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魔刀丽影 第二十三集 第五章 长生不老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孟子雄等孟凡城消失之后,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笑罢他说道:“魏小牛,你不是不出来吗?等一会儿关咏梅被提了来,你最好待着别出来。看看我是怎么收拾她的吧。”

    孟子雄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树林里的动静,见没有什么效果,又说道:“你别想跟踪他。你现在没有魔刀,你自信你是孟凡城的对手吗?如果你跟踪他的话,那也是自讨苦吃。魏小牛,没有魔刀你就是废物一个。有种的你出来,咱们再打一场。你不是很讲究光明磊落吗?如果你还有种的话,那就别当孙子。”

    这一番话将小牛给激怒了,他从远处几个起落落到孟子雄面前。孟子雄见他沉不住气自己出来了,很意外,也很高兴。他嘿嘿笑着,说道:“魏小牛,你总算没有让我失望。我叫你来,除了想让你死之外,就是想跟你打一架。能把你打得屁滚尿流是我的愿望。”

    小牛问道:“你告诉我,你到底练了什么功夫?是不是把自己给废了?”

    孟子雄一听,脸色涨得发紫,喝道:“住嘴,我的事与你无关。你少来操这份心。来,放马过来,咱们再打。”

    小牛摇头道:“不,不,我现在不想跟你打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是救咏梅。不见到咏梅。我做什么都没有兴趣。除非让我看到她。”

    孟子雄阴沉地笑着。说道:“你很快就能看到她了。”说着又向孟凡城消失的地方看去。

    小牛心里非常惊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来一个孟子雄已经很吃力了,再加上对方手里有咏梅这个人质较量起来,自己更是投鼠忌器,只有挨打的份了。

    不久。只见孟凡城从空中落下。手里还提着一个人。那人双手被绑,虽睁着眼睛,却不能说话。小牛看得真切。正是咏梅。发现她除了脸色不好之外。倒没有什么伤。心里这才稍稍安心。当咏梅看见小牛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几乎要流出泪来。

    孟子雄指指旁边的树。说道:“孟兄弟。你把关咏梅绑到树上去。只要这个魏小牛不听咱们摆布。你就杀了她,不必手软的。”孟凡城犹豫了一下,便掏出一条绳子。将咏梅捆到一棵大树上。小牛看得心酸,真想冲过去解救她。

    孟子雄又说道:“让她说话,我喜欢听她哭哭啼啼的,这样才能显出我们男人的。

    威风来。”孟凡城便解了咏梅的哑穴。咏梅叫道:“小牛呀,你赶快跑。不用管我的,他们想要杀的是你。你也真傻,为了我来这里冒险是不值得的。你现在可是武林盟主,也是捞山掌门,捞山跟武林都不能没有你的。如果你出什么事的话,我关咏梅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能恕罪的。”

    小牛勉强一笑,说道:“你不要那么说。我这次来就是要把你救出去的,顺便把这孟子雄干掉。他也太不是人了。”

    孟子雄听罢。怪笑不止,半晌才说:“魏小牛。你的牛皮未免吹得太大了吧?就凭你杀得了我吗?除非你手里有魔刀。”小牛哼道:“你身上有你父亲的功力。还有你最近练的邪术。如果没有这些,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因此我说,我用魔刀对付你正是理所当然的。”

    孟子雄冷笑道:“可惜呀,你没有拿来。再说了,你要是一拿魔刀,我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关咏梅。我对女人可是不手软的。如果不是看在孟兄弟的份上,我早就将关咏梅砍成八块了,你根本就不会看到她这个活人。”

    小牛悲叹两声。说道:“想不到你变得这么没有人性。”

    孟子雄仰天长笑,说道:“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如果你不上崂山,你不抢走月影,我怎么会有今天?如果你不抢去我崂山掌门的位子,我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切的罪魁就是你。我一定要杀了你。”说着话,双手如爪,向小牛抓来。

    小牛身法灵活,像一只猴子一样巧妙地躲开他的杀招。虽然他招招凶猛,就是碰不着小牛的身子。气极败坏之下,孟子雄跑过去抽出孟凡城的长剑,一指咏梅的喉咙,对小牛说道:“魏小牛,我耍杀了关咏梅。”

    小牛大叫道:“不行,她又没有什么罪,她也没有害过你。”

    孟子雄笑道:“她是没有害过我,可是她喜欢上你,那就是她的不对了。她伤了我的孟兄弟,我也饶不过她的。”说着话,剑尖抵着咏梅的咽喉。

    小牛叫道:“慢着,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咏梅大叫道:“小牛,不要呀,你什么都不要答应他,让他杀了我就是。你快跑,别管我。”

    孟子雄听了小牛的话,大喜过望,说道:“好哇。你只要做一件事,我就不杀关。

    咏梅。”

    小牛问道:“是什么事呢?”。

    孟子雄缓缓地说:“你在我面前自尽。”

    小牛啊了一声。咏梅叫道:“不行。小牛,你快走吧。你对我的好,我心里全记住着呢。今生不能当你妻子,来生也一定要当的。你答应我,你自己快跑吧。”

    孟子雄恶狠狠地说:“臭娘们,你想死可没有那么容易。我要是想让你死的话,我一定曾把你玩够了才会让你去死。”说罢,打了咏梅一记耳光,顿时咏梅的脸上多了五个指印。这一来,不只是小牛惊叫出声,就连孟凡城也带着悲伤,但他没有出声。

    小牛叫道:“住手,孟子雄。你一个大男人打女人,你还是男人吗?”

    孟子雄笑道:“那你到底自不自尽?你不死,我马上就杀她。我杀女人可是不在乎的。”

    事情危急,不容许他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小牛大叫道:“孟子雄,我不想自尽,我只想让你来杀我。你不是自称武功比我好吗,咱们再打一场。如果我胜了,你得放了关咏梅。”

    孟子雄说道:“可是如果你败了呢?”

    小牛笑了笑,说道:“我败了?那么当然是被你杀死了。”

    孟子雄听了点点头,说道:“既然你很喜欢死在我的手里,那好,我也想让你的心上人看看,她的男人是如何被我给杀掉的。”

    咏梅劝道:“小牛,别管我了。你走你的。你再不走,咱们真的会死在一块的。”

    小牛依然带着笑容,说道:“如果我们死在一块的话,那么算是轰轰烈烈,不白活一回了。”

    咏梅含泪说道:“你一定要活,我要是死了,你就替我报仇。我绝没有怨言的。”

    听了这话,小牛感到很骄傲,而孟凡城感到非常不爽。本来接受这话的应该是他才对。

    孟子雄面对小牛,嘿嘿笑道:“魏小牛,这次我不会再对你手软了。”

    小牛傲然地说:“我也不会对你手软的。”

    孟子雄双手慢慢伸出,突然对着小牛一推,叫道:“去死吧。”但见两股烈火喷。

    了过来。那火为绿光,绿得那么耀眼,又那么火热。小牛知道厉害,但由于对方出手太快,只好硬着头皮抵挡,双手一推,两道红光发出。彼此的光芒撞在一起,只听碰地一声,小牛被那股力量撞得飞出去。这还不算,那绿火竟烧着了小牛的衣服。小牛大惊,连忙在地上滚了数滚,方才灭了火。他的脸烤黑了,眉毛也焦了,这狠狠的样子看得咏梅掉下了眼泪,而孟子雄与跟孟凡城两人却哈哈大笑。

    当小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依然不向孟子雄低头。孟子雄喝道:“魏小牛,再接我一招。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会死的,咱们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了。”

    小牛说道“那你应该放了咏梅。”

    孟子雄说道:“只要你死了,我会放了她的。她虽然不贞洁了,但可以称我的孟兄弟干点粗活的。,”

    小牛骂道:“放屁。”

    孟子雄大怒,说道:“魏小牛,你去死吧。”说着话,双掌一舞,只见两股烈火再度向小牛扑来。小牛知道再也躲不过去了。他心说:‘我小牛英雄半生,难道就这么死掉吗?’

    咏梅则伤心地大哭道:“小牛呀,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拖累了你。你也太傻了,干嘛听他们的话,来这个地方呢。你在崂山享福该多好呀。”说时迟,那时快,火舌已扑到小牛的面前了。小牛不想坐以待毙,便闪身躲避,哪知道这次不灵了。那火舌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小牛烧,追得小牛转着圈乱跑。那一刻小牛又仿佛回到了杭州时代,再也不想什么盟主了。这次要是被火给烧上,准保变成灰了。谁都看得出,孟子雄已经发出九分力了,是非叫小牛死不可了。

    正当千钧一发之际,小牛拔出腰上刀向火中一掷。虽然把火挡了一挡,但他马上就看见那刀转眼间就被烧弯、烧断了。这使小牛更怕。这是什么邪术,太可怕了吧。

    那火烧完小牛的刀之后,在孟子雄的指挥下,再度向小牛扑来。这次小牛是活不成了。

    在生死存亡之际,他忍不住呼唤道:“魔刀、魔刀,你在哪里呢?小刀,快点来帮我呀。”说也奇怪,就在那火扑到小牛身上之前,一把明亮的刀从空中坠下,插在地上,正好挡在小牛跟孟子雄的火之间。奇怪的是,那火一遇到刀之后,,马上就灭了。看得孟子雄眼睛都绿了。

    小牛大喜,马上从地上拔出刀来。凭感觉也知道是自己的魔刀。他心说:‘真是奇怪呀,魔刀怎么自己飞来了呢?莫非是小刀带着它来的?’只是大敌当前,他来不及想这个问题。

    小牛握着魔刀,得意地说:“孟子雄,是你的死期到了。”

    孟子雄向后退了两步,说道:“魏小牛,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你怎么还是用了魔刀?”

    小牛骂道:“去你妈的你可以用你爹的功力,可以用邪术,我什么都不能用,我就得等死吗?天下哪有这个道理?”说着话,一舞魔刀,魔刀也发出鲜红的火焰,一股股地向孟子雄扑去。

    孟子雄躲无可躲,双掌运功,勉强挡住了第一波火焰。正当小牛再度发功时,孟子雄叫道:“你马上停手,不然的话,我杀了关咏梅。”然后向孟凡城一使眼色。孟凡城立刻将剑架到了咏梅的脖子上。这又使小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这是孟子雄威胁他的最后一张王牌。

    小牛不得不停住手,说道:“孟子雄,你回头吧。只要你现在放弃抵抗,我可以饶你不死。不然的话,你们俩全都得完蛋。”

    孟子雄瞪眼道:“魏小牛,这个世间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你把我害得这么惨,我怎么能甘心。”

    小牛笑道:“我现在杀你易如反掌。”

    孟子雄哼道:“可是我有关咏梅在手,你杀了我们,关咏梅也活不成。”

    小牛再度紧张,问道:“你想怎么样?”

    孟子雄狂妄地说:“你扔掉魔刀就可以了。”

    小牛犹豫着,一会儿看看孟子雄,一会儿看看咏梅。咏梅大叫道:“你要是扔掉魔刀的话,我也活不成。你立刻动手,杀了这两个畜牲。不然的话,我就自杀。”

    孟子雄说道:“魏小牛,你这么聪明,你会那么傻吗?你不要关咏梅的命了吗?”

    说到这儿,他的底气也不足了。他生怕关咏梅死了。

    小牛感觉痛苦极了,活到现在,从没有过这么为难的时候。正在他为难的时候,只听见孟凡城啊了一声。小牛转头一看,只见孟凡城竟意外向旁边倒下。,他倒下之后,露出一个少女的身体来。那少女十五六岁,嫩得跟葱似的,双眉之清秀,眼睛之传神,只怕连月影都不能胜过。她的脸上正笑着,两个酒窝非常可爱和好看。那整齐的皓齿也使人想到雪和玉来。她穿着一套粉红的衣服,更显得青春和精神。

    看那个意思,孟凡城是她打倒的。孟子雄大惊,问道:“他是你打倒的吗?”

    少女眨着美目,清脆的声音响起:“是呀,是我打败的。想不到这个人这么不经打,轻轻一巴掌就完了。”

    孟子雄吓了一跳。那孟凡城是武当最优秀的弟子之一,这少女来到他的背后,又打了他一掌,孟凡城竟然没有察觉。由此可以知道,这少女有多么厉害了。但孟子雄不甘心失败,双手一弹,两股火舌朝少女射去。

    小牛阻挡不及,叫道:“小心了。”

    只见那少女轻轻挥了挥衣袖,那火舌便无影无踪了。孟子雄吓得够呛,不再想别的了。他转身就跑,再也顾不上跟小牛拚命了。小牛正要追,那少女说道:“主人呐,你不要追了,他跑不了的。”

    听到这熟悉的女声,小牛睁大了眼睛,跑到少女跟前,说道:“你不会是小刀吧?”

    少女轻声一笑,说道:“主人,我就是小刀。”

    小牛高兴极了,冲上去将小刀抱起,在原地转了数圈。小刀也不拒绝,只是咯咯地笑着,笑声弥漫了山谷。但一想到咏梅还被绑着呢,连忙放下她。再看咏梅,已经走到自己身边了。

    小刀过去一拉咏梅的手。说道:“我在出掌之前,已经解了她的穴道。”

    小牛激动地望了一眼咏梅,说道:“没事吧?”

    咏梅笑了笑,说道:“没有事。这次又差点害了你,我心里好难过呀。”

    小牛安慰道:“没有什么的,都已经过去了。如果你真的过意不去的话,就再给我画一幅画吧。﹂小刀也笑道:“姊姊,你给我也画一幅。”

    咏梅微笑着打量小刀,说道:“这位小妹妹真好看,把我和月影都压倒了。小牛呀,你什么时候在哪里认识的这位小妹妹呢?”

    小牛说道:“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楚的。好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咱们走吧。”

    小刀说道:“慢着,还有人没有到呢。”

    小牛问道:“怎么,还有别的人来吗?”

    小刀回答道:“是的,我跟三位大姊姊来的。”说到这,小刀一指那边的路口,说道:“你看她们不是来了吗?”小牛也瞧见了,只见三个女子走来。其中一人手里还拎着一个人,正是孟子雄。那三个女子他都认识,为首的正是西域仙姬牛丽华,另两位却是莫小婵与黑熊怪妻子吴敏。

    小牛望着牛丽华的高个碧眼,以及莫小婵脖子上的蛇,和古怪的笑容,心中大喜,连忙走过去,说道“牛姊姊,小婵,你们怎么来了呢?”

    小婵嘴快,说道:“听说你当了盟主,我们就来贺喜。上了山,才知道你遇到麻烦了。我们怕你死了,就赶紧过来帮你。”

    小牛哈哈一笑,说道:“幸好我命大。”

    牛丽华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在闭关练功,没空来中原。这次是专门领着她们来看你的。”小牛从三女的脸上掠过,心里暖暖的。尤其是对吴敏,黑熊怪临死的时候让自己照顾好吴敏,自己还没有兑现呢。

    小牛说道:“我也想去看望你们,只是这个身子被武林中的事缠得死死的。”

    小婵扫一眼咏梅,说道:“只怕缠你的不是武林中的事吧?”

    牛丽华扫了一眼小婵,说道:“少说两句。”小婵便厥起嘴,低下头不吱声了。

    之后,牛丽华说道:“小婵、吴敏﹁你们带孟子雄跟孟凡城先走。我有几句话跟小牛说。”小婵两女答应一声。

    小牛也跟小刀说道:“小刀呀,你咏梅姊姊身体欠佳,你也先跟她回崂山吧。我随后就到。”

    小刀脆声说:“是,主人。”随后,大家都走了,连孟子雄与孟凡城也被拎走了。那么大的林海里,只剩下自己与牛丽华两人了。没有旁人在场,小牛心情大好。

    他拉住牛丽华的手,看着她一身的胡服,以及黄发、高鼻子,越看越特别,越看越喜欢。

    牛丽华将手伸到小牛的胯下,轻柔地抓弄着,说道“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呢?”

    小牛回答道:“那还用问吗?想得厉害。你看呐,下面硬得要冒火了。”

    牛丽华吃吃地笑,说道:“小牛,你真是好本事呀,连关咏梅都被你给征服了……

    我们以前可是敌人,不过现在因为你,也只好当她是自己人了。”说着话,将小牛的裤子解开,将**放出来。那**子如同棒槌,又粗又长,显示着良好的状态。

    牛丽华大为激动,跪下来,一低头,便将棒子吃到嘴里。然后是又套又夹的,弄得小牛冲动得如牛在叫。牛丽华吐出棒子,说道:“小牛,咱们好好乐一下吧。这里很清静的。”说着话,在**上舔了一下。

    小牛啊了一声,说道:“来呀,我也正想干你呢。”说着话,将牛丽华推到树干靠着,把她的衣服脱个精光。然后拎起她的一条腿,按着她的腰,将粗壮的棒子插了进去。

    牛丽华欢呼道:“真好呀,一下子就操到底了。”她挺着下身,让**夹弄棒子。双方一起使劲,于是,两人都一起爽了。牛丽华的**相当充足,没有几下子,**就像小溪一样沿着结合处流下,沿着腿根、大腿、小腿,向地上溢去。而两人的喘息声、欢叫声、惊叹声、喊爽声,再加上扑滋声、撞肉声混杂在一起,给林海平添了无限的美景。

    一会儿,两人换了姿势,小牛躺下,牛丽华骑到小牛身上。两人你贪我爱的,正干得好呢,不想半空中传来话语声:“吴姊姊呀,原来他们背着咱们俩干那事儿呢,咱们也不能干瞅着吧!”

    另一个声音说:“小婵,大小姐正乐着呢,可别烦她。”

    “不,不,咱们也乐去。”

    “我不去了,我跟他不熟。”

    “哎,他以后也是你的男人嘛。”

    “……”

    牛丽华一回头,只见小婵与吴敏已经站在身边了。她有点奇怪,问道:“小婵,你俩不是先走了吗?怎么又返回来?J吴敏看了一眼小婵,说道,“大小姐,小婵说怕你吃亏,非得拉我来看看你。”

    牛丽华笑骂道:“这个死丫头,跟个鬼似的。既然都来了,一起玩吧。”

    吴敏羞道:“不好吧,他不是我的男人。”

    牛丽华说道:“从现在开始就是了。来吧,他好棒的。”

    地上的小牛看到两女之后,更是兴起。尤其是还有新鲜货尝,更是喜出望外。他。

    高兴地将牛丽华压倒,屁股耸动,急风骤雨般地**着,干得牛丽华不已:“小牛呀,我的好男人,你要把我干得没命了。好,没命也好,舒服死了。”

    那两女一听,也大为动情。小婵首先脱光了,又帮着吴敏脱。当小牛一口气将牛丽华推上后。他站了起来,看到两女的了。小婵的奶头红红的,下面是光板子。雪白的大腿间已经有了水光。再看吴敏,身材中等,圆圆,那丰腴的大腿间黑毛正密。看到这里,小牛几乎疯狂了。

    小婵先过去,将小牛推倒,哼道“让我先来干你吧。”说着话,就将自己的光板子套上去。当**消失后,她才心满意足地摇晃起屁股来;吴敏则过来观察两人的反应。她眼看着男女的交欢,心里又是羞又怕。,过了一会儿,小婵被杀败,小牛就将吴敏放平,然后趴了上去。别看吴敏的年纪比小牛大得多,可是她的**却是小而浅的。当小牛的大棒子插入之后,吴敏发出了少女破身般的啼叫。

    这也很容易理解,她在那方面已经荒凉得太久了。

    由于是新人,小牛大为兴奋。他卖力地**着,感受着吴敏的滋味。在干的同时,揉弄她的,亲她的红唇。吴敏被小牛干得与致勃勃,不再有什么顾虑了。便将舌头伸出来,让小牛品尝。而一个大屁股则摇个不止,使小牛充分感觉到玩女人的好处。同时也觉得她很懂风情。

    小牛干了千把下,吴敏就道:“好、好,干得好,小牛,我要被你干死了。

    你不愧是黑熊怪的朋友,好会干他的老婆。”小牛听着很刺激,再加把劲,吴敏就长叫着了。

    小牛刚站起来,牛丽华与小婵就凑了过来。小牛脸上带着笑,心说“这些女人好厉害呀。我小牛以后要是不加强床上功夫,肯定要坏事的。不喂饱了这些醋娘子,那可不得了。L干到最乐处,是一男对三女。即小婵躺下,吴敏跪伏在她的身上,牛丽华则跨坐在小婵嘴的上方,三女各有其乐。吴敏玩小婵的,小婵舔牛丽华的。最乐的是小牛,挺着一根大棒子,一会儿干小婵,一会儿干吴敏,忙得不亦乐乎,而且吴敏不时跟牛丽华换位置。小牛的**可美死了,在三个美穴中进进出出的,享尽了人间艳福。干着三女的洞,听着三女的呻吟,小牛乐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至于最后的胜败如何,也不必细说了。总之,大家是各得其所了。他以为你占了便宜,其实也是吃亏了。

    在回去的路上,牛丽华告诉小牛,他这次来到中原之后,直接到了崂山。本想跟小牛好好快活一番,哪知道小牛却去了神农架。为了给小牛加上一个强大的帮手,牛丽华暂时放下前嫌,领着莫小婵与师娘合作,将小刀从魔刀中救出。因为十万火急,也顾不得休息了,就腾云驾雾的前来帮忙。幸好来得及时,再晚一些,关咏梅可能香消玉损了。

    小牛拉着她的手亲了一下,说道:“跟我回崂山吧,大家一起住。”他想,既然她都能跟师娘合作了,那么以后大家完全可以和睦相处的。再说现在武林太平了,根本就不必有正邪之分了。

    牛丽华笑了笑,白玉般的脸笑得特别甜美。刚才狂欢的红晕还残留在上面,特别动人。牛丽华说道“虽然现在正邪双方已经和平相处,但并不是没有矛盾。我可不跟你回崂山了,我还是回我的西域去。”

    小牛急道:“那要是我再想你了该怎么办呢?”

    牛丽华回答道:“那还用问吗?自然是到西域会我去。”听了这话,小牛的脸愁云密布。

    只听牛丽华又说:“我跟小婵、鬼灵,还有慕容美都商量好了。以后我们就住在西域等你。你每次想我们的时候,就去那里好了。我们可不跟这些正道的姑娘在一起混,我们不是一路人。或许在她们的心里,我们的行为她们也看不惯吧。”

    小牛苦着脸说:“就没有商量的余地玛?”

    牛丽华坚决地说:“是的。我们不跟她们同住一个屋檐下。”

    小牛叹着气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你们这么决定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稍后,牛丽华与小婵、吴敏三女腾云驾雾去了。她们的背影在空中越来越小,小牛心里苦水却越来越多。人家说两女之间难为夫,何况他的女人这么多呢?其中的情况实在太复杂了。

    小牛匆匆忙忙地赶回崂山。只见师娘与月琳,还有咏梅正围着小刀说话呢。她们都用一种惊奇的目光看着小刀。小刀一见到小牛,马上施礼道:“主人,你回来了。”

    小牛哈哈一笑,说道:“小刀,你不必多礼。以后不要叫我主人,就叫我的名字吧。”

    小刀转着大眼睛,说道:“那怎么好呢,也太没有规矩了。”

    咏梅已经梳洗一新,说道:“小刀呀,你不如他年纪大,不如就叫他小牛哥吧。”

    小牛也跟着说:“这样叫比较好,我喜欢听。”

    小刀看了看三女的脸色,就欢声叫道:“小牛哥,小牛哥。”小牛满脸春风地答应了。

    一会儿,师娘将小牛招到自己的房间说话。师娘扑入小牛怀里,说道:“你这神农架之行,我都听说了,这也太危险了。你要答应我,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要单枪匹马的去冒险了。”

    小牛双手在师娘的身上抚摸着,说道:“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会那么傻了。”

    师娘问道:“牛丽华她们三个人呢?”

    小牛回答道:“她们都走了。牛丽华说不来崂山了,免得大家相处艰难。”

    师娘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姑娘倒挺有心计的。她的能力之强,头脑之成熟,可以跟月影一争长短了。”

    小牛问道:“倾城,月影还没有回来吗?”

    师娘说道:“还没有回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她那边已经有了消息,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邪派正道都没有什么意见,大家都说你个盟主处事公正,大家都很服你。”

    小牛听了心里稍安,说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主要是你们两个能干。”

    师娘盯着小牛,说道:“小牛,这个小刀姑娘在你的身边算什么呢?是老婆?还是丫鬟?”

    小牛想到小刀的可爱和神通广大,心里暖洋洋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说她是有未婚夫的。”

    师娘哦了一声,说道:“这倒是意外了。她在刀里过了这么多年,想不到她还有未婚夫。估计她的未婚夫那边也没有什么消息了吧。”

    小牛平静地说:“她想怎么样,我都不反对。”

    这时候师娘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小牛呀,有你的一封家信,是杭州来的。”

    说着话,去箱子里掏了出来。小牛连忙把信打开,大意是说甜妞生了病,已经卧床半个月,瘦得像个猴子。家里的别的事还好,只希望小牛快点回去看看。

    这信自然是小袖写的了。那漂亮的字迹总是使小牛既佩服又羡慕的。

    小牛将内容跟师娘说了一声。师娘点点头,说道:“那你就回家看看吧。”

    小牛问道:“那武林中的事呢?崂山上的事呢?”

    师娘握着他的手,笑着说:“有我和月影,还有月琳呢。你不必担心的。”

    小牛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明天就回去。”当天的事不必细说,晚上自然有美女相伴了。

    次日早饭后,小牛收拾好一切,跨上魔刀,准备出发。

    小刀跟上来,说道:“小牛哥,我也要走了,我想去看看我的亲人。”

    小牛说道:“你的亲人都在哪里呢?”

    小刀皱眉道:“他们都在天上。我要去看看他们现在好不好。”

    小牛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小刀微叹道:“我也不知道,我也希望自己能快点回来。”

    小牛嗯了一声,便与小刀一起上路。师娘跟月琳、咏梅送到老远,小牛都不敢看她们的眼睛。一看她们的眼睛,他几乎就不想走了。两人下了崂山。小刀小声说

    “小牛哥,我这就走了。”

    小牛心里发酸,说道:“你走吧。你还会回来吗?”

    小刀摇头道:“不知道。如果我未婚夫不在的话,我就会回来的。”

    小牛拉着她的手,说道:“好的。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小刀突然笑了,笑如桃花开。小刀说道:“小牛哥,你的女人很多,也不必太在乎我的。如果我不回来,你就把我忘了好了。”

    小牛例嘴笑着,说道:“但愿如此吧。”但他知道,是忘不了她的。她曾给过自己那么多的帮助,而她的帮助使自己有了今天的成就。虽然她不是自己的女人,但绝对是一个好帮手。

    小刀忽然勾住小牛的脖子,在小牛的嘴上亲了一口,然后红着脸跑了。跑出不远,回头看看他,然后身子一纵,跳到空中,向远处飞去了。小牛怔怔地望着她消。

    失,感觉心里空荡荡的。虽然与她本人相处短暂,但她已经在自己的心中占了一个位置了。她的重要性很快就可以看出来的。

    小牛也踏上魔刀飞行。这样速度较快,中间不用降落。踩在魔刀上,仰视天空俯视红尘,在云层里穿梭,耳边风声飒飒,想起自己的成功与艳福,感觉很骄傲。

    不过一袋烟工夫,小牛已经降落到杭州城外了。他带好魔刀,匆匆向城里走去,他心里想着甜妞的病,不知道好点没有。可是当他走进自己家的药铺时,却看到甜妞站在柜台里,正是给顾客拿药呢。脸蛋红晕,美目有光,手脚非常俐落,眨眼间就打发走好几个客人。小牛立刻知道自己上当了。

    他正要去找小袖去算帐,背后有人叫道:“哥呀,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盼回来了。”一回头看,活蹦乱跳的不是小袖是谁呢。她的脸蛋嫩得能掐出水来,脸上正甜甜地笑着,使小牛想发脾气也发不出来。那边的甜妞也放下手中的工作,兴冲冲地凑了过来。

    之后,小牛跟两女进家里见到了继母景芳。景芳的身体还是那么健康,相貌也仍然漂亮,只是脸上带着一些愁容,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心事。她见到小牛之后,也非常高兴,连脸蛋都红了。那个美劲是小牛接触她以来从未有过的。小牛见了竟心跳加快,明知不该胡思乱想,却也忍不住,他连忙将目光移得远远的。

    当晚摆下家宴。小牛等人首先去祭祀拜去世的老爸,然后才坐上用餐。今晚比较特别,小袖跟甜妞向来是不喝酒的,因为心情好,也每人满了一杯。小牛见了大喜,像喝水一样的喝酒。后来景芳也喝了半杯,小牛更是欢天喜地。他乐得狂饮,比当了武林盟主时还高兴呢。

    喝完酒之后,他已经晕晕乎乎了,两女将他扶入一个房间里,应该是他的房间吧。然后两女脱了他的衣服,也脱光自己的,接下来便是一场大战。他的**又忙碌起来,在两女的穴里进进出出的,干得**乱飞。甜妞兴奋之下,还伸出舌头舔他的棒子,舔得小牛魂都没有了。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乐的,小牛记不太清了。只知道自己在射过之后就睡了。等他再度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竟和一个人抱在一起。一看那人的脸,端庄、自净,透着成熟的风韵。这人不是别人,竟是景芳。

    小牛吓了一跳,连忙松开手。景芳也醒了,羞涩地笑了笑,说道:“这两个孩子真是胡闹,把我也给灌醉了,结果咱们就这样了。”说着话,将头埋入小牛的怀里。

    小牛鼓足勇气摸着她的头发,说道:“你不会怪我吧?”

    景芳摇头道:“与你没有关系,都是那两个孩子乱来。”说着话,手在小牛的身上抚摸,摸得小牛又上起火来。

    小牛心说:‘反正她都不在乎了,我还怕什么呢?那就干吧!’这么想着,小牛便把她放平,趴上去将自己的**子插入。还好,她里面够宽绰,可以承受得了。小牛兴发如火,猛烈地干着。望着景芳跳荡的大,以及娇艳的脸蛋,越发地干得凶。景芳被他挑起了,也忘了什么自尊了。她紧搂着小牛,缠住他,有节奏地挺着下身。

    那不同凡响的**一下下坚实地撞在景芳的花心上,使她大爽特爽。她的洞中还从没入过这般厉害的“客人”。她哦哦哦地叫着,啊啊啊地呻吟着,一张脸被欲火烧得通红,在小牛面前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美丽。

    干到激烈处,真如撞钟一般。景芳在爽快时道:“到底是年轻人,家伙事就是长,就是硬,要把我给干散架了。哦,小牛,你是大牛呀,神牛呀!”听得小牛得意极了。

    小牛抬高她的双腿,使她的屁股提高,眼看着自己黑长的玩意在她暗红的里出入,每一次顶入都挤出一些春水来。小牛除了生理上舒服之外,心里也泛起无限的骄傲,还有种犯罪的刺激。

    小牛将棒子抽到穴口,然后猛地顶入,顶得景芳全身一抖。小牛说道:“怎么样,我挺厉害吧?”

    景芳一边使劲甩着头,一边挺着屁股,两只弹跳不已,春光无限好。她嘴唇颤抖着,高声叫道:“好厉害呀,好厉害呀,简直是要了女人的命呀!你可太驴了,连你后母都不放过。”说着话,向小牛斜了一眼。这一眼又媚又浪,使小牛心神俱醉。接着,她的双臂伸过来,勾住小牛的脖子,格外深情的样子。

    小牛这个时候哪想那么多呀,只顾上猛干了。小牛忘情之下,还问了一句:“我比我老爸怎么样?”话一出口,深感愧疚,觉得是伤害了九泉之下的老爸。

    景芳哼哼唧唧地说;“他是一匹病马,走路都勉强。你是一匹骏马,一日跑千。

    里。”

    小牛听着好受,更是换着花样地干,表现出更强悍的男人雄风。他指挥着自己的大棒子,使自己的后母在自己的胯下扭动如蛇,呻吟如猫。女人的**彻底的爆发出来了。

    两人配合默契,一起向的顶点飞去。小牛想将景芳杀败,而景芳是成熟的妇人,胃口是很大的,于是,小牛只好拿出更多的力气和智慧交战。在继母的身上,小牛得到了新的乐趣。同样,景芳也从他的身上得到了当女人人的好处。这是从小牛他老爸身上得不到的。

    两人不知干了多少次,直到小牛将景芳彻底征服才罢了手。

    于是,小牛跟景芳至此真的成为一家人了。

    小牛私下问甜妞:“我跟继母的事,是你们俩谁的主意?”

    甜妞扭怩地说:“开始是我的主意,后来小袖也赞成了。”

    小牛惊讶地说:“你这么厉害呀?连这种事都能说动小袖?”

    甜妞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说道:“我跟她说,老爷不在了,夫人还年轻,不能一辈子就那么守着空房,那样会憋出病来的。到外面找男人不可能,不如就让你给她当男人。这样就皆大欢喜,当时是把小袖吓了一跳,过了好久,她才想通了。”

    小牛睁大眼睛看着甜妞,说道:“甜妞呀。想不到你进城几年,进步这么快,看来我以前倒是小看了你。”

    甜妞惊慌地说:“我出了这个主意,你是不是很生气呀?”

    小牛点头道:“可不是嘛。你也太敢想了,我要惩罚你。”

    甜妞紧张地退了一步,问道:“你要怎么罚我呢?”

    小牛神秘地笑了笑,凑到跟前”在她耳注说道:“我要罚你舔棒子,要舔得我射了才行。”

    甜妞听罢吃吃地笑,然后投入小牛的怀里,说道:“小牛呀,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肯做的。小小牛听了心情愉快,就把甜妞搂得更紧。

    此后,小牛便过起了幸福生活。白天帮着忙活药铺生意,指挥大家干活,晚上餐后便与美女快活。三个美女轮流相伴,使他大有乐不思蜀之感。他几乎忘了自己还是江湖人,还是崂山掌门,还是武林盟主,直到有一天月影找上门来。

    那天早起,小牛正在练武,一套崂山拳打得虎虎有声。练了一半,月影就自空中落下。小牛一见到是她,开心地笑了,收住招式,凑了上去,陪笑道:“月影,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月影换了一身大红长裙,样子特别艳丽,特别热情,跟她平时的白衣如雪,冷冷冰冰不同。小牛望着被长裙包裹着的娇躯,差点没流出口水。月影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说道:“魏盟主,你过得不错呀。放着武林那么多的事不管,倒享起清福来了。”

    小牛说道:“我这不是回家探亲了吗?还没待几天呐。”

    月影不满地哼了一声,说道:“小牛呀,你还嫌待得时间少呀?这都一个月了,你也该为武林操点心了吧。”

    小牛笑道:“有你跟师娘管着,我可以退位了。”

    月影摇头道:“那可不行。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快点跟我回崂山吧。”她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小牛见她说得郑重,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月影说道:“一帮掌门昨天都上崂山要找你呢,他们说出了大事,非你出来解决不可。”

    小牛吃惊,问道:“什么事?”

    月影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不要废话了,快跟我走吧。”

    小牛说道:“不行、不行,我得跟家人说一声再走。”

    月影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快去,别影响正事。”小牛转身就跑去和家人说去。不一会儿,小牛就换了一身衣服回来了,月影也不跟他多话,拉着他的手,一起跳到空中,腾云驾雾向崂山而去。

    等到了崂山,两人落下来。果然不假,好多掌门都在等着呢。不只他们,就连邪派的三大魔王也都在呢。他们一见小牛,都围了过来。小牛纳闷,心说:“难道说正邪双方又出了乱子,还得我亲自解决?”

    一松子过来拉住小牛的手,一脸的钦佩,竖起大拇指夸道:“魏盟主,你真是好样的。你当盟主才几天呀,武林就太平了,还是你厉害。这样多好,再不用死人了。”

    冰王也过来住小牛的手,说道:“不错、不错,这个盟主你当得好,我们邪派也服了你了。你派谭月影解决那件争端,解决得很公正,大家都没有意见,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呀!我们老哥几个商量好了,以后邪派也归你管,你以后就是全武林的盟主了。”

    没等小牛再说别的,法慈过来了,说道:“魏盟主,你是整个武林的福星。老衲跟各位施主前来,就是想请你吃一顿,聊表心意呢。”

    小牛听了大笑。听到这里,他才明白,这些人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来夸奖自己的。谁不愿意听好话呀,因此小牛也飘飘然了。实际上,自打他当上盟主那天,这武林中的事十有是师娘跟月影两人处理的,他只是挂个名。但他很愿意挂名,他认为自己应该管些大事,鸡毛蒜皮的小事别来烦自己。

    话说完了,就是喝酒。这些掌门、邪派人物都是江湖豪客,他们不但武功好,酒量也大。他们为了表示诚意,都把各派最好的酒、最好的厨师跟材料带来了,不让崂山脉有损失的。当天中午跟晚上,大家举杯畅饮,笑语不断。整个崂山都被笑声与喊声震动了。

    崂山自创派以来少有这样的盛况,也从来没像今日这般风光及这般有影响力和号召力,想来崂山的历代掌门都会感动和欣慰的。

    这些人足足在崂山热闹了三天,才陆续退去。师娘一边指挥着手下人处理善后,一边跟小牛说道:“想不到你这个逍遥盟主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让这帮人这么喜欢你。”

    小牛哈哈一笑,说道:“还不是你跟月影的功劳吗?没有你们,我哪有逍遥的福气呀?”

    师娘含情地望着他,说道:“武林的事忙完了,也得忙点家事了。”

    小牛问道:“什么家事呀?”

    师娘贬了眨美目,低声道“小牛呀,你要当爹了。”

    小牛一楞,说道:“倾城,你有了吗?”

    师娘摸摸自己的肚子,说道:“不是我,是月影。”

    小牛啊地一声,说道:“什么?她有了孩子吗?”师娘点头。

    小牛乐得连蹿带跳的,大叫道:“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太好了,我家后继有人了。”

    月琳赶来,在旁边说道:“他自己还跟一个孩子似的,怎么能照顾得了孩子呢?”

    师娘望着狂喜的小牛,说道:“幸好有我们这些女人,他才能像个孩子一样活着的。”

    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小牛细心照顾月影。不管月影是瞪眼还是发脾气,他都一笑置之,显得特别有风度。

    咏梅见了,对月琳说道:“他比我想像中要好得多了,看来咱们选他是没错的。”

    月琳切了一声,说道:“咏梅呀,你不知道,他那是因为要当爹了。才会这样的。如果是咱们发脾气,他就未必真会这么好个性。”

    咏梅问道:“真的吗?”

    月琳嗯了一声,说:“那当然了,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就试试好了。”咏梅笑了,她可不是一个自找没趣的姑娘。

    以后的日子没有什么大变化。每天小牛要处理武林大事,其余时间就是跟其他弟子一起练功。到了晚上,自有喜欢的美女陪睡。不是师娘,就是月琳,要不就是咏梅。月影即使跟他在一起,也不能干事了,一切为了孩子。

    小牛在山上待得烦了时,就回家看看,或者到西域去看邪派的老婆们。家里那头,继母也鼓了肚子。而梅阎王则主动把春员跟八姨太送给小牛。郡主有一天也领着王妃来到杭州,在小牛家定居。至此,他的女人算是聚齐了,只剩下小刀。

    小牛每到一处,都被女人给缠住不放,他快乐之余,也感到了沉重。大概人生根本没有完美之说吧!此外,他经常思念小刀。眼看着又两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他真怀疑她会不会回来了。

    在这里有必要把小牛的幸福生活的两个片段曝光一下,使大家有所了解。

    其一,某天晚上,由咏梅陪睡。

    由于咏梅与月影关系最好,两人是同住一房的。因此,两人颠鸾倒凤之时,月影历历在目。只见咏梅正来个骑马式,在几支烛光的照耀下,咏梅骑在小牛身上跳跃。

    那娇小的将大棒子包得紧紧的,使双方都大爽。她的秀发已经乱了,甩得起劲儿,像在风中飘。两只仿佛蹦跳的兔子,使人心痒痒的。小牛看得兴奋,伸出两手把玩着,同时猛挺棒子,配合着咏梅。

    咏梅颠狂了好久,速度便慢了起来,后来就趴在小牛的身上喘息着。小牛一边动着,使**在穴里活动,一边抚摸着她白玉般的身子,说道:“咏梅,你还不是我的对手呀,你以后还得多练呀。”

    咏梅以脸磨擦着小牛,娇声说:“小牛呀,你是铁打的**,床上的高手,我如何能与你相斗?”

    小牛狠顶了几下,说道:“你们这些女人还是比不上男人的。”

    旁边的月影听了不服,哼道:“那也未必吧?不是所有女人都不行。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她绝美的脸上充满了自信跟傲慢。

    小牛嘿嘿笑了两声,说道:“你偶尔胜过我,并不等于总能胜我。”

    月影听了认真起来,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吧。我一定让你投降。”说着话,从被窝里钻出来。她的身上只穿着肚兜与亵裤,粉红的肚兜和紧身的亵裤使她魔鬼的身材曝露无遗。再闻到月影身上的香气,小牛已经败了一半了。

    小牛从咏梅洞里抽出**子,老实地往床上一躺。月影找出纱布来擦干了,然后伸出纤纤玉手爱抚一番,爱抚得小牛气喘如牛。他令月影倒骑在自己的身上,这样他也可以摸她。

    咏梅找被子披在身上,也想看看月影有什么看家本事。只见月影手持**,凑过嘴去,伸香舌在上舔了两下。就这两下子已经令小牛大叫出声,那声音透着兴奋,也透着紧张。接下来,月影的舌头像吃冰棒一样扫过整个**,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这使小牛身体像抽筋般地抖起来,一张脸也肌肉直颤,还没等月影吃呢,小牛就已经忍不住射了出来。

    月影这次没躲,全吃进肚里,使小牛惊喜交加。只听月影嘲笑道:“我说嘛,你是我手下败将,我还没有用最后的绝招呢,你就完了。你这个盟主不如我。”

    小牛面带惭愧,辩解道:“我那是一时大意,让你给占了便宜的。下回就不会败了。”心里却叹道:‘月影的魅力谁能抗拒呢?她一动嘴,我肯定要吃败仗的。’而旁边的咏梅见了,大饱眼福,对月影的本事更加佩服了,她自认没有月影那种勇气。

    本来三人要睡了,正这时,师娘与月琳闯了进来。她们的目光都是火辣辣的,像要把小牛融化了。小牛明白她们的意思,心说:“这下又得辛苦了。女人太多有时也不是什么好事呀!”

    月影在他的耳边说道:“不用怕,我给你拿海龙根用。”一听这话,小牛眼睛一亮,以赞许的目光揪着她,心说“这才是我的好老婆呢,头一回这么体贴我。”

    次日白天,咏梅画了一幅画给小牛,小牛见了,哈哈大笑。原来这是一幅春宫画,画里,小牛与一美女相抱。由于只昼了上半身,并不知道下面的情况。但从两人那满足而甜蜜的神情来看,是已经结合了。最妙的是,这美女的长相既像月影,又有点像咏梅,更叫人玩味不尽。

    小牛很喜欢这幅画,认为是咏梅最好的作品。

    其二,在西域。

    那天彤云密布,天空昏暗,像要下雪的样子,而牛丽华的卧室里却温暖如春。暖炉里红火熊熊,却不见烟。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做工良好,一尘不染。此时,小牛与吴敏正在盘肠大战,而小婵与牛丽华则去沐浴了。

    小牛已经干她半个时辰了,吴敏连泄了两次身子。小牛还是不依不饶的,干得吴敏嗓子都叫哑了。后来见她实在承受不住,便停止攻击,趴在她的身上做些小动作。

    他双手握住吴敏的,拨弄着奶头;一张嘴则狂吻着吴敏的唇,她的唇早变得滚烫了。她把香舌伸出来,让他品尝着。这么一尝,又是欲火上升,小牛忍不住**又**起来。吴敏娇喘着,把两腿举得老高,兴奋得美目都眯了起来。那流下的春水早将两人下身弄得像淋浴了一般。吴敏也很满意有这么个郎君相伴,黑熊怪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了。

    两人在地毯上翻滚着、欢娱着、喊叫着。正当吴敏再次求饶的时候,牛丽华与小婵身穿白袍子走了进来。两人都秀发潮湿,面目分外干净。小婵蹦蹦跳跳地跑上前,欢叫道:“小牛,你又胜利了?”

    小牛从吴敏的穴里抽出杀气腾腾地大棒子,说道:“那还用问吗?”从棒子上滴落春水。

    小婵看了一眼牛丽华,说道:“你先服侍牛姊姊吧。”

    牛丽华也不客气,将身上的袍子一抖,便露出了迷人的。那高大丰满的身子热气腾腾的,大与下面的绒毛都透着兴奋劲。她媚笑着往床上一躺,小牛便过去扛起她的,将大棒子插了进去。大棒子一进美穴,双方都感觉愉快。小牛每次往里一插,丽华的屁股肉就颤颤的;使小牛暗叫过瘾。

    小婵看了眼热,也脱光了,在他后边抚摸着和亲吻着小牛结实的肌肉,还推着小牛屁股帮着干。小牛一口气插了一千多下,丽华便连声,扭肩摆臀了。当他干过几千下时,才将丽华推上。

    小婵连忙说道:“我也要。J小牛亲了一下她的嘴,说道:“那就来吧。”

    小婵便躺在地毯上,门户大开,那白光光的地方已经春水汪汪了。小牛大乐,挺枪就刺,一下子就干到底了。小婵四肢将小牛缠得紧紧的,道:“大色狼呀,你干得这么狠,想要我的命呀!”

    小牛一边呼呼地干着,一边笑道:“不狠点,你哪里知道我的厉害呀。”

    小婵向他眨了眨眼,神秘地一笑,说道:“今天我有法子战胜你。”

    小牛根本不理她,以为她是故弄玄虚呢,便埋头苦干,干得小婵如猫叫春,春水长流,弄湿了好大一片地毯。等到小婵两次后,小婵发火了,让小牛躺下,她要到上面干。

    小牛便依言躺好。小婵将套上之后,干了百十下,小牛揉着她的,揉得胀胀的。小牛笑道:“我以为你有什么真本事呐,原来还是陈腔滥调呀。”

    小婵哼道:“马上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着话,屁股一抬,**出来了。但见她将对准菊花,缓缓坐下。那**子便一寸一寸消失在她的另一个洞穴里了。小牛惊讶地张大嘴巴,心说:‘她还会这么玩呀?’

    小婵自由地摆弄着屁股,脸上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显然平时特地训练过了。小婵一边屁股大动,一边说道:“这回我一定胜的。”那新鲜的感觉使小牛大为过瘾。

    这样干了有一千多下,小婵到底将小牛给弄射了。

    当她胜利的那一刻,小婵双臂高举,欢呼道:“哇塞,我终于赢了,我才是老大。”小牛连叹了几口气,心说:“崂山的月影,西域的小婵,都是惹不起的美女呀!这哪里像我的老婆,倒像是对头一般。

    虽然这么想,但心里还是有快乐和自得的一面,这使他的心理平衡下来。

    时间如流水,一转眼三年过去了。小牛还是盟主,但已把掌门让给月影了。他的那些老婆们纷纷鼓起了肚子,怀了孩子,小牛便将目光转移到别的美女身上。在崂山,还有几十名女弟子呢,都是英姿飒爽,楚楚动人的,可惜,老婆盯得紧,没得手几个。

    倒是在西域较好,邪派的老婆们心胸宽,不反对他搞那里的女人。于是,牛丽华身边的姑娘也一个个成为小牛的胯下“美餐”。这使小牛更觉得不虚度此生。每次干完一个新鲜货之后,他常会想起小刀来。

    有一天早上,小牛在杭州的家里跟小袖睡醒,刚穿好衣服。有人匆忙给小牛送来一封信。小牛看了大乐,这是京城的太后送来的,说是天子即将驾崩,已决定立他弟弟为新皇了,而他弟弟就是小牛之子。

    一想到自己跟太后还有儿子,而且自己的儿子要当皇帝了,小牛就美得要上天了。要不是怕小袖起疑,他早就满屋地大喊大叫。他同时有一种想法,如果哪天能进宫见见自己儿子就好了。又一想,本是两条船上的人,还是不见为妙,免得给人招来麻烦。

    因为小牛活得快乐,他不想活几十年就拉倒,他想长生不老,因此,他三年来除了钻研武学之外,他最感兴趣的是养生。可惜钻研了三年,都没有什么进展。正当他愁眉不展的时候,小刀回来了。

    当小刀突然站在小牛面前时,小牛都傻了。小刀对小牛一笑,说道:“小牛哥,我回来了,你已经把我忘了吧。”

    小牛怔了半天才说“忘了就好了。”他一把将她拉入怀里。

    小刀说道:“我家人和未婚夫都不在了,我四处游历散心,现在才回来,你不会怪我吧?”

    小牛轻拍着她的背,说道:“不怪、不怪,只要回来就好,我以为你不想回来了,把我愁坏了。”

    小刀微笑着,露出一嘴的白牙,说道:“有什么好愁的,我已经回来陪你了。”

    小牛激动地说:“你回来了,我自然是了却一件心事了。只是还有一件愁事解决不了。”

    小刀眨着美目,笑容迷人,说道“小牛哥,你说说看呐,也许我能帮着出出主意。”

    小牛望着小刀,跟睛一亮。他想到,小刀活了可不只是百年呢,她也许知道长寿的秘诀呢!于是他把自己的难题说了出来。小刀听了咯咯直笑,说道:“这有什么难的。只要我告诉你方法,你也可以长生不老的。”接着小刀就跟小牛耳语一番。

    小牛听罢,像吃了灵药一样,兴奋得将小刀抱起来,在崂山满山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喊叫,那些不知情的人都说,咱们掌门像是疯了,可就是疯了,也忘不了女人。盟主就是盟主,疯了也跟别人不一样。

    从此,小牛多了一个老婆,又得到长生不老秘方,成为真正的陆地神仙了。

    全书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