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粘人老公 第十章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雯翊,我们跟小晴他们一起结婚好不好?”望着点亮了暗夜的星斗,桑昱翔道出搁在心里已经有好些日子的挣扎。看着小晴他们欢天喜地准备着结婚,心里头忍不住羡慕了起来,如果今天换成他和雯翊,那该有多好,只是……现在的他,虽然有些积蓄,但是能给雯翊过的日子,也不过是还好而已。等到孩子出世了,负担更是加重,到时候他们的生活只会成为一连串的压力。

    “怎么突然这么说呢?”从杨雯翊握住幸福的那一天开始,她已经清楚地知道,她会用整颗心去珍惜他,当然,她也相信,昱翔跟她同心。然而昱翔处事沉稳,结婚对他不仅是承诺,更是一种责任。其实她要的不多,她只想拥有他的爱,可是他却希望给她更多、更好的日子。

    看着杨雯翊,桑昱翔温柔地拨动着她耳边的秀发,“你要忙学校的课业,又要忙泡沫红茶店的工作、我们一天能相守的时间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将杨雯翊搂进怀里,桑昱翔跟着又道:“这种日子,我一点也不喜欢,我想要每天晚上抱着你入睡,更想要你陪着我一起迎接晨曦。”

    无奈地轻轻叹了口气,桑昱翔苦笑道:“我们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五个人住是还好,只是,小晴嫁出去,你嫁进来,家里生活起居的杂事,自然落在你这个媳妇的身上。虽然我在,可是你已经忙得昏头转向,若是再加给你生活的琐碎,我担心你会吃不消。本来打算在家里附近找个房子,既可以照顾家里,又不会把重担压在你的身上,可是,这会儿我的能力还不够,说要买房子,至少还要等个一年,我心里真的好矛盾。”

    “昱翔,泡沫红茶店的工作,在我们的努力下算是步上了轨道,其实现在已经不需要我跟子晴一起坐阵。”细心地抚平桑昱翔皱起的眉头,杨雯翊体贴地说道:“我并没有你想象中的柔弱,这些事难不倒我,而且我身旁有个新好男人,你会帮我、照顾我,不是吗?”

    杨雯翊总是贴心地平复桑昱翔心里的犹豫,让他感到自己可以一手扛起所有的责任。

    轻柔地吻过她的唇,桑垦翔深情地说道:“我爱你,我要你嫁给我,可是,我不要你跟我吃苦,我要你跟我过好日子。”

    “昱翔、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知道、我爱你,不管是荣华富贵,或者是平平凡凡,只要有你,我每一天都很快乐。”

    “傻丫头,贫贱夫妻百世哀,这也许太俗气了点,但它却是一句意义深重的沉思。我们的相爱,不该是一段悲哀的起点,而是幸福的结合,不是吗?”

    “我知道,可是,只要我们两个肯努力、肯用心,我有信心我们绝不是另一对贫贱夫妻。昱翔,对于我们未来的生活,别把我撇在外头,除了你,还有我,我们的家是属于我们两个的,我们应该一起共同奋斗、创造它才对。”

    这一刻看着他的小女人,他心里尽是说不出的感谢,还好,那个时候她没放弃他,否则今日的美好就不属于他了。

    “好,我们一起努力,不过,我还是要让你等我一年。我是该花点时间认识你的父母,否则,他们怎么舍得把你这么好的女儿嫁给我。”他还是希望给杨雯翊一个稳定的生活,也许不是荣华富贵,却是快快乐乐。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她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她不想再去纠正他的想法,但是她会跟着他一起打拚。

    “不管你要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这是杨雯翊对他的爱,这更是她对他不变的决心。

    吻上她的眉、眼,他的爱和感谢缠绵悱恻地钻进了她的嘴,今夜星光灿烂,在黑夜里、在星空下,他们写下他们对爱的期许。

    日子在等待中飞速地流去,再过两天终于可以如愿地娶进他的新娘,紧张加兴奋,这应该是婚前最正常的反应,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基于未来岳父大人的要求,这几天,他得乖乖地跟小晴隔开,害得平时已经黏得像连体婴的他们,此时也只能饱受相思折腾,这真是教人心烦气躁。

    “尹淮,你确定你要跟那个丫头结婚?”上一次回国,听他少爷说要结婚,李伯晏已经受了极度的惊吓,这次,李伯晏为了一个女人的逼婚,躲了好些日子,一回国,却听到他后天真的要结婚,又受了一次惊吓——一次会教人心脏负荷不了的惊吓。

    天啊!尤其当他终于知道她是何方头痛的人物之后,这实在教他无法接受这种难以理解的事实。

    漫不经心地看了李伯晏一眼,尹淮笑着道:“以后你看到她,可别忘了叫她嫂子哦!”

    可恶!他都忘了他小尹淮两岁!哈!这下子他还真的是惨、惨、惨!还不是嫂子的时候就那么凶,成了嫂子,那不就无法无天。

    “尹淮,我可以不叫嫂子吗?”这年头不流行“嫂子”这种玩意儿,亲切地呼唤其名,简单、不吃亏那不是很好吗?

    “你说呢?”

    “当然可以!你不说,我不说,她根本不会知道我礼貌上应该称呼她一声嫂子。”

    “好像很有道理哦!”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尹淮点着头说道。

    “当然有道理,反正我们两个一向直呼其名,谁会想到你比我大。”

    “是啊!可是……万一我说溜了嘴呢?”无辜地瞅着李伯晏,尹淮狠狠地撒了他一盆冷水。

    被——耍——了!双眉下垂,李伯晏哀怨地瞪着尹淮说道:“你这是什么朋友,竟然要我去叫那个臭丫头嫂子?”

    不在意地耸耸肩,尹淮进而指道:“你最好别叫我老婆臭丫头,被她听到了,她不剥了你的皮才怪!”

    “你不说,那臭丫头哪里会听到?”不是他爱计较,有了老婆就忘了好朋友,这家伙的心也歪得太离谱了。

    无奈地叹了口气,尹淮摇着头说道:“世事难料,我看你还是少说为妙。”

    是啊!这句话也对!哪天心血来潮,说得太顺了,脱口而出,那可真的是一点也不好玩。

    看着尹淮,李伯晏忽然语重心长地说道:“尹淮,我真的搞不懂,她长得既不漂亮,人又那么凶,你怎么愿意屈就自己去娶她?”

    自从那次宴会发生的事情之后,尹淮就不再试着去跟人家解释他的老婆是如何的美丽,因为他终于了解,就算每个人都认同他的看法,他也不过是满足了自己的虚荣,但是他可能因此伤害了子晴。对他来说,她的感觉比他自己遭受质疑来得重要。

    真正的美丽,不需要任何的言辞去强调,用心看到的才是永恒不变的。

    “伯晏,我没有屈就自己。”这是尹淮唯一想说的一句话,因为既然相爱,就没有所谓谁高攀了谁。

    “好,就算你心甘情愿,可是,你为什么要挑一个跟你不相配的女人?既不温柔又一点女人味也没有,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简直是南辕北辙。”

    一句话也不说,尹淮只是站起身来为自己倒杯果汁。他不气李伯晏,因为对一个不懂爱的男人,就算费尽了唇舌,也点不醒他的盲点。

    看着尹淮的沉默,李伯晏不由得又接着说道:“我真的很怀疑,是不是你把人家的肚子弄大了,所以人家才来跟你逼婚。”

    “小晴没有怀疑,是我逼小晴嫁给我的。”严肃地看了李伯晏一眼,尹淮慎重其事地说道:“我爱小晴!”

    李伯晏从采没看过尹淮这么深沉的表情,没有一丝的玩笑,也没有一丝的强迫,只有认真的专注。唉!也许他应该找个女人来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说不定,他就可以体会尹淮的感觉。

    举起手中的果汁,李伯晏放松心情笑道:“好啦!我以果汁代酒,我祝福你跟嫂子,恩恩爱爱、欢欢喜喜地过一辈子。”

    “谢谢!”跟着举起了杯子,尹淮满足地一饮而尽。

    她讨厌偷听,可是就是那么巧合,不想听到却因为她想见尹淮,所以被她偷听到了。早知道偷溜出门会有这样时场面,她一定会忍到结婚那天,可是都听了,思绪也大乱了,她已经无法作任何的改变。

    她从来不怀疑尹淮对她的爱,可是她却不能否认,那家伙说的话,在某一方面句句属实,她是不温柔,她是没有女人味。尹淮不在意,她也不在意,可是世俗的眼光,却是那么残忍地在为他们作了评价。

    她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她只想快快乐乐地当着她的新娘,但是那一句又一句的话语,却不能教她不想。

    当她得意地在跟人家炫耀尹淮是她的男朋友、是她未来的夫婿,她期许的不就是人家的赞赏,相同的,尹淮在跟朋友介绍她的时候,不也等待同质的反应,只是,他没有她幸运,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得到他要的回应。

    她好爱他,她希望他能跟她一样,获得他想要的赞扬,那么……她是不是也该做那么一点的小转变?

    眨着一双茫然的眼睛,杨雯翊不太敢相信地问道:“子晴,你是说……你要把自己变得有女人味,是不是?”听说结婚之前,通常会罹患一种婚前焦虑症,当然,子晴应该也不例外才对,不过,子晴不是说:她有点不想结婚,而是问:如何让自己变得有女人味,这算得上是婚前焦虑症吗?

    “是啊!你也知道,我妈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又全都是男人,这种事情没有人可以教我,可是你不同,你有妈妈也有妹妹,你应该会比我清楚怎么让自己变得有女人味一点。”

    这话好像很有道理,可是,杨雯翊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仔细想了想她妈平时交代她的话,她开始伸出了手指头,一样接着一样地数着,“穿裙子、化点妆、说话小声、动作不要太粗鲁,然后……要笑口常开,再然后……哎呀!记不得了。”

    穿裙子?有啊!她常穿裙子,甚至认识尹淮以后,她还天天穿洋装;化妆?这也有啊!自从去餐厅工作之后,她也习惯化点淡妆,就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朝气、有精神;说话小声?她说话一向不大声啊!像她这种小人,人前向来一个好德行,她有可能会用吼的吗?既然在人家的面前那么客气多礼,她当然不可能动作粗暴,也一定是笑口常开。这么说来,她应该很有女人味啊!

    好吧!就算偶尔遇到了一些忍无可忍的人,让她失了分寸,她还是有她应有的水准啊!那……既然是这样子,为什么人家会认为她没有女人味?唉!

    听到子晴用力地叹了口气,杨雯翊担心地问道:“子晴,怎么啦?”

    眉一垂,子睛反问道:“雯翊,我真的那么没有女人味吗?”

    愣了一下,杨雯翊跟着开始认真地研究了起来,“不会啊!你很有女人味啊!”这话一点也不假!子晴的眼波里,流转着一种妩媚的勾引;她的唇边,含着一种柔媚的笑意;她举手投足之间,有着一种惰懒的娇柔。不管是哪一点看来,她都像一个被爱丰富地滋润过的女人。

    “雯翊,你别安慰我了,我自己有没有女人味,我会不知道吗?”

    “我是说真的嘛!”拉起子晴的手,杨雯翊干脆地将她拖到镜子的前面,“你自己看吧!”

    望着镜中的自己,子晴忽然看到那从没有过的美丽。谁能说镜子里的女人一点女人味也没有?不应该有人会这么说,因为那个站在里头的她,的的确确是个百分之百的女人。可是……为什么那些男人看不到她的女人味?这是个无解,但她非解出这个答案不可,因为这是她必须为尹淮做的事情。

    “子晴,我没说错吧?”

    轻轻地点了头,子晴终而说道:“雯翊,睡吧!你明天还要去店里呢!”为了帮她整理行李,雯翊这两天都在她家里过夜,然而,也因为她要当新娘子,这两天店里的工作更是全交给雯翊。白天要忙,晚上又要听她问这种无聊的话题,雯翊一定累坏了。

    “好,那你这个新娘子也睡觉了。”

    “嗯!明天,她要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地想一想,这样的差异,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通电话,惊天动地,一通电话,吓坏了每一个人,一通电话,让尹淮从夏家宅第——“园心山庄”火速地冲到了桑家。

    看着一屋子慌乱的脚步,听着他们告诉他子晴到现在还没回来,尹淮一路驱车前来的镇静,此时全都溃散了。

    “爸,小晴没告诉你她去哪里吗?”望着他早已改口的桑启盛,尹淮无助地追问道。前天通电话的时候,她还跟他说想立刻跟他步上礼堂当他的新娘子,自然,这会儿她不可能因为紧张而上演逃婚记才对。

    “我今天中午就回来了,看到她,我还问她东西整理得如何,她还跟我说差不多了,接着,我吃完饭跑去睡午觉,起来就看不到她的人。看到她房里东西一包、一包都放得好好的,我以为她都弄好了,可能太闷了,到处去遛达,那里知道这一等,到现在都快十一点了,还见不到她的人。”

    逃婚是绝不可能,那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爸,有没有人打电话来家里……”一想到绑架,他的思绪就更加紊乱,心里就觉得害怕。

    一听,就猜到尹淮的怀疑,桑启盛赶紧说道:“除了亲朋好友,家里都没有接到其他的电话。”

    “尹淮,小晴身上喜欢带着一些小玩意儿,她很懂得保护自己。”看到尹淮的忧心,桑昱明开口补充道。

    “如果不是出了意外,那还有什么事情让她无缘无故地消失?”心乱如麻,他真的找不出任何理由。不过,知道子晴不会被绑架,尹淮还是稍稍缓了一口气。

    你看我,我看你,大家只能茫然地彼此对看,似乎也想不到任何的原因。

    突然,杨雯翊开口打破沉默,“昨天晚上子晴忽然问我,如何让自己变得有女人味,当时,她心情看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沮丧。可是,后来我让她自己照镜子,她自己看了之后,还同意我说她有女人味,那之后,她心情又变好了。”

    “女人味?”奇怪!小晴一向不重视这种小事,她不可能在结婚前夕才关心这种事情,除非,她受了什么刺激,“爸,小晴昨天一整天都在家吗?”

    “我一整天都在上班,晚上回家,她人在家里,所以我也不知道。”

    仿佛想到什么,桑昱翔突然叫道:“对了!尹淮,昨天下午我打过电话回来,可是没人接,也许这之间小晴有出门也说不定。”

    昨天下午?那不是伯晏在他办公室的时候吗?难道她偷溜去找他,刚好听到他们说的话,所以……唉!他终于明白小晴的心里在挂虑什么。

    “爸,如果小晴只是心情不好,我应该可以找得到她。”穿起外套,尹淮跟着交代道:“没找到小晴,我会在一点以前打电话进来,时间一过,你们就可以安心地睡觉,我会负责把小晴送回来。”

    “尹淮,那就麻烦你了。”

    “爸,你们放心,我会找到小晴,那我先走了。”

    一看到沙发上那睡得好满足的子晴,所有的担忧、不安全都不翼而飞。在地毯上坐了下来,抚着她的唇,凝视着她沉睡的娇容,这一刻,他真的舍不得唤醒她,他要好好地守候着她……

    晨曦的曙光,走过了开启的阳台,洒进了他们依恋的避风港。

    睁开眼睛,收进眼帘的是趴在一旁熟睡的尹淮,有惊讶、有喜悦,看着她最心爱的男人,子晴坐起身子,静静地窝在沙发上看着他。

    一个能够安静她的地方,当然是他们两个的家。在这里思考了一个下午,她渐渐明白,也渐渐看清楚那一直处在她心里的障碍。自信是她的美丽,但是过分的自信会变成一种骄傲,而那也让她无法以平常心去面对她在意的事物。

    她爱尹淮,所以在面对他的喜怒哀乐,她失去她的美丽。她太在意他,以至于她希望她的存在,是他笑靥里最大的骄傲,但是当她遇见了那些带着批判的人群,她因为担心失去他的笑容,而忘了她最美丽的自信,她逃避、她畏惧,她躲进了自己的骄傲里。其实,如果她能自信地将自己的聪明、机智完全呈现,他们的眼光将不再有疑问,而是由心底而发出的赞赏。

    全身酸痛地伸起了懒腰,尹淮转动着几乎僵硬的脖子。

    一看到尹淮晃动着脖子,子晴马上伸手帮他抓了起来。

    享受着子晴那宛若爱抚般的触摸,所有的疲惫,在那一瞬间全部淡化而去。

    “淮,还会不会酸?”捏着、捶着,子晴柔情似水地问道。

    “好酸哦!”故作无力地呻吟,尹淮心满意足地感受着她的体贴。八成知道理亏,这会儿赶着补救,唉!这小妮子真是教他束手无策。

    用力一掐,子晴更轻柔地问道:“淮,还会不会酸啊?”

    “好酸哦!”话才说完,趁着子晴毫无防备之下,将子晴从背后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吓我。”

    听见尹淮声音里的心疼和爱怜,子晴撒娇地偎进他的怀里,“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弄得全家鸡飞狗跳,都要报警了,你还不是故意的?”

    一听到尹淮的话,子晴马上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人家真的不是有意的嘛!我只是静下心来想一想而已。”

    “结果想得如何?”说得好像很轻松、很不在意的样子,其实他心里紧张得半死。小晴绝对明白他对她的感情有多深,只是,她如果无法释怀,他对她的痴恋只会成为她的压力。也许是因为他们太爱对方,所以总是盼望带给对方毫无瑕疵的快乐,却忽略了他们真正的喜乐,根本是来自于他们的相爱。

    盯着尹淮那略带紧张的神情,子晴故弄玄虚地说道:“结果是……我会是最美丽的新娘。”

    她果然是个聪明女人,她想通了!“哦!你确定吗?”放松了心情,尹淮笑着问道。

    “你说呢?”调皮地看着尹淮,子晴聪明地反问道。

    “我说……其实我从来不在意你是最美丽的女人,还是个平凡无奇的女人,因为在我的眼里,我看到的是永恒不变的爱,你是我生命里最美丽的女人,你更是我美丽的新娘。”

    感动的泪水湿了她的眼眶,用她的唇,子晴细腻地画过每一道深情的刻痕,眷恋的吻,掀起了绵绵细雨,痴缠着他们的一生一世……

    许久之后,纠缠中的爱人忽然惊叫地跳了起来。“我们两个的婚礼!”

    快、快、快!手忙脚乱,以最快的速度整装,以最邋遢的姿势,两个人手牵着手赶着去完成他们的婚礼。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