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狱锁狂龙1 第五卷 我主沉浮 第一百一十九章 江湖传说(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黎明到来之前黑暗的,就如同风暴来临之前大海注定是平静的一样。

    这两天虽然街道上人流如常,霓红依然闪烁,餐饮商铺依然人流如织,但是所有人隐约间感觉到有一些不一样,不过究竟哪里不一样谁却又说不上来。不过终究还是有先知先觉的人,有一部分最先觉醒,那就是他们发现整个台北的街头巷口竟然不见一名警察,甚至是指挥交通的普通交警。

    每当夜幕降临后本来熙熙攘攘的台北街头却变得异常安静,诺大一个台北城上千万的人口在这个时候都突然感觉到空气中到处都在弥漫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晚风不时吹过城市的巷角,路灯依然孤独的矗立在道路两旁,惨淡的灯光软弱无力的照射着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

    平时滋事的街头小混混不见了,甚至连偷盗抢劫的都绝少发生,但就是这样一个这样的夜晚下面却隐藏着台湾黑道江湖一个前所未有的大风暴,而现在就是风暴来临的前夕。

    所有的黑道分子此时都感觉到一丝丝不寻常,即使是街头巷尾忽然挂起的冷风都让他们不寒而栗。

    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去打听些什么?

    这个时候偶尔推开自家窗户的台北小市民赫然发现街头到处都是一群群穿着黑衫黑裤蒙面的黑衣人,他们竟然都步伐一致的飞快的朝着台北郊外飞奔。换了另一个街口也许看到就会是一番不同的景象,穿着各色衣衫杀气腾腾的人流手握着刀棒缓缓的也在朝一个方向走去,目标也是台北郊外。

    这个时候不论是谁看到都会一下子又把窗户关上,但是却依然抵不过好奇心的驱使,他们会悄悄的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隙偷偷看着不断涌向台北郊外的人流,这个时候也许会好事的人去打电话报警,他们赫然发现整个台北的报警电话竟然都是忙音。

    台北的各条街道到处都弥漫着一种肃杀之气,让人窒息。

    萧天做人喜欢简单,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所以他解决这次江湖纷争也很简单,那就是把所有黑帮全部约出来堂堂正正的打一次,而且就只这一仗。原本萧天是想各黑帮的老大谈一次,而后这个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所有人都杀红了眼,这场浩劫注定只能靠鲜血去洗礼。

    台北远郊一处僻静的山谷里,方圆数公里的范围内全部被人站满了,放眼望去一片刀光剑影。近万人分得泾渭分明,一方清一色黑衫的是萧天的黑旗军,而另一方什么颜色都有的则是新的竹联帮,一个以竹联帮为主体,以近二十个黑帮为辅的全新联盟,江湖称之为竹联盟。

    竹联帮现在势力最大,除了天道盟和南天集团还有一些不入流的小帮会外,它几近一统江湖,手中拥有的黑社会势力达到了数十年来的最高峰。但是今天晚上竹联帮的当家人赵尔文却没有来,他派出以下山虎罗景堂为主事的五虎将出马。七狼已经尽诛于萧天之手,三豹由于不台湾岛自然也不能来参加这个盛会。

    所以现在竹联内风头最劲的就属于五虎老大罗景堂了,但是在萧天还在绿岛期间五虎之一的靠山虎秦彪死在张强手中,也是自那之后赵尔文下命寒星对于张强痛下杀手,否则寒星也许会一直潜伏谋求更大的阴谋。

    但是现在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在这一场决战之中,那是黑道的巅峰之战,这一战注定因为有萧天的身影而被载入史册。

    两千黑旗军仿佛夜空中的浮动的黑云一样气势惊人,老大萧天坐北朝南一派帝王之气望着对面的罗景堂,胜利的微笑时而就浮现在萧天的嘴角边。

    迈入台湾近五年的光景让萧天养成了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沉稳,但是铸就了他有仇必报的男子汉性情,绝对的领袖魅力能团结所有在他身边出现的人,他在所有兄弟的心目中就神,一个神话,一个神都不能制造的神话。

    杀声震天,锣鼓齐鸣,一场厮杀即将拉开序幕。

    罗景堂笑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竹联盟这次带来了近六千人马,六千八霍霍发亮的砍刀踏平南天集团只是时间的问题。

    但是当他看到萧天的黑旗军的时候却又笑得那么勉强,因为他看到了黑旗军冲天的杀气和百折不回的勇气,这是他和他手下所没有的。

    就在罗景堂刚要下令开战的时候,突然罗景堂笑不出来了,他的笑容变得僵硬,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因为他看到一群人缓缓的从萧天的身后走了出来,与此同时和自己一道而来黑道十八个黑帮的大哥却惊呆了。

    这些人不是十八家黑帮的前任老大就是各帮的前辈元老,他们在帮内的话语具有决定的权威。

    这就是萧天克敌制胜的法宝,是他的一个杀手锏。

    与此同时,天道盟尤雄率领的两千天道盟打手悄悄的出现在了萧天的身后,两股人马迅速汇合一处,让萧天力量陡增。

    罗景堂开始冒汗了,天道盟的突然加入,十八路黑帮老大在帮内大哥元老的义正言辞之下意志开始摇摆不定,最终他们临阵倒戈了。

    一下子全新的竹联盟在瞬间被萧天彻底摧毁,原本六千人马一下子被分流出近两千,剩下孤单的四千人要面对六千人的厮杀。

    这应该是很戏剧的一个场面,力量的突然变换立刻让罗景堂的四千竹联帮主力腹背受敌。萧天一声令下,在黑旗军的带领下六千人马直扑四千竹联帮人马。

    上万人的对战直杀得月亮也失去了光辉悄悄隐退在黑云之后,山谷里被喷射而出的鲜血染红了半边天。如果说古战场的厮杀在只能残留在我们记忆中的话,那么现在这个亘古未有的黑道厮杀却真实的呈现在我们面前。

    杀红了眼的两方人马早已经泯灭了人类那最后一点良知,一把把一尺多长的砍刀送进敌人的胸膛成为了他们最终的目标。刀刀见血,刀刀无情,萧天抽出自己的战刀率领十八铁卫,十八铁卫后面紧跟着南天卫队一举冲入竹联帮的核心地带,众人卷起的杀气仿佛搅肉机一般把近前的所有敌人搅得粉碎。

    饶是谢必空等绿岛的前辈久历黑道却也没有见到过如此惨烈的厮杀场面,整个山谷里面杀生震天,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血腥的气味,山谷遍地都躺满了死尸。

    有的人奄奄一息,有的人穿肠破肚,有的人支离破碎,人间的最大惨状莫过于此了。

    情势成了一面倒,六千人马杀的竹联帮人仰马翻,不少竹联帮的人马纷纷四散逃窜,但是都被隐藏在外围的南天人马给拦截住了,整个厮杀进行到最后所有竹联帮人马竟然没有逃走一个人。

    台湾竹联帮至此在黑道中除名,或许用这个词还不太恰当,但是至少在十年间竹联帮别想东山再起了,在此次厮杀中五虎中的四虎全部战死,事后竹联帮赵尔文听到这个消息当场气得血管爆裂被送到美国治病疗养去了,直至数年后重返台湾才使得竹联帮恢复元气。

    台湾竹联集团交由齐进打理,原有的地盘被其他帮派迅速瓜分,一场竹联帮编织的宏图美梦在萧天的一手策划下成为南柯一梦。

    天道盟在陈仁治的授意下和萧天的南天集团永久结盟,台湾黑道十八家黑帮宣布服从萧天领导,至此萧天一统台湾黑道,成就了一段江湖的神话。

    当萧天把战刀从最后倒下的一个人的身体抽出来的时候,血水早已经侵满了萧天的衣襟,战刀的周身满是粘稠的鲜血印记,苍凉的山谷这个时候让萧天一阵迷茫,遍地的死尸竟然萧天突然间落下泪来,内心深处竟然生出对这种杀戮的厌恶。弹指间上千人就在自己的战刀下成为了亡魂,这难道就是江湖么?

    一种成王败寇的感觉真的就那么让人心动么?萧天忽然感觉到自己得到了一切,但是仿佛又什么都没有得到,唾手可得的江湖此时在萧天心中竟然成为一种负累。

    这个时候火凤和老冰走了过来,望着萧天苍茫的眼神,浑身上下流露出的渐渐归于平静的狂傲气势,火凤深深明白萧天现在的心中的感觉,那是一种站在巅峰俯瞰天下的无力感,在击败烈日的那一晚也让火凤生出同样的感觉,火凤缓缓说道“老大,我们该回家了!”

    “我们胜利了么?”萧天茫然问道。

    “是的,我们胜利了!”火凤答道。

    “那我们得到了什么?”

    “光荣与梦想!”

    “光荣与梦想?!那是什么?”

    “虚无的东西!”

    “但就是这种虚无的东西有时候却让人沉醉,曾经想站在巅峰俯视众生的豪迈在今天突然变得虚无,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可笑!我现在明白了你和老冰为什么要退出江湖了!”

    “结果也许并不重要,这个过程才是最美的!我们并不在乎最后我们是否成功,我们唯一在乎的就是每一天是否都有你的存在,只有这样的存在对我们来说才是有意义的!”

    “尽管这样,但是我们成功了,不是么?”萧天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所以我们该回家了!”

    萧天潇洒的把战刀送出刀鞘,冲着身后的数千人马大手一挥,高声喝道。

    “我们回家!”

    “回家!”数千人的暴喊声顿时响彻山谷,在半空中环绕久久不去。

    又是艳阳高照的一天,台北某码头,码头停泊着一艘客轮,在客轮船身刻着四个大字“南天客轮”。

    “我走了,台湾集团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你了!”萧天握着刘忠言的手郑重说道。

    “老大,你放心!我一定把南天集团经营到最好,等您在大陆站稳脚咱们这一南一北两大南天集团就可以遥相呼应了!”刘忠言说道。

    “我也很期待那一天啊!”萧天爽朗一笑,说道“集团这边慢慢放弃黑道生意吧,这终究不是长远走路啊!”

    “我明白的!我会着手去办这件事的。”刘忠言答道。

    “这么多年咱们兄弟相濡以沫,突然间就这么分开还真让我舍不得啊!”突然间萧天一把抱住了瘦弱的刘忠言,动情的说道“兄弟,保重!”

    “保重,老大!”刘忠言眼含热泪说道。

    这个时候六叔缓缓走了过来,握住萧天的说道“老大,一路走好!”

    “谢谢六叔!您保重身体!强哥就交给你了!”萧天说道。

    “你放心,现在张强一切生命指标都还好,说不定哪天就到大陆去找你去了呢!”六叔笑着说道。

    “火凤他们俩已经离开台湾了么?”萧天问道。

    “是的,昨天晚上就离开了。本来老冰想拉着火凤来送你的,但是凤儿说见不得这个场面,老冰扭不过她,所以二人昨天夜里就飞回瑞士了。这是他们的联系方式,不过凤又交待了一句,只要天不塌下来就去找她了,不过如果是和嫂子到瑞士去旅游观光的话,她倒乐意当个向导!”六叔对这个火凤的脾气是又爱又恨,只得一五一十的向萧天转述道。

    “这个丫头!”萧天扑哧一笑看了一眼六叔递过来的火凤和老冰二人的联系方式记在了心里,随手就把那张纸条撕碎了扔在了海风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停在码头边,气派的轿车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目光,让所有都不自觉的把目光转向了轿车方向。车门一打开从轿车上立刻走下来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年轻女子,只是绮丽的容颜上面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但是当她看到不远处站立着的萧天的时候,突然间不知道自己该笑好,还是该哭好,总之她象一阵风一样的跑了过来冲进了萧天的怀里,这个女孩正是瞳雪。

    “你这些日子都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很担心你啊?”瞳雪使劲的用粉拳敲打在萧天的胸前。

    此时萧天内心立刻升腾出一种久违的幸福感,原来被一个女孩惦记是如此的美好,萧天温柔的说道“我这不回来了么!傻丫头!”

    “那你还走么?”瞳雪把头深埋在萧天胸前问道。

    “这次不走了!永远都守在你身边!”萧天深邃的目光中流露出坚定的眼神。

    “那你这是…。”瞳雪推开萧天转头望见四周全都是人,有的她认识是台湾商界的名流,有的人看上去很凶的样子,也有的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看上去象政府的官员。

    “阿雪,跟我走吧!”萧天把住瞳雪的肩膀说道。

    瞳雪不自觉的点了点头,接着又睁大了眼睛问道“去哪里?”

    “跟我回家!”萧天说道。

    “回那个家?”瞳雪疑惑道。

    “到海的那一边!”萧天看到瞳雪迷茫的眼神连忙问道“难道你不愿意么?”

    “哦!…。不…不是的!”瞳雪连忙否认道“我…只是我…。”一时间瞳雪似乎还接受不了萧天这个突然的要求,显得手足无措。后来瞳雪终于理出了头绪,连忙答道“可是我的学业还没有完成,我的毕业证书…。”

    “学业没有完成怕拿不到毕业证书?”萧天笑着说道“放心,这都不是问题!”同时萧天望了旁边的刘忠言一眼,刘忠言心领神会答道“这些由我来办,包你拿到台大的文凭!”说完这句话刘忠言在心里还偷笑道如果跟了萧天还用什么文凭。

    “但是我的行李…我还没有和同学老师说…”瞳雪现在不知道自己这个还算不算要求了,只能支支吾吾的说道。

    “这都不是问题!你可以到那边跟他们打电话!”萧天爽快的答道“还有什么要求么?”

    “那…那就没有什么了!”瞳雪现在的思维有些跟不上萧天的思路,不过瞳雪突然问道“我怎么有种被你绑架拐骗的感觉?”

    “绑架?拐骗?!”萧天反问道,接着萧天哈哈大笑,说道“好!你就当我把你拐骗绑架了吧!”

    这个时候刘忠言上前说道“老大,水哥的电话?”说完把电话给萧天递了过来。

    萧天面色突然一沉,接过电话,这个时候就听到电话里面传出的声音“老大,很抱歉不能来送你了。我祝你一路顺风!”

    “不用,谢谢!只要你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就可以了!”萧天沉声答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还给了刘忠言。

    这个时候萧天抬头一看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停在远处,轿车边站着一位身穿西服的老人,萧天再仔细一看竟然是国民党的党主席连战,就见连战冲萧天挥了挥手示意一路走好。

    萧天笑着点了点头,接着目送轿车离开。

    刘忠言走了过来站在萧天身边望着载着连战的轿车离开,由衷的说道“能让国民党、******两大党的党魁来送行的,放眼世界也就只有老大一人了。”

    萧天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他们看重的不是我的人,他们的眼中看重的只是利益!”所以忠言一定要记住了,南天集团如果想要在台湾发展下去,就一定要让所有人看到他们眼中的利益。”

    “我明白的,老大!”刘忠言答道。

    萧天最后望了一眼送行的各路人马,有十八黑帮的老大,有天道盟的代表尤雄,还有和南天集团有业务往来的公司集团的高管,还有代表政府的官员,这样的场面恐怕有生之年也就这一次了。

    “我们走吧!”萧天一转身拉住瞳雪手带着李东众兄弟登上了客船,当客船的汽笛声响起的那一刻,当萧天望着自己曾经奋斗了五年的台湾竟然落下英雄的泪水,在他的泪水中没有怅然若失的感慨,没有英雄未酬的失落,有的只有留在这块小岛上的永远回忆。

    萧天站在船舷之上,冲码头上的所有人挥着手,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

    此时萧天的手里有个黑棕色的木盒子,盒子上面有裴勇和杨明的照片,这是装着二人骨灰的盒子。

    萧天轻轻的拍着盒子,眼含泪水缓缓说道“我的好兄弟,我要带你们回家了!”

    ……………。

    “哥哥,什么是江湖?”小小用稚嫩的的声音问道。

    “江湖!?”萧天呵呵一笑答道“江湖是一个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可以得到而又永远都得不到的东西,即使有一天得到了,到那个时候他就会发现为了得到这个江湖他也失去了很多东西!”

    “哥哥,那里是江湖么?”小小用指着已经变得模模糊糊的台湾岛问道。

    “对,那里就是江湖!”萧天想了一下笑着答道。

    “我们还会回来的,是么?”小小眼神中折射出一种异样的神采。

    “回来?我想至少我是不会了。”萧天叹息道。

    “那么哥哥,我们离开了江湖,江湖还会记得我们么?”

    “当然!即使我不在江湖,江湖依然会有我的传说!”萧天响亮的声音顺着海风在天空中飞舞着……。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