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山魅 第12章 百骸冢 (2)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法医今天特别忙碌,因为有一百多具的骨骸要他处理,他一会儿要忙着拍照,一会儿又忙着捡骨。

    等待法医的过程中,江警官把我拉到了一旁,她语重心长地向我说道:“我不是在包庇你,是这次的事情真的太玄了,简直是……不可思议,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所以才会帮你,明白吗?”

    “明白。”我点了点头。知道她这番解释,是想告诉我,她并非是循私的人。

    她说完话,忧心地看向我的手脚,“你全身都是伤,要不要先去医院?”

    “没关系,我已经先作了包扎,暂时不会有事,我等到这里的工作都进行完毕,再去医院就行了。”我再次感谢她的好意。

    她没有强迫我,静静地站在我旁边,看着法医把工作处理完。

    工作到了一个段落,法医往我的方向走过来。

    他表情有些腼腆,好像有事情想要问我,却又不好意思启齿。他站在我面前好一阵子才问我:“那个……老师。”

    “是。”我等着他把话讲完。

    “我们要把这些白骨带回去了,我是想问问……这些白骨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是……他们会不会尸变?”原来法医也担心这个问题。

    我摇头说道:“没事。这些白骨和桃花树原先是一体的,所以才会有力量,它们透过树来吸收大地的灵气,将自己变成山魅,现在它们和桃花树拆开了,就不会再作怪了。”

    法医听完,松了口气。

    忙完了这一头,他们又跟着警察去处理林雅芳他家的凶杀案件。

    虽然事情很多,但我们还是争取在六点左右先把事情告一段落,然后随着检察官他们开来的警车一起下山。

    这一天,因为林雅芳家里也发生了悲剧,所以村子里面的人又走了很多,留下的就是一些没地方去的老人家以及孩子。

    我记起师父在电话里面的嘱咐,他让我今晚也跟着大家离开村子,不可在这里久留,所以这一回,我同意江警官的邀约,一起坐他们的车子下山。

    吴采苹老师原先不想一起下山,她说:“村子里面还有孩子没离开,我想继续留在这里和他们在一起。”

    我担心吴老师出事,于是说服她:“林雅芳的爷爷死了,她现在只信任你一个人,我希望你今晚先下山,带她到安全的地方去避一避。”

    吴采苹想起林雅芳的事,犹豫半晌之后,接受我的提议,愿意和我们一起下山。

    而她所说的话,也让我心里感到悲伤,剩下来的村民该怎么办?会不会有余留下来的山魅把他们杀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自己很卑鄙,我怎么可以自己逃了,而不管那些人的死活呢?我倾身向前座开车的老警察说道:“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虽然我们不能向上报告是山魅杀人,但是我们至少可以说是山里有熊在杀人吧?”

    “什么意思?”开车的老警察问我,坐在我旁边的江警官也看向我。

    我说道:“既然山里有熊杀人,那么这处村子就不安全了,能不能先撤离村子里的村民,把他们安置在安全的地方?比如……先安置到警察局吧?我有预感,今晚肯定会再出事。”

    检察官闻言,立刻帮我说道:“对,先撤离村民吧。把那些没地方去的村民,先带到山下安置在警察局。”

    老警察想了一下,只好同意我们的提议。

    村子里的人都被撤离了,只剩下空落落的村子,宛如一座死城。有些老人家原先不肯跟我们下山,决定要死守家园,但还是拗不过我们,只好收拾重要东西跟着我们先下山。

    我们来回几好趟车程,才把村民全部载下山。载着最后一批村民下山,我坐在车上,看着车子的后照镜,村子已无半点灯火,灰蒙蒙的一片。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慨,想起了山魅带走何俊生那一天……

    当初我不自量力,以为我可以救回何俊生,后来又认为自己可以保护村子,却仍抵抗不了山魅的力量,如果当初我劝说大家一起下山,惨剧是否就不会发生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怨恨起自己的自以为是。

    村民全部撤到了警察局,我则是被送去医院重新包扎伤口。雨又下了,今夜的雨势更加滂沱,就像是老天爷悲伤的泪水正在洗涤这个满目疮痍的村庄。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因为昨晚一夜没睡,不禁累得昏厥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里的桃花树都开花了,我站在教室里面上课,外头有孩子在奔跑唱歌,又是那一首童谣:

    “春风来、冬霜去,今年又把桃花栽;红花开、白花开,桃花仙子快出来……”

    那是一个很安祥的梦,感受到孩童们的开朗,我也笑了出来。

    “花弧,花弧老师,你醒了吗?”耳边是吴采苹老师的声音。

    我听见她的声音,悠悠地从梦中转醒,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这时才想起自己还躺在病床上,而不是在教室里面上课。

    “哦。”我呻吟了一声,睡了一觉反而觉得全身酸痛了,这两天的操劳全都变成了病痛。

    “花弧老师。”吴采苹忧心地看着我,她递给我一杯水。

    我坐起身子,喝了一口水,“我没事了,医生检查过了,他说我只是皮肉伤,脚有扭伤的现象,但没有骨折,所以过一阵子就会好了。昨天他说我脱水,还有严重虚脱的情况,才会留我住院观察,我晚一点应该就可以出院了。”

    “花弧老师。”吴采苹望着我,好像有事情发生。

    我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莫非是山魅又作恶了?“怎么了?”我紧张地问她。

    吴采苹老师向我说道:“昨晚大雨,冲刷下土石,造成山区崩垮,整个村子……都被埋了。”

    “什么?”我惊讶地看着她,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让我的脑子一时之间有些混沌。

    “村子昨晚被泥石流埋了,还有学校也垮了,幸好我们昨晚撤离,所以没有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吴采苹说,“山路也被堵了,你应该没有重要的东西留在校舍吧?”

    我摇了摇头,“没有,只有一些衣服而已,怎么会这样?”

    “其实山上之前就有人在盗采沙石,只是没想到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吴采苹跟我解释。

    “现在几点了?”我问她。

    “晚上七点了,你睡了很久。”她说完,她又问我:“这一场泥石流,是山魅做的吗?”

    “我……我不清楚。”我说。

    “会不会是山魅为了报复村庄,才让土石淹没了村子?”吴采苹推测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茫然地说道。

    真的是山魅复仇吗?我心里一阵疑惑。

    随后,吴采苹就帮我办了出院手续。

    我离开了医院,可我没有跟着她回警察局,而是招了一部出租车,向师父家赶去。

    师父住在一处山间小屋,出租车开了一个小时左右,才把我送到,这一趟车程,花了我好几百元。

    虽然我的伤还没好,可我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山魅和泥石流的关系,我想师父一定知道真相,他才会要我撤离村子。

    我到了师父家,师父像是早知道我会来,他已经准备好了一杯阴阳水给我,让我喝下,以除去身体的恶气。

    他一向都是这样,什么事情都能预测,就连我何时会到,他都早就算到了,然后准备好茶水等待我。

    我喝完了阴阳水,和他坐在客厅里面。

    师父像是看穿我心中的疑惑,他对我说道:“想问泥石流的事情?”

    “对。”我点了点头。

    “那一晚,我召来了山魅,并与山魅的灵识沟通,知道了它们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带走孩子……”师父详细地向我说道。

    “山魅虽然是妖怪,拥有力量,可是它们已经妖化,无法说话也忘了文字,只剩下隐约的人性记忆,它们从来没忘记自己变成山魅的原因,那就是它们必须保护村庄。”师父说道。

    我静静地听着,不敢打断师父。

    “它们变成了山魅,可以预知祸害灾难何时会发生,然后把预知的事情传达给村里的祭师或巫师,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村子里已经没有祭师可以与它们沟通。它们预料到会有泥石流的来袭,到时候村里的人都会因为灾难而受害,它们为了要保护村子,只好用自己的力量去抵挡泥石流,同时发出警告,让村民尽快疏散。”师父说到这里,叹了一口。

    “每一年,山区的土石会更加松脱,以山魅的力量就快无法抵挡住泥石流,它们只好增加同伴,所以才会带走孩子。山魅这么做,也是希望造成恐慌,让村民可以因为惧怕山魅而离开,果然,村民们离开了大半,可是走的都是年青力壮的人,老人和小孩仍是待在村子里面。”

    师父讲到这里,我想起吴采苹之前告诉我的事,确实与师父现在所说的吻合。

    “直到了今年,山魅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经无法阻止泥石流了,所以它们只好用最残忍的方式杀害村民,认为这样就能吓走其他人,没想到你去搅了局,让村民们多在山上待了几天。山魅知道不把你杀了,村民可能仍会待在山上,所以它们便把目标放在你身上。昨晚我和它们沟通过,你才能逃出死劫,你吶,这一回算是命大。”师父说到这里,敲了我的额头一下。

    “我知道错了。”我说。

    “唉。山魅们昨天被你挖出来,它们并不后悔,因为它们知道,你会带领村民离开,所以它们的责任也算尽了,最后仍是保护了村民。泥石流会崩毁,也是因为山魅们的力量消失,没人再去延迟那一场灾难的发生,所以村子昨晚就被掩埋了。”师父将事情的始末全部告诉我。

    我听完,心里有浓浓的惆怅挥之不去。

    如果我还是坚持对抗山魅,不让村民们撤离,村民是否会因为我全部葬生在泥石流之中呢?

    而我最恨的山魅,竟然才是最爱护村子的人……

    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只山魅在看到老张的时候要离开,因为山魅不是没有良知的妖怪,它们仍存着人性中最善良的一面。

    最愚蠢的人其实是我,竟然只看事情的表面,而没有追根究底去了解山魅杀人的原因……

    我不禁哭了出来,跪在师父的面前忏悔,“师父,我错了……”

    师父拍了拍我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

    山魅与村子一同淹没在泥石之中,村子灭了,它们一生的责任也尽了。

    这件事情过了许久,我曾经想要回到村子去看一看,暗自希望能再看见一两棵桃花树,可是,村子被泥石流破坏得太严重,道路早已被掩盖,无法通行。我站在路口徘徊了一阵,就在我刚想要离开之际,我看见了一个非常眼熟的东西。

    那是我遗落的金刚杵,它就挂在一处断掉的树枝上。

    我捡起了金刚杵,紧紧地握在手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山魅特别还给我的,还是一切仅是巧合……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