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仙 正文 一百四十一、仙道(终结)
全本小说网 animeacademyradio.net 加入收藏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这章就是《仙》的最后一章了写完这章之后这本就8o万字了也完本了。告别了我的第一本书清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我的新书谢谢!)

    仙!

    何为仙?

    仙无常!

    仙无尽!

    仙道茫!

    此生为仙!

    只为仙念!

    不为仙眷!

    可知否?

    仙

    非仙!

    ……

    我从何而来又要去向何方?

    我为何如此执着?

    所求可是我心?

    我茫为仙茫!

    我迷为仙迷!

    仙可知我心中迷惑?

    仙道何在?

    在心!

    这一刻他仿佛解脱了一样什么都感觉不到甚至连自己的身体。宛如一个无主幽魂独自漂泊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

    “你是在等死吗?”

    “是啊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死了也许更好。”

    “果然是将死之人。那么你知道生与死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能有什么区别?生就生了死就死了能有什么区别。”

    “那你为何还说死了也许更好呢?如果说你生不如死这才要死那不还是有区别的吗?”

    “你是否觉得自己已经是将死之人说这些已经是没有用的了?”

    “……”

    “你不恨你的母亲吗?”

    “我从没有恨任何人我也没有权利去恨我从来不是为自己而活着。一直到今天我不再欠任何人了这剩下的最后时间终于是属于我的我不用再为别人的事情而感到内疚我不用再为自己叫石子风而感到悲伤因为石子风就要死了。”

    “既然这最后的时间是属于你的那么你能否告诉我你最后属于自己的愿望是什么?”

    “最后的愿望吗?我想知道我因何生因何灭我从何而来又将去向何方…这些你能回答我吗?”

    “我不能回答你能够回答你的恐怕只有一种人。”

    “什么人?”

    “仙!”

    “仙?”

    “没错这种人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对这乾坤红尘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那如何才能找到仙呢?”

    “找不到的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就是说已经不在这天地之间了。”

    “那我又如何能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呢?”

    “你可以自己成为一个仙人。”

    “自己成为一个仙人?我可以吗?你不要忘了我可是一个将死之人。”

    “这有何难如果你想参玄悟道成就仙体的话那么你就是一个新生之人而不是一个将死之人。”

    “新生…将死…新生…将死…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那个石子风已经死了而我是一个崭新的我一个没有任何烦恼与负担一心求取仙道的我我终于明白了。”

    “多谢前辈指点前辈给予新生小子感激不尽无以为报小子愿拜前辈为义母请前辈成全。”

    “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就随我姓南宫吧改名月魂字流水号天元子如何?”

    “南宫月魂…月魂谢母亲赐名!”

    ……

    “颜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有两个问题想问你但是却又一直没有开口。今天我终于忍不住的想要知道。当初我向你求婚的时候开始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你会答应我的求婚?”

    “怎么想起问这个了?”

    “我想知道。”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总觉得你的目光中闪烁着什么然后我糊里糊涂的就答应了。”

    “那么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我学过很多的东西看过很多的书但是我却不知道什么叫爱。现在我只是知道我一刻也离不开你好想就这样一直抱着你到老。不知道这算不算爱呢?”

    “算为什么不算呢。你知道吗?我一直在努力摆脱以前的我学做一个温顺贤惠守德的女人。我想给你生个孩子然后做一个贤妻良母。”

    “等到普陀寺的事情结束了我就把掌门的位子让出去然后我们就找一个清静优雅的地方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好吗?”

    ……

    “傻颜颜你为什么这么傻呢?”

    “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丈夫我不为…不为你傻还为谁…傻。曾经…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不能…再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答应我…要好好地…活着……”

    “我的爱人让我们立一个约定怎么样?现在我们都需要时间好好的静一静所以我准备离开一段时间在我们再次相见之前你一定要好好的。”

    “再次相见之前你要好好的。”

    ……

    “请问你有妻子吗?”

    “那么你看我来做你的妻子怎么样?”

    “我来做你的妻子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从一开始相遇我就知道我们不能在一起……”

    ……

    “落花有意流水无心!”

    ……

    “滴答!”

    就像是一滴水滴落荡起了层层涟漪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月魂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而看到的却只是一片黑色的虚空连自己身体都感觉不到。唯一能够做到的就只是看到视线之内的一片黑暗!

    “好安静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月魂熟悉的身影慢慢的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月魂看到了这个人之后苦笑“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那身影也看着他笑“不是阴魂不散而是注定。”

    “是啊!”月魂听了他的话之后叹了口气“这一切都是注定的。”

    “哦?”他听月魂的话中好像蕴含着什么“看来你想通了很多是否依旧执着呢?”

    “经历了这么多想不通都难啊!”月魂感慨万千。

    “其实如果你能够早一些听我的话又怎会到了今日如此田地呢?当初母亲虽然给你改名其实只是想要看看你是否能够过了自己这一关。并不是她要故意诱导你犯什么错误这点你应该也明白了。”

    “是啊!明白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又何必分彼此呢?”月魂若有深意的看着他。

    他听到月魂的话之后愣了一下然后大笑“对对对南宫月魂就是石子风石子风就是南宫月魂又何必分彼此呢?”

    大笑中他慢慢的靠近了月魂然后附在了月魂的身上。

    当月魂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之后现自己身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大地之上千疮百孔一片昏暗。

    他抬起头看着天空现此时的天空阴云密布而且是越往南越低。当他看到那一幕的时候目光就定格了。

    遥远的南方天际同样是阴云密布但是在云层中却有一个圆形的空隙。阳光从那圆形的缝隙中照射在下边一个不断上升的身影上。那身影迎着阳光慢慢的升出了云层。

    看着这一幕月魂微微一笑“母亲您终究还是比我更先一步啊!”

    小妖和熔若两个人按照那渡劫的方向而去当她们两个看到了远处那方圆达数百里的巨大结界之内青山绿水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又有数道流光落下。而来人则是清纯真人宋然央金央宗和柳虹几个人。彩霞和唐风都留在了大同门看守门户没有一起来而宋然母子三人则是从灵兰世家之后一直住在大同门的所以这次也跟随清纯真人一起来了。

    至于柳虹是在生了那件事之后央宗这小子傻的亲自去向柳虹表白。柳虹的清白之身是被西域妖僧给玷污过了。当时如果不是因为月魂的开解恐怕她就已经因想不开而自尽了。央宗是知道这些的但是他却并不在意而且一直对柳虹很好。人都是有感情的而女人更甚。柳虹那颗原本冰封的心渐渐的被央宗的真情给解冻了。当央宗向她表白的时候柳虹虽然很是惊讶但那时也并没有彻底的回绝他。她只是不想两个人之间的进展如此快于是她对央宗说这事要经过她师傅西凝圣母肯了她就答应。原本她以为这个说法就能够暂时的打央宗了但是她还是高估了央宗的智商。央宗他竟然跑到西凝圣母那里去跟她说自己对柳虹是真心的。

    本来按照西凝圣母的脾气不把他打出去就很不错了但是她却出人意料的答应了。麒麟小说其实这其中也是有原因的。柳虹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做为一个女子生了这样的事情将会对她产生很大的影响。当央宗来找她跟她说他喜欢柳虹的时候她也看出央宗是个忠厚老实心底善良的人。再者就是因为她自己本身的缘故了。逆情劫她也是有一份的。多重原因综合下来终于还是便宜了央宗这小子。西凝圣母也答应了之后柳虹终于不再说什么了。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和央宗并不合适所以对他的热情一直都是视而不见的但是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她还是被央宗给感化了。西凝圣母同意柳虹和央宗在一起之后两个人陷入了爱河。虽然还没有生什么关系但是柳虹却与央宗一起呆在了大同门。

    双方一见面就是剑拔弩张的局面。就在这个时候宋然走到了中间对两女道:“我们来此并不是要与谁起冲突的想必两位的目的是和我们一样的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如同仇人见面呢?”

    宋然说的很对双方来此都不是要与谁起冲突的而是想要看一下这个古今渡劫飞升第一人究竟是怎样成就的。在她修行的地方究竟有什么与众不同。

    小妖和熔若对望了一眼两人点了一下头小妖微笑道:“夫人说的极是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又何必如此呢?”

    宋然见她们这么说了笑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一同去看看这古今渡劫飞升第一人究竟是如何成就的吧。”

    于是双方一起向行云流水界的结界而去。当她们没有走多远的时候几人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只见这人身穿一身将军甲趴在地上背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碗口大小的血洞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地上散落着一把长柄大刀。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央宗看到这个人这个样子疑惑的问。

    清纯真人看着这个人然后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巨大结界“看来之前已经有人先我们一步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应该快一点了。”熔若提出了建议。

    其他的人对此没有异议于是几人当即化作数道流光向那巨大的结界而去。

    当几人来到那巨大的结界之外的时候此时的结界壁已经很是清淡了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布下它的人已经不在了没有人继续支持结界的运装它当然会慢慢地消失了。

    几人在结界之外停了下来悬浮在半空。只见结界之内的山石上面飘浮着一块五六丈的巨石。巨石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行云流水界。”

    “行云流水界。我活了这么长时间竟然从来都不知道在这个世间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清纯真人看着那巨石之上的几个字感慨。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更应该进去看一看了。”

    几人当即飞过外围的山石向结界之内而去。

    结界之内的景象让几人惊住了。虽然在远处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结界之内不会是一个简单的地方但是进来之后你才能真切的体会到这个地方的与众不同。

    方圆百里之内高山流水数百座小山飘浮在空中优雅别致的亭台楼阁随意散落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最为奇妙的就是在这里竟然可以看到日月同挥的现象。

    “这里是否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呢?”不知道是谁这么感慨了一句其他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点头。

    几人一边向周围探望一边向里面飞了过去。就在几人向里面走了没有多久的时候里面忽然传出了一个有些骇人的声音:“哈哈…‘天元道’我拿到了‘天元道’。什么渡劫飞升我灭道同样可以做到。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强者的实力。”

    这声音传了过来之后又有一个有些惊慌的女声传了过来“我们快走他疯了。”

    “师傅?”当柳虹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马上就听出来这个人是西凝圣母了当即向那声音出的方向飞了过去。

    央宗一向都是以柳虹马是瞻的看到柳虹那么着急的飞了过去他也没有和众人商量当即也跟了过去。

    两个人瞬间已经走远要再拦住已经来不及了。无奈几人只能快的跟了过去。

    这是一个飘浮在半空中的小型浮山。刚才的声音就是从这里出来的但是几人来了之后就现这里除了一座阁楼的废墟之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就在几人疑惑为什么没有人的时候从一个山头的后面传了激斗的声音并且不断的传来大地的震动。几人迅的向那声音飞去。绕过山头几人终于看到灭道正在和一个双眸长衣服都是雪白的女子大战。两人的大战不断的牵连到周围的山体和亭台楼阁原本如同仙境的地方开始因为这两个上位者的大战开始慢慢失去它往日的色彩。

    这白的女子几人都是认得的她就是经过了之前的巨变灵兰世家唯一幸存者。从那次她激了体内的雪引之力以后她就像是完全的变了一个人。以前那个可爱天真活泼的千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漠的眼眸头皆白的雪引传承者。

    几人看到在地上西凝圣母东海道人和逍遥散人都倒在了地上的血泊中。看到了这一幕柳虹飞快的冲了下去。

    “师傅!师傅……”柳虹冲到西凝圣母身边扶起她呼唤着急的流下了泪水。

    西凝圣母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但是眼神中却满是疲惫整个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当她看到是柳虹的时候艰难的一笑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在她的脸上。现在她伤重已经不能言语而这个伸手抚摸柳虹的动作就成了如此的艰难。

    柳虹赶忙一把抓住西凝圣母抚摸着自己脸颊的手让她紧紧的帖在自己的脸上“师傅您不要吓我师傅……”

    西凝圣母笑了一下然后用另一只手慢慢的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东西拿到柳虹的面前。柳虹不知道西凝圣母到了这个时候还要给自己什么东西但是肯定不是普通的东西于是她就伸手去接住。然后拿过看了一下那是一根竹签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逆情劫!

    当柳虹再看向西凝圣母的时候她已经永远的闭上了双眼那表情中蕴含着一些遗憾和不甘。

    “师傅……”

    几人看到了这一幕都是感慨不已。现在修真界已经够萧条的了竟然又失去了几位高手。

    其实高手又怎么样?即使是上位者最后依然不能逃脱命运的掌控沦为历史的尘埃!

    天空中的大战动静很大几人的注意力很快就又被转移了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道白色的流光飞了过来然后加入了大战。

    “灵叶?”小妖皱起了眉头而其他人显然也是认出了灵叶。

    只见灵叶的周边悬浮着一个镜子然后也同样向灭道攻击。

    灵叶虽然不是上位者但是其实力也是极强的。当她加入了之后灭道顿时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看到势头不对灭道马上就转身逃跑。他虽然不是她们两个联手的对手但是好歹也是一个上位者的实力如果他想要跑的话千雪和灵叶都是没有任何办法的。两人本来以为是追不上了但是没有想到当两人追了一个山头之后却现灭道停了下来。而拦住他去路的人则是一个一身黑袍面带微笑的中年男人。

    因为千雪和灵叶两人是在灭道后面的所以都不能看到灭道的表情。只是听到灭道的声音有些颤抖道:“你…你不要逼我。”

    两人听到灭道的声音之后都是很疑惑能让不可一世的灭道害怕成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是简单的人但是两人明明在他身上任何的能量波动都感觉不到。这就是令人奇怪的地方了。

    那人对于灭道的话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变化“那么你认为我会怎么逼你呢?”

    不知为何灭道停了很长时间好像是经过了激烈的内心争斗之后。大喝一声向那男人冲了过去。

    那人对于灭道的攻击似乎根本不以为意只是轻轻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指对着灭道。其他的人都在等着接下来大战的时候再次愣住了。只见灭道的身体骤然止停在了半空然后向下落了下去。

    下边就是之前的那座成为了废墟的阁楼。当时灭道就是在这里找到“天元道”的。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最后竟然就这么死在了这里。

    没有任何形式的攻击只是稍稍的抬起了一下手指就把灭道给杀了。要知道灭道可是一个上位者就这么被秒杀了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就在那个人秒杀了灭道之后又看着千雪饶有兴致的微笑“雪引本是天地间寒气的化身非人非妖非魔。以天地之间的寒气为己用。我很想知道雪引到了你这代究竟还剩下了多少本事。”

    千雪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冷漠的看着那男人。那人看了千雪的眼神稍稍的皱起了眉头“哦?看来你和你娘倒是两个极端。如烟相比之下就温柔多了。”

    听到他说了这话之后千雪眼神中似乎出现了一些什么。那人当然看到了千雪的变化但是却并没有接着对她说什么而是转过看着灵叶。“你就和清然很像了。”

    “你认识我师傅?”灵叶听他说了之后就皱起了眉头。

    那男人点了点头“当然我们是老朋友了。就在之前你离开圣灵峰之后我见到过她。”

    当初清然圣女忽然莫名其妙的解散了圣灵峰已经让灵叶心中很是不解了现在听到这个人说这话她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我哥哥和胡老他们两个现在在哪?”熔若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在她和小妖昏迷之前见到的那个忽然出现的人。后来两个人醒了过来但是却再也看不到三人了。她隐隐觉得这其中一定和这个有有莫大的关系。

    那人稍稍的感慨了一下然后分别看了一眼千雪灵叶和熔若“其实他们都是抱着必死决心的。”

    必死的决心?难道……

    千雪再也忍耐不住了当即向那人一挥手一道白色的光束向他飞射而去。那人并没有闪躲任凭那光束打在了自己的身上。紧接着他的身体被冻结成了一块冰块。

    “难道你的雪引之力也就如此吗?看来我还是太高估你了。”

    千雪皱起了眉头被冻成了冰竟然还能出声音这人也太可怕了。

    “咔!”

    一道裂纹出现在了那冰上然后随着一道裂纹的不断延伸很快就漫延了他那整个冰块的身体。最后终于破裂重新露出了他的身体。

    看着他那依旧的笑千雪不相信就这么简单就被他破掉身形闪电一般向他冲了过去。灵叶和熔若也紧随其后冲了上去。她们的母亲师傅哥哥。这些都是让她们痛恨这个人的原因。

    那人并没有什么慌张只是右手看似很是缓慢的一挥一股无形的气势扩散开来。当三人接触了的时候都被冲的倒飞。

    小妖宋然和央金三个分别从后面托住一个但是那后退的力道如此的霸道竟然止不住一点退势。

    “轰!”六个人都撞到了山体镶进山石之内。

    清纯真人央宗和柳虹三人分别快的把六个人从岩石中拉了出来。只是此时六个人都是身受重伤。

    那男人摇了摇头然后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你离开的太早了还没有败给我你就成仙了。哼!仙人?难道仙人真的就像是传说中那样强吗?我看不见得吧。如果你依然还在的话那么我就会证明给你看‘天元道’根本就不算什么即使是仙也并不可怕。”

    “你看起来好像很自信的样子?”

    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当那个男人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就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你……?”当其他的人看到之后也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因为他们看到这个人他们都认识这个人正是月魂。

    只见月魂抱着山神的尸体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下边的阁楼废墟边上。

    “呵呵!”月魂对着几人笑道:“怎么?看到我是不是特别的高兴?怎么都是这样一副表情?”

    “你不是已经……?”清纯真人依然无法相信。

    “已经死了是吧?”月魂把山神的尸体放在地上然后看着清纯真人打趣“你这个老不死的都没有死我怎么能早你一步呢?”

    “南宫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宋然看着月魂奇怪的问道。那天明明是……

    “嗯?然姐姐难道你也这么想我早早的去见佛祖啊?”月魂装出了一副生气的样子然后带着有些淘气的笑看着宋然。

    “不是我只是奇怪这……你刚才叫我什么?”宋然刚想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忽然想起了刚才月魂对她的称呼。

    “然姐姐啊!”月魂又微笑着重复了一遍。

    “你是说你承认自己是……是子风?”宋然依然不敢相信。以前月魂都是宁死也不承认自己是石子风的而且没有叫她然姐姐。然姐姐好熟悉好怀念的名字啊!这是当初石子风对宋然的称呼现在她终于再次听到了。

    “呵呵!南宫月魂就是石子风石子风就是南宫月魂这然姐姐是知道的啊!”

    宋然愣了一下她感觉现在的月魂和之前有了一些什么变化但是这其中的变化究竟是什么她也说不出来这样微妙的感觉让她觉得当初的子风又回来了只是现在的子风似乎更加的开朗了。一想到石子风当初的凄凉再看着月魂现在的微笑她欣慰的笑了!

    他是石子风但是却又有些不同!只因此时的他所经历的要比当初的石子风多了太多太多!

    月魂抬头看着悬浮在半空的那个男人微笑道:“我的父亲这些年你可没有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啊!直到现在才出现似乎有些不妥吧?是否应该对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说一些什么呢?”

    那个男人看着月魂眼中似乎在思索这什么过了好一会儿大笑道:“哈哈……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从表面看起来他是十分的高兴但是就凭着当初他做的那些事情他当真是很高兴吗?“不愧是我的儿子按照你现在的实力恐怕你就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后一个对手了。”

    月魂带着稍稍的嘲笑:“哦?怎么?我们父子第一次见面你这个做父亲的就把我当作对手了吗?”

    那男人笑了一下:“我们父子之间切磋一下应该也是无伤大雅的吧。”

    月魂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那片阁楼的废墟右手轻轻的抬起然后那片阁楼中就忽然升起了两样东西!那是一本书和一个白色合的着屏风然后那扇屏风忽然打开上面书写着两个大字“天元”。这个屏风就是当初南宫行云带月魂入天元的时候所用的一直都在这个阁楼里。灭道来了之后把屏风后面的“天元道”那本书拿走了但是却并没有去在意这个屏风。殊不知这个屏风才是“天元道”的关键。

    他的父亲看着这两样东西微笑道:“你是准备用‘天元道’了?”

    月魂笑着摇了摇头。

    “哦?”他父亲显然有些意外“那就是‘地魔道’了?”

    月魂再次微笑摇了摇头。

    “哦?”他父亲带着有些嘲笑的语气“你不会是打算用‘巅峰道’吧?”在月魂所具有的几种力量当中“天元道”是排在第一的第二就是“地魔道”虽然还差了一道凡心魔念但是却已经极具威力了。而第三则是山神的“巅峰道”。说起来“巅峰道”确实是不可多得的道法但是即使是“巅峰道”的创始人山神他也是不放在眼里的。如果月魂用“巅峰道”的话那么和送死是没有分别的。

    月魂依旧微笑问道:“能不能告诉我我娘你的旧妻九幽魔女我的那个傻师姐我的那个可怜的哥哥永靖法师清然圣女妖龙和胡老你是用什么方法杀了他们的?”

    他的父亲听到月魂的话后愣了一下然后很快的恢复了微笑“这些事情你好像都知道?”

    “我所追求的就是能够解开心中的迷惑现在我的确知道很多但是我依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道之最终极‘终极道’。”

    “‘终极道’?”月魂念了一遍然后轻轻微笑摇头“你已经输了。”

    “哦?你这么肯定?那么我倒是想听听你又打算怎么对抗我的‘终极道’呢?”

    “‘仙道’?”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在这个世间追寻圣人的足迹永远无法成就第二个圣人。道法是没有终点的。我的父亲你自命‘终极道’就已经铸就了你的败局。”

    其他的人都在听这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忽然看到月魂对着他们挥了一下手然后几人眼前就是一黑而当他们再次看到事物的时候他们他们已经是距离行云流水界数百里之外了。

    他们之前就已经现了月魂有些不同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只是挥了一下手就轻而易举的把他们送到了数百里之外了。

    这场父子之间的对决究竟是怎样的呢?“仙道”对“终极道”究竟谁更胜一筹呢?这场旷世之战牵动着几人的心。随即几人不约而同的再次向那行云流水界而去。

    当几人距离行云流水界还有几十里的时候从行云流水界忽然扩散出了一圈能量波。清纯真人看到之后大喝道:“都潜入地下快!”说完之后他当即俯冲下去然后钻进了地下。其他人也跟着钻进了地下。

    大地之上究竟生了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只是在地下感觉到强烈的震动。当他们重新回到地上的时候却现之前那宛如仙境的行云流水界不见了。

    究竟是谁胜了呢?

    就在几人还在愣的时候一道流光向原来行云流水界的方向飞去。几人这才回过神来当即也向那行云流水界而去但是当他们去了没有多远的时候却现在距离行云流水界还有五十里的时候强大的能量流依然在肆虐着。他们的实力根本就不能靠近而千雪和灵叶之前也损耗很严重。没有办法他们只能在这等着这能量流的散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从行云流水界的方向走来了两个身影。当那两个身影慢慢的走进了之后几人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见月魂和水月儿两个人并肩向几人走来。原来之前飞了进去的那个白色的身影是水月儿。

    难道是月魂的“仙道”赢了?

    当两人走近了之后几人都用极其担心的神色看着他。

    “你赢了?”熔若有些着急问道。

    这是他们几人最为关心的问题当熔若问了出来之后月魂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

    “那你是输了?”

    月魂又微笑摇了摇头。

    “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老是摇头?”清纯真人是一点也忍不下去了。

    月魂回过头看了一眼已经消失了的行云流水界淡淡道:“他只是自己输给了自己。”

    这样的回答几人就再清楚不过了也就是说还是他月魂赢了。

    “小子你距离渡劫还有多长时间?”清纯真人严肃的问道。因为月魂现在的实力已经是匪夷所思了。

    月魂之笑而不说话气得清纯真人真的想揍他。

    熔若和小妖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走到了月魂身边。熔若平静道:“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

    “他杀了我哥哥!你杀了他就是为我哥哥报仇了所以我谢谢你。”

    月魂正要说话但是小妖却把一样东西拿到了他的面前。月魂一看到这样东西就愣住了然后拿过那样东西一直看着沉默。

    那样东西正是那女子的狐尾。当初月魂化水的时候遗留了下来被小妖所得现在小妖又给了月魂。当月魂看到这狐尾的时候心中下意识的又想起了那女子。

    当月魂回过神来的时候小妖和熔若已经走远“你们两个……要去哪?”

    “现在天下萧条正是魔道兴起的大好时机我们去统一天下做两个大魔头。你这个准仙人如果看不惯的话大可以来找我们晦气。”两个人没有回头也不知道这话是谁说的。

    月魂看着她们的背影笑了笑。

    熔若和月魂一个火一个水水火终究是不相容。而小妖本来也在逆情劫当中而现在逆情劫的其他三个女子都已经死了她却还好好的这已经是一个变数了但是却注定了两个人有缘无份。

    “子风以后你就好好的保重。”宋然看着月魂道。

    “然姐姐你……?”

    宋然笑了一下道:“现在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该回西域了。”

    央金和央宗分别和月魂说了一些道别的话。月魂看到柳虹的时候还取笑道:“你说你应该叫我的名字呢还是应该随着央宗一样叫我师傅呢?”

    听到月魂的取笑柳虹的脸不禁红了起来惹来众人的大笑。

    宋然四人走了之后清纯真人走了过来叹了口气“小子我看你现在也不会再回大同门了。但是我要告诉在我来之前寻思出家了。”

    寻思和月魂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的妹妹一直暗恋自己这让他能怎样呢?

    看着月魂沉默了清纯真人再次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时间就回去看看她毕竟是你……妹妹。”说完之后清纯真人也离去了。

    灵叶从一边也走了过来微笑道:“祝贺你。”

    “为什么要祝贺我。”

    灵叶若有所指的道:“你现在的境界不是你一直追求的吗?保重!”说完之后她也离去。

    所有的相遇终究是水中月镜中花!

    现在只是剩下了月魂水月儿和千雪。

    千雪一直看着月魂和其他的人告别而没有说话。等到其他人都走完了之后月魂看着她叹了口气:“千雪你还在怪哥哥吗?”

    千雪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中充满了迷茫。看到千雪这个样子月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再次叹了口气。

    忽然千雪冲了过来狠狠的抱住了月魂。月魂起初的时候愣了一下当他感觉到千雪在无声的抽泣的时候他微微一笑也抱住了千雪。能够哭出来就不会让人那么担心了。但是千雪在抱着月魂一会儿之后忽然又推开了他然后转身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月魂看着千雪远去的流光一动不动。刚才千雪转身的那一刻几滴泪水飞落到了他的脸上。

    月魂转过身看着水月儿微笑道:“你准备怎么办?”

    水月儿装作一副迷茫的神态“什么怎么办?”

    “就是你要去哪啊?”

    “哦!”水月儿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你去哪我就去哪!”

    月魂愣了一下然后玩笑道:“我要去天上你也要去?”

    “嗯!”水月儿重重的点了头脸上一副死赖着你的坚决。

    月魂苦笑然后转过身向前边走边说:“你想跟着就跟着吧!”

    水月儿听到月魂答应了马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快步的跟了上去然后就像是只快乐小鸟一样在月魂身边叽叽喳喳“大哥哥现在是不是已经是仙人了?”

    “你说呢?”

    “我说是!能不能把我也变成仙人?”

    “……”

    “仙人不是很厉害的吗?大哥哥现在能用几招打败我?”

    “……”

    “你是怎么悟出‘仙道’的?”

    “……”

    “‘仙道’一定比‘终极道’厉害不然你怎么能打败他呢?”

    “……”

    水月儿就这样一直在月魂身边蹦蹦跳跳。两个人的身影慢慢的远去最后消失在地平线!

    正所谓:

    只为仙音万千曲

    终时一人不老长。

    敢问谁与并肩行?

    情意一生万世荡。

    我水中有你你水中有我!

    (这几天我一直问自己“怎么完本?怎么完本?弄的我很是头痛所以导致完本时间一拖再拖。我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如果要我评一下《仙》的话我自己很不满意!在书的构思人物关系复杂的程度和情节设置上面我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小白大家也看到了人物的关系复杂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如果从驾驭能力文笔和经验上来说我就是个纯对的小白。在我脑海中本来有着觉得很好的写法但是自己一动笔就写不出来了。说实话《仙》的构思我自己认为还是不错的但是却毁在了我那不足的经验和稚嫩的文笔上了。因为经验不足我不能很好的去驾御这复杂的故事导致前后节奏差了很多出现了一些混乱。因为文笔的稚嫩导致我不能很好的描写人物的内外场景和脑海中的思维转达等等。这是我的错!这本书虽然是VIp收费章节有五十万!但是我却没有挣到一分钱。这…应该就是对我把书写砸的惩罚吧!我在此向一直看到这里的朋友道歉!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新书将会吸取《仙》失败的教训我尽力!还清各位能够继续支持我帮助我指点我!谢谢!最后再广告一下我的新书《风流艳行》已经开了还请各位能够像支持《仙》一样支持艳行!)  
全本首页 | 玄幻小说 | 武侠小说 | 都市小说 | 言情小说 | 收藏本页
© 2006 全本小说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_澳门金沙网址_澳门金沙官网