!”末月朝着女佣说完,又回头看向尹葑凛,“你也听到了?师父喊我去前殿。所以别耽误时间了,快点拉勾勾吧!”末月把手递了过去。

    尹葑凛为免耽误了末月去找婠婠,只好不情不愿地跟她拉了勾勾。

    拉勾真的好幼稚啊!尹葑凛悲哀地想着,他都听到周围的窃笑声了……他的形象估计全毁了吧……

    末月可没发现尹葑凛这点小异样。她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高兴地往前殿去了。

    到了前殿,末月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不过,那声音并不是慕澄枫的,而是……慕雨枫的?!

    她怎么来了?末月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是这个。

    虽然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慕华语策划的,但末月心里还是有些介怀。

    不过……都该结束了,不是吗?

    深吸了一口气,末月终于下定决心,推开那扇门。

    门后坐着婠婠、慕澈夜、慕华语和慕雨枫,却唯独不见慕澄枫。

    怎么?慕澄枫是有事还是不愿意见到她?她应该没犯什么错吧?

    末月有些不安地想。

    “华语,怎么不见慕澄枫来?”婠婠看见末月那神不守舍的样子,心中了然。

    慕华语看了看婠婠,又看了看末月,也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们打算一家人去环球旅游,所以魂荇派自然就落在慕澄枫的身上咯!他正在熟悉魂荇派的操作呢!”慕华语说得很体面,但内幕是怎么样,那可就真的是没有人知道咯!

    事情真的是那样的吗?虽然慕华语这么说,但末月却不太相信。

    慕澄枫会不会……不喜欢她了呢?!

    虽然之前还和慕澄枫好好的,但末月忽然有种恐惧感。

    就像当初慕华语恐惧慕澈夜不要她那样,末月也恐惧慕澄枫不要她。

    别看她总逞口舌之利,实际上她并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女孩,只要认定了一个人,她是很难改变的。

    就算慕澄枫真的不要她了,短期之内,她也无法恢复过来。

    “对了,我们这次来,就是跟你道歉的。”慕华语忽然说道。她倒是直接,不过这种直接,有点吓着末月了。

    “不用了吧。”末月摆了摆手,她实在是不太习惯这些,反正他们事情都做了,也后悔了。那么道不道歉也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她无所谓。

    但慕华语却不肯妥协:“那怎么行呢?一定得道歉!不道歉我们怎么会记忆深刻?这次是我们错了,我们就必须道歉!”

    看见慕华语这么坚持,末月也只好由她去了。

    “小雨,来这里!”慕华语喊着慕雨枫,慕雨枫也罕见地听话地走到了慕华语的身边。

    “很抱歉,给你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慕雨枫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90°的躬,诚意也不少,看来是真的知道错了。

    “对不起,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而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你们,真的很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而慕华语学着慕雨枫那样,也给她们俩鞠了一个90°的躬。

    其实末月早就原谅她们了,说实话,她们犯下错误,都不过是一时的冲动。后来又为了掩盖错误,才一次又一次地错下去。

    不过,如果还有下次的话,她可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嗯,我原谅你们。”末月也认真地回答。

    听到末月原谅她们,慕雨枫和慕华语都露出了笑容。

    原谅,这个词还真是美好啊!虽然要做到这个词并不容易,但做到了之后,却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轻松。

    这种轻松,让末月快乐了不少。

    “对了,你们知道武林盟主的选举吗?”慕华语忽然开口问婠婠。

    婠婠心虚地看了看末月,点了点头。

    “武林盟主?”末月不解地把这个词复述一次,不解地看向慕华语。

    慕华语点了点头,狐疑地看着末月。难道她还不知道这件事?

    还真别说,末月还真是不知道!

    这几天又是养伤又是表白的,弄得她心烦意乱,哪有时间管什么武林盟主选举啊?!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可是种子选手,被很多人看好哎!”慕华语看末月是真的是不知道,有点吃惊。

    慕华语说这话的同时,婠婠脸上的心虚越发地扩大了。

    而很不幸的,末月也不小心的瞄到了婠婠的表情。

    “师父,您可以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末月笑靥如花地问婠婠。

    婠婠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

    她缩了缩脖子,一脸心虚地说:“当初组委会让我推选一个人,我就想,尹葑凛都为我们妖暌宫做了那么多事情了,他可是潜入魂荇派快10年了哎!于是我就想吧,他那么辛苦,那就推选你算了。所以就……”后面的话婠婠并没有说下去。

    “您的意思是,这人选是由您定的?”末月笑得越发的妖娆了,这个师父,还真是喜欢自作主张哎!

    这下婠婠可真是欲哭无泪了,原来末月根本不知道!这下好了,是她多嘴害了自己。

    婠婠捂住自己的嘴,只是死命地摇头。

    开玩笑,如果她再说漏了嘴怎么办?现在的她,也只好装傻了。

    就算婠婠不说,末月也大概猜到了一些。

    但……她实在是不想当这个武林盟主啊!每天一大堆公务不说,做出的决策还是关系到整个江湖的,那么大的责任,她负不起啊!

    “那,其他种子选手还有谁?”末月勉强挤了一个笑容,算是有礼貌地问慕华语。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虽然她想要的不是胜利,但怎么说也要看看对手是谁嘛!

    “当然是我们家的慕澄枫啊!这次的选举,可是被江湖人称为‘正道与魔道的光电火石之战’哎!没有慕澄枫怎么行呢?”慕华语真的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末月了。

    末月汗了一下,“正道与魔道的光电火石之战?”那些人也太能想了吧?

    这个慕华语也是的,她的知道的东西也太多了吧?真怀疑她是不是哪家八卦杂志的主编。

    不过,慕澄枫不来见她,是不是,也和这次的武林盟主选拔有关?

    如果他真想要武林盟主这个位置,她可以让给他啊!为什么一定要躲着她呢?末月实在很想到慕澄枫的面前质问他。

    但很明显,现在不是时候。她什么都做不了。

    “好了好了,我们登机的时间也快到了。再赖在这里就赶不上飞机了!先走一步咯!”话毕,慕华语拉着慕澈夜和慕雨枫离开了妖暌宫。

    末月冷汗,他们走得还真快哎!是怕她吃了他们吗?

    而在这时,一阵脚步声轻轻地响起。末月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婠婠见事情败露,赶着逃走了。

    “师父,您要去哪儿呢?”末月脸上缓缓扬起一抹古怪的微笑,转过身子悠悠地看着想要逃走的婠婠。

    见连逃走都被末月发现,婠婠只好转过身子,把妖暌宫宫主应有的威严给摆出来。

    不过,末月是不吃她这一套的。

    要知道她可是跟在婠婠身边十几年了,如果她连婠婠这点小把戏都看不出,那她的这十几年可真的就是白过了!

    “师父,您还没说清楚武林盟主的选举是怎么一回事呢!”末月很少会对婠婠用敬语的,不过,一旦她用到敬语,后果就真的很可怕啦!

    “没办法,虽然说妖暌宫和魂荇派是和解了,但面子我们还是要争的。而且,不是为了我们妖暌宫争面子,而是为了魔道争面子,懂吗?在妖暌宫的这一代弟子当中,最有威望的就只有你和尹葑凛了。尹葑凛都劳累了这么久了,我想是时候让他休息一下了。所以才推荐了你,你不会怪我的偏心吧?”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婠婠只好认真地把自己的顾虑告诉末月,当然,里面还是会有一点夸大的成分。

    末月想了下,婠婠说得也对。看来,如果她真想把这个位置让给慕澄枫,也得让得有技巧,不然魔道的人肯定不放过他们妖暌宫。她得想一个既能不丢魔道脸,又能把武林盟主这个位置送到慕澄枫面前的方法才行!

    见末月在殿里深思着,婠婠趁这个机会走掉了。

    被“武林盟主”这四个字轰得头昏脑胀的末月,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每天不是在花园呆呆地坐着,就是在房间里躺着,整个人都快发霉了。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想不到一个十全十美的办法。

    今天好不容易收拾一下心情,打算“今朝有酒今朝醉”,却没想到老天偏偏不让她好过。这不,她才去花园修剪花草树木没多久,就有人找上她了。

    “末月小姐,您通过了武林盟主的初选和复选,这是终选的邀请函,明天晚上请您务必到来!”一个穿着黑西装打着黑领带的人走到了末月的面前毕恭毕敬地说道。

    看他这副装扮,她还以为他是保镖什么的,却没想到原来他就是组委会的人!

    “好的,我知道了,辛苦您了!”因为是组委会的人,所以末月对他十分有礼貌。

    哎,如果是之前,这种东西她一定会无视掉,终选什么的她也不会去的。

    可……婠婠之前的话在她脑海里回荡着。

    她可不想让魔道和正道的人都笑话他们妖暌宫!

    咬了咬牙,就算不情愿,也要去了!

    末月打开了邀请函,邀请函里面的字闪烁着金光,华丽眩目。

    邀请函上面只有用小楷写的几个金色的字:

    末月小姐:

    武林切磋大会将在9月27号晚上8:00在武林广场进行,请务必到来。

    武林切磋大会组委会

    武林切磋大会?这又是什么东东?怎么她没听过啊?

    一个个的疑问围绕着末月,把她好不容易收拾起来的心情再次破坏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晚上。

    末月穿着黑色的夜行装,不情不愿地来到了武林广场。

    黑色的丝绸衬托着她那白皙的肌肤,就算不怎么打扮,也是美得让人窒息的。

    但此次关乎到妖暌宫的脸面,所以虽然末月对此很抗拒,还是得来。而为了支持她,妖暌宫的弟子们几乎全部到场,不过他们没有邀请函,只能坐在观众席上。不像婠婠那么威风,坐在独一无二的好位置上。

    其实是慕澈夜他们一家都去环游世界了,来不及赶回来,不然婠婠哪有这么好的待遇啊!

    作为种子选手,末月和慕澄枫都是最后上台的。

    没办法,在他们之前的选手都太弱了!别说当武林盟主了,就是当一个帮派的掌门都未必能胜任!

    也怪不得那些人会把筹码压在她和慕澄枫身上,全场也就他们俩有看头。

    而且他们两个还是恋人呢!这种好戏,对于现代江湖而言,已经很少见了!别说是他们,就连她自己,都有一种这戏不看白不看的感觉。

    今天的慕澄枫穿一身的白色,和她的黑色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真符合他们“魔道”还有“正道”的身份呢!

    末月这下真的有些啼笑皆非了!

    “接下来,就是最后的,也是本次选举,最热门的两位选手要出场了!”主持人的声音平淡无奇,一点儿激情都没有。

    但这并不妨碍观众发疯。

    呐喊助威已经不算什么了,甚至有人制作了一些横幅,站在最后面最高的位置,拉开横幅大喊自己支持的选手的名字!

    这也太夸张了吧!看着观众席上的人激动的样子,末月汗都快滴下来了。

    “总决赛,开始!”主持人在两人的头上喊着。

    末月无奈地看了慕澄枫一眼,看来他是不肯先出招了。而她,也不想一个晚上都耗在这里。只好由她先当坏人出招咯!

    末月一拳挥去,只是用了小小的一成功力。

    不过,如果小看了这一成功力,可是要吃大亏的!如果是普通人,末月只消用一成功力就能轻易置之于死地。

    但慕澄枫也是学武这么多年了,如果连这一拳都躲不过,那他是白学了。

    慕澄枫侧身,轻轻松松地躲过了末月的攻击。

    台下的观众也因为慕澄枫这一漂亮的躲避而忍不住发出了欢呼声。

    末月皱了皱眉,这群人真是吵死了!她不禁烦躁了起来。

    既然一成功力打不到慕澄枫,末月就把功力提升到两成,这样总行了吧?

    末月再次把拳头挥向慕澄枫,慕澄枫这次可不跟上次一样咯!他轻轻松松就握住了末月的手。

    末月疑惑地挑了挑眉。

    他本可以一招打败她的,为什么要跟她玩这些猫捉老鼠的游戏?

    想到她现在是被慕澄枫玩弄,末月生气了。她一生气,霎时间什么招式都忘得一干二净,只依靠本能和慕澄枫对打。

    这慕澄枫可不是等闲之辈,他也不回击,单方面躲避着末月的攻击。

    这种行为,在末月的眼中,更像是嘲弄。

    生气了的末月几乎失去了理智。她连弦都使了出来。若不是有这么多观众在这里,她早连天魔音也使出来了!

    末月发怒,慕澄枫也终于没法轻轻松松地躲过攻击了!

    慕澄枫躲避得越来越艰难,眼看着他就要被攻击到了,慕澄枫准确无误地拉住了末月的手腕,使劲一拉,末月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末月还想打他,慕澄枫终于不耐烦了,直接吻住了末月。

    这一吻下来,刚才还像是得了狂犬病的末月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而台下的观众,早就被慕澄枫这个举动给吓呆了。

    他们没有看错吧?慕澄枫居然在吻末月?!

    “好小子!有出息!”婠婠忍不住在台下喊着。

    而观众席上的人已经统统石化。

    比武台边看好戏的婠婠嘴边也多了一抹笑容。看来,她选择推荐末月,还真是选对了!如果她选的人是尹葑凛,哪能看到这出好戏啊!

    想到如果是尹葑凛和慕澄枫在比武台上吻着,婠婠忽然感觉到了一阵恶寒。

    一吻完毕,末月被他吻得有些意乱情迷。再看看台下石化了的正道和魔道的人士,末月跺了跺脚,又羞又恼地利用轻功逃走了。

    这时,也被刚才那一幕给吓得懵了的主持人反应过来了,开始宣布这场比赛的结果:“我宣布,这次比赛,慕澄枫胜。新一届的武林盟主,也由慕澄枫担任……”

    还没等主持人说完,慕澄枫已经追末月去了,刚反应过来的主持人和观众再次被慕澄枫这行为给吓得石化了。

    这一届的武林盟主选举,还真是有很多好戏看啊!婠婠慵懒地躺在椅子上,高兴地想着。

    不过,制造这出好戏的两位主角可并没有这种意识。

    虽然今天见到慕澄枫很高兴,但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亲吻,末月还是有些怒意。

    尽管这不是她第一次被慕澄枫吻了,但现在有那么多的人哎!

    魔道的人会怎么说她?正道的人又会怎么说她?

    最最重要的是,她给妖暌宫丢脸了!

    天哪,她怎么还会沉浸在慕澄枫的吻中不可自拔啊?!一想到那个吻,末月的脸不可抑止地红了起来。

    死定了死定了,她那美好清白贞洁无比的形象就毁在了慕澄枫的那一吻之中了!

    末月急匆匆地走着,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慕澄枫。

    慕澄枫也跟着她急匆匆地走着,还好他腿够长,跨出的步伐够大,不然他可真追不上末月了!

    “末月,你等等我!”慕澄枫在后面喊着,但末月就跟没听见似的,反而越走越快。

    慕澄枫汗了一下,末月怎么越叫就走得越快呢?

    慕澄枫也懒得去追了,轻轻施展轻功,很快就拦到了末月的面前。

    “你不是要当你的武林盟主吗?来这里干吗?”末月没好气地转过头去故意不看他。

    谁让他吻她,让她出丑的?哼,她才不理他呢!

    “当然是来追回我的盟主夫人啊!”慕澄枫牵着她的手,厚着脸皮说。

    末月的脸一红,心里感到一丝甜蜜,但嘴上还是不饶人:“谁是你的盟主夫人啊?你说的是慕雨枫?不好意思,她正在环游世界呢!要不要给您订一张机票?”

    谁叫慕雨枫也欺负过她,现在被她利用一次,也不算过分吧?末月在心里偷偷地想着。

    “说什么呢!小雨她只是妹妹!”慕澄枫着急地纠正她。谁不知道末月这个小笨蛋是只大醋坛子?慕澄枫可不敢冒这个险!

    “这个世界也不是没有兄妹恋啊!”末月看见他那着急的样子,嘴角悄悄扬起,口中却还恶趣味地调笑着。

    这句话倒是点醒了慕澄枫,让原本还以为末月在生气的慕澄枫瞬间察觉了她的本意。

    “难道……你是在吃醋?!”慕澄枫试探性地问末月。

    末月的脸更加红了,幸好现在是在晚上,没有人能看得见她的表情。

    “谁吃醋了?我又不是你的谁,干吗要为了你吃醋?”末月违背心意地继续嘴硬,但这却让慕澄枫更加确定她是真的在吃醋了。

    想到她是为了他吃醋的,他的心情不禁大好。

    “我可没有说你是为了谁吃醋的哦!你怎么不打自招啊?”好吧,他承认他是坏心眼,看见末月这副吃瘪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是是是,我是为了你慕大公子吃醋!你很开心我今天这么狼狈是不是?”越说越委屈的末月,眼眶也渐渐湿润了。

    “哎!别哭啊!是我不对,我说错话了,别哭好吗?”见到了末月的泪水,慕澄枫立刻慌乱了起来。他本来只是想逗逗她的,没想到,她今天居然会这么不经玩!

    看见了慕澄枫的慌乱,末月立刻把眼泪收了回去。

    “哈哈,你还真的中计了哎!”末月笑得毫无形象可言,慕澄枫看到这儿,才明白原来这不过是末月装出来的。

    慕澄枫也装作生气的样子,要知道,刚才的他是真的为她着急哎!

    但末月也知道慕澄枫不可能真的生气,只是想她哄哄他而已。

    原本末月是没那个心情哄他的,他今天可是把她的形象都破坏光光了哎!不过,看在他们这么久没有见到面的分儿上,她这次就顺了他的意吧!

    “好啦,别生气了好不好?”末月讨好地轻靠到他的身上。

    虽然他的怒气大部分都是装的,但被末月捉弄,多多少少也是真有点生气,不过能看到末月这个样子,他的气也就都消了。

    “那你要答应当我的盟主夫人,不然我就一直生气!”慕澄枫将末月的得寸进尺学了九成九,撒娇似的耍赖。

    末月好笑地看着慕澄枫,记得当初认识慕澄枫的时候,还以为他是那种憨憨的自命正派的正道人士呢!想不到他也有如此不正经的一面,看来,她是被他那正义的面目给欺骗了!

    “鲜花、下跪、烛光晚餐,还有最重要的钻戒,你什么都没准备就要我答应?这也太儿戏了吧?”末月挑了挑眉,故意为难慕澄枫。

    哼,哪个女孩子不希望别人表白的时候浪漫一点啊!就算不浪漫,最少也要说一句“我爱你”吧?再看看慕澄枫,这家伙吝啬得连一句“我爱你”都不肯说,如果她真答应了,那多对不起自己?

    每次都是她主动,想想她还真是亏死了哎!

    慕澄枫也似乎早就猜到了末月的要求,神秘兮兮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

    末月看见那个盒子,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想不到这个慕澄枫,还是明白她想要什么的嘛!

    但当慕澄枫打开那个盒子的时候,末月却失望了。

    那个精美的盒子里装的根本不是钻戒!而是一对镶着蓝色碎钻的耳钉!

    末月失望的表情没经过任何的掩饰就落到了慕澄枫的眼中,慕澄枫也忍不住笑出声音了。

    “你笑什么啊?!”末月又羞又恼地瞪着慕澄枫,她实在是很不想让慕澄枫看透她的心思啦!那样看起来她很不矜持哎!虽然是她先表白的,但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啊!这种基本的自尊,她还是要的。

    “我没有笑啊!喂,你该不会以为我送给你的是你刚才说的钻戒吧?”慕澄枫坏坏地戳穿了她的想法,末月也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而脸红了起来。

    还好,现在夜色还算昏暗,慕澄枫应该看不到她脸红。

    “哼,是啊,我就是自作多情。算了,你找你的盟主夫人吧!我配不上您,总行了吧?”被戳穿心事的末月恼羞成怒地说道,她作势就要转头走掉。

    但慕澄枫却突然抓住了末月的手。

    末月不解地回过头来看着他,他不是不愿意跟她求婚吗?那为什么还要留住她?

    “末月,我爱你!”慕澄枫认真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了出来,态度诚恳得让末月不由自主地想哭。

    这句话……

    这句她刚才还在心心念念的话……

    突然发现,只要是慕澄枫,说什么都没关系,不说也没关系……

    爱是可以用心去体会的。

    “我并不是不想跟你求婚,只是,现在我才刚坐上了这个位置,什么都不稳定,如果现在娶了你,正道和魔道都会有怨言的。所以,我想等到江湖稳定了,再给你补上鲜花、钻戒、下跪还有烛光晚餐,你愿意等我吗?”慕澄枫单膝下跪,牵着末月的手,认真地看着她。

    末月怔了怔。其实慕澄枫也说得没错。如果他们俩在这个时候在一起,说不定魔道的人会觉得她是为了爱情让出了武林盟主的位置给慕澄枫,到时候,魔道的人肯定会更加憎恶魂荇派,或许还会看不起妖暌宫吧!

    无论出于哪种考虑,她现在都是不能嫁给慕澄枫的。为了能完美解决这件事情,她也只能牺牲一下,先把和慕澄枫的感情放一放了。

    “好吧,我明白了。”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末月还是答应了慕澄枫。

    “委屈你了!”慕澄枫拥住末月,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

    末月轻轻一笑。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事,难道他当真以为她还是看不开吗?

    只要不是永远的分离,何谈委屈。

    半年后。

    慕澄枫当了武林盟主后,江湖也不再分魔道和正道了。虽然不算是统一江湖,但还是比之前和平了许多,也算得上是功德一件。

    今日,是他和妖暌宫新一任宫主末月订婚的大日子。

    末月和慕澄枫站在花门的旁边,笑吟吟地接待着来临的宾客们。

    “订婚快乐,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黎柏熙把早已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末月,还向末月介绍着他身边的女伴:“对了,她也叫‘末月’哦!是墨色的墨,月亮的月,是我现在的女朋友。”

    难道,这个墨月就是黎柏熙之前跟她表白的时候,说的那个小女孩吗?

    “是吗?我们还真有缘哎!”末月也笑着握着墨月的手,衷心地希望他们俩能幸福。

    这边还没招待完,那边又来了一个熟人——尹葑凛。

    连尹葑凛,也带来了一个女伴。他的女伴肤色白皙,穿着黑色的紧身裙,使她显得很漂亮。

    末月啧啧惊叹,还真看不出哎!一向死板严肃的尹葑凛,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俘获到一个女生的心?

    看见带着女伴来的黎柏熙和尹葑凛,慕澄枫和末月满脸都是掩不住的惊讶。但很快他们便平静下来,说起了祝福和调侃的话。

    是的,他们也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末月,我爱你!只有你,才能做我的盟主夫人。”慕澄枫深情地对着他身旁的末月说。

    “我也是!”末月也配合地仰起脸,两人深情地拥吻。

    幸福,本来就是来之不易的。

    对于慕雨枫还有慕华语的阻挠,末月非但没有怪罪她们,还对她们十分的感激。

    因为,如果没有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他们或许就不会发现彼此的真心。如若没有当初慕雨枫以及慕华语阻挠,他们也许就不会在一起。

    经历过考验、磨难的爱,才是真正的永恒。

    末月庆幸,她找到了她的永恒。

    THEEND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