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变身皇后与王妃 君雪、欧阳茜楠分写 第147章 大结局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身体像是被拆开又重新拼凑在一起,君尛洧因剧烈的痛楚而醒来,睁开眼的刹那,一时不知道身在何处。

    头顶纱帐的颜色和图案略让他有种熟悉感,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这是君雪凤仙族的房间。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他到底昏迷了多久?

    君雪呢?

    为什么不在他身边?

    恐惧开始朝着骨髓蔓延,眼睛里渐渐涌现绝望的神情。

    千万不要像他想的那样,千万不要——留他一个人在世上。

    “唔……”

    挣扎着想要起床,身上却一点儿力气也无,强撑着一口气坐起来,衣衫已经被汗水浸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肌肉好像比从前僵硬许多,手脚都不太听使唤。

    暗自运行真气,除了更加剧烈的疼痛,没有任何反应。

    “扑通——”

    逞强的结果就是,他从床上直接跌倒了地上,因着铺了厚厚的柔毛毯子,身子并不痛,不过声响还是惊动了照顾他的“人”。

    “醒啦,终于醒啦……沧澜大人不愧是神医,料定了您这两天会醒过来。”

    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凤晴迫不及待地冲到门口然后停下,脸上尽是欣喜之色。看到君尛洧摔倒在地上,想要搀扶却无法进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坐在地上。

    君尛洧从凤晴噼里啪啦鞭炮一样的说辞中了解到,他已经昏睡了三个月,而君雪早在第三天的时候就醒了过来。

    心里不由苦笑,玄天珠对他的影响果然很大,能够留下一条命已经是侥幸。

    想到那一场恶斗,想要见到君雪的心情就更加迫切。

    他必须亲自确认小东西安然无恙,这样才能够放心……

    “君雪,在哪儿?”

    昏迷了一个月导致他说话时嗓音嘶哑,隐隐有种被磨砺的痛楚,可眼下也顾不上了。

    “凤主么?她在化生池浸泡,上次的打斗动了胎气,好在小主子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

    说到这儿,凤晴仍旧心有余悸,当初受了那么重的伤,连沧澜大人都说孩子可能保不住,谁曾想如今母子两个都健健康康的?

    他们的凤主,果然是福大命大,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他眼中的崇敬之情更甚。

    “带我去找她——”

    君尛洧喘息了几下,不等凤晴反应过来,就摇摇欲坠地向门口走去,脸色却更显苍白。

    凤晴立刻上前扶着他,承受他身体大部分重量,缓缓地向化生池方向行去。

    本来想要阻止,却在看到他眼中复杂神色时噤声,他不懂那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痛苦、隐忍、担忧、不安?

    “被沧澜大人知道,我又要挨骂……”

    小声地咕哝着,凤晴无可奈何,族里现在最闲的就是他,才被派了“照顾”君尛洧的活计。

    想到某件事,脸上表情转为兴奋,呵呵,没想到爖主子居然要成为天帝了,大家都在为此做准备!

    远远的,君尛洧就看到了坐在化生池中的君雪,此刻她正微微闭着双眼,正在打坐养神。已经三个月了啊,她的脸比之以前更加清瘦,小腹却微微地凸起,那是他们的孩子——

    君雪听到动静,眼睛立刻睁开来,正好与不远处的男子对上,俊朗的五官是如此的熟悉,熟悉到让心有种扯痛的感觉,虽然沧澜舅舅一直保证他没事,可没有真正醒过来她始终无法放心。

    每天看着他昏睡的面容,三个月的煎熬让她有种已经过了几十年的感觉。

    这才明白,被抛下的恐惧……

    如果不是顾着君子,她怀疑自己能不能撑得下去,好在他们一家三口都没事,这就好!

    看到他走路那么辛苦,君雪想要从池里出来,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紧张。

    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看他一步一步地靠近,生怕这是一场幻梦。

    她多怕,他再也醒不过来……?

    走到池边,君尛洧重重地喘气,半响才平复过来,缓缓地张开双臂,看向面前的女子时,眼中尽是缱绻柔情,带着无止境的温柔痴恋。

    “洧洧……”

    君雪呜咽一声,投到君尛洧怀里,却并没有用上多少力气,此时的他,看上去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

    想到他刚醒就跑出来,秀眉紧蹙,责备的话却不论如何说不出口。

    两人抱在一起,同时满足地舒了一口气,只觉得心里缺少的地方实实在在被补上,所有的空虚全部被填满。

    只是,这样的温馨气氛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某个“尽职”的大医师给打断——

    “谁准许他下床的?这破身体还敢瞎折腾,还不赶快把人扶回去?”

    沧澜脸色不太好看,他费了多少工夫才拿之前只剩下“空壳”的身体调理成现在的状况,没想到君尛洧刚醒来居然就来这么一出。

    狠狠瞪了凤晴一眼,沧澜还是上前扶住病人另外半边身体。

    “爹爹,你终于醒了,再不醒笨蛋娘亲就要被那个妖孽骗走了——”

    君子欢欣鼓舞的声音适时响起,却是对着他老爹告状,没办法,他已经对那条白狐忍无可忍了。

    “小鬼,你想把你爹再气昏过去就继续说——”

    沧澜一改之前的愤怒,对着鬼灵精的小家伙儿凉凉地道。

    “呃,娘亲虽然笨,可是心里只有爹爹而已……”

    君子亡羊补牢地道,却奇异地发现他这个醋坛子老爹情绪上没有什么波动。

    怪了,之前他不是很介意轩辕狐和火炎的存在么?

    怎么睡了三个月,连脑袋都坏掉了么?

    “儿子,还有两个月……”

    君雪翻了个白眼,果然小鬼就是小鬼,就算智商再高也一样。

    故意拉长了声音,话只说了一半就停顿下来,若无其事地扶着宵亦陌向房间走去。

    “娘,我错了。”

    君子乖乖地道,他不该刺激老爹,想要继续看好戏。

    再有两个月,他就会化成实体,到时候恐怕要任由他娘搓圆捏扁。

    而他精明的小脑袋瓜意识到,得罪了娘亲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扶着君尛洧躺到床上,在他的示意下,自己也脱了鞋袜钻到被窝里去,君雪像只小猫一样乖巧地依偎在夫君身边。

    “洧洧,终于,都结束了。”

    似无厘头的一句话,君尛洧却听得分明,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两人交缠在一起的青丝,心也跟着被柔情紧紧缠绕。

    “嗯,你终于做到了。”

    他很骄傲,他的小东西终于达成所愿,不但救出了亲人,还拯救了苍生。

    虽然,他自身对于后者并不太在意——

    “真的不在意了么?”

    君雪终是忍不住问道,之前君子所说的话,她并不是没有放在心上,担心洧洧会介意轩辕狐的存在。

    饶是她再怎么聪慧,对于洧洧这样平静的反应也有些无法理解。

    “傻瓜,现在还有什么能够影响我们?还有谁能够把我们分开?”

    君尛洧笑得很是满足,所有的不安,都因着君雪那一日的决定而消散。

    对于那日她“自私”的决定,他很满意,就算是死,小东西也不能抛下他。

    不管是上天入地,是生是死,他们都会在一起,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值得他介意的?

    “…………”

    君雪不语,只是更把脑袋往那温热的胸膛蹭去,从始至终,她在乎的就只有这一个人而已。

    如今这样的结果,真真正正算是圆满了吧?

    “等你身体养好了,我们就回宫里去,凌敖一定会很高兴……”

    呵呵,是高兴终于可以脱离苦海吧,那么多的政务,回去的话他一定会抱怨连连。

    “嗯。”

    等到君子可以继位,就带着她去隐居吧,小东西一直不喜欢皇宫……只是,还要等上十几年,太久了——男人有些出神地想。

    “义父的孩子已经出生了,一男一女,听说很可爱——”

    君雪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小腹,眼中有憧憬有喜悦,不知道君子长什么样子,再有两个月就能真正见到他了。这种感觉,有些奇怪……

    “嗯……”

    龙凤胎?听起来还不错,他要不要和君雪多生几个?

    这样的热闹,小东西已经很向往吧?

    他很明白,她对亲情的渴望。

    只是,如果君雪的注意力只放在孩子身上——他不想要和自己的孩子争宠!

    “洧洧,你有没有在听?”

    发现身边的男人有些心不在焉,君雪半趴在他胸口,不满地用手指戳戳戳,只是力道轻柔根本就不痛不痒。

    洧洧到底在想什么,居然会出神……

    君尛洧收回心神,目光专注在君雪脸上,宠溺地道:“只要你开心就好。”

    从今以后,他会尽最大的努力疼她,宠她,让她成为世间最幸福的人。

    紧贴着君尛洧温暖胸膛,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君雪觉得,心里终于圆满了,此生她已经别无所求。

    ——10年后——

    “他一个人能行吗?”

    一辆豪华的马车悠哉悠哉的行驶着,车上君雪不忍心的道。

    “我当初可是8岁就执政了,君子现在都10岁了,没问题的,咱儿子你还不放心吗?再说了还有凌敖欣悦他们呢!”

    君尛洧搂着君雪亲昵地道。

    “恩。”

    想想也是,自己的儿子什么性格自己不了解吗!

    趁着大好年华,好好玩玩……

    都奔30的人了…………

    杭州是我国古都之一。秦朝置钱塘县,隋朝为杭州治,五代时是吴越国都,南宋时以此为行都。杭州是世界著名的游览城市,名胜古迹很多,如西湖灵隐寺、岳庙、塔等。

    杭州以其美丽的西湖山水著称于世,“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表达了古往今来的人们对于这座美丽城市的由衷赞美。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写道:“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西湖,她拥有三面云山,一水抱城的山光水色,她以“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自然风光情系天下众生。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到杭州旅游,一看西湖,二看灵隐,灵隐位于西湖西部的飞来峰旁,离西湖不远,可谓“不可不去”。

    飞来峰是江南少见的古代石窟艺术瑰宝,可与四川大足石刻媲美。苏东坡曾有“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峰”的诗句。

    三潭印月。

    又称“小瀛洲”,是西湖三岛中面积最大、景观最丰富、知名度最高者,被誉为“西湖第一胜境”,是江南水上庭院艺术的代表作。“湖中有岛、岛中有湖”是这里的最大特色。

    断桥残雪。

    美丽的神话故事《白蛇传》中白娘子与许仙的相会之桥,位于白堤始端。断桥之名得于唐朝,古时桥上有门,门上有檐,下雪时中间一段的雪都在门檐上,桥上只有两头有雪,远远望去桥像断了一样,所以称作断桥。

    桥堍有御碑亭等亭轩建筑,面临里西湖,与宝石山、保叔塔隔湖相对,山、塔、湖、亭、桥与湖边桃、柳组成一幅如画景色,十分迷人。断桥是通往孤山的必经之路,每当雪后人们纷纷去断桥欣赏西湖雪景,孤山与里西湖银装素裹,格外动人,因称“断桥残雪”。

    “哇~好漂亮啊!”

    站在西湖边上,欧阳茜楠抒发着心中的感慨。

    不是以前没来过西湖,而是没来过这古代的西湖,现在看来,那经过人工的湖,远远及不上这自然的美。

    并肩而立的金冷轩嘴角也勾起淡淡的弧度。

    “茜……楠?”

    马车停下,君尛洧轻巧的跳下车,然后抱下君雪。

    刚下车就听到旁边的人赞叹道:“哇~好漂亮啊!”

    虽然只是很普通的赞叹,君尛洧一点都不在意,可是听到君雪耳朵里,却像是晴天霹雳……

    这声音……

    隔了十几年,对这声音还是那么熟悉……

    感觉君雪的奇怪,君尛洧顺着她的目光望去。

    之间旁边的一男一女也望向这边。

    显然刚刚君雪惊呼的那一声,他们听到了。

    刚刚君雪只是听到那女子的声音就觉得像欧阳茜楠的,现在看着她的长相,就确定她就是茜楠。

    “茜楠!!!”

    君雪冲过去抱住那女子。

    被抱着的欧阳茜楠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袭来,可是她的确不认识这名女子,但为什么?

    “小仙儿?”

    茜楠很不确定的叫出名字,因为在这个世上,除了她在这里,还有就是她了。

    “嗯嗯,我是小仙儿,终于找到你了!”

    “55555小仙儿,想死我了……”

    两女相拥痛哭……

    两男相看两不厌……

    ——客栈内——

    “小仙儿,我告诉你啊,我穿过来之后,就掉到了湖里,把这个世上的爹爹给砸湖里去了,还有就是,没想到我还有婚约,当初觉得自己还小而且还没见过对方,当然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给他了,所以就想到了让他讨厌我,没想到……………………”

    “我穿过来的时候,成了婴儿呢,然后被洧洧救了,认做了女儿……”

    “你就是那个永乐公主?”

    “恩恩。”

    “我听轩说过你呢……”

    “呵呵……”

    -----

    “咱俩捡着宝了!”

    金冷轩和君尛洧来个男人站在门外‘保卫她们的安全’。(也就是所谓的偷听)

    “我也这么觉得!”

    “呵呵”

    “啪……”

    门被打开。

    两女站在门口,双手掐着腰道:“你们两个竟然敢偷听!”

    “去做饭!”

    “要亲手做!”

    “否则——”

    “不可原谅_!”

    “哐当——”

    关上门,继续喷……

    ----乌鸦飞过……嘎嘎嘎嘎……

    “刚才算我什么都没说。”

    “我也是。”

    “这菜吃哪里啊?”

    金冷轩拿起一把香菇问道。

    君尛洧瞥了一眼道:“好像应该把‘帽子’去掉,吃下面。”

    “哦,那这个呢?”

    金冷轩又拿起旁边的豆角。

    “我看看。”

    君尛洧接过长长的豆角,不小心弄断了一截,露出里面饱满的籽粒。

    “应该是吃里面的籽吧!”

    接着两人开始去‘帽子’,去豆角皮……

    ——《本书完》——

    ——推荐莹子的《淡定皇帝hold不住了》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