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神仙啊,你在干嘛呢? 第70章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第61章

    初七觉得自己睡了很长很长时间。

    长到觉得自己睡得手臂和腿脚都麻木了,只是轻轻地动一下,就有些僵硬的疼。

    眼睛一直都有点张不开的感觉,沉沉的,像是有什么压在上面。

    或许感觉人生真是这样的感觉,如果不张开眼睛,就这样睡下去,那么一生,也就这样交待了吧。但人总是舍不得离去,不愿意离去,并不是害怕疼痛,害怕死亡,害怕那个世界的漆黑和恐怖,而是对这个世间还有着恋恋不舍的东西,恋恋不舍的人。这一份,就叫作——情。

    初七在睡梦里,好像也听人对她说过这个字。

    那是个头发、胡子、眉毛都变得雪白的老爷爷,笑起来慈眉善目的,身后却总是透着五彩的光华。他手里拿着洁白如雪的水净抚尘,身上穿着宽大空灵的白色袍子。有微微地风吹过来,他的胡子和袍子就一起慢慢地飘动,很有种仙风道骨的模样。

    初七看到他的时候,梦里正在下着细细的雨。

    那样细密的雨丝,竟把那一份漆黑,一份幽暗,一份血腥与污淖,都洗涮的干干净净。

    那老者出现的地方,是一片赤黑的天空,可偏偏在那天空下,突然绽出一朵红色的莲花来。那莲花越开越大,越开越艳,直到把整个黑暗的天空,都染成了那么晨曦般的淡红。老者就在那样微露的晨曦中慢慢出现,带着一身紫气东来的飘逸,一份飘飘若仙的空灵。

    初七眨着眼睛,静静地望着他。

    他也看着初七,淡淡地微笑。

    “孩子,这一场劫难,你后悔么?”老者开口问她,声音若弦。

    初七摇摇头。“不悔。”

    “为何?”老者追问道。

    “因为,我有了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初七把手指,按在心口的位置。

    “哦,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那又是何物?”

    “是心。”初七那么认真地回答。“因为这颗心,所以有情,因为有情,所以真诚,因为真诚,所以得到了更多的真情,更多的回报。”

    老者听她的话,忍不住微笑着点头。

    “此乃因果循环,生生不息也。孩子,你的历练,果然没有白白经历。”老者拂了拂手中的水净抚尘,淡然道,“这一番磨历,乃是你们上命册中的定数。子非命中不会仙命永注,还以为他会命断仙界,原来只不过是他红尘缘未尽,人间有情人。罢了罢了。”

    老者向她伸出手,“你们因混世丹而起缘,此事,也尽由混世丹而了。这三枚丹药,送给你们转生还魂。从此生生世世,幸福去吧。”

    三枚火红的混世丹递到初七的掌心里。

    初七低头,正想要看看这三枚当初她曾经吞下的丹丸,却觉得被什么力量突然从身后推了一下,还来不及转头再看一眼那飘仙若风的老者,就觉得身子重重一沉,已经僵硬如木地躺在了床上。

    她慢慢地翕动眼帘,轻轻地张开眼睛。

    那一片白雾,已经悄然散去。

    眼前,是一副如画的美景。

    水波荡漾,远山渺渺,鸟鸣清脆,流水潺潺。

    身下有着轻轻微微的摇动之感,竟是在那由金色叶子打造的金尾船上,那样轻轻摇动地浮在碧波之上。难道他们真的又回到凌景溪上来了?

    不,眼前美景虽然动人,却流水平缓,源远流长……这是人间的溪,人间的河。那么踏实而美丽。

    初七微微地撑起身子,却不小心扯动了自己已经麻林的腿脚,禁不住轻声地哼了一句:“哎哟。”

    船舱之外即时就响起两声欢呼!

    “初七醒了!”

    “初七小姐醒了!”

    嗖地一声,几乎是不眨眼的时间,船舱门口立刻就挤来两道身影!

    一道是那个笑容眯眯,嘟着嘴巴,还身穿着她亲手缝制的白衫白袍,袍角上用红丝线绣了个“白”字的白子非;另一个是个幻成人形,个子小小,却纤瘦单薄清秀如水的少年郎,他的发色间有着细细的银白,看起来就是那日幻成人形的安狐狸。

    这两个一大一小的男人挤在窄窄的船舱门口,都面带惊喜地对着初七惊叫:“初七你醒啦!我想死你了!”

    “我才想死你了,初七小姐,抱抱!”安狐狸甚至对着初七伸开手臂。

    白子非早受不住地一巴掌就朝着他头上拍下去,“胡说八道!她是我家初七,凭什么给你抱抱!初七,啵啵!”

    大白竟也嘟起嘴巴,直朝着船舱里的她挤过来。

    可怜小小的舱门,两个不大不小的男人都要挤过来,却刚刚好卡在那里,谁也进退不得。

    “你让开,让我进去!”

    “我才不要,你才让开!”

    “安狐狸!”

    “白子非!”

    “你这个家伙,你造反了!”

    “造反又怎么样!”

    他们两个卡在门口,居然大声地吵了起来。

    哪知银光一闪,竟有人用了仙法,直接穿过他们两个挤成一团的身体,直接走进了船舱。

    那是星眉剑目,银白盔甲的君莫忆,出现在初七的面前。

    安狐狸立刻指着君莫忆大叫:“喂喂,他插队!”

    白子非也大声抱怨:“喂,那个叫天君的,你不带这样儿的!别仗着自己是神仙就插队!改明儿我还改回神仙去,一定抢在你前面!”

    君莫忆根本不理会身后那两个叽叽歪歪的家伙,直接走到初七的面前。“你醒了,初七。”

    初七点点头。

    “是你救了我们?”

    君莫忆淡淡地笑了,“不是。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都差点要与那大司王同归与尽了,又怎么还能救得你们。救了你们的,是给你三颗混世丹的人。”

    初七突然就想起那个睡梦中,满头银发银须的飘然老者。“那是……”

    “白子非的创始天尊——玄天大神。”君莫忆为她接口。

    初七怔了一怔,好大一会才“哦”了一声。

    难怪,难怪会有那样的仙风道骨,难怪会对她说着那样的话,难怪可以轻轻一扫抚尘,就清洗得世间浩浩劫难,难怪只是淡然一笑,就能令万千恩怨,只化得一缕青烟。

    “有一件东西,是有人托我交给你的。”君莫忆抬起手来,把手中的一柄长剑,放在初七的手上。

    那是一把名叫追月流星剑的锋利长剑,淡淡水光中,竟闪现着那么凌厉的光芒。初七轻轻地接过,慢慢地抽出长剑,剑身发出轻轻地呜咽之声,明亮如镜般的剑刃上,竟现出一滴赤红的血珠。

    这珠子,那么熟悉,那么明亮。

    仿佛,那一直滴在他额上的一样。

    初七握住那把剑,几乎,又感觉到了他那夜伏在她肩上的模样。有冰凉而悄然的泪珠,从她的颈窝里,慢慢滑落……

    他没有给她留下一个字,一句话,一个表情。

    只是一把剑。

    一滴泪。

    一粒血。

    这,已经足够。

    即使不能往世,即使不能再见,那个人,却会永永远远地活着……活在她的心底……永远活下去……

    众人都静了一静。

    看着初七把那柄剑慢慢地放下。

    那两个刚安静了一分钟的家伙又挤在船舱门口相互叫嚣,“让我进去!”

    “我先!”

    “我先来的!”

    “胡说!我家初七,凭什么你先来!”

    君莫忆看了一眼那两个正在叫嚣的家伙,转过头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初七。他微眯了眯那总是凌厉的星眸,似有些羡慕般地说:“初七,自此之后,你们皆是凡人,可在这天地长河之间,携手并肩下去。一番折磨历练,这般结果,真真让人羡慕。

    我从未料自己会在凡间与你们这些人结识,更未想会跟你们结了这样的缘。也许之前,我和白子非一样,只是神仙公事,寂寞打发。但这次,我想我也应该懂得了更多。言初七,你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子。我想,这世间会有很多很多的男人,都想要得你这样的女子为妻。恩爱情仇,皆放于心;生死与共,再难同求。”

    初七对着君莫忆,淡淡地笑了笑。

    忽然觉得这巡使天君也有些寂寞,可是这寂寞之后,便也有了些升华。也许天君在天君的历练之后,也不再只是寂寞的天君。

    君莫忆瞪着初七,瞪了足足有三分钟。英俊的脸色都微微地有些泛红了,才终于问出一句:“不知初七小姐……可有姐妹?”

    “初七没有姐妹!有初三哥哥一枚!你回言家娶去吧!”白子非终于挣脱了安狐狸的禁棝,大叫着就直扑进船舱里来。

    君莫忆顿时就被白子非的话惊住,那星光似的眸子,有些挫败地瞪大。

    白子非可是再顾不得这些家伙们的眼光和闲话,只大张了手臂,嘟起了嘴巴,就朝着言初七小姐飞速地扑了过去,一边扑一边还大声地叫着:

    “初七娘子!我来啦!现在我不是神仙了,我们从今以后,每天啵啵吧!”

    “我、也、要——”

    安狐狸跟在后面大叫。

    “滚!”白子非一边扑,一边还有空回头大叫。

    一人一狐朝着美丽的初七小姐就狂扑过去,究竟哪一个可以先扑得初七小姐那温暖又芬芳的怀抱呢?欢迎您热情翻阅——20090829期之《江湖风情报》!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