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我靠谱,你随意 第41章 知足吧,高小宝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来到熟悉的宿舍门前,我迟疑了,我该如何面对她?

    踟蹰了半晌,终于还是没敢敲下,我怕这门一开,我和她近十年的友情也将随着这道门而永远裂开再也合不拢。

    当我欲转身之际,门却自发地开了。

    “咦?这不是小宝吗?来找雨霏啊?她不在呢,进来坐啊。”同学很热情。

    我转身笑道:“她不在啊?没啥事,我有空再来吧。”心里不知怎么的忽地松了口气。

    “有啥事要我转告吗?”

    “没事没事,我给打她电话。”说完后,我忙迅速离开。

    走出她的宿舍,我有些潸然,曾经我们那样亲密无间无话不谈,曾经我们互相许诺成为挚友,是什么让我们之间的友情如此不堪一击?雨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揣测祁沉是扒手一事我只同你一人提起过,而且陆小媚说她来华大是一个自称我好友的人引的路,所以每次才能那么巧合地找到我。雨霏啊雨霏,现在我该如何面对你?

    半抱着怀中的包包,踢着脚下的石子,我有气无力地走在校园的小道上,无法面对的又何止雨霏一人,顾南溪,我又该如何面对你?

    不知不觉中,我竟走到了顾南溪的宿舍楼下,那曾经如此熟悉的大门,那早已混熟打成一片的门卫大叔,那再也回不去的懵懂年华……此刻,我要向这一切慎重道别了!

    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没走多远,却还是被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给止住了前进的步伐。

    声音是从我身旁大树后的湖边传来的,听到他们的对话后,我再也无法动弹一步了。

    “为什么我不行?我有哪点儿不如她吗?难道真的要和她一样像个疯子般追求你,你才会动心吗?顾南溪,你对她的感情不是爱,你那是同情心!你不能混淆这两种感情!她有什么好?你以为她疯疯癫癫的真是喜欢你吗?她那是自尊心作祟,她是要转移高中时被沙绍当众羞辱的羞耻心!何况她最终也没有选择你不是?”雨霏啊,你似乎挺了解我的,我有些讪然。

    身后是我最好的朋友以及我暗恋了九年的男生在对话,话题的主角是我,我环抱着双肩有些无力地靠着树干滑坐在地上。是我太天真了,原来雨霏喜欢的人一直都是顾南溪!

    犹记得初一那年,我俩被分为同桌,雨霏长得漂亮成绩好待人又随和,很快我就和她无话不谈了。那时我们两小无猜,互相交换秘密,我脑子白,抢先说了自己喜欢顾南溪,并开玩笑说谁也不许跟我抢,而原本兴奋地要与我交换秘密的雨霏那一闪而过的尴尬却被粗神经的我忽略了。事后无论我怎么逼问她都不肯说自己喜欢的是谁,但我知道她心里一直以来也有个很喜欢很喜欢的男生!

    雨霏,你这个傻瓜,我那样说,你就真那样听了?喜欢就喜欢嘛,大不了我俩公平竞争,这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南溪,我甚至比她喜欢你喜欢得还早!她为你做的,我一样也能做到,要不是我当年让她,你也不会看上她的对吧?南溪……”雨霏的声音有些哽咽,我的心也跟着哽咽起来,爱情有什么让不让的?喜欢就喜欢,就算让给我,要是他不喜欢那我也没机会不是?

    还是没有顾南溪的声音,我觉得有些冷。

    不知过了多久,雨霏已经开始“嘤嘤”哭泣。

    顾南溪终于开口:“这件事情是你干的吧?我查到了IP。”声音有些陌生。

    “……”静默。

    “还有大二那年把小宝以前的事翻出来传上网的人也是你吧?”

    “……”雨霏的哭声越来越小。

    “老乡会那次……”顾南溪顿了一下,再次开口时话语里已透出了浓浓的失望,“你没有去通知小宝,是吗?雨霏,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雨霏忽地止住了啼哭,良久,有些歇斯底里地吼道:“是!是我!凭什么她能得到那么多?她成天疯疯癫癫没个女孩子样,那样厚脸皮地对你死缠烂打,为什么你要对她动心?为什么你要对她那么好?甚至为她喜欢的男生背黑锅,你知不知道打架那次你甚至丢掉了评选优秀毕业生的机会!”

    “我不在乎那些虚的东西,打架是我先动的手。”南溪淡淡道。

    “顾南溪!你清醒点儿好不好,她就是个疯子,一点儿也不值得你爱!”雨霏有些失控,我觉得周身越发冷了。

    “我让你给小宝带的早餐、转给小宝的礼物,你都没给吧?还有,小宝最喜欢喝的粥是干贝粥,根本不是蚝干粥,对吧?”顾南溪的声音有些抖,我那样熟悉他,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难过。

    礼物?早餐?难怪那天顾南溪在粥店时直接为我点了蚝干粥。

    又一个傻子,我高小宝何德何能啊!

    “她不配得到那些,她凭什么得到那些?你的时间那么宝贵,怎么可以浪费在为她买饭想这想那这种事情上?南溪,你也转回头看看我啊,如果你喜欢她那样的,我也可以为你改变。从明天开始,我为你占位、送早餐、吃你不喜欢吃的菜,什么我都可以为你做……”雨霏,我在你心目中连收到顾南溪的礼物都不配吗?

    “可是你终归不是她。”顾南溪的情绪有些低落,我没法看清他此刻的表情,可我就是知道他很伤心。

    “只要你想要,我就可以成为她。”雨霏似是看到希望般,赶紧表态。

    “还有一件事,你要跟我说实话。”顾南溪没有理会雨霏的表白,顿了一下,有些沉重地开口道,“高中那年,小宝给沙绍写的情书是你改的吧?那封信是写给我的对不对?”

    “轰”的一声,心底有什么东西崩塌了,那象征着信任的巨塔不费吹灰之力顷刻坍塌。

    雨霏,不是你对不对?我那人生中永远不愿提起的污点不是你做的对不对?

    脑海里迅速闪现几年前,在全校师生面前沙绍的嘲讽和拒绝,耳边到处充斥着同学们嘲笑、暗讽的声音和老师的不理解、失望的眼神……我的头好疼!

    静!四周一片死寂,一定不是她,怎么可能是她?高中的我们是那样单纯,怎么会是我的挚友雨霏将我一步一步推入地狱!

    可是,怂恿我写情书的是她,替我转交情书的也是她……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但,她是我最亲密的挚友啊,我怎敢对心中的信念起疑?朋友不就是该相互信任的吗?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侥幸地以为这件事不是雨霏做的时,她又再次将我击垮。

    “是!是我!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她成天在我面前说她有多喜欢你,成天在我面前说你又如何跟她对视了一眼,你们又在哪里偶遇,你又和她说了什么话!我明明也喜欢你,为什么我不能说?我不能炫耀?我要让她丢脸,我要毁了她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我要……”

    “够了!别说了!”我头疼得厉害,终是忍不住嘶吼出声,我这一出声,身后的两人皆是一惊,谁迅速朝我走来,谁又在歇斯底里地喊叫,谁紧张地抱起我在校园里奔跑……这熟悉的味道好亲切、好温暖,沉沉……我们回家吧。

    什么都听不到了,好冷,头好晕,我眼前一黑,就这样昏了过去。我不想也不敢再面对一些人一些事!好吧,我就是个孬种!

    春去春又来,祁沉激情四溢地参加了今年的高考,以高分考进了华大,华大虽然不如清华、北大,但也算是排得进全国前十的名校,二中的校长惋惜之余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位小名人曾经在青桐市二中待过,足够让他炫耀许久。

    这一年,我大四,祁沉大一,我们之间的亲密度在外人看来可以用与日俱增、突飞猛进来形容。

    但若用我的话来说,那就只有四个字:小鬼难缠!

    现如今我俩的恋情是公开化白热化,在舆论、同学、老师、老妈的联合监督下,我化身为女战士、女保姆、女金刚,为了祁沉同学的生活起居、工作学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我有预感,在不远的将来,我将成为女英雄女烈士永垂不朽、流芳百世!

    嗷,我苦逼的生活并没有任何改变,一年了,我要伺候的大爷比上一任更难搞!

    他是合法化的难搞!我是名正言顺地被搞!

    尼玛,我现在后悔了行不?

    爱情就像围城,外头的人想进去,里头的人想出来;没有的人期许,得到的人烦忧!

    一年多了,在外头我是光鲜亮丽,有个绝色男友,但实际上……尼玛!我还没有转正!

    每日苦逼地练级依然还没有修成正果,自从我俩的恋情公开后,祁沉那小子更是严肃地对待转正一事,装得不行,每一分都加得小心翼翼,每一分都减得无比大方!

    尼玛,到现在我才勉强及格!黑幕啊有木有?作弊啊有木有?不公正啊有木有?为嘛我做了那么多就只加一分,稍微犯一下错就十分十分地扣啊?

    好幼稚啊!不玩了可不可以啊?

    嗷,啥时候才能翻身做主人啊?这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咆哮过后,通体舒畅,我看看时间,嗷,我的小宝贝快起床了,得赶紧准备好早餐。

    豆浆不烫嘴不冻肠,油条七分酥三分软,花卷不能大过我的拳头,水煮蛋必须是农家蛋……“嗯……小宝……”床上的人儿翻了个身,嘴里嘟哝着我的名字,我赶紧“哎”了一声,拿起他的衣服小碎步地奔至他床前。

    此时他一头乱发,睡眼惺忪,脸蛋粉扑扑的,真是怎么看怎么俊俏,真想扑上去狠狠咬一口!好不容易将他拉起,他还娇气地嫌东嫌西。

    “我要迟到啦,今天有面试呢,你自己答应送我去的!”我有些无奈,这小主真是难搞。

    “来我公司上班就是,干吗那么累。”他不满地抱着我的腰不肯再动弹。

    “喂,我是走在时代尖端的新女性,怎可这样依赖别人!我们也有自主权人权……”噼里啪啦没完没了,烦死他!

    “唉,好了好了,送你去就是,不过你要答应我,做得不开心就不要做!谁欺负你了别藏着掖着,还有我呢!又不是养不起你!真是拿你没办法……”祁沉小大人般嘟哝着,我心里真是如抹了蜜般甜。

    望着眼前的男孩儿,我一时间没有了言语和动作,这样一个“娇气包”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真好!

    “怎么?不想去了?那正好,我再睡会儿。”小鬼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故意威胁道。

    “沉沉。”

    “嗯?”

    “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啊。”

    “肉麻!”切,嘴上嫌弃脸上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我可不可以亲你?”我弯下身涎着一张脸谄媚道。

    哟嗬,小鬼还跟我害羞,只见他微微偏转过头,一副娇羞样:“不要脸!”

    我立马如打了鸡血般:“嘿嘿-那我亲嘴好了!”

    “你……唔……”

    此时不封口何时封?

    某微博曾经说过,人要成功有三要素:一是坚持,二是不要脸,三是坚持不要脸!我深得这三要素精髓,于是我成功了!微博诚不欺我也!握拳!

    但是,小鬼啊,再不让我转正,我可就老了!

    后来,我从苏丹她们那里得知,顾南溪与国贸系花根本没有半毛钱关系,打架后什么独让莎莎进屋的事纯属子虚乌有,还知道了顾南溪真的开始为我改变,他为我所做的一切要是在没遇到祁沉前,我想我会感动,会毫不犹豫地扑向他的怀抱,但是,我终归有了祁沉不是?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喜欢的人也同样喜欢自己更让人开心呢?

    知足吧,高小宝!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