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桃花依旧笑春风 第二部分:我爱黑色汇 03.云妹妹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引子:

    “两万!两万!”

    少女清而脆的声音,仿佛一串银铃,摇碎整条巷子清晨独有的岑寂。一条流浪狗抬起头来看看,又夹着尾巴,去刨垃圾堆里的西瓜皮,惊动了一群绿头苍蝇“嗡”得乱飞起来。有几只撞到少女白底蓝条的校服上,她拿手摇着赶开,自顾自仰着脸又叫:“两万!”

    “吱呀”一声,古旧发黑的木窗被人推开,露出少年鸡窝一样的头,揉着惺忪地眼睛问:“阿云,你今天不是中考吗?”

    “笨!所以才提前来叫你起床啊!”少女的脸庞在朝阳的映衬下,宝石般的眸子熠熠生辉:“你别忘了给你阿婆煎药。”

    “哎!”

    “还有我昨天给了黄六叔十块钱,让他今天给你留条新鲜的鱼,你别忘了去拿。”

    少年皱起眉:“你哪儿来的钱?”

    “不要你管!”少女晶莹的脸庞被朝霞镀上一层淡淡的绯红:“我要走了。”

    “等一下。”少年耙了耙鸡窝样的乱发,然后消失在黑洞洞的窗口。等他重新出现的时候,手里已经托着一盒糕点。精美的包装盒跟破破烂烂的木楼形成鲜明对比,在歪歪扭扭的陈旧窗口,仿佛落在垃圾堆里的一朵鲜花。少年咧开嘴,笑得露出洁白的牙齿:“今天是过节,我给你买了盒绿豆糕。”然后拿了只篮子,系上绳子,小心翼翼慢慢将糕降下来。

    少女将糕捧出来,精致的盒子泛着丝绒华贵的光泽,这次轮到她皱眉了,仰起脸问:“你哪儿来的钱?”

    “你别操心了。”少年在窗口擦了一把黝黑脸庞上的汗珠:“反正他们说这个是名牌货,可好吃了,你尝尝吧。”

    少女的眉蹙起来:“你又去赌钱了?”

    少年挠了挠头,吱吱唔唔还没有说话,少女脸色一沉,把那糕点往地上一放,转身就走了。

    少年追下楼来,巷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毛色灰黑肮脏的流浪狗,在用湿湿的鼻子拱着地上精美的糕点盒。

    “滚!”少年懊恼的冲狗吼了一声,空落落的巷子沐浴在刚升起的太阳里,一切都显得黯然失色。

    ————————————————我是名牌大学的分割线—————————————————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

    ……

    凄厉的尖叫令一帮女孩子花容失色,所有人面面相觑,舞蹈老师扬着头:“下一个!”

    云佳战战兢兢的站出来,校庆一百一十周年,她们系女生又多,几乎所有人都安排了节目,云佳面容姣好,身材均称,于是被挑去伴舞。

    谁知遇上要劈腿这么惨无人道的事情,也不管她们这些大二女生,老胳膊老腿是不是受得了。

    就在她心惊肉跳的时候,舞蹈室外突然有人叫:“云佳!中文系云佳!下面有人找!”

    简直是天降纶音!

    云佳连忙对舞蹈老师说:“老师,我出去一下。”

    舞蹈老师正忧心忡忡这群学生连劈腿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了还跳什么舞啊马上就要校庆晚会到时候岂不是在党和国家领导人面前丢脸么于是心不在焉就点了点头。

    云佳一看老师点头如获大赦逃之夭夭。

    她一口气跑下楼梯,脸上倒出了汗,崭新的跑车边站着个人,背对着她正抽烟。

    “嘿!”

    她跳起来才拍到他的肩头,这小子越长越高,从她上初中后就跟竹笋一样,蹭蹭的往上蹿,等她考进大学,他已经蹿到183公分,比她整整高了一个头。

    三月的下午,太阳很好,气温还是很低,他倒只穿了件西服,这小子穿西服也没个正经样,露出里面皱巴巴的真丝衬衣,云佳拿两根手指戳着那衬衣:“什么衣服都能被你穿成腌菜。”

    他委屈的掩住衣襟:“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呸!”她跳起来又拍了他的头:“你再说一句试试。”

    “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要你管!”云佳豪气干云:“就凭我,堂堂P大中文系十大系花之一,要样貌有样貌,要才华有才华,嫁不出去才怪!”

    他斜睨:“你们系是不是一共才有十个女生?”

    云佳恼羞成怒,一脚踹在他的跑车上:“呸!”

    没想到钢圈正好抵在她脚趾上,痛得她抱脚跳,他哈哈笑,云佳气得眼圈都红了:“楼两万!你太没良心了。”谁知他突然一伸手,她只觉得身子一轻,他竟然将她打横抱起来,他身上的气息顿时笼罩了她,涌入她的全部呼吸,既陌生又熟悉,吓得她结结巴巴:“你……你想干嘛……”

    “我想……”他微微眯起眼睛,琥珀色的眸子在早春阳光下,仿佛猎豹,绷满伺机而动:“我就是想……”他的头慢慢低下来,吓得她连闭眼都忘了,只觉得视线里他的脸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啊!”

    伴随着她尖利的嗓音,他手一松,将她扔进跑车里,扔得她七晕八素,差点没滚到车座底下去。%]8m3?*T)J:{

    他大笑着上车,她好容易刚爬起来坐到座椅上,他一脚油门接着一脚刹车她差点又跌下去,气得只差要哭:“楼两万你就是个大混蛋!”发动机的轰鸣将她的声音湮没,她咬牙切齿的想,总有天自己会报这一箭之仇。

    楼两万招摇的新跑车在一周内,成为云佳她们寝室的主要议论对象。谁让这小子骚包,开着百来万的敞篷跑车到学校来找她,被寝室室友看到,人人夸张:“哇!云佳没想到你的男朋友这么帅!又这么有钱!太有型了!”

    “楼两万他不是我男朋友,他就是我小时候的邻居。”

    有人好奇问:“两万?他名字叫两万?真的假的?”

    “是啊,他就叫楼两万,是真的。他妈妈生他之前在桌子上打麻将,正好摸到一张两万,海底捞扛开耶,把牌往桌上一拍,乐极生悲,动了胎气,就生了他。”

    “啊?这么有传奇性啊?”

    “是啊,所以原来在我们巷子里他有个外号,就叫‘海底捞’。”

    “噗!”

    “哈哈哈……”

    “不会吧……”

    一双双花痴的眼睛热切的盯着云佳,云佳只觉得浑身不自在,至于么,就是一个骚包的楼两万,至于让寝室里一帮姐妹都向往成这幅模样么……于是她故意正了正脸色,说:“你们别看他人模狗样的,其实他是开赌场的,这城里地下赌场有一大半都是他的,他是黑社会。”

    这次总该吓倒这些花痴的姑娘们了吧?谁知——

    “哗!”

    “天啊!”

    “太帅了!黑社会!”

    “为什么黑社会大哥都是这么帅啊!介绍他给我们!”

    “对对!介绍他给我们认识嘛!”

    “我小时候就一直梦想找个有情有义的黑社会大哥做男朋友!”

    “就是!太帅了!”

    云佳觉得自己彻底要抽了,什么啊,一群如花似玉的大学女生,个个对黑社会垂涎三尺。

    于是在全寝室姐妹的强烈要求下,她不得不给楼两万打了个电话。

    楼两万接到她的电话还是挺高兴:“怎么了?”

    “我们寝室想让你请吃饭,就这个周末晚上,你有时间吗?”不等他答话,又急急的说:“你要没空就算了。”

    “有空,有空,当然有空。”楼两万忙不迭问:“你们要吃什么?我叫人订位置。”

    云佳觉得十分懊恼,掩着听筒问全寝室:“你们想吃什么?”

    “什么都可以!”

    “就是!”

    “随便好了!”

    只好说女人花痴起来真是不可理喻,云佳于是告诉楼两万:“她们说随便,你看着办吧。”

    “行!”楼两万答应的很干脆:“到时候我来接你们!”

    楼两万还真把这事当成件事了,周末的时候特意带着司机开着房车来接她们,于是寝室里的两千只鸭子突然就变成了四只鹌鹑,个个浅笑含羞,跟着云佳鱼贯而出,没半点平常叽叽喳喳的模样。

    楼两万这次真下了本钱,请她们吃生猛海鲜,还连连自谦说“粗茶淡饭,招呼不周”,云佳这两年跟他吃的多,知道这桌菜大约又是自己全年的学费。于是在心里一边骂他虚伪一边看他招呼寝室同学们吃菜喝饮料,处处周到,风度翩翩,要不是她太清楚他这十几年的底细,还以为这小子真是一绅士。

    装样!

    饭吃到一半终于热闹起来,寝室里的女生都没了起初的拘紧,个个问东问西,还有人大着胆子要求楼两万表演一下赌技,楼两万只是笑,说:“我不赌的。”

    “为什么啊?”

    “我答应过一个人,我答应她再不赌。”

    “哗!”

    “啧!”

    “啊!”

    ……

    云佳只听到一片抽气的声音,全寝室的女生同时露出心心眼,睡在她对面的绾绾摇着她的手激动得要命:“天啊天啊,一定是个很感人的故事!一代赌神为了一个女人戒赌!天啊天啊,想想就好感人哦!”

    云佳只怕这群花痴女扑上去把楼两万生吞活剥了,于是赶紧解释:“他奶奶死的时候,他答应他奶奶不再赌了。”

    “哇!有情有义!”

    “就是!”

    “好感人!”

    云佳可算明白了,在这群花痴女眼里,无论楼两万做啥,都是值得花痴的。

    吃完饭除了云佳,人人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楼两万提议去KTV唱歌。云佳第一次跟楼两万到这种地方,一下车泊车的小弟就笑容可掬:“十二哥来了?”一进大堂那更是热闹非凡,经理带着一溜迎宾的公关小姐齐刷刷鞠躬,个个娇声软语:“十二哥!”经理满脸堆笑:“十二哥这阵子都不来照顾我们生意,我们强哥前阵子还问,是不是你们把十二哥给得罪了,我说再借我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得罪十二哥啊,准是十二哥嫌我们这里太简陋……”

    进了包厢,经理笑容可掬:“今天十二哥带了这么多美女来,我们真是蓬荜生辉。今天各位美女一定要给我面子,玩得高兴点!”又是水果又是鲜花,红酒洋酒更是轮番送上来。云佳就坐在楼两万身边,隐约听到经理附耳对他道:“十二哥,今儿晚上要灌醉哪一个,您尽管发话。”

    云佳心中大怒,脸上却不动声色,左手移到右肘底下,隔着衬衣,就在楼两万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咝!”楼两万从牙缝里只吸气。

    “十二哥?”经理看楼两万脸都白了,忐忑不安的问。

    “没事,没事,你出去吧。”

    经理一走,绾绾就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云佳死活不干:“我不会玩这个,还是唱唱歌吧。”

    “没事,我们教你!”

    “就是,可好玩了!”

    七嘴八舌吵得云佳没办法,只得少数服从多数,但最后的警惕性还有:“那就我们来吧,楼两万不要来,他要来我们就输定了。”

    “好!”

    绾绾提议:“那十二哥帮我们洗牌吧。”

    这群花痴女学的真快,云佳忿然想,都已经开始叫十二哥了!

    “行,我帮你们洗牌。”楼两万兴致勃勃,拿起茶几上的牌拆开,唰唰唰几下功夫,切牌,洗牌,转牌,飞牌,射牌,开扇,梯式……单手换双手又换单手,十指飞快,看得大家眼花缭乱,频频惊呼。

    卖弄!

    云佳在心里很不以为然。

    第一轮云佳就不幸中采,大家起哄,让她选真心话还是选大冒险。

    云佳心知肚明八成是楼两万在牌里面玩了花样,苦恨一时大意,只好狠狠瞪了他一眼,选了真心话。

    那帮花痴女笑作一团,最后推了绾绾出来,绾绾清清嗓子,问:“请回答,你的初吻是和谁?”

    她的脸顿时红得像火烧:“没有!”

    “啊?”众人一幅大跌眼镜的样子:“不会吧?”

    她语气坚定:“没有就是没有。”

    其实心里有点打鼓,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心虚。

    可是……那个真的不算啊……

    那还是拿到P大录取通知书的当天,酷热的黄昏。她高兴坏了,匆匆忙忙扒了两口饭就跑出去。

    那时候楼两万手头已经十分宽裕,买了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子,就在原来那条巷子不远。她去的时候屋子门大开着,他正蹲在电脑前,在联众在线大杀四方,上面的积分多到她数不过来位数,看到她来了他连忙把电脑关了,问:“通知书来了?”

    她不理他:“你干嘛又打牌?”

    他一幅很委屈的样子:“我就玩玩游戏……”

    “那还不是打牌?你答应过你阿婆什么?”她气鼓鼓:“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把门一摔她就蹬蹬下楼去,他追下来:“阿云!阿云!”

    她跑得很快,一直到拐角处他才追上她,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因为用力过猛,将她扯得往后一仰,他连忙扶住她,结果他的唇正好扫过她的额角,软软的,像羽毛一样。她一下子怔住,他仿佛也呆在了那里,四周一片寂静,他的胸脯起伏着,呼吸在渐渐急促。头灯的声控灯突然熄灭,夏日的夜晚,没有月亮,楼道里黑得只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仿佛有光。她突然觉得害怕,他滚烫的唇已经压上来,笨拙的,小心翼翼的,吻上来。

    这个吻把他们两个都吓坏了,她猛然推开他,咚咚的跑下楼去。一直跑回了家,她的心还在狂跳不己。

    后来整个暑假,她都一直有意无意躲着他。

    幸好后来他见着她,仿佛若无其事,于是她也松了口气,若无其事了。

    那天晚上整个寝室都玩得十分尽兴,最后楼两万送她们回学校,差点要关门了。

    她跟楼两万道别,打算跟寝室的姐妹一块儿上去。

    谁知楼两万叫住她:“等下,有件事我要问你。”

    绾绾冲她扮鬼脸,其它姐妹则笑得贼兮兮,她们像两千只鸭子,一哄而散,跑进了寝室门楼里。

    “哎!等等……”云佳只着急,跺了跺脚,又问楼两万:“你有什么事快说啊,过会儿要熄灯了。”

    结果楼两万特认真地问她:“今晚我通过了没有啊?”

    云佳直犯糊涂:“通过什么啊?”

    “你们大学寝室不都有规矩,谁有男朋友都得先请吃饭,然后才能通过啊。”

    “啊?”她脸一直红到脖子里,又羞又怒:“谁告诉你的?”

    “老八说的啊,他说你们大学女生都这规矩……”

    “老八是谁?”

    “老八就是老八……你别管了……”他追问:“到底我通过了没有啊,我都提心吊胆一晚上了!”

    她恼羞成怒:“通过个头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没有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楼两万目光炯炯:“你要再嘴硬我可喊了啊?”

    “喊什么?”她警惕的看着他。

    结果他跳上花坛,就用手圈成喇叭,冲着女生寝室楼就喊上了:“云佳!我爱你!云佳!我爱你!”

    他嗓门又大,中气十足,云佳又急又气,寝室楼上已经一片哗然,几乎所有的女生都纷纷推开窗子,她急得直拉他:“别喊了!别喊了!”

    他不理不睬:“云佳!我爱你!”

    这下连旁边的男生楼都惊动了,有人推开窗子拍巴掌,还有人吹口哨,更有人大叫:“兄弟!好样的!”

    他竟然得意洋洋,向四周拱手答谢,又打算再喊。

    云佳气坏了:“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笑得十分无赖:“你说声你也爱我,我马上不喊了。”

    她沉默不语。

    他立马又提了一口气,准备接着大喊,云佳迫于无奈,只好扯着他的衣袖:“楼两万!你再这样我生气了啊!”

    “那要不我们赌一把,就翻大小,要不扔色子,就一把。”他笑得更像狐狸了:“谁输了谁说我爱你,好不好?”

    “不行!”

    “赌一把嘛,就一把,好不好?”

    “不行!”

    “我爱你!”

    “不行!”

    “你不爱我!”

    “不行!”

    ……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