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恶男的条件 第九章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陆桦出现的那天,芊茹因为情绪过分激动,所以当晚她临时向工作的西餐厅请了病假,虽然明知道个病假一请,她小心翼翼维持的全勤奖金就泡了汤,可是她真的没有办法装作若无其事去上班。

    请假是小事,她却忘了曾明德这号人物。

    隔天曾明德便紧张兮兮地追问着她,忍受不了的时候她怒吼了他几句,才终于堵住了他的嘴,但是她的心绪更加陷人混乱中。

    她一直想着陆桦临走时撂下的话语。

    他是真心这么说的吗?抑或又是他一时兴起的另一次游戏?

    事情再过一天,她的情绪愈友紧绷,整日郁郁寡欢,曾明德数次想引她开口却徒劳无功。

    下午,芊茹打算离开学校回返住处,当她走在通往校门的路上,曾明德又由后追踪而至。

    “芊茹。”他匆匆赶到她身边与她一同走向校门口。

    “你不是跟我说,还有一堂课要上吗?”芊茹有些无奈的睨了他一眼。

    “时间还早嘛!我先陪你走到校门口。”曾明德微蹙着眉,这两天她不寻常的沉默与完全拒大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态度令他心惊,她在这两天有发生什么事吗?为什么她连一个友善的微笑也吝于他?

    “何必浪费时间呢。,‘茹喟叹一声,对他一味的坚持实在无计可施。

    “不会的,我只陪你走到校门口,行吗?”

    “随你吧!‘’芊茹苦恼地看了他一眼,懒得再多说话7,反正他也听不进去…… 再次陷入自己思绪之中的芊茹与内心不安的曾明德默默向学校大门行去,

    “小茹。”

    前脚才踏出校门,一道熟悉低沉的嗓音就在芊茹耳边响起,也打断了她陷人冥想的思绪。她诧异的停住前行脚步,反射地看向声音来源,结果发现陆桦高大的身影正缓缓走进她,而他出色的外貌也引来众多的注目橙。 . ,,她炫惑的看着他向自己接近,难道真如他所说的话,他绝不放弃她,所以才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这要她如何相信?又怎么敢相信呢?

    明亮的光线下,她注意到两天前见到他时所没发现的二件事,那就是他瘦了,比起一年前他那神采飞扬、志得意满的模样,如今的他俊艇的脸颊不仅瘦削了许多,也多出一些一年前不曾存在的沧桑线条。

    因眼睛所见,一股酸楚感受涌上心田,她不由自主地回望那双从她出现就紧盯者她的深邃黑眸。

    她可以相信他跟中那柔柔的情愫是因她而发的吗?

    “小茹。”看着始终不回应,陆桦疑惑的再唤一声,生怕‘ 她会绝情的当作不认识。

    芊茹乍醒,不忍的情绪立刻隐没。

    “你为什么又来?”她防卫的问道,跟底浮现疑惑的神色。

    “我来接你下课,顺便带你去一个地方。”陆桦俯头温柔的凝视她。

    芊茹不自在的移开眸光。 “什么地方?”她不懂他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就仿若他的跟中只有她一个。

    是错觉吧!陆桦绝不会用这种眼神看任何一个女人的。

    “你去看了就知道。来,我的车停在那边。”说着牵起她的小手,往校门口的右边方向走。

    而神智怔怔的芊茹一时未察觉的任由他牵着手走,直到曾明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才让她收回远扬的思绪。

    “芊茹,他是谁?”

    芊茹回过头,发现曾明德竟然尚未转回校园。“明德,你不是还有一堂课要上?怎么还在这儿?”她诧异的问道。

    “芊茹,他是谁?”曾明德不理会她的问话,重覆问丁一次。

    他嘴里虽然问的是芊茹,可是双跟却是充满敌意的盯视陆桦。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肆无忌惮的牵着芊茹的手,他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意识。他认识芊茹这么久了,连她的手他都还未牵到呢!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她的丈夫” 抢在芊茹尚未回答之前,陆桦已经沉声地道出了,也毫不客气的由芊茹身上移到曾明德的身上。原来他就是那个胆敢追求他的妻子的曾明德。

    曾明德一震,震惊的神色浮现在他那双满敌意的跟眸中。

    芊茹的丈夫!也就是那个辜负她的男人!

    :“你们已经离婚了,你还来纠缠着她做什么?”曾明德冲口而出,脸色愤然。

    陆桦内心一震,表面却不动声色,暗付着,白琰风的报告果然没错,普明德真的已经成了芊茹的“好友”了。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我想你还没有资格过问吧?陆桦口气做然的反驳。任何胆也觊觎他的宝贝的人,他都不会留情的。

    曾明德一窒,脸色愈发难看。芊茹在一旁,不禁为面前这两个男人那种一触即发的悄况不知所措起来。

    “明德,你先回去上课吧有话我们明天再说好吗。”

    曾明德根本不理会芊茹想缓和气氛的话语,他的双眼宜视这个他愈看愈眼熟的男人。

    ‘’你到底是谁。,‘他很不甘心的承认,此人的确有一股常人不会有的尊贵气质。

    “陆桦。,‘陆桦睨了曾明德一眼。也好,既然被他遇上了,他就干脆把话挑明。”陆桦。“熟悉商界人名的曾明德一听,立刻惊呼道:”升扬集团的陆桦?“那个在短短时间成为知名人物,且被喻为商业奇才的男人!

    陆桦用着狂傲的目光腕着曾明德。“那你就是小茹晚上工作的那个酉餐厅的小老板。”

    “呃…”是的。“明白了跟前之大是何身分后,曾明德犹如一只斗败的洞,因为他心知肚明,他曾家在台中虽是小有恒产的地主,但是要跟一个跨国集团相比,仍是差太多了。

    何况两人之间最大的差异并不在身家背景,而是在于芊茹至今对已离异的丈夫仍是念念不忘,而今,她的前夫回头来找她了,那么原本就贝停留在朋友关系上的他,还有什么希望呢?

    陆桦看出曾明德跟中浮现的挫败与失望,知道自己已赢得这场战役,既然对方已退缩,他又何妨放他一马呢!

    陆铧隐藏在跟底的狠戾神色倏消,嘴角徐徐勾起一抹微笑。 .“既然曾先生明白我并非坏人,那么请容许我们夫妻尚有事待办,失陪了。”陆桦收紧一直牵看芊茹小手的手掌,不再多理会智明德的朝着停放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芊茹有些惶恐的想挣脱他紧握的大掌,因为她不想跟他去任何地方,可是她根本无法挣脱他的箝制力道,那是一种不会痛却又有效的控制力量。

    芊茹瞄了身后一眼,看到他们已远离曾明德的听力范围,于是她低声道:“放开我的手,我哪儿也不想去。”

    陆桦继续牵着她走,微侧首睨了她一眼,突然没头没脑的说:“曾家在台中虽然有权有势,但要跟升扬集团相比,恐怕还不够资格的。”

    芊茹轻易听出他话中隐含的意味,内心有些骇然也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呢?难道说如果她坚持不跟他走,他就要去对付曾明德?

    他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就仿若正在捍卫一件属于他的所有物,且不容许他人剀觎的随时准备出击的模样!

    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重要了?

    走到车旁,陆桦打开了乘客座的那边车们,然后用着深沉又复杂的眼神溧深地凝视站在一旁的她。

    芊茹内心一凛,不禁想着,她是不仅他眼神中的含意,但是她假若坚持。

    她不由得在心中一叹,不再多言的沉默上下车。

    陆桦见她柔顺尘上车,自己也很快的尘上驾驶座,立即发动车子引擎,方向盘一转,朝着某个特定方向驶去。

    一路上两大都是沉默的,芊茹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纷乱的思绪充塞心中;陆桦则是若有所思的抿着性感的雇。

    沉窒的气息笼罩在车内,芊茹有些不能忍受的将视线调向车窗外,许久之后,对准的焦距才发现他们正往一条郊区的道路上。 、她好奇的看着陆桦将车子驶人一条平铺整齐的私人道路,没多久,他们经过一个类似社区大门的警卫岗哨亭,他看见警卫似是认识陆桦般的打了招呼,并未多加询问就放行了。

    之后,车子开始驶在宽敞且有坡度的道路上,车子一路爬升,沿途她看到好些楝隐藏在茂密树丛中的房子,这是她才赫然发觉这是一个高级昂贸且隐蔽性极佳的社区。

    车子停在楝有着优美庭园的房了前,陆桦体贴的为芊茹打开车门,亲昵的牵起她的小手,烦着她由房子的大门进入。

    在陆桦的带领之下,芊茹走了一遍房子各处,也发现这楝房子不仅有着大大的前院,甚至连后院也不小。

    房子是两层楼建筑,上层较小,四周有着宽大的露合,楼下有装演舒适的客厅、餐厅,设备齐全的大型厨房,另外尚有一间大书房与一间客房。

    至于楼上,则完全属于主人私有的空间,只规画了一问大主卧室、一间大浴室,以及一间大更衣室。

    芊茹张口结舌的站在二楼的卧室中,看着四面环窗的卧室,除了几扇门,卧室的四边皆是孽光性强的浅色玻璃。

    她楞了老半天才回过神。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她抬起头,看进陪伴在一旁的陆桦那双深邃黑眸。

    “因为我要你搬进这里跟我住。”他深深凝娣她的双眸之中有着一丝激动与期盼。

    惊讶飞上她的眼底。“你……你住在这里?”

    “不,这里我才刚买下,我知道你还有一年多才能取得毕业文凭,所以我要你搬来住在这里,而我会陪着你。”他的眼神冀望,口气却异常坚恃。

    “你……你要”巨大的震撼令她结巴起来, “你要住在这里陪我?‘’她用着不敢置信的口吻问出口。

    不!不可能的,她一定是听错了!

    “嗯,我不想再与你分开了,我要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毕业,直到你真正愿意与我回台北重新开始为止。”陆桦语气坚定的宣告,深深凝望她那张令他他日思夜想的小脸。 .‘’你……芊茹讶异的愣住, “你疯了!她终于进出这句话。”你陪我住在台中,那你台北的公司怎么办?那可是你辛辛苦苦所创立的成果,“她喊出声,脑中一片混乱?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你在担心我吗?‘’陆桦凝娣她的眼蕴含愉悦的笑意,”别担心,小茹,即使我人在台中,公司的事也不会有事的,而且公司再重要,也比不上你在我身边重要。“他继续意识她,”小茹,答应我搬过来,我想亲自照顾你,如同这些年你无怨无侮、尽心尽力照顾我一般。“

    芊茹在听到他用着诚挚口气说出来的话时,心中蓦地刺她想起了在陆家大宅那个常常等不到丈夫归来的怨妇;以及不时听闻丈夫在外徘闻时,心中那种折磨的煎熬与故作大方的门虽颜欢笑。

    但是一切的委屈都不如在她努力了多年之后,却仍是无法争取到他的心的樵心伤害与痛苦。

    她的眼眶急涌上水花,终于,她噙着泪水,嘴角露出一丝自嘲,微笑的开口遒,“现在你终于知道,杨芊茹是个多么笨又多么傻的女人了。”

    “小茹!”他急急低喊,被她眼底的小泪吓到。怎么了?

    他说错什么了?

    “想必你一定时常在心中嘲笑我这种痴愚的行为吧!这么提醒我,我以前有多么笨,对你来说,你还满意吗。”她忍不住笑出声,眼眶里的泪也随之滑落。

    “天哪!不!”陆桦恍悟低喊的将她抖颤的身躯一把拉进怀中, “不是的,小茹。”他吻去她脸上的泪水,低声喃解释着,“我的话绝不是在嘲笑你,我是在提醒我自己,不要再重蹈覆辙,像个睁眼瞎子,辜负了你真心爱我、待我的心。”

    他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也让她的泪水渐渐止住。

    “真的,小茹,不要再误解我的意思,你不知道当你掉泪时,我的心有多么的心痛!”他低喃着,话语中充满着深深的憾恨与痛楚。

    “你……你会心痛?”芊茹如蚊蚋的低喊声,充满着不敢置信的语气。

    “当然,我爱你啊,小茹。”陆桦激动的喊出,对她语气中的怀疑感到椎心的疼痛与恐慌。,“你……你爱我……”她一双充满水雾的大眼直勾勾地凝住他。

    “你不相信?”陆桦懊恼的低问,心知肚明是自己以前的行为导致她现在这般的表惰。

    他紧张地观察着她的反应。

    终于,一声长吁结束了不算短时间的凝窒,芊茹幽幽地抬跟,看着紧抱着她、正用着凝重眼神望着她的男人。

    原来他锲而不舍的追踪行为与口中永不放弃的话语,背后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爱她!

    这教她如柯相信呢T一个在一年多前犹冷漠对待她的人,会在一年之后爱上她?感情上,她的心中雀跃不已也惊喜万分,但是理智却要她不可轻信他随口而出、不负责任的话语,或许他只是一时激动,才会冲口而出,并非真心的!

    芊茹惊疑不定的目光,让陆桦暗自恼恨在心,恼怒于他的信用太差,一句真心诚意的话竟会让她怀疑再三,另一方面他又恨自己以前对她的亏待,才会导致现在这种让他心爱的女人用着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的窘状。

    自傲的陆桦无法抑止心中的个占有欲与惶恐。

    有!她是他的,无论她信或不信,她永远只能属于他,且无论他要耗费多少时曰,他也要寻回她原本挚爱他的心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先确立自己的对她的所有权。

    他不再迟疑地以着大胆又快速的动作将怀中的她抱起,然后将她放在邻近的床上。

    他伸直身躯,站在床边,用着最快的速度脱下自己身上的衣物,俊脸上充满着狂野的决心与深沉的。

    ‘’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她的话在看到他裸露的胸膛时梗在喉问。

    老大!上天为什么这么厚待这个男人,给了他这么一副吸引人的躯体,且他胸膛上的肌肤就如同她记亿中般,丝毫没有改变,视觉感官刺激着她元法忘怀的回忆。

    陆桦用着邪魅的目光睨着她,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歇。“这还用得着问吗?我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抱你了,今天我定要好好爱你一番,让你真正体会并了解我对你的心,届时你将不再怀疑我。”他用狂傲的口气宣示完毕时,身上的衣物也全落了地。

    他逼近她,勃起的男性怒扬且刺眼,他俯身开始拉扯起她身上的衣物。

    “不!你不能这样!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不能再做这种事了。”茹慌张的后退,被他眼中强烈掠夺的神色所骇,更为自己在看到他的赤身棵体时,下胺竟涌起热潮而惊骇羞赧。

    噢!老天,什么时候她才能抵挡得住他浑身幅射出的魅惑男性气息呢?

    “不!我们要做,我们也不会停,你是我的妻子,你永远只能属于我,而且只能是我。”在他撂下话语的同时,他已经顺利快速的脱下她身上的束缚,急切之下还差点因她的抵抗而将她的衣物撕破。

    在夏初午后的阳光照射下,她白曾柔嫩的身躯每一寸都显露在他强烈且充满欲火的目光下,也让他发出喃喃的赞美声。

    “宝贝,有多久了叫你让找找得好苦,也想得好苦,每天、每夜,找的脑中就是想着要再见到你如现在一般,甜蜜的躺在我的身上……”

    芊茹羞赧地听若他的话语,垂下眼脸,不再直视他热切的黑眸。

    “小茹,噢!我的宝贝,我是多么的想要你呀。”

    她情不自禁的合上双眼,双手无力的举起褡在他的肩膀上,浑身感觉燥热和骚动。从来她就无法抵抗他魔力般的大掌在她身上肆虐时所会产生的不由自主的反应。

    直到两人渐渐由剧烈的喘息中平息下来,陆桦依旧如攀着救命绳索般的将芊茹紧紧地搂在怀里,紧贴着的两人甚至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声。

    芊茹将脸贴在他汗湿且发热的胸膛,周身袭来的满足及适意的感觉,令她觉得安全又温暖。

    突然间,一切发生在陆桦与她之间的大小事情已不再重要,此时她只想安全且被保护的躺在他温暖的怀里,将一切的扰人事丢到脑后。

    她情不自禁地用脸颊在他的胸膛蹭了几下o“困了吗?‘’陆桦柔声问逍,大掌在她微微潮湿的背脊来回摩掌着。

    “不困。‘她只是快虚脱了而已。她忍不住抬起头来自他一眼。

    陆桦恍然地低笑出声,“我真的累坏你了是吗?不过谁要你要偷跑,还失踪这么久才让我找到,下回你胆敢再偷跑离开我,我就让你二天二夜下不了床。”他的双臂一阵紧缩,显示怕失去她的恐慌,可是他话中的气息却是十足的威胁。

    芊茹无法回应。为什么事情在他看来似乎一点也不复杂,难道只有她一人在自寻烦恼?

    “为什么么你一定要找到我?”她转开话题问道。

    “难道我这么多,你还是听不懂?你是我的妻子,我爱你,我绝不放你走。”他用强蛮的口吻道。

    “我以为你早就跟玉蔷结婚了呢!”她喃喃道,心中实在有些不明白。

    他用大手托起她的小脸,清明的眸光直看进她的双眸底。

    “让我跟你把话说清楚。自从小蔷离婚之后跑来找我,我就恍悟,我对她自始自至终从未曾有真爱,充其量当初我只是很喜欢她欢她,觉得她很适合当陆家的媳妇。”他的双眸泛出柔情,‘至于找会带她回陆家,除了是她自己的要求之外,我也想以她来试探你,却想不到反而造成反效果、逼得你远走,这是我的错,我承认,我也承认我不该故意与小蔷打情骂俏气你,对不起,小茹,“他歉疚地凝视她。

    她愣愣地望着他,想不到事情这么简单,原来冯玉蔷告诉她的那些话都是谎言。

    “可是,你也有不对,你不知道那时你对我有多么冷淡,害碍我又害怕又伤心。”他又逸出似男孩撒娇的话语。

    芊茹听呆了,接着她眨了眨眼,忍不住喟叹一声的摇了摇头。她从没想到他也有这么童稚的一面,令她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她突然想到一件事,忍不住又瞪他一眼。

    “还记得新婚之夜那大你喝得烂醉吗。”

    陆桦想了想,“嗯,有点印象。”

    “你可知你抱着我的时候,嘴巴喊着谁的名字。”她再睨他一眼。

    陆哗陡地瞪大眼。“是吗?我真的……真的……”他震惊得结巴了起来。

    “就是!否则隔天我为何会直接问你你为什么要娶我。”

    她真的不仅他当时的表现。

    陆桦僵着脸,沉吟了半天,才吁了一口气。“我爱你,我想在我们开始交往时,我就情不自禁的爱上你了,可是我太自傲了,不仅不肯承认已经爱上你的事实,甚至连小蔷背叛我的事都不能释怀,强烈的情绪冲击,我做出连我自己也不明了的事,我逃避你的关心,你的付出,怎么样也不肯承队早已坠人你的情网中不能自拔,偏偏心理还一直惦着那个我从不曾在乎过的女人,我只能说,我对不起你,小茹,我害你受苦了/世界仿佛在一夕之间转变了,原本她以为今生己不可得的情感,竟然从来不曾从她的手掌中溜走,只是她自己未曾发觉也不知道罢了,如今她只要合上手掌,这份情就会一直停留在她的手掌中…… 她浑身战僳,幸福的渴求竟然毫无预警的降临在她身上。

    他抱紧了她,“我知逍这些年我辜负你太多,但是我也知道你还爱着我,所以我是怎么也不可能放开你,只希望你能慢慢原谅我以往的过错,然后我会每天都对你说,我爱你,小茹,我爱你。

    芊茹感动的将脸埋在他的颈项,强烈的释然让她感觉以往所受的委屈与辛酸,都在他深浓的爱语中烟消云散。

    她含着泪微笑了起来。

    “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了,我愿做任何事来祈求你的谅解,我陪你住台中,等你完成学业,如果到时你依然不想回合北,我们就继续住在台中,总之,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他露出诚恳的袤情,频频保证着, “真的,小茹宝贝,你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我一定不会再如同以往,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爰你……

    芊茹伸手捂住他的嘴。“不用再多做保证,只要表现给我看,我的理解能力是很好的。”她微笑道,眼中柔情流泄。陆桦低喊一声、再度俯头,偷悦且狂野的吻着她的脸颊。

    “我爱你,宝贝。”茹微笑的合上眼,承受着他的吻雨,让幸福的泡泡将她淹没。她的幸福来得虽迟,但是终于还是来了……

    (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