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画尸人 外传 解剖楼(下)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鹏化紧靠着楼梯下的墙壁,手悄悄的抽出一把小刀。

    张中平叫喊着跑开,他却一动都没有动!张中平发疯是的打电话,他依然忍受着冷汗在脸上爬过的麻痒,一动不动。他残忍得希望张中平吸引了对方的全部注意力,他才能借机逃进甬道!

    甬道!十米的距离,左右没有任何可藏人的地方,又有一盏灯亮着,无论如何,都比这空旷而黑暗的大厅要安全得多!更何况,他并没有将门锁紧,只要用力去撞,就能撞开!

    张中平那个笨蛋!操!如果你怕鬼,为什么不把大厅的灯打开?!真是吓傻了吗?打开灯,至少巡夜老师看到灯光来查探的几率会大些!

    鬼……鹏化想到这个字也感到心底一阵冰冷,刚才的女人…….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脸上的那一块斑点…….是,尸斑吗?

    脸侧的轻痒还在继续,可鹏化的呼吸却为之窒了一窒,那,真的是汗水流过所带来的吗?如果是,为什么痒痒的感觉没有顺着汗水的流下而变化?为何那轻痒的感觉像是……像是什么人在拿着头发调弄他的汗毛?!

    心中疑惑一起,立刻感到身边似乎有着淡淡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平日里闻惯了,自己身上也沾染上了,所以直到现在才发现,身侧的味道较之大厅中的味道还要更浓一些,隐隐夹杂着一丝尸臭……

    尸臭?!

    啪!

    猛然间,电光再度亮起,那张苍白而僵硬的女人脸就贴在自己的身侧,发丝因为静电而微微扬起,如触角般在他脸上轻触…….

    啊!!!!!!!!

    鹏化大叫,完全忘了自己曾说过,遇到僵尸就一拳打过去的豪言,连滚带爬的向着甬道逃去,连手里的小刀都不知丢到了哪里。

    逃跑,是他剩下的唯一念头,可是,不知是否自己在慌乱间失去了控制方向的能力,无论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踏入那带着些微光芒的甬道!

    鹏化的心抽得越来越紧,越是恐惧就越是着急,越是着急就越是无法冷静,整个人像是疯了是的不断向前爬!可是,地面像是会滚动的球体,他越是要爬向甬道,却反而离甬道越来越远,犹如处身在一场噩梦之中!

    啪!

    就在鹏化觉得自己要疯掉的时候,大厅上方的吊灯亮了起来。

    然后,地面突然停止了滚动,鹏化被突然而来的亮光刺得睁不开眼,却终于能停下喘一口气了。

    但他不敢让自己放松下来,等眼睛适应光线后,便抬起头四顾观望,然后,在电灯开关的地方看到了面白如纸,气喘吁吁的张中平!

    “发生了什么?”鹏化狼狈的跑过去,贴着墙,站在张中平的身侧,浑身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的湿。

    “我,我,我想起来,有人说这吊灯是用来镇…….对不起,我实在腿软,费了半天劲才找到开关。”

    鹏化脸色苍白,不知该说什么。

    吊灯的光线不足以穿透每一块黑暗,可却依然将那些奇怪的雕饰的影子印到所有的墙壁。鹏化紧张的看向楼梯下的暗处,那里,掉落的手电消失了……

    “鹏化……”张中平颤声道:“我们快离开这吧!”

    “好”鹏化虽然点头,可想起方才怎么也无法到达甬道的痛苦,心里还是紧张了起来,这里的东西要将他们困住,不会轻易让他们出去的。

    张中平听到鹏化同意,似乎松了口气,扶着墙,缓慢的往甬道那边走去,鹏化迟疑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他俩谁都没有意识到,在经历了恐惧的洗礼后,两人之间的帮扶关系似乎对调了。

    光与影在两人身上与墙壁上间隔,走了几步,便让人有一种光影在不断运动的错觉。不对……那些影子是真的在晃动!

    两个人的心再次提起,怀着恐惧看向大厅正中的吊灯,然后,近似绝望的看到那个女尸如蛇般缠在灯上的铁锁中,隐藏在那些灯饰所不能及的地方,用一双被灯光晃得惨白的眸子盯着他们!

    灯,缓缓的摇动着,两个人却再也无力移动脚步!

    六乓…….

    甬道的尽头,楼门发出一声响动,两个人几乎要停止跳动的心脏终于再次撞击着胸腔,肺部猛地鼓起,吸入两人活命的空气!而灯上的那个女尸,竟如壁虎般爬上房顶,隐匿到角落的黑暗之中!

    “灯开着!果然有人!”一个女子的声音自甬道传入,张中平的瞳孔瞬间收缩,不顾一切的喊道:“不要进来!”他此刻突然后悔自己刚才的懦弱!怎么可以让凌灵身陷险境?!

    同一时刻,鹏化也嘶喊着往甬道跑过去:“救我!救命!”跑过去,看到来人,鹏化的脚步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什么,紧绷的眼神略微放松下来,声音里夹杂着希望和急躁:“太,太好了,教授……警察到了吗?就在外面吗?”

    张中平此时也跑了过来,看到杜亦羽和凌灵,眼中的神情一时间复杂到了连恐惧都插不上脚的地步。

    砰!

    像是为了响应鹏化的问话,楼门骤然关上,发出很大的声音,就像是被人从里面推上一样。

    鹏化大呼一声,用尽最后的力气跑过去,差点撞到凌灵身上,然后,疯了是的用力去拽那铁门。

    凌灵被鹏化的样子吓到,倒退了一步,和跑来的张中平撞在一起,愕然道:“出什么事了?”

    张中平咽了几口吐沫,却是望向杜亦羽:“教授,我必须离开这里。这里……这里……”

    “张中平!”凌灵也被弄得紧张起来:“到底怎么了?!”

    “这里,这里有…”吞了口气,在凌灵的瞪视下,以极低的声音道:“鬼…….”

    “什么?”听到这个答案,凌灵反倒不紧张了:“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让我到这里看你们俩的丢脸样?”

    “凌灵,你听我说……教授!”看着神色如常,迈步向里走的杜亦羽,张中平忍不住抓住他的手臂:“不要进去!”

    杜亦羽叹了口气,指着还在和门做着最后挣扎的鹏化:“不进去,你出得去吗?”

    张中平浑身一震,缓缓松开了手…

    然后,他看着杜亦羽的身影融入那大厅的光影之中,身后传来鹏化绝望的抽泣和咒骂声,再然后,他看到凌灵也向大厅跑去,这才反映过来,连忙跟了上去!

    三人初一步入大厅,吊顶灯便砰的一声蓦然熄灭,引来凌灵短促的吸气声。无关鬼怪,只是单纯的被突发状况吓了一跳。

    “别,别怕”张中平低声说着,像是在安慰凌灵,又像是在为自己鼓气,虽然他就站在甬道的入口,可不知为什么,他却感觉自己绝对无法再轻易的走回去。

    远处,鹏化蜷缩在楼门口的身体有些模糊,似乎在甬道和大厅之间,有着一面摸不到的玻璃,模糊了里外的景象。

    “你没事吧?”虽然不喜欢自己的手被张中平攥住,但不知为何,她就是无法让自己狠下心来甩开那只满是冷汗,微微颤抖的大手。

    “张中平,你们大半夜的跑来解剖楼,不会是为了那具失踪的尸体吧?”黑暗中,杜亦羽的声音依旧平稳,听不出一丝紧张。

    可凌灵却吃了一惊,低声道:“什么失踪的尸体?”

    张中平咽了口吐沫:“鹏化说,有一具送检的尸体……失踪了。叫我一起,一起来找……”话还没说完,他就感到脑门被一双冰凉的小手重重的拍了一下,然后,他听到凌灵气恼的声音:“他叫你来,你就来啊?你有没有脑子啊?!再说,尸体怎么会失踪?他骗你的!”

    “没有!”张中平突然叫了一声,却将自己吓了一跳,连忙压下声音:“我们刚才,刚才,这里…….”

    啪!

    大厅的灯再次被打开,开关处,杜亦羽远远的看着两人,脸上的轮廓被光影修饰得更加分明,可眼中的神情却沉到了旁人无法及的深处:“上楼吧,无论如何,先去看看那尸体是怎么死的吧。”

    “教授,膨化怎么办?”张中平担心的看向甬道。

    “只要他呆在那里不进来,就不会出事的。”杜亦羽脚步毫不停顿,凹字形两边封闭的空间不知放了什么法器,可以将这楼内的秽气都引入那两个空间封住,保持楼内的干净。虽然有些饮鸠止渴,但只要不打开两边的空间,楼内就不会有事。况且,她的目标,并不是那个吓得尿了裤子的男孩。

    张中平愣了愣,凌灵却悄然抽回自己的手,快步追了上去。

    张中平呆了呆,还是迈开脚步,紧紧的跟在凌灵身后,自从灯光再次亮起,他就紧张的搜寻着四周,眼角每扫过一处暗影,都会让他的心跳痛苦的停顿一秒。

    如果呆在甬道不进来就不会出事……那么,已然进到大厅里的他们呢?

    七冷藏室里,凌灵和张中平被冻得紧紧抱住自己的身体,无法理解那个男人怎么还能如此流畅的翻看着柜里的医学报告。

    凌灵走上去,没有打搅杜亦羽的阅读,只是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那个男人的侧面,却懊恼于自己的脑子里为何总是无法忘记翡月的话――如果等你出来,你还能确信自己可以接受那个男人的一切……

    她不懂翡月为何这样说,虽然她知道自己对杜亦羽并不十分了解,但她相信自己可以接受这个男人的一切,除非他是同性恋!

    “应该就是她了”杜亦羽的声音打断凌灵的神游,也挑回张中平复杂的心绪:“六天前送来的那个”说着,他的目光落在第十二号箱上。

    学校冷藏室只是为了临时停放司法解剖的尸体,所以只有十二个大抽屉,四个一排摆在贴墙堆起,而那十二个箱体的编号很是奇怪,1-11号从左上角开始顺时针编号,第十二号箱也就成为了最中间的一个。

    “陈菲菲”杜亦羽边向那些箱体走去边缓缓道:“女,27岁,死因是……多人强奸,导致流产,大出血而亡。”

    哧…….哐…….

    杜亦羽在张中平短促的呻吟中拉开那隔抽屉,如意料中,是空的。

    凌灵吃惊的看了眼杜亦羽放在桌上的记录,上面确实标注着12号,难道真的有人偷尸体?

    她快步走过来,伸手要去拉左面的4号抽屉,也许,是临时放到了其它箱体里…

    “别…”张中平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他现在,实在不想看到任何尸体!

    同一时刻,凌灵感到手腕一紧,诧异的看向杜亦羽,眼前却闪过六天前相似的一幕。那担架里抬着的尸体……就是陈菲菲?

    “这里的尸体都不大干净,深更半夜,还是不要打扰他们的好。”

    杜亦羽的话让张中平又呻吟了一声,凌灵也愣了愣,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爬上心头,让她赶到一些急躁。不知为什么,这冰冷的屋子里突然变得热了起来,连眼睛都感到干燥不舒服。

    “张中平”杜亦羽看着凌灵的眼中划过一线冷意,然后,他看向张中平:“你,应该看到她了吧?”

    张中平浑身一震,嘴唇哆嗦了半天才从喉咙里撤出一个声音:“谁?”

    “陈菲菲”杜亦羽淡淡的说,却让两个人同时叫了出来。一个是惊疑,一个是恐惧!

    “张中平?!”凌灵愕然看着那个面容有些扭曲的男人:“你看到谁偷的了?”

    “没有人偷尸体”杜亦羽靠在冷藏柜的抽屉上,双臂环胸,冷冷道:“是诈尸”

    话音方落,张中平便脸色惨变,呻吟一声,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直到腰部砰的撞在了桌子上,然后,竟捂着脸蹲下来哭了起来。

    凌灵看了看张中平,又看了看杜亦羽,想起晚上诡异的电话,鹏化疯狂般的神情,打不开的大门,突然关掉的吊灯,还有杜亦羽两次阻止她时的突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她夸张的笑了出来:“别开玩笑了!偷尸体可是犯法的,我们应该去报警!”

    “凌灵”张中平突然冲过来,抓住她的手臂:“我们跑不了了!真的有僵尸啊!”

    “住口!”凌灵大叫,气息却已经被打乱了。

    “不相信,你可以自己下楼去看看”杜亦羽冷笑,那神情似乎在看一幕戏剧:“她在一楼。”

    凌灵愕然看向杜亦羽,似是不相信他会说出如此冷漠的话语,心里有些委屈,忍不住大叫:“好!我就证明给你们看!什么僵尸、诈尸!简直是疯了!”她大叫着推开张中平,倔强的跑出去,不让那个男人看到自己夺眶欲出的眼泪。

    “凌灵!”张中平被推得撞在文件柜上,仓惶的站起来,却扑到杜亦羽的身前,抓着他的手臂,几乎是半跪到地上:“杜教授,你快救救凌灵,不能让她一个人下去啊!”

    杜亦羽冷然推开那两只手:“是她自己要下去的,不是吗?”

    “你!”张中平怒目而视,两只手止不住的轻颤:“你,你不是人!”说完,也顾不得害怕,他用踉跄的步伐转身追了出去,脚步渐远,竟真的下了楼。

    没想到张中平竟能为了所爱的女人如此拼命,杜亦羽冰冷的眼中悄然漾过一丝暖意。他缓缓站直身体,喳的拉开4号抽屉,不动声色的注视着那个趴在一具男尸上,贪婪的啃咬着尸体血肉的那个东西,眼中的杀意如冰花绽放……

    八凌灵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赌气般的往楼下跑。当她一口气踏下最后一节台阶,意识到杜亦羽根本没有追上来的时候,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滚落,恨不得从此再也不见那个男人才好!

    就在这时,楼梯上响起脚步声,她心里一喜,转过头,却看到满头汗水的张中平,不禁又是失望又是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