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未及相顾年华里 第27章 有你存在的故事里,怎样的结局都好(3)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翦墨优接过彩色笔,蹙眉想了想,在小荷灯上写下了一句诗:我会一直在,纵使你已不在,寂寞开成海。

    “在写些什么?给我瞧瞧。”刚写完,还未点燃灯芯,一只手伸过来拿起了小荷灯。

    走来的是苏络嘉,他在酒吧里没见到翦墨优的身影,于是一个人找了出来。

    他见到小荷灯上的诗句后,脸色似乎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常色。

    “我们打算在酒吧里玩通宵,如果你想回客栈休息的话,我先送你回去。”苏络嘉将小荷灯还回了给翦墨优,

    淡淡地说道。

    “你回去和他们玩吧,我自己回客栈就行。”抬头望了突然出现的苏络嘉一眼,翦墨优很自如地点燃了小荷灯里的灯芯,然后将其放入了水中,“好了,大功告成了,小妹妹,这么晚了,你快回家吧。”

    “嗯,姐姐再见!”和翦墨优告别后,小女孩提着小竹篮一蹦一跳地高兴走了。

    “你回酒吧去吧,我一个人知道回去的路。”见苏络嘉 还不走,翦墨优笑了笑,说道,

    “这个古镇很小,一条道就穿遍了全镇,难道你还担心我走丢了不成?”

    苏络嘉静静望定翦墨优,过了半晌,突然开口说道:

    “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你还在记恨着当年我离校时和江影在一起了?”他和江影去国外没多久就因为性格不合分掉了,两人早已形同陌路。

    翦墨优怔了怔,无语了一阵,好半天才回道:“和那件事完全没有任何关系,不是我给不给机会,而是已经有一个人占据了我的心,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翦墨优苦笑了一下,当年的事情,她早忘得差不多了,或许只有当初愧疚的人,才会一直记着这么久。

    “是慕扬寒吗?阿姨告诉我他一年前就已经死了,不在人世了!翦墨优你清醒过来好不好?!”

    苏络嘉直白的话直接戳进了翦墨优的心窝:“就算慕扬寒不在了,那也永远不可能是你!”毫不留情面地丢下一句话,翦墨优转身就走。

    细想当年,如果他不是这么急于在临走前找一个可以在异国陪伴他的伴侣,说不定她那时跟着他出国,就真的爱上了他!可惜他心中早算计好了自以为是的一切!就凭这一点,他永远无法和慕扬寒相提并论。

    这个世界大部分人都在相互算计着,真正毫不计较坦诚相待的人又有多少?也只有慕扬寒这样的傻子才会心甘情愿地真正地对她好,明明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却从不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分一毫,反而来照顾好她的生活起居;明明清楚以后两人若不能长久,她就有可能成为了他人之妻,可却为了她后半生可以无忧,尽可能地从物质上给予她最大馈赠。

    从凤凰回来后,翦墨优和苏络嘉的关系立刻疏远了很多,或许知道翦墨优这里已经无望,不久后他便找了一个女朋友。对此翦墨优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这就是苏络嘉,一个现实的男人,像他这种男人世上有很多,旁人无可厚非。

    时光之快莫如孩子的成长,孩子的名字取为了慕暖,小名暖暖。无论是坐、爬、站,还是走路、说话……或许是在母体中得到的营养更多,暖暖都比同龄人成长得更快,平日也极少生病,翦母和翦父每天带着他都很轻松。

    “暖暖,听话,不要玩婆婆的手机了,咱们去上幼儿园了好不好?乖暖暖,听话啊。”三岁的慕暖小朋友最近总爱拿着大人的手机装模作样地放在耳边打电话,然后咿咿呀呀地说着含混不清的话。

    慕暖恋恋不舍地把手机还给了外婆,冲翦墨优喊了一句“妈妈,我去上幼儿园了”后,牵着外婆的手欢快地出了门。

    今年是M大八十周年校庆,去年回国后留校M大的江影打了电话来邀请翦墨优回校参加校庆。

    “班里很多同学都会回来,墨优你可千万不能缺席啊!而且,咱们班以前的班主任病了,大家打算回来一起去探望他。”电话里的江影要翦墨优一定答应校庆时会回来才 肯罢休,

    “可以带家属的,你可以带上你们家的那位一起回来。”

    “好啊,都五年没回母校了,我会带上家里那位的。”

    翦墨优望着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看着动画片的暖暖,笑着答应了江影。

    M大的校庆非常热闹,由于历史悠久,各届的校友遍布天南海北,政界商界的各类精英人物都有。

    翦墨优到达M大时,学校平日举行活动的大广场上恰好在举行某个剪彩仪式。据过路一个学生说,S市一个企业给M大捐赠了一座图书馆和两万册图书,正好在今天校庆举行竣工仪式。

    翦墨优一个人牵着慕暖走走逛逛,将学校的各种标志性建筑物讲述给慕暖听。走过校旧图书馆时,图书馆大门顶上那块电子公告屏上依然循环播动着校庆贺语,只是贺语由当年的建校七十五周年改为了“热烈庆祝我校建校八十周年”。

    令翦墨优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在这里碰上沈悦如,她当初一直没明白沈悦如为何会帮Anna打电话骗她出去。

    “翦墨优,好久不见啊。”沈悦如叫住了翦墨优,目光在她牵着的慕暖脸上游移了几秒,“眉目和扬寒哥还挺像的,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她和蔼地弯腰问慕暖。

    “阿姨,我叫慕暖,羡慕的慕,温暖的暖。”慕暖飞快地回答道。

    “真听话。”摸了摸慕暖的头发,沈悦如笑着望向翦墨优,“看到你们一家这么幸福,我心里也没什么疙瘩了。”

    翦墨优听此疑惑地看向沈悦如:“当年,你为什么要骗我去那里?”

    “因为,我不甘心,我要你一报还一报。”沈悦如似乎料到了翦墨优会问这个问题,她眨眨眼,云淡风轻地说,“我所做的和你对齐夜语做的事情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你当初明知道我是清白的,却把事情嫁祸在了我的身上。”顿了顿,她又说,

    “不过,现在我也早退出了那个公司。翦墨优,我蛮喜欢你的,重新做朋友如何?”沈悦如友好地伸出了手。

    翦墨优没有伸出手:“我不和一个差点害我和慕扬寒尸骨无存的人做朋友。”她牵着慕暖的手,从沈悦如身边走过。

    一报还一报,对当年无心犯下的错,她认了,可她不可能还会和这种人成为朋友。

    M大的情人湖旁垂柳依依,绿草茵茵,有人拿着相机在拍照,有人在欣赏风影,也有一家三口一起躺在岸边的草地上聊天。慕暖见到这么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后,欢快地跑了过去。

    情人湖里的湖水依然明澈清透,一如当年。翦墨优望着清可见底的湖水,恍然失了神。再抬头时,前方草坪上玩耍的孩子却早已没了踪影。

    此时慕暖正追跑着天空里的一只气球,不知不觉便忘了 身后的母亲。待气球越飞越远,再也追不到时,慕暖才发觉自己已置身于一个热闹的广场。

    周遭都是陌生的人,慕暖在摩肩接踵的人海中被挤得东倒西歪,最后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引来众多路人的围观。

    这时广场上的剪彩仪式恰好结束,一群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簇拥着一个男子从台上走下。

    “慕总,现在就回S市吗?”一名中年男子在慕扬寒身后殷勤地问道。

    慕扬寒点点头,简略回道:“现在就走。”去年他给M大捐赠了一座图书馆和两万册图书,今日恰好剪彩,他本不愿来,无奈盛情难却,只好抽空回来一趟。

    “可是……”中年男子正要劝说些什么,前方却传来小孩撕心裂肺的哭泣声。

    一行人同时朝前方望去,只见不远前一小群人正围着地上哭泣的一个小孩议论纷纷,却无一人上前过问。

    见慕扬寒蹙眉望向前方走丢了的小孩,跟在慕扬寒身旁的负责人对身后的校志愿者努了努嘴,校志愿者心领会神立刻跑上前去安抚蹲在地上哭泣的孩子。

    “小朋友,别哭了,告诉姐姐,你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啊?姐姐帮你找妈妈。”

    “妈妈……妈妈……妈妈叫优优……”慕暖声音哽咽,不停地抽泣着,“爸爸……爸爸……”话还未说完,慕暖又哭了起来。

    “慕总,这边请。”负责人做了个请势,引向前往迎宾馆的方向。

    慕扬寒望了眼揉着泪眼站起的小男孩,内心深处却倏然间多了种莫名的熟悉感,血液里仿佛有一种很亲很近的东西在沸腾。

    负责人又重复做了个“请”势,请慕扬寒走另一条路,慕扬寒点点头,转身走向负责人牵引的路。

    “妈妈叫优优?那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的吗?”

    “我叫慕暖,羡慕的慕,温暖的暖,妈妈说爸爸的名字叫慕扬寒……”

    身后传来忽远忽近的对话声,慕扬寒在听到“慕暖”这个名字时蓦然停下了脚步。

    优优、慕暖、慕扬寒……难道?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从脑海飞快闪过,顾不得身旁的一行校领导,慕扬寒转身快步朝慕暖走去。

    找了慕暖大半天的翦墨优已经急得团团转,打了电话给几个大学同学帮忙一起找,可均无果。翦墨优都快急得掉出眼泪来了,慕暖却突然不知从哪里飞奔而来,雀跃地扑到她怀里。

    “宝宝,你吓死妈妈了!”顾不得训斥孩子,翦墨优紧张地把孩子抱起,只想再也不要松开怀里的宝贝。

    翦墨优用手背擦了擦一直蕴在眼眶里的泪花,抬了抬头,眼前突然多出一个挺拔颀长的身影,挡住了前方的去 路。

    是他吗?真的是他吗?真的是慕扬寒吗?她是不是在做梦?抑或是思念过度出现了幻觉?

    抬眸的那一刹,心脏仿佛骤然停止跳动,意识仿佛突然空白,周围的一切在瞬间变得安静祥和,只有止不住的眼泪滚滚而落。

    慕扬寒弯起嘴角微笑着凝望她,他俊朗如画的眉眼温柔如初,他的扬唇浅笑依然蛊惑人心,他捧起她的脸,轻轻地说:

    “优优,对不起,我来晚了。”炯炯的眼神里是望不到底的幽深湿润,低哑的嗓音里尽是浓浓的惭意和愧疚。他是那么后悔当初只是远远见她一面就转身离去,他是那么后悔当初只凭一时的自以为是就远走异国三年后的今天才回来,以至于耽误了这么多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美好年华。

    翦墨优怔怔地望着眼前朝思暮想却怎么也见不着的人儿,失却了言语,只知道不停地落泪。

    她记着他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她想着他出现时的每一份惊喜,她明白他从未说出口的一世诺言,她笃定地相信只要在这里等着他,他就一定会回来,无论是要到时间的尽头还是世界的尽头。

    她是那么坚守,却不是因为她有多执著,她又是那么执著,却也不是因为她有多坚强。而是因为他曾给予的好她永世也不愿忘怀,他曾给予的爱她一生都难以穷尽。她愿意用一生的想念与无悔刻下爱的碑——慕扬寒,这辈子,有你存在的故事里,怎样的结局都好,有你存在的时光里,怎样的年华都美。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