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黑心秘书耍无情 第一章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卓莹改用耳Mic接听电话,这样她就可以一边双手快速的按着键盘,一边还可以轻松的回话,反正都是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的内容—

    「他一边和我说话,一边不停的打瞌睡!」

    「对不起,我们总裁可能累了。」她用很世故又很甜美的声音回道。

    「他一直接电话,只是吃一顿饭,他甚至不愿意关机一个小时。」

    「对不起,我们总裁可能是怕漏接重要的电话。」她不疾不徐的解释。

    「他的态度粗暴、霸道,又不会为女性着想,说什麽我为什麽不跳过甜点,对我的健康和身材比较好!」电话那一头的女性气炸了。「他这是在暗示我很胖吗?」

    「对不起,我想我们总裁不是这个意思。」卓莹边说边起身,她需要找一份资料,而耳Mic的好处是她的行动完全不会受到限制,可以走到哪里说到哪里。「他一定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

    「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张臭脸!」

    「对不起,我们总裁一向比较严肃。」确定好资料的内容之後,她又回到座位上。

    「他光有那张脸帅又有什麽用?那种冷冰冰又不苟言笑的表情,会令人退避三舍!」

    「对不起,我代我们总裁向你道歉,他一定是公事繁重才会眉头不展,我会转告……」

    「哼!」电话那一头的女人抢白。「反正没有下一次了,他以为他是谁,万人迷还是白马王子,就算他是,光听他那种不耐烦的口吻和像是冷面阎王一般的表情,他就别想相亲成功!」

    「对不起,我会把你的愤怒和意见转达给我们总裁。」仍是一贯坚定又沉稳的语调,她已经完成了这份合约,即使这种电话也无法浪费她的时间。

    「不必了!」电话断线。

    拿下耳Mic,卓莹觉得自己有必要让耳朵休息一下,每次只要单中威—她的总裁—去相亲回来,她就要被疲劳轰炸一次。

    端起桌上的茶杯,她很快的喝了两大口,原来说话是一件很令人口乾舌燥的事。

    话说每一次的相亲,都是由董娘下令,她负责安排时间、地点,再由她通知女方,也催促、盯着总裁赴约,而她算是双方之间的桥梁,於是……不爽的女方,通常会在第二天打来抱怨一箩筐。

    卓莹将几次的通话心得归纳了一下,那就是—这个脾气火爆、个性耿直、不会讨好女性、不会伺候女人,可是却又英俊无比、魅力迫人的上司,女人第一眼会被他所吸引、为他神魂颠倒,以为自己碰上了全台湾最帅、最有型的男人,不过只要一相处,往往一顿饭还没有吃完,一切就幻灭了。

    他傲慢、自大、眼神睥睨,好像这次相亲他有多勉强、多委屈,双方总是不欢而散,因为他说话大声、表情紧绷,好像他面对的是全世界最无趣又最无聊的女人。

    虽然负面的评价因此传开,但是每一位来相亲的千金小姐总以为自己有收服他的能耐,个个跃跃欲试,然後又个个失望而返,就是有那麽多不怕死的,所以他的相亲才会一直没有断过,卓莹也就要一直当受气包。

    没错!幸好她这个受气包的薪水不差,不然老是一大早在电话里被没有见过面的名媛或是大小姐痛骂,还真不是太舒服。

    打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拿出一盒巧克力,原来被骂也会令人觉得饿,她拿出了一片巧克力,细细的品嚐,当巧克力在她的嘴中融化时,她瞬间感到满足,巧克力果然是抚慰女性—

    高跟鞋用力踩踏在大理石地板的喀喀声突然响起,由远而近,急促愤怒,像是要来讨债一般。

    马上把整盒巧克力放回抽屉里,卓莹知道董娘来了,她站起身,准备应战。

    岑锦绣像是一阵龙卷风袭来,完全没了平日那高雅又散发着大家风范的贵妇形象,儿子一次又一次搞这种把戏,她再也当不了那慈爱、雍容华贵的母亲。

    在董娘要闯进总裁办公室之前,卓莹轻轻扶着董娘的手臂,完美拦截。

    「总裁和几个主管在开会。」卓莹脸上带着笑容,平稳但坚定的说道。

    「我要被他气死了!」岑锦绣把卓莹当作自己人,马上吐起苦水。「是有这麽难吗?」

    「董娘,别气坏了身体。」她不动声色地把人带到会客室、坐到沙发上,并要工读生去泡一杯茶过来。

    「我怎能不气!」怒气冲冲的坐下。「吃个饭、见个面很难吗?」

    「总裁不是去了?」卓莹抱持着皆大欢喜、喜剧收场的和事佬态度。

    「你今天接到电话了没有?」

    「接到了。」

    「我昨天晚上就接到了。」岑锦绣气到站了起来。「我安排、介绍的女生都是一时之选、有头有脸的千金,他却像大怒神一般的对待人家!」

    「总裁的脾气……」卓莹堆起满脸笑意。

    「他的脾气我也知道,但是……」气到了极点,她突然像是一颗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没有力气发脾气了,於是又坐回沙发上。「第一次见面,他就不能演一下、暂时假装自己是个温柔、友善的男人吗?」

    「那就不像总裁了。」见工读生送茶进来,卓莹马上接过,用掌心确定是可以入口的温度,再捧送到董娘的面前。「您请喝茶。」

    岑锦绣接过茶杯,马上喝了一口,刚刚好的温度,她又再接着喝了两口。

    「机会还很多,您就放宽心。」

    「卓莹,你们总裁在外面没有女朋友吧?」

    「据我所知没有。」

    「他不是同性恋吧?」岑锦绣没好气的冷问,故意要挖苦目前人不在眼前的儿子。

    「我百分之九十九确定总裁不是。」卓莹不敢把话说死,因为人生中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太多了。

    「那……」岑锦绣忍不住叹了口气。

    「缘分还没有到吧。」

    「我等着抱孙子耶!」她感慨万千。「他爸爸走了几年,我一个人虽然衣食无缺,但是没有伴啊!如果有个小孩来陪我,在我身边跟前跟後的,你知道那种幸福和满足吗?」

    卓莹回她一个了解的微笑。

    「卓莹,我好像没有看他对你大呼小叫过,既然这样,你有空就帮我劝劝他,要他收敛一下脾气,好不好?」

    「没问题。」卓莹爽快的答应,同时话锋一转,「董娘,最近有一间新开的川菜馆,菜好吃、服务又周到,您何不和朋友去吃吃看?我帮您订位,今天中午可以吗?你要几个人的位子?」

    「你去吃过了?」

    「前天请客户吃过,您可以嚐嚐,辣得恰到好处。」卓莹勾起微笑,绝对有品质保证。

    岑锦绣被这麽一哄,情绪似乎平静许多,又回到原本的贵妇模样。

    「他的会没那麽快开完吧?」她认了。

    「还要一会。」卓莹意有所指的回道。

    「卓莹,」岑锦绣命令道:「帮我把话带到!并且订四个人的位子。」

    「是,我一并处理。」

    *****

    众所周知,单中威眼光高、个性火爆,不是一个好搞的男人,他没有女友,也不是那种会游戏人间的男人,所以当有需要携伴参加的宴会,或是一些商业活动或餐叙时,他就带着他的万能秘书卓莹参加,久了,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卓莹留着齐肩的中长发,长得漂亮、气质佳、能力好、EQ高,没有侵略性、不会咄咄逼人,跟她相处会感到非常放心与舒服,是那种不管哪一种人都可以接受她、都会喜欢她的类型,没有人会误会她和单中威之间有什麽暧昧,能够发挥万能秘书该有的本事。

    有了卓莹,单中威在谈生意时更轻松,手中有利的筹码更多了。

    「单总,要谢谢你的秘书卓小姐,她帮我妈妈买到了她爱吃的南投特产。」

    「不客气!」单中威耐心的回道。

    「中威,你的秘书真行,我只是给她一个电话号码,她就帮我把所有相关後续的事都搞定了。」

    「是你上次提过儿子要去纽西兰打工游学的事?」

    「是啊。」

    「那你自己的秘书呢?」对於这点,单中威就不明白了,难道其他人没有办法完成这种小事吗?

    「花瓶一个!」

    「你雇一个花瓶当秘书?」

    这对单中威而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既然要找秘书,那就要请一个可以处理大小事、解决任何状况的人来帮自己,花瓶只能用来插花和观赏吧。

    「花瓶也是有功用的。」那人眨了眨眼,用心照不宣的目光看向他。「反正你的秘书是个厉害角色,有她帮你,难怪你生意可以做到俄罗斯。」

    「因为她有俄罗斯的朋友,念大学时的交换学生,和她是室友。」单中威很清楚有关卓莹的一切。

    「总之你就是Lucky!」

    「我可不是随便选一个秘书的。」单中威的表情有点得意。

    「那你就要小心的伺候她,可别让她跑了,这年头万能秘书可不好找!」

    这一点单中威当然知道,所以当他接收到她投过来的求救目光,他马上就走向她了。

    因为现在正在和她聊天的是一个对於帮人作媒非常热衷的贵妇,她和卓莹见过几次面,只要一遇到她就想要帮她介绍男朋友。

    眼角余光瞄到单中威过来了,卓莹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笑容也更加柔美了。

    「卓莹,那个男人在比利时的鲁汶大学得到两个博士学位,有智慧脾气又好。」

    「陈太太。」单中威打断了正说得口沫横飞的贵妇的话。「我要从你手中抢回我的秘书了,那边有个生意要谈,我需要我的秘书在场。」

    陈太太尴尬的乾笑着,谁都知道单总裁超没耐心、讲话又直接。

    「卓莹,我再和你联络。」陈太太不死心的又说道。

    单中威马上拉着卓莹走开,这场餐叙是采自助式,方便大家边吃饭边谈生意。

    无论他们走到何处,都一定是众人目光的焦点,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他们是总裁和秘书的关系,还真会误以为他们是一对。

    单中威西装笔挺,不板着脸时,潇洒、性感指数破表;卓莹则是穿着及膝的无袖黑色小洋装,简单大方,两人站在一起时,说有多搭就有多搭。

    「我救了你!」站在盛装鸡尾酒的大圆盆前,单中威邀功道。

    因为今天中午美国的客户来,卓莹忙了一天,没有时间和单中威讲一些公事以外的话,这一会,她可以讨回人情了。

    「我早上接了你的抱怨电话,还帮你安抚了董娘。」

    「我妈来过了?」

    「怒气冲冲的。」

    「是我的错吗?」

    看他那副无辜的表情,她也不敢说是他的错,因为他一定自认没有错,是那个女人太乏味,令他没有耐性,而他不想浪费生命,也不想要勉强自己。

    「总裁,你还记得昨晚那位千金小姐的长相吗?」卓莹有点莫可奈何的问。

    「想不起来了。」单中威诚实的回道,在她的面前,他不需要伪装什麽。

    「你们聊了些什麽呢?」她再问。

    「没什麽有意义的对话。」

    「那还有没有下一次?」

    「没有。」他回得斩钉截铁。

    「这次的问题出在哪里?」卓莹替自己盛了一杯鸡尾酒,边喝边问,因为她就站在这些酒类前面,不喝一点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而且她觉得今晚的鸡尾酒调得特别棒。「你总要找出原因,而且董娘会要我给个交代,搞得好像每次你相亲失败,我都要交一份报告。」

    「就是没感觉嘛!」他的语气有一点不耐,但是还不至於会对她大小声。

    「对方的条件应该不差啊。」她知道有钱人都很讲究门当户对,也想像得出和总裁相亲的会是哪种类型的女人。

    「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单中威眉头微蹙,已经到了脾气爆发的临界点。「我带你去认识一个专做南美洲生意的老板,那里的矿产我很有兴趣。」

    「南美洲矿产?」

    「很有挑战性,对吧?」一谈到生意,他的双眸瞬间发亮,显得神采奕奕。「我一直想把生意拓展到南美洲。」

    「那我是不是要开始学当地的方言了?」卓莹的语气带着一丝揶揄。

    「你很有语言天分,你的俄罗斯室友不过只和你住了一年,你的俄语就说得吓吓叫。」

    「那是……」她眉毛一挑。「遗传。」

    「所以基因真的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聪明与否。」

    她不想多谈这类的话题,因为这踩到了她的地雷,就像他一直避谈相亲或是那些连脸孔都记不得的女人的事,他们的性格算是很相似,只要是和生意或是工作有关,他们都非常投入。

    「总裁,」端着鸡尾酒杯,她挑起一抹浅笑,勾着他的手臂,一副要和他一起去开疆拓土的表情。「我们就前进南美洲吧。」

    *****

    单中威无法忍受了……

    面对母亲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把戏,他只好逼自己又来相亲,但是……话不投机不说,连最起码的看得顺眼都称不上。

    坐在对面的女人画了大浓妆、顶着早就退流行的美国七○年代法拉头,而且还穿着大露事业线的深洋装,是怎样,有这麽迫不及待吗?

    更糟糕的是,女人又一副自己好像多有艺术气息、多有品味的表情,令他开始头痛。

    「我平日非常爱看芭蕾舞表演。」女人的声音轻柔,像是跳跃的音符。

    「我讨厌芭蕾舞。」单中威表情极冷的直言。

    「但是像『天鹅湖』、『胡桃钳』那些知名的……」

    「没有兴趣。」他毫不客气地打断对方的话。

    他已经感到坐立难安了,也很确信自己根本撑不到吃完甜点。

    「歌剧呢?」女人又带着希望的问。

    「会打瞌睡。」

    「舞台剧?」

    「没看过。」

    「打给我妈要做什麽?」

    「她要告诉董娘……」卓莹表情淡定,不想让自己显得太得意。「说你并不适合她,她看不上你,她要向董娘说句抱歉,辜负了董娘的一番好意。」

    「卓莹,真有你的!」单中威拍案叫绝。

    「我没有做什麽啊。」她很谦虚的一笑。

    「你让那个女人以为是她的问题,错是在她的身上!」这下母亲就不会寻死寻活,也不会昭告天下说他是不孝子,他可以正正当当的拒绝她再安排相亲的要求。「你很可怕耶!」

    「也许是因为你离开之後,在我陪着她闲聊、让她消气的过程中,她也替自己找到了完美的退场方式。」卓莹向他抛去一个了然於心的眼神。

    「反正问题解决了,这样我就轻松了。」说完,单中威向前伸出手,打算转动钥匙发动引擎。

    「总裁,你不必送我回家。」

    「谁说要送你回家了?」他瞄了她一眼,眼神彷佛是在说她并不是真的那麽了解他。

    「那麽……」卓莹不解地看着他。

    「既然有多出来的时间,我们去看电影好了。」单中威想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看场电影了。

    「但是看完电影就很晚了。」卓莹有点担心地说道。

    「我会送你回家,你怕什麽?」

    「明天我们都要上班。」

    「又不是要熬夜,只是晚一点而已。」

    他是欣赏她的理性,但是有时又不希望她这麽理性,年轻人偶尔就是要疯狂一下,生活作息没必要那麽一板一眼、正经八百的。

    「总裁,我不想看电影,但我想去诚品买几本书,可以吗?」她想去书店胜过看电影。

    「陪你买书……」单中威想了下,发现自己也很久没有去书店逛逛了,看来他的确快变成一个市侩的生意人。「好,我也可以买几本书。」

    「然後再来杯咖啡?」她语带期待的问道。

    「这有什麽问题!」他爽快的允诺。

    「我这样……不会太贪心吧?」她有点疑虑的看着他,不希望他觉得她是在趁机勒索。

    「比起你为我解的围,」单中威朝她迷人的眨眼。「这是小Case!」

    *****

    透过办公室的大片透明玻璃,单中威看到他的万能秘书打翻了办公桌桌沿的一杯茶,茶水溅满了桌面,她赶忙抽了几张面纸,很快的擦拭着水渍,但是手肘一个不小心撞倒了笔筒,笔筒掉到了地面,里面的笔和一些文具顿时散落一地,看起来好不狼狈。

    卓莹在心里无声的咒骂着,接着蹲下身捡拾那些文具,明明她不需要这麽多的笔、立可白、奇异笔,现在大多都是用一台电脑或是iPad,她搞这麽多文具是怎样,连捡都要捡个半天!

    好不容易把东西都捡齐,当她要站起身时,头又那麽该死的撞到了办公桌的桌角,这一次,她再也忍不住,低声骂了出来。

    今天是还可以多倒楣?

    看不下去的单中威由办公室走了出来,这麽失常的卓莹,通常只有一个原因,而他必须要来拯救她了……

    把笔筒用力的放回办公桌上,她挺直了腰,冷眼注视着桌面,心想接下来是不是会有什麽毒蛇猛兽窜出来,因为她不会感到惊奇,就算跑出一只老虎来,她也会和老虎握握手。

    是的!她会!

    他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後,可是她好像没有感觉到。「我们出去喝杯咖啡。」

    闻声,卓莹猛地一个转身,难掩惊讶。

    总裁是什麽时候站在她背後的,他是会隐形吗?

    「现在是上班时间……」

    「我是老板。」单中威有力的语气不容她拒绝。

    「好。」不想逞强、不想掩饰,反正他也知道,能让一向冷静、专业而且有条不紊的她失控的理由,只有一个。

    公司的对街就有一家连锁的美式咖啡店,虽然他是老板,但是去点咖啡、端咖啡的人是他,这一刻她不是他的员工,而是朋友。

    卓莹显得心神不宁、心不在焉,就像大姨妈要来之前的那种焦躁,但是她的大姨妈上个星期才来过,所以这一切和她的生理状况无关。

    把咖啡递给了卓莹,单中威姿态俐落的坐下,他没有多加追问,只是用了解、包容的表情看向她。

    卓莹双手捧着咖啡杯,目光有些涣散,一点也不像平日干练的她。

    「家庭聚会?」单中威率先打破沉默,猜测道。

    「我二姊从LA回来台湾度假。」

    「那很好啊!」

    她二姊年纪轻轻就当上美国知名学府的副教授,这在卓家是很光荣的事,只是……

    家人团聚应该是一件很幸福、很快乐的事,可是对卓莹而言,却是很残忍、很不舒服的酷刑。

    「卓莹。」单中威知道她的死穴。「如果参加家庭聚会会令你这麽失常、魂不守舍,那麽我给你找一个加班的藉口。」

    「我可以一连两个星期都加班吗?」因为二姊要在台湾待两个星期。

    「假日也加?」

    「你可以派我去出差。」

    「如果他们来公司找你呢?」他知道逃避不是办法,那只躲得了一时。

    卓莹摇摇头,一口咖啡都没碰,此刻她的心情真是有说不出来的沮丧。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