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我的现代娘子 第58章 后记穿越回古代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回到现代,已经快一个月多了,雪恩把父亲和凤姨的事情解决了,心里至少也放心了许多。可是,她和袁玉棠并没有找到回古代去的办法!她一直在害怕,难道——他们就这样留在这里了?永远也回不去了吗?

    不,她不会放弃的!那里有她的孩子,有他的亲人,有她的姐妹,有他的事业,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想出办法,一定要回去,对到那个让她日夜思念的地方。

    父亲和凤姨化解了多年的恩怨,所以他对雪恩也是抱这饿很高的期望,希望雪恩能留下来帮他。并答应把全部的产业都留给她和袁玉棠,凤姨也已经想通了,并不再为这些东西计较了。可是雪恩让他父亲失望了,她拒绝了他的提议,并告诉父亲,她不会长久的留在这里!会和袁玉棠离开这里,也许永远都不能回来了!

    面对雪恩的坚持,谁也没有办法!

    雪恩急噪的走来走去,快把地毯磨出了一个印子了。

    她实在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刚回来的时候,她要解决父母和娃娃拜托她的事,所以没有多想。可现在事情多解决了,她才发现,他们回不去了。而袁玉棠越来越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了,现在变的越来越沉默了。雪恩知道,那是因为他找不到重点,在这里,他什么也做不了。在这里,他什么也不是!

    可单单焦急也没有办法,她真的想过了一切的办法,可是都不行!难道是因为缺少了一块,所以才无法把他们带回去的吗?那到底要怎么办啊!

    “恩儿,你不要再走来走去了,把我眼睛都看花了”袁玉棠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

    “唉”雪恩叹了口气,走到他旁边坐下道:“现在舒服一点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好端端的突然发高烧,把她吓了一跳。让医生检查,说是查不出来!正当她焦急不安的时候,高烧突然退了。连医生都觉得莫名其妙!

    高烧退后,他的身体突然变的很虚弱,仿佛精力被抽走似的,让她极度的不安。

    难道……他真的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开始起反应了!

    “好多了,你不要胡思乱想了”知道她担心,他努力的装出没事似的!可是浑身都痛,一点精神都没有。他从来都没有生过那么重的病,可是现在……难道真的是跟恩儿预料的一样!他不适合留在这里!那要怎么办啊!

    “我知道!可……”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放心,我真的没事!我们不是还要回家的吗?”家,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对!我们一定会回去的!,相信我”

    “我一直都相信你的”他温柔的看着她,深情的呢喃道。

    “你好好的睡一觉,我给你熬点汤”看他这几天,瘦了好多了!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

    袁玉棠拦住转身的雪恩,轻轻的道:“陪我休息一下!没有你在,我睡不着”

    看到他虚弱的身体,乞求的眼神,雪恩没有拒绝,和衣躺到床上,被他楼在怀里。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样做是为了雪恩,因为她担心袁玉棠的身体,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可是她一直强熬着,就怕他出什么事!

    不一会儿,雪恩就在袁玉棠温暖的怀抱中,沉沉的睡去。

    轻轻的抚摸着雪恩憔悴的面孔,他心疼不已,知道她没有休息好,全是为了自己,可……他也没有办法啊!

    到底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回去呢?

    雪恩一直跟他说,一定会回去的,一定回的!可是现在已经过了那么长的时间了,她一点头绪都没有。她焦急,他担心,可他们都不能说出口。怕一个人说出来,另一个人也会彻底的失望,其实,他们一直在自己骗着自己,希望能借着玉佩的力量,把他们带回去!

    可……唉!对现在来说,简直比蹬天还难!

    休养了几天,袁玉棠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雪恩怕他再闷下去,身体会更差,就带着他一起去街上走走,看看能不能买点东西给他补补!因为他不喜欢西医,那只能找中药了!

    “你带我去那里?”看雪恩一直在找着什么东西,他好奇的问道。

    “给你抓点药吃吃,可我忘记这里的中药店在那里了?”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药店不知道搬那里去了?

    看她皱眉的样字,他轻笑出声道:“我没事了,你不要担心了”

    雪恩刚张口想说什么,确被袁玉棠的惊讶声给打断了:“那是不是买玉的店氨因为这个字,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雪恩转头一看,惊讶的道:“咦!怎么会是这间店呢?”

    “你认识?”

    雪恩拉着他经过脸灯,往店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那三块玉佩就是在这里买的”好巧,不是吗?难道冥冥中,会有什么安排吗?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去看看了!

    袁玉棠没有想到那么多,带点惊讶的道:“是吗?那真的好巧啊!那我们进去看看,你前几天把玉佩的绳子给弄断了,刚好去换一下”因为不知道玉佩的能量还在不在,她一直很害怕!又加上他一下子病到了,所以恩儿就把全部的火气发泄到玉佩的身上,结果玉佩没有摔坏,绳子确莫名其妙的断了。

    “好,我们现在就去”说完,俩人已经来到那家店门口了。

    雪恩抬头一看,感慨的说:“这里一点都没有变氨还是自己当时娃娃他们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店是没变,可是她们几个已经经历了几千年的轮回了。

    “别看了,先进去吧!老板在对我们笑呢?”好奇怪的老板!

    “哦”雪恩淡淡的扫视了一下店里的老板,赫然发现,老板和店中间的摆设,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看缘分的玉佩店,这次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结局呢?

    雪恩他们人还没有进来,就听里面一道温和的声音道:“欢迎光临”是那个一直很神秘的老板,是他出声在招呼着。

    推开门口的门,他们走进一看,发现说话的正是雪恩熟悉的那个老板,一个不经意间就会被人忘记的男人。

    雪恩记得,当时她们几个来的时候,老板并没有出来打招呼,而是一直坐在自己沙发上,连动都没有动过。后来是因为琉璃找到了那块玉佩,要付钱给他,他才开的尊口。如果他一直不说话,雪恩他们还以为店里没有人咧!

    “老板,我们想要佩这块玉的绳子,请问有吗?”袁玉棠礼貌中带着疏离,他不喜欢那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老板,好象他们都是****的,他一直知道他们想什么,要什么,嘴角含着深意的笑,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呵呵!玉是从我这里卖出去的,又怎么会没有呢?”他轻笑一声,接过了袁玉棠递过来的玉佩,仔细的把玩着,并对雪恩笑了笑。

    “老板还记得这块玉?”雪恩略感诧异!

    毕竟过了一年多,老板居然还记得这块玉,这不是很奇怪吗?

    虽然这块玉有点奇怪,可是他每天经历那么多的玉佩买卖,怎么还会记得它呢?

    年轻的老板突然哈哈大笑道:“这么稀奇的东西,我想忘也忘不了氨似乎话中有话!

    “什么意思”袁玉棠原本平静的脸,骤然变的严肃起来,眼带冷沉的看着他。

    “玉棠,别这样”雪恩急忙劝道。

    她担心袁玉棠会说出不该说的话,惹恼了老板就不好了!听他的意思,好象对这块玉佩的能量掌握的很清楚,否则也不会说出这么稀奇的东西这句话来。

    他一定知道什么?

    “哈哈!别着急!你这样的性格,真的不适合呆在这里?”容易冲动,会得罪别人!

    “你知道什么?”雪恩眼一沉,冷静的问道。

    越到这个时候,越不能乱,一定要问个明白!

    “那你们想知道什么呢?”他笑笑的把问题扔回给他们,悠闲的喝着茶并一点也没有意思请他们坐下。

    “告诉我玉佩的来历”她想知道,这块玉佩到底是不是当年琉璃身上的东西。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呢?”他说出的话,竟然是雪恩心底的疑问。

    “你——到底是谁?”他竟然能猜中自己心里的疑惑,何其的不简单!

    袁玉棠一听雪恩这样说,马上谨慎的看着他,以防他有什么阴谋!

    他没有回答雪恩的话,也不把袁玉棠的威胁看在眼里,只是莫明的笑道:“我是谁,你别管!我只想问你:你想不想回去?”

    回到那个原本就属于你们的地方!

    “你说的是……?”雪恩略显激动的问他。

    他说的会是那里吗?

    “他从那里来,你不就想回那里去吗?”他突然指着一旁有点阴沉的袁玉棠,语出惊人道。

    “你……你知道?”这下换他吃惊了。

    “你们只回答我想不想回去,就可以了?”唉!给人家送老婆还真的挺难的,他自己的老婆都好没有呢?还要给已经作古的古人送老婆,晕吧!

    “想!可是怎么回去”雪恩知道他已经知道一切的事情,包括玉棠的来历了。所以她也没有隐瞒一切,只想问出怎么样才可以回到古代,回到那个让他们想念的家。

    “想回去,那就要看你们的缘分了”来时容易也不易,去时的道理也是一样的。

    “缘分”那要怎么说啊!

    雪恩有点吃惊他的答案,忙急忙问道:“怎么样才是有缘分回去呢?”

    袁玉棠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他不喜欢哪个男人老是这样老神在在的,仿佛在戏弄他们似的,一直跟他们在玩!

    知道他的来历,又知道他们想要回去,找不到办法!他知道怎么回去的办法,又不轻易的告诉他们,那不是在玩他们吗?他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呢?为什么会知道他来自那么遥远的年代?他浑身上下都是让人迷惑的秘密!

    “那就要看你们了!这不是我能帮忙的”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雪恩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可以回去,只是时间没有到,是不是?”一定是这样的,要不然他不会说看缘分的!缘分还没有到,所以他们还不能走!一定要等待某个适合的时间,他们才可以离开这里!一定是这样的!

    “呵呵!明白就好,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是要靠玉佩的力量吗?”袁玉棠问出了心里一直疑惑的问题。

    “怎么来的,那就怎么回去!明白了吗?”意思就是,想回去,必须保护好玉佩,否则你就呆这里吧!永远也别想回去了!

    “是这样”那为什么不管恩儿怎么弄,它们都没有反应呢?

    “好了,该知道的你们都知道了!你们可以回去了”一切的造化,就看他们自己了。

    “谢谢你”雪恩是真心的感谢他。

    那老板只挥了挥手,并没有出声了。又重新坐回属于他的那张沙发上了。

    雪恩和袁玉棠一点也不介意他的不礼貌,因为他们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以为他们知道,在不久后的某一天,他们肯定能回去的!

    只要有了信心,那他们一会等来那天的!

    缘分是什么?雪恩不明白,可她知道如果没有缘分和机遇,她和袁玉棠恐怕永远都不会有认识的机会。这世间的种种,并不是单单可以靠科学解释那么简单的!她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琉璃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们偏偏买了那块玉佩,经历了不可能的传说!

    既然把她们送到了古代,又为什么要她们找到爱自己的男人呢?找到了这样的人,又为什么要把他们送回来呢?这一切的一切,难道是老天爷跟自己开的玩笑吗?

    玉佩店的老板说了,要回去可以,要看缘分,可缘分到底在那里?为什么那么久了,他们依然还在这里?依然回不去呢?

    她觉得自己快要放弃了,放弃回到古代的念头了。

    还好当时有他陪着自己跳下来,如果没有的话,那现在……她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情况!

    孤单,寂寞那还好一点,可是爱呢?思念呢?那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在想什么呢?”袁玉棠看到雪恩又呆呆的站在了窗口,眼里流露出太多的伤感,让他心疼!

    她想孩子了!

    雪恩缓缓的往后靠,她知道他会接住自己的。靠在他温暖的怀里,她溢出了一声幸福的轻叹:“谢谢你!让我不在后半生品尝孤独的思念”

    “谢我?为什么?”他不明白!

    雪恩转过身,柔柔的看着他的眼睛道:“如果不是你跳下来陪我,也许我们就真的天人永隔了”一个在几千年前的楼兰,一个回到了现代。这不就是天人永隔吗?

    紧紧的抱紧了怀中的女人,呢喃道:“如果没有跳下来,不管你在什么地方,我都会找到你的!不管过了多少年,多少生,多少世,你依旧是我的唯一”

    唯一认定的女人,唯一承认爱的女人,唯一让他不要命的女人!

    雪恩听了他深情的告白,只能环住他的腰,庆辛自己还能拥有这样的幸福!

    从他跳下来的那一瞬间,她就知道,他跟她一样,是用命去爱对方的!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从来不会跟自己说那些甜言蜜语,只是默默的关心自己,以他认为爱的方式关心她。

    不管过了多少年,多少生,多少世,你依然是我的唯一!这句话,没有夸大的话语,有的只是他的心声,用命来告诉她,他对她的爱!

    自己又何尝不是呢?爱了就是一生一世的事情了!

    “我想孩子了,想娃娃了,想琉璃了,更想……”雪恩呢喃着她的思念,说到最后,已经完全的哽咽了,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柔声的安慰道。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因为他也想,他也思念啊!那里毕竟是他的根啊!有什么思念会比离开自己的家来的更猛烈呢?

    雪恩坚持了那么长的时间,现在终于失去了一切的信心,嚎啕道:“可我们回不去了!永远也会不去了!我再也不能看到我们的孩子了,再也看不到望月楼外的风景了!我想回去,我真的想回去”回到那个让她感觉有爱,有温暖的家。

    好想回到在遥远的梦中出现的哪个家!

    见到一直坚强的雪恩,突然失控的大哭起来,他不禁有点慌了,忙紧张的说道:“不要哭了,我们想办法,一定能回去的!一定能的!那个老板不是说有希望的吗?有希望的话,那就一有可能的!你相信我好吗?”

    “可我好累,累到已经失去一切的信心了!我们真的不能回去了”雪恩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都软了。如果不是被袁玉棠抱住,她可能已经坐到了地上了。

    “不,恩儿,你站起来”袁玉棠强迫她站起来,带着哀求的声音道:“恩儿,一直都是你给我希望,给我相信的力量。如果你也不相信了,那我该怎么办?我们的孩子该怎么办?难道他以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母了吗?”他越说越激动,不接受这样的结局!

    “对!我们的孩子……”雪恩突然像是有了力量,站起来喃喃的道:“我们的孩子不能没有父母的,所以一定要回去,一定要回去”说完,她就推开抱着她的袁玉棠,急急的跑出房门!

    被她着一推,袁玉棠没有注意到,突然一个踉跄,等站稳后,已经不见了雪恩的身影,忙焦急的追出去!

    在下楼梯的转弯处,袁玉棠追到了已经有点疯狂的雪恩,按住她的肩膀,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想去那里?”

    雪恩用里的掰开他的手,自言自语道:“他知道的,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去找他,让他说出来,说出来”不等袁玉棠的反应,她就跑出去了!

    “雪恩,该死的”袁玉棠知道她想去找那个老板,问出他们回去的办法!

    看到一头冲出去的雪恩,袁玉棠紧张的紧在后面冲了出去。没想到一出去,就看到让他差一点形神具灭的情形。

    原本雪恩冲出去一后,正没头没恼的一个劲的往前冲,没看到正在向她开来的车,袁玉棠狂吼一声:“恩儿”就提起了一口气,也不管别人看到会怎么样,就飞了过去,跟车子的速度比快!

    在车子快要撞上雪恩的时候,他刚好赶到抱住了她……!

    她是他的,要死也要死在一起!不管上天人地,他都不会放开的……!

    “啊!小姐”看到突然朝自己奔过来的小姐,司机吓的想转方向,可是一切都晚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朝他们撞上去……!

    “不,雪恩”季父已经在车子里吓的晕过去了……!

    看到突然消失的人,司机吓的不敢动弹,一直愣愣的盯着前面,眼睛眨也不眨,以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在做梦呢?

    “唔……”原本昏迷的季父慢慢的醒了过来,愕然的忘着前面发呆的司机道:“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开进去呢?”他又是怎么了?

    “老爷……这……”司机到现在还慌张不已,不知道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情!

    “这什么啊!进去啊!我晚上还要跟雪恩,呓!刚才是不是……”他突然想起了刚才惊险的那一幕,慌张的道:“人呢?雪恩她人呢?”他明明看到雪恩冲过来的,怎么现在没有了!送医院了吗?那他怎么还在这里呢?

    看到情绪激动的老爷,司机紧张的淹了淹口水,结结巴巴的说:“老爷,我刚才……撞上……小姐了吗?”

    “什么?真的撞上了!那小姐人呢?”天那!怎么会这样!他是想回来跟雪恩他们吃晚饭的,怎么会这么巧呢?

    “不知道”小姐和袁先生去那里了?

    “什么叫不知道”季父推开车门,下来道:“你给我下来,仔细的把事情说清楚”怎么会不知道的,他把他女儿弄那里去了?

    凤姨看到他们的车一直停在那里,好象和司机一直在争论什么,就走过去想瞧瞧发生了什么事?

    司机可怜的被他揪下来,委屈的道:“老爷,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看到我刚要撞上小姐的时候,飞过来的袁先生把小姐一抱,俩人就都不见了”看到快要撞上小姐了,他吓的婚都没有了,又看到在他面前飞起来的袁先生,他只能呆楞在一边了,什么反应也没有了!

    “你胡说些什么啊!你把……”季父刚想逼问他的时候,确被赶来的凤姨给阻止了:“德明,不要”

    季父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道:“你怎么可以帮他呢?雪恩被他给……?”

    “我知道!所以你相信我”她走上前,跟司机道:“你先走吧!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不然你自己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是,我知道,我知道”一见到自己可以走了,他已经要谢天谢地了,还敢说什么啊!

    季父紧张的拦道:“你不能……”

    凤姨抓住他的手道:“你别这样!我告诉你,雪恩真的已经消失了,你杀了他也没有用的”

    “什么?”一听到她说这样的话,他的震撼可不是一点点啊!只能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女人,希望她说的不是真的!

    凤姨叹了口气道:“别说你不相信,连我到现在还不敢信呢?可是雪恩说的话和留给你的信,不得不让你相信氨刚开始雪恩跟她说的时候,她只是一味的笑她爱乱想,怎么可能辉出现这样的事呢?当袁玉棠亲口证实自己并不是这里的人,而是来自某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年代时,她简直觉得他们快要疯了,可现在……不得不让她相信啊!

    “什么信?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他不相信会有这么荒唐的事?

    看在他情绪失控的份上,她不跟他计较那么多,而是平静的道:“你女儿的字,你是最清楚的,不是吗?”不要以为他不知道,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默默的关心着雪恩,只是她没有说罢了。

    毕竟她的心没有那么狠,因为是她先对不起人家的,怎么可能又会去害她呢?可是面子拉不下来,所以误会一直延续到现在!

    看到雪恩写给他的信,他只能无力的滩在沙发上,接受他永远都不可能相信的事实!

    爸爸: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跟玉棠去了另一个时空。我在的你可能不会相信,可是……它是真实的存在的,不得不让我们去接受!

    我知道你会怨恨我心狠,明明知道你就只有我一个女儿了,为什么还要抛下你不管!可是爸爸,在遥远的时空那边,我也是一个母亲,有一个孩子正等着我,所以我必须选者离开逐浪,离开我爱的父亲,请你原谅!

    爸爸,你不是孤单的一个人。我们都误会凤姨太多了,她并没有想杀我,还一直默默的关心我,只是身份不允许她流露这样的感情,现在误会都消除了,所以你一定要和凤姨和好啊!那样我也会放心许多!

    答应我爸爸,一定要答应啊!

    女儿:雪恩

    “你现在相信了吧!她真的已经走了”看到他孤寂的眼神,她真的好心疼啊!

    “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他真的没有办法马上就接受啊!

    “雪恩就是怕你太难受了,所以都不敢告诉你,你知道吗?”

    “我……”宁愿她亲口告诉我啊!

    “德明,孩子虽然走了,可她是带着幸福走的,所以你不要太难过了”

    看到温柔的凤姨,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失去了很多……很多他故意遗忘的东西!

    雪恩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压的透不过气来了,呼吸困难的睁开眼,发现袁玉棠紧紧的抱着她。正眉头紧皱,双眼紧闭着,好象很不舒服的样子!

    雪恩也没有关注旁边的景色,而是紧张的摇着袁玉棠,慌张的喊道:“玉棠,快醒醒,快醒醒氨他怎么了?

    袁玉棠被雪恩急切的喊叫声给喊醒了,痛苦的呢喃道:“哇”胸口好疼啊!

    “怎么了?怎么了?”雪恩急切的询问着。看他痛苦的表情,好象受了很严重的伤!

    我……没事”袁玉棠吃力的站起来,迷茫的看着眼前似乎很熟悉的地方,迷惑的问:“我们这是在那里氨这里怎么看上去那么熟悉啊!

    “我不知道,刚才……”雪恩原本不经意的眼睛,突然看到了某样东西而呆楞住了。

    这——不是翡儿的竹园吗?

    他们回来了?

    “玉棠”雪恩惊喜交加的喊道:“快看,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回来了?”看到眼前如此熟悉的景色,她不禁想着,自己是不是又在梦里梦到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略带激动的道:“是的,我们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老天,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久到他们快要失去希望了。

    雪恩高兴的大哭道:“回来了,真的回来!太好了,呜……我以为,呜……”雪恩激动连带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哽咽的看着同样激动的袁玉棠。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的不敢想象,我们真的回来了!我几乎就要绝望了,真的要绝望了”她当时真的快要把自己给逼疯了,因为她太想回来了,真的太想了!

    袁玉棠看到雪恩很是高兴,楼着她的腰,低沉的笑道:“终于看到你的眼睛笑了”她一直是口在笑,眼未笑,心未笑!

    “回来真好氨她磨察着袁玉棠的胸膛,高兴的看着四周的景色。

    袁玉棠看到自己跟雪恩说那么长时间了,竹园里面都没有人出来,就觉得奇怪的道:“翡儿他们都去那里了?怎么都没有人出来呢?”

    “是不是在前面氨

    “我们过去看一下,我想我们的儿子了”

    “我也是”

    幸福的身影,被晚霞的余辉照应的格外的长。经历了生与死的见证,他们的感情是不会再遇波折了,因为最大的波折,都不会比生死来的重要。

    “如果我们这样飞过去,他们会不会被吓晕氨笑语间,传来了雪恩调皮的捉弄声。

    “我受伤了,没有力气”真的要是这样飞过去,一定会搞的鸡飞狗跳的,还是免了吧!

    看到突然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人,袁伯呆楞了好半天,突然蹦调起来,撇下他们就往大厅跑去,还跑边激动的喊着:“少爷回来了,少夫人回来了!老爷,老夫人……”袁伯惊喜的声音消失在远去的步伐中。

    雪恩歪着头,奇怪的问道:“袁伯好厉害啊!居然能跑那么快?”换成是她,也没有那个本事!

    “他是太高兴了”他是从小看自己长大的,怎么会不明白呢?

    听到袁伯的喊叫声,把整个袁家堡都惊动,原本安静的袁家堡,突然变的热闹了起来。

    “棠儿……”老夫人看到突然出现的儿子,早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爹,娘”看到他们,他才找到自己有多想!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袁老爷高兴的抹着湿润的眼角,为他的平安而高兴。

    “季雪恩”

    雪恩回头一看,原来是娃娃和琉璃,正高兴的想跟她们拥抱的时候,娃娃突然给了她一拳,狠狠的揍到她的肚子上:“你这个死女人,你还找到要回来啊!你……哇……我想死你了”不等自己的怒气发完,娃娃早就受不了,已经激动的抱着雪恩哭了起来。

    “娃娃,你现在有身孕在身,不要那么激动”易浩天只能无奈的劝道。

    劝了也是没有用的,这个他有自知自明!

    “娃娃,我不是回来了吗?你就不要这样了嘛”天,她把自己的衣服都哭湿了,谁来救她啊!

    琉璃也红着眼眶,紧紧的抓着雪恩的手,哽咽道:“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想死你了”还以为他们都回不来了!

    “嫂子”翡儿抱着孩子,跑出来高兴的喊道:“宝贝,快看,你爹,娘回来了!快看氨她正努力的逗弄着怀里的孩子。

    一看到自己日夜思念的孩子,雪恩忍不住的红了眼睛,颤抖的走上去,紧紧的抱住了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的孩子,亲着他的额头道:“对不起,是娘不好,是娘不好”

    乖巧,可爱的孩子,看到好久没有见的亲娘,并没有露出胆怯和陌生的哭声,而是挥着胖胖的小手“咯咯”的笑了。

    袁玉棠也从后面抱住了他们娘俩,贪婪的盯着自己的儿子,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氨雪恩突然惨叫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袁玉棠关心的问道。

    旁边的人也紧张的盯着她看。

    雪恩痛苦的举着自己已经湿了的手苦笑道:“他尿了,呜”

    “哈哈……”

    “哈哈,活该!宝贝真是厉害哦”娃娃高兴的亲着孩子道。

    因为袁玉棠他们的回来,原本消沉的袁家堡里,到处都是开心,愉快的笑声,久久没有散去。

    数天后,阿涯和燕姬的墓前,雪恩带着自己的孩子,和袁玉棠一起来拜纪她们,并对她们说了莲儿的一切事情,请求她们能原谅自己,是自己的不小心,也害的她们魂归地下的。

    “她们会原谅你的,你就不要乱想了”袁玉棠也再为她们惋惜着,可更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回来的娘子伤心。

    雪恩忍住了眼眶里的泪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她们都是善良的女人,可惜……”

    “她们会知道你的心意的,你看——那边的风景多美氨为了转移雪恩的注意力,他指着一处风景宜人的地方,让雪恩看。

    “真的好美”

    高高的山上,雪恩一家三口,紧紧的楼在一起,享受在经历万难后的幸福。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