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江湖不挨刀 第76章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小年夜那天,下起了大雪,江南小镇盖上皑皑白雪之后,景致更是玲珑。

    小镇的东南面,有一片比较静雅的院子,院子里好几趟宅,大门口挂着一块大大的牌匾——郝府。

    人家都是宅子里头带院子,这座宅邸比较奇怪,院子里头带宅子。宅子四间,口字形分布,当中还有一个大天井,一大张桌子。

    这里便是已经退休了的金刀神捕,郝九龙的大宅。

    正北边一间屋子,是郝九龙和夫人颜如玉的,这几天两口子不在家,带着小闺女出游去了。

    西边一间,是郝金风和媳妇儿许右右的宅子。

    南边一间,是颜如玉收的干女儿楼晓月和他相公重华的宅。

    而东边一间屋子,则是……

    “嘭”一声,东边那间房门被一把撞开,薛北凡抱着头冲了出来,低头躲过身后砸过来的瓷枕头。

    “娘子,你要人命啊!”薛北凡抱着头。

    “谁是你娘子!”颜小刀在后边追。

    今早小刀刚醒过来,就发现薛北凡又溜进了她房间,还在亲她面颊。小刀惊得蹦起来就拿枕头砸他,薛北凡赶忙破门而出,仗着自己轻功好,每日上演这耍流氓的戏码。

    院子里,重华正站在桌边,桌子上,一个穿着白色小袍子的奶娃娃,抓着他的两根手指扭啊扭地学走路。

    见花瓷枕跟着薛北凡一起飞出来,小奶娃乐得拍手,依依呀呀叫唤。

    重华也摇头,逗那小娃,“哎呀,你姨和你叔又打起来了。”

    “什么叔?!”薛北凡脚下停住,凑过来逗那小娃,“我是你姨夫!”

    “姨你个头!”小刀追到跟前,“叔就叔!”

    薛北凡捏着小胖娃的腮帮子,“行,我是你叔,那是你婶儿!”

    “谁是你婶!”小刀好容易逮着薛北凡,上去就掐,薛北凡唉唉叫,驮着小刀在院子里转悠。

    右右带着两个小丫鬟往院子里走,丫鬟们托着两大笼屉的早饭,帮着劝架,“二小姐,今天厨房做的虾仁馅儿蒸饺。”

    “啊?”小刀赶紧拍薛北凡的背,“放我下来,我吃饺子!”

    薛北凡晃悠着她也不放,“少吃几个,晌午还游湖呢,别一会儿都吐出来。”

    “去。”小刀爬下来,“小看我。”边凑过去捏重华家的小娃。

    另一间屋子里,楼晓月梳完了头,神清气爽跑出来,右右从暖手袋子里拿出个小葫芦,里头有温热的羊奶。

    楼晓月到了桌边坐下,小娃娃立马扑她怀里了,奶声奶气叫“娘”,小刀和右右都眯着眼睛凑过去,要听一声姨妈。

    三个女孩儿边吃饺子边逗娃娃,重华和薛北凡坐下喝豆浆。

    重华就问他,“唉,喜酒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一个月呢。”薛北凡打了个哈欠,“日子和地方丈母娘都给挑好了,不过总觉着这么办桌酒席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你想怎么样有意思?”重华压低声音,“喜酒不是重点,洞房才是!”

    薛北凡差点一口豆浆喷出来,托着下巴想了想,“那死丫头别扭得,万一洞房那晚上再跟今天似的把我撵出来怎么办?”

    “呵呵,那你薛掌门可算一世英名尽丧了!”重华一脸敬佩,“洞房花烛夜,薛北凡叫他媳妇从屋里捻了出来,江湖人该怎么说你啊。”

    薛北凡脸刷拉铁青——这可不成呀!

    “相公。”

    这时,右右抬头对着门口叫了一声。

    郝金风从外头走了进来,他昨夜在衙门当班,一大早才回来。右右早给他准备了热帕子擦脸,还有他爱喝的茶。郝金风喜滋滋的,重华就戳戳薛北凡,“看着没,那才是大男人,你再看看你,一天到晚小男人样……”

    话没说完,楼晓月突然喊了一声,“呀!”

    “娘子!”重华声音立马放低放软,窜过去,紧张,“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

    晓月戳戳怀里娃娃的肚子,“宝宝尿了。”

    “哦!”重华松一口气,“我拿尿布给他换。”说完,小跑着去拿尿布了,动作比一旁的小丫鬟快得多。

    俩丫鬟还念叨,“姑爷又抢我们事情做。”

    薛北凡托着下巴叹第二口气,要说小男人,这一屋子包括他岳丈大人,都是……

    抬头,就见小刀瞄了他一眼,似乎是在琢磨他想什么。

    薛北凡立刻讳莫如深地一笑,似乎是在打什么主意,果然,就见小刀紧张了几分,像是要做好防范,以免被他算计了。

    薛北凡哭笑不得,大概是他们刚刚开始的相处模式就不对,小刀虽然跟他凑成了一对小情人,定下成亲日子这丫头也没反对,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小刀一直别别扭扭的,怎么就跟个刺猬似的一点不温顺呢?

    托着下巴端着豆浆碗,薛北凡喝了一口,转眼……就瞟到小刀正偷偷瞧他。

    眼神一对上,小刀扭脸看别处,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

    薛北凡放下豆浆碗,微微愣神——是不是少了些什么?

    吃完早饭,楼小月和重华带着宝宝出去遛弯了。

    右右让郝金风去睡一会儿,自己带着丫鬟出门买菜准备中午饭了。

    留下院子里,小刀和薛北凡大眼瞪小眼。

    薛北凡就看到小刀去换了一身好看的裙子,提着个小篮子跑出来,准备出门。

    薛北凡跟上,“去哪儿?”

    小刀瞧瞧他,“买东西啊。”

    “买什么?”薛北凡帮她拿篮子,“我陪你去?”

    小刀也没说不准也没说准,就是背着手小跑着出门了。

    薛北凡摇着头在后头跟,发现这丫头从头顶到脚底板都透着“别扭”两个字,是害羞么?还是怎么的了。

    两人上了街,一左一右并排走着,薛北凡观察了一下,发现小刀总是有意识地稍微走慢一点点,两人的胳膊也没有挨在一起,当中空开大概一个拳头的距离。

    伸手轻轻搔了搔面颊,薛北凡往小刀身边挨近了一些。

    小刀感觉到了袖子碰到一起,没往旁边挪,继续走。

    薛北凡伸手想抓她手,小刀双手背在身后,一个伸手,一个收手,不像是故意的,但是就偏偏错过了。

    薛北凡看小刀。

    小刀似乎有一点点小尴尬,抿着嘴继续走。

    薛北凡摸摸鼻子,也不说话,陪着她走。

    走了一小会儿,小刀探头瞄了薛北凡一眼。

    薛北凡也看她,脸上神情轻松含笑,似乎是告诉那丫头,自己没生气。

    小刀神色轻松了些,扭脸,使小性的样子。

    薛北凡哭笑不得,伸手一把揽住她肩头。

    小刀一蹦,回头瞪他。

    “你还有什么不满的么?”薛北凡挎着篮子的手叉腰,瞧她,“咱俩过几天就成亲了,我怎么觉得你成亲当晚会逃婚的样子?”

    小刀一惊——她貌似还真想过。

    “你不是吧……”薛北凡见她一脸被说中了心事的样子,指着她鼻尖,“你个死丫头啊,你敢逃婚我天涯海角都抓你回来!”

    小刀听了这话,微微撅了撅嘴,嘴角竟然挂出一抹笑容来,继续往前走,背在身后的手倒是放到两边来了,晃悠晃悠的,不太容易抓到。

    薛北凡迟愣了那么片刻,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什么关键或者什么窍门——小刀好像不是因为害羞或者不好意思才闹别扭,有什么心事或者胡思乱想了什么么?

    薛北凡抱着胳膊,肩膀碰了碰小刀的肩头,“你知不知道,其实女人在想什么,男人不知道的。“

    小刀瞧了他一眼。

    “你要不然直接跟我讲,不讲明白,要猜难度真的很高。”

    小刀抿着嘴走了一会儿,也抱起胳膊,用肩头碰了碰他胳膊,“你知不知道,其实男人在想什么,女人也不知道的。”

    薛北凡眯着眼睛瞧她——丫头要顶嘴了!

    果然,就见小刀翘起两边嘴角,跟个猫儿似的,“有些事情,就是要费点心思猜,不然就没意思了!”

    薛北凡一脸无辜,“那你给点提示,有哪里不满?”

    “没啊。”小刀又扭捏起来。

    薛北凡望天,他之前听谁说的来着,感情这种事情,不谈的时候就觉得好美满,谈了就觉得好麻烦。颜小刀这丫头也是个聪明的,之前碰到的时候相处起来那叫个精灵,自己不用说她都能猜到自己在想什么……

    想到这里,薛北凡微微愣了愣,脚步稍微慢了些。

    抬头看,就见小刀默默往前走,见身边空了,就回头看看他,那样子,小小失落,又小小意料之中,小小不满,小小别扭,但又小小没什么所谓,归结起来,患得患失。

    薛北凡就觉得脑袋里似乎那根堵着的管子通了,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啊,自己想什么,小刀似乎都能明白,没理由她想什么,自己猜不到的。感觉好像自己不够她上心似的,这就是症结所在了吧,患得患失。

    这时,到了小刀经常买钗的铺子门口,小刀拐进去,开始挑东西。

    薛北凡也跟了进去。

    伙计乐呵呵跑出来,“二小姐,来挑首饰呀?听说要成亲了是不是?”

    “嗯……”小刀迟疑了一下,薛北凡立刻挤上去,“是呀是呀,跟我成亲!”

    伙计和一些在店里买东西的街坊上前围观,都说小刀和薛北凡郎才女貌很般配。

    薛北凡乐呵呵点头,“那是!”

    小刀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拽了薛北凡一下。

    有些好事的就问薛北凡和小刀认识多久啦之类的。

    薛北凡撇着嘴,“认识一年多了,我第一眼就中意上了,非她不娶。”

    小刀一张面通红,拽着薛北凡往外走。

    “哎!”薛北凡还不让她走,“你不买钗么?”

    小刀脸通红,心说这二愣子胡说八道,也不嫌丢人。不过薛北凡笑意浓浓,倒是看得人挺安心的。

    一个没看紧,薛北凡满世界都嚷嚷了一圈,说他要跟小刀成亲了,让街坊都喝喜酒来。

    小刀赶紧就溜走了。

    拐进另一家铺子,小刀要给郝金风买一壶好酒带回家。

    没想到薛北凡又跟酒家侃上了,说要和小刀成亲了,一转眼,整个客栈的人都知道了。

    小刀脸通红赶紧跑。

    薛北凡在后头追。

    小刀一路走,薛北凡就一路逢人就说,最后小刀用手捂着他嘴都拦不住,赶紧跑回家了。

    重华和小月两人抱着孩子刚刚回来,郝金风睡了个好觉刚刚醒来,就看到小刀红着脸跑回来了。

    薛北凡跟在后边,一脸笑容。

    小刀进屋关门“嘭”一声,惊的院子里的鸟儿都飞了。

    郝金风和右右对视了一眼,看重华和小月。

    重华和小月一耸肩,那意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四人一起转脸看薛北凡,像是问——你又干什么了,成天闹得小刀发脾气,小心她不嫁给你!

    薛北凡笑得笃定,背着手慢悠悠走进了小刀房里,顺手关上房门。

    小刀坐在床边理东西,今天被薛北凡一闹,该买的都没买着。刚才她在铺子里看到很好看一个紫玉钗呢,没顾上买,现在回去挑,估计也被人买走了,再说了……还怎么进那家店铺去啊,薛北凡这家伙。

    抬头,小刀就见薛北凡笑眯眯走进来了,气又上来,先飞一个白眼给他再说。

    薛北凡到她身边坐下,抬手给她看一样东西。

    小刀低头瞧了一眼,愣了,是她看中的那只紫玉钗。

    薛北凡给她戴上,又从身后拿出篮子,里边都是小刀刚才想买没顾上买的东西。

    小刀捧着篮子发呆。

    薛北凡凑过去细细帮她理了理鬓角的头发,小声道,“我都嚷嚷到了,你成亲那天就跑不了了,跑了也没街坊敢收留你,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娘子,就没人抢了。“

    小刀第一次听薛北凡这样讲话,面上烫得都不行了。

    薛北凡顺势抓她手,“我就怕你跑了,你却怕我不是真心的,你说我冤不冤枉?”

    小刀朝他看。

    薛北凡惊喜,比刚才温顺了好多啊!

    喜上眉梢的薛北凡立马得意忘形,双手一抓小刀肩膀,“果然表达感情要直接,小刀,来,给亲一个吧……”

    “吧”字刚出口,薛北凡一口亲上了小刀的瓷枕头。

    ……

    之后,众人就发现这一对的相处模式变了。

    小刀没那么别扭了,虽然还打打闹闹,不过薛北凡显然甜头比以前多得多,小刀和小月还有右右三姐妹开始专心准备喜酒的事情。小刀原本隐隐的忧虑似乎也都不见了,喜气洋洋的。

    重华见薛北凡心情甚好,就问他,“你给她吃了什么药把她这病治好的?灵丹啊,简直药到病除。”

    薛北凡拿着酒杯得意,“定心丸。”

    重华和郝金风对视了一眼,“定心丸?”

    薛北凡一笑,“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猜的,用心点,就猜到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