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帝煞血妻 卷五:傲视寒霜,绻缱深情(结局篇) 193  大结局(下)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这是傲天大陆最上乘的阵法,一旦布下,便没有办法破解。

    少年的嘴角微弯,明明在笑,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气直冲心底

    “是吗?”宛若呢喃一般的话语,在冷风之中听得不是很真切。

    笑容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则是少年危险的压迫感越来越浓,好像死神突然降临一般,蓝眸微紧,“那么你就去死吧。”

    “咔嚓——”一声,大长老的脖子瞬间被扭断。

    少年扔下手上的尸体,照样提起二长老,修长的手指描绘着他的脖颈,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的情绪,“说不说——”

    二长老阴狠地望着少年,在他们的预期当中,是所有人都要被困在五行台上,可是事情都出乎他们的意料,眼角瞥见已经死亡的大长老,向来急躁易怒的他心中歹毒想到,就算要死,他也要拉着几个人陪葬。

    “你想要救她,可以。”二长老阴森森地厉笑几声,“除非你废掉自身的修为。”

    毁掉一个人的一生修为,比让他死掉更加的残忍。

    少年细长的手指游离在二长老的脖子上,仿佛寒凉的利刃,在他的的脖颈上留下丝丝血痕,却最终没有扭断他的脖子。

    蓝眸微微扫了眼风云妖夜的方向,那腐蚀的光球已经剩下一步的距离,他似乎能看到她的衣服在慢慢的燃烧起来。

    小东西,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风云妖夜浑身都湿透,彷如从水中捞出来一般,额上的汗水不断滴落,心中似乎有感而觉,抬头看到少年扬起手掌对着自己,手上金光闪烁,一股不安响彻在心底。

    “主子,不可——”风雨雷电和清风无情猛地大骇,纷纷出声。

    “你干什么——”风云妖夜低吼一般,狠狠盯着五行台下的少年,“我到不知你这么傻,为了我,宁愿废了这么一身修为,邪,我风云妖夜既然敢与你并肩站在一起,自然没那么弱,你要是敢真的对自己下手,倘若我能够活下来,立马带着宝宝消失。”

    少年原本正打算一掌废了自己的修为,只要事关风云妖夜,他的理智永远都会偏离轨道,乍然听到她这么一说,少年撤去手上的金光,唰的转头,恶狠狠地拔高声音,“你敢,这辈子你都休想逃离我的身边。”

    风云妖夜看着少年恢复正常,心有余悸,这个呆子。

    不经意间垂眸看着浸湿的衣襟上露出的幻宇琉璃,风云妖夜眼眸一亮,脑中闪过当日紫发少年说过幻宇琉璃可助她一力。

    血眸慢慢沉静下来,风云妖夜伸手握着这块如雪魄般的项链,缓缓闭上眼睛,心如空寂。

    彷如受到召唤一般,幻宇琉璃猛地发出如血一般艳丽的火红色光芒,萦绕在风云妖夜的身上。

    “轰——“五行台在那一刻全部炸成粉碎,化为粉末,连着那腐蚀光球消失殆尽。

    烟尘滚滚,环绕在众人头顶之上的,乃是一片火红色的迷雾,绚丽似霞,美丽而让人震撼。

    在那一刻,繁华落尽,魔邪迦楼的眼中只剩下少女眉间那朵如血绽放的红莲。

    风云妖夜旋身落下,足尖轻点于地,火红色的发丝飞扬而起,点缀着血色的魅力。

    冷漠依旧,却气势略微不同,此刻的风云妖夜更加霸气,美得炫目,让人不禁沦陷。

    “如火一般的红莲印记。”少年上前,紧紧抱住风云妖夜,在她的肩头蹭了蹭,才抬手抚摸了下她眉间的印记,蓝眸流光溢彩,“真美——”

    风云妖夜佯装生气地瞪了眼少年,挥着拳头,“你不该拿你自己的修为开这般玩笑,下次再这么冲动做傻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的人她疼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他能对自己狠心,但她却见不得他对自己狠心,因为那样的心情很让人绝望。

    “就算是死,你也不许丢下我一人……不许……”魔邪迦楼将脸颊蹭了蹭风云妖夜的发丝,闷闷地说道。

    “傻瓜——”风云妖夜心骤然一疼,这么不安吗,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淡淡地说道,“下次再也不会了。”

    他们的爱已经到了毁灭的边缘,已经不能一个人生活了,丢下谁,都是很残忍的吧。

    若这是他希望的,她便承诺他,只是真的能否做到,却不得而知了。

    “你们不是想要拯救人类,杀死魔兽冥龙吗,那么我便让它来毁了这片天地。”风云妖夜牵着少年走到二长老和三长老面前,风华无限笑了一下。

    这一笑很美,却让人胆战心惊,就连风雨雷电也齐齐抹了一把汗。

    风云妖夜抖了抖手上的空间丝带,麒麟猛然现身,庞大的身形彷如几座大山一般高,顿时一阵地动山摇。

    只是在他的头顶之上,赫然蹲着一只小布丁点,全身雪白却又灵动无比的小狐狸。

    “吼……你给我下来。”

    麒麟一出来,声音气势如洪,声震长空,猛然甩动着脑袋上的家伙,但那小狐狸硬是牢牢地抓着它头顶的毛发,淡定地瞥了眼这毛躁的大伙伴,“乖,如果你还想要像上辈子一样被我揍,你就尽量摇摆吧。”

    “别玩了——”风云妖夜揉了揉眉心,冷声道。

    怎么这家伙每次一出现,都要这么大动静。

    “哼——”麒麟对着头顶上嚣张的小狐狸,扬了扬爪子,牙齿磨得铿铿作响,低头看着地上的风云妖夜,双眼顿时亮亮的看着她,态度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弯,“小美人。”

    小狐狸听着这声音,没看也知道这家伙的脸上有多么的谄媚,顿时撇撇嘴,从它身上跳了下来,众人只见白光一闪,它便安稳地落在地上。

    “属下参见主子和圣女。”小狐狸单腿跪地,朝着魔邪迦楼和风云妖夜恭敬地颔着狐狸头。

    众人也有些傻眼,这是啥情况?

    “哥,主子什么时候多了只小狐狸宠物,小主子又哪里来的圣女称号?”清风很放肆地抱着无情的手臂,戳了戳他的脸蛋问道。

    无情看着一直占有性赖在自己身边的清风,便不由得揉揉自己的眉心,也没有推开他,淡淡地说道,“不清楚。”

    话落,眼眸凉凉瞥了眼清风,“你能不能放开一会。”

    清风收紧抱着无情的手臂,咧嘴,笑得很是猖狂:“不能,哥哥是我的,到哪里也不能丢下我。”

    无情脸色暮然一红,这个小混蛋,以前怎么没这么粘人。

    风雨雷电看着这两个活宝,嘴角的笑容变得玩味,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清风怕是以后会把无情捧在手心里当宝贝一样都说不定。

    感情是双方面的事,如果一位一直在付出,而另一位却视而不见,那并不是真正的爱情,经过生死离别,两人的感情结局不想画上句号也不行。

    而另一边风云妖夜则挑了挑眉,不由疑惑,“圣女?”

    小狐狸站直身体,似乎觉得仰头太辛苦,便跳上一旁的凌风肩膀上,与两人对视着。

    凌风抽了抽嘴角,要不要这么自然熟啊。

    “嗯,具体来说是魔族圣女赤炼未离,也是魔帝赤炼血儿的亲妹妹,而主子则是暗夜邪帝七杀。”小狐狸一板一眼地说着,“圣女可还曾记得玉之魔灵?”

    见风云妖夜仍一脸茫然的样子,小狐狸霸气一挥手,“不记得我没关系,以后记得就行。”他本是上古弑魂剑的守护兽,也是暗夜邪帝七杀主人的妖兽,如果不是因为圣女身上的幻宇琉璃,恐怕它也没那么早苏醒。

    “上古魔神大战,魔族和神族没有一个人活下来,暗夜邪帝七杀为了救主子将心头血化为血玉帝珠让主子得以再世为人……而魔帝也转世轮回在另一个世界……”小狐狸玉之魔灵继续回忆着上古之事,眼中露出一抹思念。

    【有关赤炼血儿——叶璃玥与紫沐尘的故事,请关注诺诺的《神秘皇叔我要了》】

    好半响,风云妖夜才转动眼珠子,想当初她会那么容易栽在少年的手里,想来也有血玉帝珠的缘故。

    魔邪迦楼摸了摸她的脑袋,慵懒之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叹息说道,“小东西,我吃醋了,怎么办?”

    即便知道那个七杀是他的上辈子,那个曾经在小东西心里占据一定位置的男子,心里难免有些堵。

    “你倒是吃起自己的醋来了。”风云妖夜好笑地看着一副哀怨的少年,下巴指了指摊在一边的二长老和三长老道,“还是先把那两个老家伙给解决了吧!”

    “放心,他们死也跑不了的。”少年揽着风云妖夜走到两个已经吓得一脸苍白的二长老和三长老面前,“你说我将你们挫骨扬灰好不好?”

    少年性感的声音缓缓吐出,却是那么的煞气逼人。

    “娘亲,把那魔兽冥龙叫出来,一脚踩扁这些老不死的。”彼时,宝宝稚嫩霸气的声音猛然响起。

    “额——”风云妖夜正好也有此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忍不住问道,“宝宝,刚才你没事吧。”

    “娘亲,宝宝很厉害的,怎么可能有事?宝宝知道娘亲身上有宝贝保护,所以才没出手的。”

    少年抽了抽嘴角,他敢发誓,这臭小子绝对是故意的,看他着急,很有趣是吧,是吧?

    风云妖夜好笑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少年的背,再次看了眼自己的肚子,她都可以想象未来的日子会有多么的精彩。

    麒麟收到任务,伸出爪子挠了挠脑袋,这呼唤总要有点心意吧?心中奸笑两声,某兽猛地抬起兽脚使出吃奶的力气踏着大地。

    顿时整个天地一片地动山摇,大有不叫醒魔兽冥龙誓不罢休的架势。

    而世人皆以为这场巨大的晃动是神灵发怒,在日后纷纷祈祷上苍……

    “吼——”这时候,隐世宗族大殿猛然轰塌,一条巨龙腾升而起,呼啸而鸣。

    “丫的,这场面可真够壮观的。”晔雨直勾勾地瞧着头顶上的巨龙,咽了咽口水说道。

    小狐狸看着头顶上嚣张得瑟的某只小龙,笑得好不灿烂,嚣张个毛,嚣张个屁,等一下有你害怕的时候。

    “靠,哪个混蛋吵本大爷睡觉的。”冥龙狂怒,张牙舞爪地寻找着真凶。

    “哈哈,你个呆头笨龙——”小狐狸唰的一下子又跳上麒麟的脑袋上,笑得好不阴险。

    冥龙惊呼道,“玉之魔灵,你怎么在这里。”

    想到这妖兽在这里,那么他的主人肯定也在这里,冥龙僵硬地转动龙脑袋,朝着底下一瞄,顿时龙眼珠子瞪得老大,乖乖,死定了。

    顷刻间,嚣张的冥龙顿时恹恹然缩小体积,屁颠屁颠跑到魔邪迦楼的面前,“主人,好久不见。”

    “哈哈——”小狐狸笑瘫在麒麟的脑袋之上,这冥龙绝对是瞌睡虫,在上古时候,曾是邪帝七杀的坐骑,也只有面对主人的时候,才会这么的胆小。

    “这七杀绝对是个霸气神奇的主。”风云妖夜看着这魔兽冥龙的转变,摸着下巴说道。

    “夜——”少年的声音拉得好长,隐含着一丝危险。

    风云妖夜感到阴风阵阵,刮过脸颊, 无辜地眨了眨眼,转身踮脚,伸手圈住少年的脖子,蹭啊蹭,一副讨好的样子。

    少年气也不是笑也不是,捏了捏某夜的小脸蛋,顺手将她抱了起来,冷眼瞥了眼地上的两人,“那什么龙,将人给我处理干净了。”

    魔兽冥龙自然很乐意效劳,咻的一声,又变回庞然大物,以泰山压倒姿势,神速般的踩扁二长老和三长老,

    “你一定要用这么粗鲁的方式吗?”小狐狸看着那尸不成尸的两人,很是严肃的教育道,“下次记得干活要连点渣都不剩。”

    “¥%*……”冥龙怒了,噼里啪啦地骂出一通。

    ………………

    “不打声招呼就要走了吗?”

    魔邪迦楼揽着风云妖夜出现在某一处山崖,而站在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五行台上所发生的一切。

    紫发少年和他身后的两人停下脚步,回头,那悠然而立的身姿,是如此的惊采绝艳。

    黑纱飘渺蒙在脸上,倾世的风姿让人想要窥视那朦胧之下的绝世容颜。

    “又不是见不到了。”紫眸微微看向风云妖夜,少年轻笑,在那一瞬间美若芳华,或许他该叫她一声姨娘。

    “谢谢。”魔邪迦楼咳了两声,才不好意思地道了声谢,无情的性命,小东西的临危之物,总的来说,他都应该说声谢谢。

    紫发少年淡笑,却是说道“我们该回去了。”一切的危险都已落幕,也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莺尾花的香气缓缓弥散在这一方天地,紫发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指,袖袍一挥,空间顿时扭曲。

    “这是空间撕裂——”魔邪迦楼视线落在那熟悉的裂层,不由挑眉。

    妖娆的银发与那蛊惑的红发在微风之中交互缠绕,魔邪迦楼和风云妖夜静静地看着那神秘少年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那扬起的紫发是那么的傲然倾世,却又让人觉得抓不到,两人都不禁想到,会是怎样的人,能够牵绊住他的脚步呢。

    “夜,我带你回我们的家。”少年撩开风云妖夜额前的火红色发丝,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眉间的印记,低声说道,在另一片大陆,他是帝尊,而此刻,他只是一个在平凡不过想要带妻子回家的人。

    “好,我们回家。”

    风云妖夜闻言,顿时笑靥如花,点头应允。

    抱着少年的腰,安静地靠在他身上,风云妖夜的手不禁抚摸上隆起的肚子。

    清风拂过,缱绻起刻骨柔情。

    在那一刻,两人的周身都散发出惊人动魄的美。

    而在不远之处,无情也默默牵起清风,十指相扣,看着神秘少年消失的方向,嘴中喃喃吐出四个字,“公子倾羽。”

    【注:倾羽小朋友乃是叶璃玥和紫沐尘的儿子】

    浮尘繁华当中,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爱恨,太多的羁绊……

    在光阴如同白驹过隙下,也许会冲淡,但不管是魔邪迦楼和风云妖夜,还是清风和无情,他们的倾世绝宠却永远都不曾退去。

    (本文终)

    写给读者们:

    《帝煞血妻》经过几个月终于大结局了,对于这本书,诺诺付出的精力不比《神 秘皇叔我要了》少,都是用心去构思每一个情节,诺诺很感恩每一个支持这本书的读者,希望大家能在阅读诺诺的书中得到幸福。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